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68章 不好哄



    陸家的人看到監控,管家很快就帶著人來要把周老太太趕走。

    陸星搖冷眼看著,並沒有太大的觸動,準備繞過她進去。

    周老太太不肯,她扒拉著門邊,扒拉著牆壁,就是不肯走,“搖搖,外婆今年七十多了啊,家里沒有任何收入,外婆和小離都要沒飯吃了啊!你行行好,從指頭縫里露出點,就算是看在小離的份上……”

    管家護著陸星搖,不讓周老太太靠近她。

    正糾纏間,一輛車停在眾人面前。

    陸星搖抬眼看去,下車的正是她等了好幾天的裴慶。

    終于等到了。

    這幾天她可真是度日如年地等。

    裴慶應該是剛下飛機就直奔這里而來,風塵僕僕的模樣。他看到周老太太,直接道︰“既然這位老太太不肯走,那就一起進來吧。”

    周老太太並沒有見過他,但她從他看著自己的眸光中看出了他仿佛是認識自己的。剛剛不願意走的人,這時候听到裴慶的邀請,卻突然不願意留下了,“算了!我不進去,既然你們有事,那我就先走了。”

    裴慶給保鏢使了個眼色。

    五大三粗的幾個保鏢立馬上前,壓著小老太太進了陸家別墅。

    陸星搖一臉怔愣,不知道裴慶這是要做什麼。

    裴慶只朝她頷首,“二小姐,待會您就知道了。先進去再說吧。”

    陸星搖大抵猜到,這件事應該與外婆也有牽連。在裴慶安撫的目光下,她壓下些許異常情緒,往里走去。

    裴慶能成為老爺子的左膀右臂,肯定是有幾分本事的,他應該、不會讓她失望的。

    只是,周姨……等等,她也姓周?!

    她的瞳孔中逐漸起了地震。

    一片片碎石破土而出,瘋狂在地表上振動。

    她的腳步逐漸加快,想知道真相的心情更加迫切,迫切到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管家得了裴慶的吩咐,慌忙去把陸家人都叫了出來,不管是在書房的還是在臥室的,都一一叫了來。

    裴慶吩咐保鏢壓住周老太太,又叫了兩個去把周姨壓來。

    這副架勢,直接驚住了陸家人。

    “這是怎麼了?”沈明詩在樓上遠遠地看到這一幕,腳步急促又慌亂,趕緊快步下了樓梯。

    待到所有人都到齊,裴慶才表明來意︰“我奉老爺子的命去查一些事情,直到前幾天,我才在二小姐提供的信息下查到了一些蛛絲馬跡,立即就趕往了安鎮進行深入查探。這一查,還真叫我查出了不少陳年的秘辛。”

    周老太太自從被壓進來後心里就有不祥的預感,在看到周德梅也被壓來後,她幾乎已經猜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在听到裴慶這話後,她頃刻間面如土色,整個人都渾然而生一股喪感。

    老爺子的銳眼一掃周老太太和周德梅,厲聲道︰“你說。”

    周德梅逼著自己不去看周老太太,到現在了,她仍在哭著喊冤︰“老爺,真的不關我的事啊,我不知道這是有什麼誤會,怎麼把我也壓來了啊,我在陸家干了這麼多年活,對主人家來說,我這個保姆怎麼也是個知根知底的啊,您難道還不信我嗎!”

    陸老爺子不耐打斷︰“事到如今,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誰也沒有辦法在我面前將黑的糊弄作白的,不用你再解釋,你且安心听著裴慶講就是!”

    裴慶長著一副很會唬人的臉,輕易能嚇哭小孩,嚴肅起來更是嚇得人大氣都不敢出。周德梅瞅了一眼,終于是慢慢地安靜了下來。

    “老爺,我這次去安鎮,就是為了查探這位在陸家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周姨和這位周老太太到底有何牽扯。這一查就是兩天,沒想到,蒼天不負,還真的讓我查出來了些干系。”

    面對周老太太驟變的臉色,他繼續道︰“幾個周老太太的鄰居親口告訴我,周家當年送出去過三個女兒,我順著他們給的線索一一去查了,很快我就查到了這位周姨的養父母家。”

    “你是說……”沈明詩遲疑道,“周姨是周老太太的女兒?周淑蘭的姐妹?”

    “是的。”其它資料都是累贅,重點只在于此,“周姨名周大丫,但周老太太給起的名字是,周德梅。”

    賢良淑德,梅蘭竹菊。

    周淑蘭,周德梅。

    沈明詩滿目駭然地死死盯著周姨。

    “有了這個信息,我在沂市查到的一些原本連不上的消息這就可以連上了。當年您在醫院準備生產的時候,周德梅把周淑蘭也叫去了那家醫院,並且讓醫生立馬給周淑蘭剖腹產。您和周淑蘭前後生下了女兒,很快,就被周德梅在一個監控死角和周淑蘭一起把孩子給換了。只是動作匆忙,時間緊促,她來不及解下二小姐戴著的玉佩,周德梅這才撒謊說是玉佩丟了。”

    “換了孩子以後,周淑蘭為防止被查出,做完月子就舉家回了安鎮。一回就是十七年,要不是許志國的腿得來沂市治療,她也不會回來,要不是許志國治腿缺錢,她也不會把那枚玉佩賣了。當然,她想不到只是賣了一枚玉佩,一枚十七年前的玉佩,都能被陸家找上門來,這還得歸功于她不知道那枚玉佩是獨一無二的,也不知道陸家這麼多年一直在找。”

    事情至此,全然水落石出。

    只是……

    沈明詩實在想不到為什麼周姨要這樣做。

    陸為修緊緊摟住她肩膀,安撫著氣得渾身發顫的她。沈明詩努力使自己鎮定,卻發現無論如何都鎮定不下來。她指著周姨,指尖都是氣到顫抖的︰“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們陸家是哪里對不起你!啊!你為什麼要這樣害我!害我骨肉分離十七年!整整十七年!”

    每每想起陸星搖從前過的日子,她都忍不住心如刀絞。可是誰能想到,造成這副局面的竟是一匹蟄伏在她身邊十七年的惡狼?而這十七年,她竟是半點端倪都未曾察覺,甚至還好吃好喝好待遇地對待這匹狼!

    沈明詩捂著心口,痛到說不出話。

    “在你們這行里,我們陸家給保姆的待遇向來都是最好的吧?逢年過節禮物更是少不了吧?我們到底是哪里對不起你啊!”沈明詩忍無可忍地撲了上去,使勁全身氣力在她臉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周姨整個人都被打得往地上倒去,嘴角也被打的出了血跡。

    但她嘴角,仍是勾起了一絲嘲諷的笑。

    眾目睽睽下,迎著陸家人仇恨的目光,只見她冷笑著用指腹抹去嘴角的血,卻仍是一聲不吭。

    這副樣子的周德梅,是陸家這二十年從未見過的。

    “狼心狗肺的白眼狼!你不得好死!”繞是老夫人這樣優雅了一輩子的人,都壓抑不住滿腔的憤怒。

    “換走我的女兒以後,你眼睜睜的看著我們對許媛是多麼的寵愛,卻還能任由周淑蘭虐待我的女兒!你的心腸是什麼做的啊!你跟周淑蘭……不愧是一母同胞,都是一樣的惡毒!”沈明詩仍不解氣,又狠狠扇了她一巴掌。

    周老太太看不過去了,她咬著牙瞥開了眼。

    “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即使不是親人都相處得勝過親人了吧?你怎麼能忍心對我們做出這樣的事情?即使前兩天你說出了那樣大逆不道的話,我都能看在二十年的情分上饒過你一回,可你是怎麼回報我的?你竟然就那樣眼楮都不眨的換走了我的女兒,問心無愧的在我們家又待了十七年,你的良心不痛嗎?你晚上不會做噩夢嗎?!”回憶著平日里的周德梅,沈明詩真的無法想象她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更無法將做出這些事的周德梅與記憶中的周德梅重合。

    二十年的情分啊,不是親人,也勝似親人了啊……

    她甚至都還想過,等周姨退休了,就好好給一筆錢,找個地方給她養老的。

    可結果呢?一腔真心都不過是喂了狗罷了!——不,還不如喂了狗呢!周德梅做的這些事情,狗都做不出來!

    沈明詩怒吼著︰“我要告你!我要讓你坐一輩子的牢!你這種人,只配在牢里度過下半生!我不會放過你的,不會!”

    一想到這樣的人在自己身邊蟄伏已久,她就感覺渾身發麻。這到底是怎樣一個魔鬼啊!她是從地獄爬來的嗎!

    周德梅听了這些話,一點觸動都沒有,仍是死尸一樣癱坐在原地,甚至連表情都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陸家人的心痛,在她的平靜面前,不免就顯得尤為可笑。

    沈明詩滿腔恨意已是不知如何發泄,她感覺她的恨意都快溢出胸膛,恨不能將周德梅當場撕碎!

    偏偏周德梅還跟個沒事人一樣,這無異于是在她的怒火上加了一把柴。

    陸為修不欲再與面前這個惡毒的女人多言,他只道︰“管家,將她送去警局。通知律師,起訴。”

    地上癱坐著的人,終于有了動靜。

    她猛地抬頭,看向陸為修,“你不能這樣——”

    她一開口,就是沙啞生澀的聲音,誰也不知道剛剛那麼長的時間,她的心里是在想什麼。

    陸為修冷笑︰“我為什麼不能這樣?你能這樣對我的女兒,我為什麼、不能這樣?!”

    這個以溫潤儒雅著稱的男人,在這一刻,情緒也瀕臨崩塌,所有的理智全部燒盡。他走到她面前,一字一句地質問︰“你怎麼能對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下這樣的手?她有何錯?她有何錯?!……當年,她才剛出生,她是哪里惹了你!”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