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54章 不好哄



    在陸星搖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後,不免覺得這個念頭太過荒唐而至不可思議。

    她拋開那個想法,端起碗吃飯,有些興致。算起來,她也很久沒吃過自己做的飯了。一來是懶,有許離在,她就不想動了,二來也是沒有時間,她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上。

    想起許離……

    陸星搖壓了壓某些酸脹的情緒。

    她想他了。

    她並非鐵心,也有感情。

    壓得再深,也有壓不住的時候。

    景延見她神色不太對勁︰“怎麼?”

    “沒怎麼。你嘗嘗味道吧,雖然我做的肯定沒有外面做得好。”

    她一臉“但是你也必須接受”的表情,威脅也似的瞄著他。

    景延假笑了下,“外面做得哪能有你做的好。”

    陸星搖頗為受用,嘴角一揚。

    “快吃吧,你想喝什麼嗎?我看樓下有個超市。”

    景延像是get到什麼,突然有種抓住陸星搖命脈的感覺,他抬眸,道︰“好啊,隨便買,我覺得……”他思考了下措辭,旋即便像是擠了半天擠出來的一般,“你買的應該都還行。”

    陸星搖開心了,心情雀躍地去買喝的。

    她一走,景延“嘖”了聲,“這麼不經夸。…看不出來,還挺好哄的。”

    也是這時,柯明文的電話來了。

    “延哥,你們跑哪去了?我們沒找著你們啊,我跟付以听已經把想玩的都玩完了,現在去找你們唄,你們在哪兒啊?”他說著說著,又忍不住嘲笑一波,“陸學霸這膽子不行啊,哈哈哈哈哈,那npc都沒想到自己這麼嚇人哈哈哈哈哈!”

    景延也扯了下嘴角,剛才那一幕,可以說得上是陸星搖的黑歷史了。

    “給個定位唄,我們馬上來!”

    景延挑眉,想也不想就拒絕︰“想得美,自己玩去。”

    柯明文︰“?”

    他有點懵地問︰“不能吧,這麼不講義氣?我們怎麼了,我們多好啊,我那什麼還能打游戲還能……”

    “閉嘴,掛了,你們自己安排,反正別來找我。”

    “……”

    柯明文萬萬沒想到他這麼無情,“你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不能讓我知道?”

    “……沒有。掛了。”他直接掐斷了電話。

    見不得人的秘密?

    陸星搖給他做飯吃,還去買喝的,他們一起吃飯,這些算不算?

    景延輕笑了聲。

    還怪不可思議。

    看著桌上的飯菜,他的笑慢慢斂起。

    陸星搖在擔心這些菜不合他心意,其實並不是,在他眼里反而會比所有外面的菜肴都難得。

    這種家常菜,從來就沒有人給他做過。——廚師會擺盤,擺的很好看,再放一朵用蘿卜雕的花,可是那樣跟宮宴的規格一樣的飯菜,和“家常”根本扯不上關系。

    對他而言,還沒有這樣的來得稀罕。

    他拿起筷子,又嘗了嘗。

    嘖,陸星搖的手藝,可不好見。

    陸星搖買飲料好像只會買一種,那就是可樂。

    即使醫生說她缺鈣,她也知道喝可樂不好,但是這個習慣就是沒辦法改。

    陸星搖其實也不知道這具不健康的身體可以活多久,但是人生得意須盡歡,能活多久就過多久吧,她也不強求。

    反正,從小就沒有多健康,她身上的毛病太多太多。

    她還跟店家要了兩個紙杯,回去後直接倒了滿滿兩杯,一杯遞給景延。

    景延沒有任何意見,接過去喝。眼角瞥到她一口飲盡,又倒了一杯。

    -

    陸星搖打了個車回家,車子還沒進別墅區,她就看到了陸為修在別墅區門口的保安亭等她。

    路燈昏黃,將他的身影拉得老長。

    他也沒進去保安亭,就站在保安亭門口,靜靜地踱步。

    她的心情頓時有些復雜。

    原來,父親是會惦記晚歸的女兒的。

    女兒還沒回來,父親是會擔心的。

    她鼻尖有點酸,皺皺鼻子,想把那股酸勁兒忍下去。

    “師傅,這里停下就好。”她說。

    陸為修從下班回來後就在路口等陸星搖。期間很多人經過,見到他都表示了好奇,他淡淡笑著︰“等女兒呢。”

    陸星搖下車的時候,他剛好又與一家的老太太打完招呼。

    老太太就住陸家隔壁,兩家還算熟稔。

    老太太問他是哪個女兒。

    他回答︰“小女兒。”

    老太太︰“剛找回來的那個?”

    陸為修頷首。

    老太太笑眯眯地說︰“看來你們已經培養出感情了。”

    陸為修搖頭︰“不用培養,有些感情或許天生就有。”

    “也對。哎?這就是你小女兒嗎?”她看向他身後。

    陸為修回身一看,立馬笑了︰“是啊。”

    他介紹著︰“這是我小女兒,叫星搖。搖籃的搖。”他也不忘跟陸星搖介紹,“這是隔壁的何奶奶。”

    陸星搖輕一頷首,“您好。”

    “好好好。”何奶奶笑著打量著她,“長得真好,女兒像父親,跟你可真是太像了。”

    陸為修听得那叫一個舒坦。簡單寒暄了幾句,他就帶陸星搖離開了。

    這里走到家,不過半公里。

    月光下,父女倆的步履輕而緩。

    陸為修問她吃了沒有,要不要讓周姨再下點面或者餃子。

    陸星搖搖頭。

    “吃過了,我自己做了一些。…您下次可以不用等我的,我都不確定什麼時候回來,您去等我,太費時了。”

    陸為修比她高許多,順手揉著她的頭,“這有什麼費時的,爸爸高興,也喜歡等你。我們搖寶還會做飯呢?真棒。”

    他沒有多問什麼,比如她在哪里做的飯,跟誰一起。他怕問多了,惹她厭惡反感。

    陸星搖抿了點兒笑。

    他揉……就揉吧。

    畢竟,說話這麼好听……

    陸星搖不好哄嗎?

    她自己本身是不覺得。

    她明明,好哄極了。

    她小小聲地說︰“下次有機會,也給您做做?”

    “好啊。”陸為修笑得溫潤又驕傲。他的女兒,合該是這樣的,光芒萬丈,無所不能。多厲害啊,還會做飯哎。

    不過,他有一件事,還是得說。這種暫時溫馨的氣氛,還是得打破。

    “搖寶,爸爸跟你商量件事好不好?”

    “什麼?”

    “那個我們家的體檢時間到了,我們一家人,一起去做個體檢,好不好?”

    “不好。”陸星搖想也不想,“我今年在學校體檢過兩次了,你們要去的話你們自己去就好。”

    陸為修早就料到如此。

    他不由苦了臉︰“搖寶,學校體檢檢查不出什麼的,很多小問題只有我們自己去做個專業又細致的檢查才能知道。”

    再說了,他們也不知道她在安鎮時的體檢內容,在雲十一中準備體檢用的血又被他們拿去做了親子鑒定,他們真的很擔心她的身體情況……還有心理情況。

    這段時間,他們幾乎已經可以斷定,她……

    她……並不健康。

    ——陸為修挫敗地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說過了,不去,不想再說了。”她垂下眼睫,不欲重復。

    一個回答重復太多次,就成了沒有營養的浪費時間。

    陸為修唇角顫抖地囁嚅了下,終是沒提。眉間褶皺,卻越發深刻。

    他撫著她肩膀,只覺掌中的人兒,瘦小得讓人心疼。

    該怎麼辦?

    他實在是拿她無策。

    誰也不知道他有多痛恨,為何當初會讓人將她換走,為何他沒有早點發現。

    -

    父女倆回到家,周姨正在玄關處打掃,趕緊來接過陸為修手中的衣服,“先生,搖搖回來啦。”

    她的目光落在陸為修身上,“先生還沒吃呢吧?我給您保溫了飯菜……”

    陸為修哪有心思吃,他擺手,“收了吧。”

    陸星搖換鞋的動作一滯。

    她抬頭看陸為修。

    還沒吃飯嗎?

    還沒吃飯,就去等她了?

    有什麼好等的,哪有吃飯重要啊……

    陸星搖動了動嘴角,想勸他去吃飯,可又覺得不好開口。畢竟剛剛,她拒絕得那樣冷硬,氛圍直接降至冰點。

    陸星旖听到陸為修和周姨的話了,立馬跑過來喊︰“爸爸,你又不吃飯,不怕胃病發作啊!不許不吃,快點快點去吃飯啦。”

    她推著他。

    陸為修無奈地任她推著,“祖宗哎,真是怕了你了。”

    陸星搖松了口氣。肯吃飯就好。

    只是……

    她靜靜地看著打鬧的陸為修和陸星旖,眸光生了些羨慕。

    她大抵,這輩子都不會和父親這樣親昵,也做不出來陸星旖做的事情吧。

    女孩眸光微黯。

    周姨看得分明,她不動聲色地看著這個女孩情緒的變化,突然笑著說︰“搖搖,怎麼還不進去呢?快進去,周姨給你洗水果去。”

    陸星搖都快忘了她還在這里,看了她一眼,收起情緒,點頭。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在她身上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卻說不出是哪里熟悉。

    周姨與她閑聊著︰“搖搖在家里要是有什麼不喜歡的,記得跟周姨說,周姨都給你換了。”

    這話,沈明詩也說過。

    陸星搖點頭,沒在意。

    這都是小事,想換什麼就換了,一點也不麻煩。

    “那您先玩,我去餐廳看看,給先生熱的湯還得端出來。”她匆匆又走了。

    陸星搖蹙了下眉。

    怎麼感覺越來越奇怪了。

    管家在客廳。

    陸星搖看到他,把他叫過來問些問題。

    “那個周姨來家里很久了是嗎?”

    管家是個儒雅的中年男人,比陸為修還大十幾歲的樣子,笑起來讓人挺舒服的,“是啊,二十年了。”

    “家里人…都挺喜歡她?”

    “哈哈,那肯定了,她挺勤快的,為人也和善,細心。”

    “她長得還可以,也不知道今年幾歲了?”

    “四五十了吧。您不知道,她年輕的時候更好看,追求者很多,還有把花送到陸家來的。”管家與她說起笑來。

    “哦,這樣啊。”她沒再多問,只是認同地點點頭,“依稀可以看出來一點。她的變化大嗎?”

    “有一點。”

    “那有沒有她年輕時候的照片?”

    “這個……”管家想了想,為難地搖搖頭,“我這邊是沒有。”

    陸星搖頷首,“好,我知道了,您去忙吧。”

    沈明詩給她端了盤水果來。

    “搖寶,吃點水果。看不看電視呢?最近新上了個電視,很好看哦。”她放下水果,去打開了電視。

    “剛剛周姨說她要洗呢。”

    “她在給你爸爸端湯熱菜,洗好我就拿來了。”

    沈明詩並沒有太在意,找出了她剛才說的那個電視,“寶貝你看,帥不帥?”

    陸星搖get不到這個男主帥在哪,明明很稚嫩,顯得太幼稚。

    不過她還是附和地點了點頭。

    沈明詩叉了塊哈密瓜喂她。

    陸為修怕他們擔心,沒有跟他們說今天陸星搖不在學校的事情,還以為她剛才那頓飯在外面吃了,現在剛剛晚自習放學回來。

    所以沈明詩想著讓女兒學習完放松一下。

    她覺得搖寶每天學習的時間太長了,什麼樣的孩子也禁不起這樣學啊。

    而書房里,陸老還在跟心腹說話。

    陸老︰“什麼都沒查出來?”

    裴慶面色嚴肅地點頭,有些挫敗,“實在是沒有頭緒,不知從何查起。範圍太大了,也沒有目標……”

    這回這個事兒,簡直太難了。

    裴慶跟著老爺子也挺多年了,做成的事情數不勝數,這樣不知從何下手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陸老卻並沒有撤銷命令的意思,“繼續查,查出來為止。查出來了,有重賞!”

    裴慶想嘆氣,卻又不敢在陸老面前嘆,“是,我會繼續追蹤。”

    “許志國和周淑蘭的案件你也注意下,我的要求,至少二十年。”

    這事兒倒是好辦,裴慶很快就答應下來,“判決已經下了,只是他們提起了上訴。您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也不知道哪來的臉,還上訴?呵。”陸老冷笑,沒弄死他們,算他仁慈。

    “好了,你先回去,這件事繼續往下查,能多快就多快,只要能查出來,用多少人用多少錢都行,這些都不是問題。”

    “是,我明白。”

    他離開了陸家。

    路過客廳時,他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陸星搖,這一看,不免就多看了兩眼。

    ——這就是陸家的千金了。

    那個明明投了個好胎,卻被換走了十七年命運的陸家千金。

    陸星搖的感覺器官很敏感,在接收到目光的時候,突然抬頭,對上了他的目光。

    裴慶的長相偏于彪悍,常常嚇到小姑娘,自家的佷女不知道被他嚇哭過多少次。所以他一對上她的目光,趕緊溫和下面部表情,艱難又不熟稔地露出一個笑容。

    陸星搖看到的,就是一個笑得比哭的還難看的、笑︰“……”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