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51章 不好哄



    沒有人會喜歡普渡眾生的愛,人們喜歡的、最會放在心上的,往往都是偏愛。

    ——獨一無二的偏愛。

    唯有偏愛,才有價值。

    至少,在陸星搖眼里,是這樣的。

    比起博愛,她更想要的,更會放在眼里的,是偏愛。

    陸嘉實的這個備注,毫無疑問,搖動了她的心。

    女孩薄如蟬翼的羽睫輕顫。

    之前如果陸家沒有提出讓許媛離開,讓許媛搬出三樓,她想,她不會在這里留下。

    她從來不稀罕博愛。

    哪怕只是關于兩個人的“博愛”。

    她端起剛才放下的草莓奶蓋,掀開蓋子,又喝了一口。

    冰涼入喉,有些甜意。

    飯後閑來無事,眾人圍坐在沙發上,電視上播放著一個綜藝。

    陸星搖一手擱在沙發邊上,撐著腦袋,神態悠閑。

    其他人的目光,若有若無地都會在她身上晃一晃。

    -

    雲十一中的六十周年校慶很隆重,學校領導和老師都在忙,也就沒人理這些小破孩兒們,對學生的嚴厲管理突然松了不少。

    柯明文和付以听□□出去玩的想法就是因此萌生的。

    柯明文本來跟景延說好了,但哪兒能想到,在他興致沖沖跑去叫他的時候,景延輕飄飄地看了他一眼,直接來了一句︰“不去,我要看校慶。”

    柯明文︰“啊哈?”

    他一臉懵逼地問︰“看什麼?”

    “看校慶。”

    “什麼校慶?”

    “看校慶。”

    “什麼……”

    “閉嘴。”

    “……瑪德,我耳朵出問題了?”

    景延睨他一眼,“我不介意幫你驗證一下你的听力。”

    “不,我介意我介意。”柯明文猛地往後一退,一溜煙跑了,遠遠的倒是還能听到︰“延哥被鬼上身了吧!!居然要去看校慶!!這是他會看的東西?!”

    景延︰“……”

    他冷哼了聲,去找陸星搖。

    今天雲十一中沒有校服要求,幾乎每個人都穿得花里胡哨的,什麼顏色的都有,跟來比美的一樣。一時間,眼花繚亂,他還真找不到陸星搖。

    陸星搖就在不遠處看著他四下搜尋。

    她有些好笑,走過去拍他。

    即使是被允許不穿校服,即使付以听她們這些女孩子都換上了小裙子,甚至還有什麼漢服、洛麗塔,她也依舊是黑白灰三色,白衣黑褲灰色運動鞋。

    單調嗎?

    也還好吧,她一直是這樣的風格。

    只是從前的衣服很便宜,現在的衣服貴了些,看上去質感也不一樣了。

    看到她一身低調于陽光絢麗的女孩們中竄出,景延眸光微垂下,落于她身上。

    他穿得其實也並不騷包,也只是普通的低調色彩,黑衣黑褲,倒和她相得益彰起來。

    “你找誰?我嗎?”陸星搖指指自己。

    景延從鼻間“嗯”了一聲,漫不經心地帶著隨意。

    “不是要看校慶麼?他們在準備了,去不去?”

    “去。”陸星搖跟著他走,“在哪里?”

    “大禮堂。從十分鐘後,一直進行到晚上八點。”

    “噢。”陸星搖算了算,發現時間還挺長,現在才下午一點。

    付以听跟柯明文他們已經簽完到跑了,臨走前還義氣地交代她︰“我們就在游樂場,你要是覺得無聊就過來!”

    還大方地往她手里拍了兩張票。

    陸星搖剛開始是覺得她沒機會用這票了。

    直到——

    她坐在座位上認認真真地看著表演、表演、表演……

    半小時後,她打了個哈欠。

    一小時後,她開始煩躁。

    又過了半小時,她終于是,受不了地掏出手機。

    陸星搖︰「你們在哪?還在游樂場?」

    她給付以听發的消息。

    付以听秒回︰「是噠是噠,來嗎來嗎!今天工作日,人少!!」

    陸星搖忽然抬眸看向景延。

    她人生中,第一次有了一種離經叛道的想法。

    竄出來後,便一發不可收拾的那種。

    □□。

    逃課。

    這兩個,她曾以為跟她不會有任何干系的詞語。

    景延耷著臉在看台上又蹦又跳,接收到她的目光,他頭也沒回,“干嘛?”

    “那個……”

    “我們……”

    “說。”

    這對她而言似乎是什麼極其難以啟齒的話,以至于連開口都需要莫大的勇氣。半晌後,她才終于把心一橫︰“……那個,你、你去游樂場嗎?”

    景延輕笑了一聲。

    似乎是听到了什麼極不可思議的話。

    陸星搖直接被這聲笑給懟回了勇氣。

    有些氣短地梗住。

    景延似笑非笑地轉過頭來看她,眼里甚至有一種“看吧,早說了,誰讓你不信”“早听我的不就得了”的隱晦之語。

    陸星搖直接不看他。

    十分鐘後,兩人出現在雲十一中年久失修的一處矮圍牆上。

    雲十一中幾乎整個學校都是嶄新的,這麼破舊的地方,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發現的。但反正他輕車熟路地把陸星搖帶過來了。

    高度——

    陸星搖覺得她可以。

    體內有一種叛逆因子在叫囂,她有些激動和從未有過的刺激感,痛快到,好似有一口氣噎著,就等待下一秒痛快的釋放。

    景延撐了一下,動作迅疾到陸星搖都沒看清,他就已經坐在牆頭了,沖她揚了揚下巴︰“趕緊上來。”

    陸星搖遲疑了下,測量完高度,才準備上手。

    ——畢竟她還沒干過,還是仔細點為好。

    景延氣定神閑地看著。

    不過陸星搖也沒讓他失望,三兩下也下來了。

    幾乎她一停,他就跳下去了。

    “好了,下來吧。”

    根本不給陸星搖緩沖的時間。

    好在另一邊只高了小半米,陸星搖覺得難度並不高。

    只是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哎!那誰呢!干嘛呢!!”

    “給我站住!別跑!”

    景延臉色一變︰“趕緊,是保安。”

    陸星搖心一緊,手腳馬上就軟了,失了全部的力氣。她急急道︰“我跳不下去了……”

    景延張開手︰“下來,我抱著你。”

    少年的身影並不多厚實,陸星搖咬緊了唇,下唇快被她咬出血來。

    她太緊張了,不該這麼緊張的。

    參加全國競賽都沒這麼緊張過。

    保安的身影由遠及近,恐嚇連連,“給我下來!爭取從寬處理!!不下來我就不客氣了!”

    景延︰“我在,能接著。”

    我在。

    能接著。

    景延還有心思調侃她︰“快點兒,陸星搖,人生中第一次爬牆就想翻車啊你?”

    陸星搖眼楮一閉,終于在保安即將趕到的時候,往下一跳。

    像是拋棄了所有的顧慮和擔憂,視死如歸一樣地往下跳。

    ……想象中的疼痛沒有到來。

    ……她真的被抱住了。

    一股清冽的味道直直闖入鼻尖。

    薄荷的味道,又好像不是,沒有薄荷的沖勁兒。

    不待她怔愣,景延拉起她就跑,顯然經驗十足,“他抓不到就沒事兒。”

    陸星搖失笑。

    這得是多有經驗?

    不過還好,只是跑步,這對她來說再簡單不過。

    身後還在傳來保安氣急敗壞的聲音︰“讓我抓住你們就死定了!!”

    陸星搖笑出聲,一不小心,就會被理解為極帶挑釁。

    但她渾不在意,很快就和景延一起把雲十一中甩在身後。

    陸星搖的心跳還在狂歡,至今未熄。她蹲下身體,捂著心髒喘氣。

    景延嫌棄道︰“你太弱了,這才哪到哪,就把你嚇成這樣。”

    卻又忍不住揚了揚笑,“哎,陸星搖,這是不是你從來沒干過的事兒?”

    陸星搖︰“……嗯。”

    “開心吧?爽快吧?”

    “……嗯。”

    她耳根微紅。

    心跳得越快,說明她的情緒起伏越大。

    而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心跳平靜得像個死人,永遠沒有變化的那種。

    這樣鮮活的自己,她…很喜歡。

    而且也從未想過這竟然會是自己。

    -

    他們打車去了游樂場。

    司機師傅是個熱情的,見他們上車,便打趣道︰“小情侶哩?去哪兒玩啊?”

    陸星搖澄清︰“不是,是同學。去游樂場,新開的那個……誠……”她一時忘了名字,低頭想找付以听給的票。

    “哦,我知道我知道,誠悅嘛,對吧。”司機樂呵呵地點頭,啟動車輛。沒把這個一看上去就臉皮薄的小姑娘的話當真。

    景延瞥了她一眼,慵懶地拿出手機看消息。壓根沒把剛剛差點被保安逮住的事兒放心上。

    陸星搖不放心地多問了句︰“我們不會被通報吧?”

    “那個保安300度近視,平時為了耍帥,眼鏡都不帶,隔那麼遠,你長得方的圓的長的扁的都看不清,怕什麼。”

    陸星搖徹底安心了。

    開始思考待會玩什麼。

    她……還沒去過游樂場。

    許離八歲生日的時候周淑蘭下了血本,帶他去了一次,只是她肯定沒可能一起去的,周淑蘭說了,多一個人就多一張門票,門票貴的要死,把她賣了都不夠,就把她一個人留在家里,他們一家三口去了。

    她至今仍記得那一天,她一個人在家里煮面,還把手給燙了,燙得很嚴重,去找隔壁的鄰居,鄰居嚇得帶她去小診所處理了下,花了五十塊錢。等周淑蘭回來,鄰居跟她要這錢的時候,周淑蘭轉頭就把她狠狠罵了一頓,罵她是該死的賠錢貨,不帶她去游樂場她就想法子作妖,沒掙幾個錢,全被她給霍霍了。

    越罵越難听,難听到鄰居都听不過去,索性擺手說不要了,就當是自個兒做好事吧,周淑蘭立馬得意地叉腰笑了。

    那一天,陸星搖至死都記得。

    除了鄰居,沒有人關心過她的傷,沒有人問過她疼不疼。周淑蘭為了五十塊錢,寧願把她罵得連地上的塵土都不如。

    也因此,曾有一度,在她的認知中,“游樂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

    時隔多年,這三個字竟成了她的唾手可得。

    陸星搖不免覺得有些好笑。

    好笑命運之千奇百怪,好笑命運待她就跟開玩笑似的。

    “在想什麼?”

    陸星搖回過神,意識到自己可能沒有管控住表情和情感的流露,忙將所有的情緒全部收起,搖頭︰“沒什麼。”

    掩藏情緒,大抵是她最擅長的事情了。

    景延不置可否,轉了下手機,收了起來,“快到了,想玩什麼?”

    陸星搖哪里知道玩什麼。

    她連門都不曾進去過。

    聞言,她掐緊手心。

    想了又想,她提議︰“不然,我給你一張票,我們分開玩吧。”

    分開玩,他就看不到她對游樂場的陌生,看不到她面對各種項目時的茫然無措和當場學習,看不到她深深藏在心底里的……自卑。

    陸星搖越想越覺得可以,她目光炯炯地看著景延。

    景延嘴角一抽,不知道她的腦袋里又在琢磨什麼。在她期待至極的目光中,他微微一笑,輕而緩地吐出兩個字︰“不、行。”

    陸星搖︰“……”

    她嘀咕,兩個人不是更方便嗎?誰也不用遷就誰,誰也不用等誰,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想玩的項目玩個痛快。

    景延全部納入耳中,他慢慢悠悠地回答︰“那還叫什麼同學,不如叫陌生人算了。”

    “再說了,我把你帶出來,不得好好看著你啊。”他補充。

    聲音清清朗朗,帶著點兒漫不經心的慵懶,像是一只午後犯困的波斯貓。

    陸星搖的話被有理有據地駁回,這下,她安靜了。

    只是,她仍是不知待會該怎麼辦。

    要知道,這里的所有項目,就連最簡單的旋轉木馬,她也沒有坐過,哪里談得上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想玩什麼,不想玩什麼。她……簡直就是寡淡無趣的代言詞。

    只要是個人,就會覺得她不正常的吧……

    到了。

    景延下車,看向從另一邊下來的陸星搖。

    她站在年少時期盼已久的游樂場面前,有些恍惚。

    雖然付以听說今天人少,但游樂場人再少,也少不到哪去,仍是熱鬧喧天,門口盈滿了人。

    大多都是父母帶著自家的小孩兒。

    陸星搖的目光挪不開,看了一會,才艱難收回。

    她剛剛看到了一個女孩跨坐在父親的脖子上,母親在一旁擔心地護著,女孩卻是開心極了,笑得露出了潔白的小牙齒。

    景延大抵是看到了什麼更深一層的東西。

    他突然上前,打斷她小腦袋里整天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思緒,摟著她肩膀往里走,懶散道︰“走了走了,帶你去玩,小孩兒。”

    陸星搖︰“!”

    她怎麼就成了小孩兒了?!

    女孩兒當場就炸毛了。

    她緊緊抿著唇,斜睨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別動手動腳的,摟誰呢?!”

    “摟小孩兒啊。”景延理所當然地回答。

    陸星搖︰“……”

    真的,不要臉。

    明明他們是同齡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