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46章 一更



    這麼一個滿身倨傲的人,柯明文還從未見過他這樣幼稚的一面。

    許星搖動了動手腕,發現這人力氣還挺大,她抽都抽不動。

    她抬眸看他。

    他也懶懶地抬著眼,戲謔道︰“動不了了吧。”

    許星搖再掙扎了下,景延不動聲色地使著力,頗為悠閑地逗著她玩。許星搖才不做浪費時間的事,她最終選擇放棄,“我不打你了。”

    言外之意——趕緊給我放開。

    景延笑了下,“說得好像你打得過一樣。”

    許星搖︰“……”

    她暗暗咬著牙。

    也不知道是誰,被黃毛,被花臂壓著打?

    景延突然松了手,另一只手給她一顆糖,是顆大白兔奶糖。少年的薄唇略微彎起一小個弧度,“不逗你了。”

    許星搖有些匪夷所思。這還是第一次,被人拿糖來…哄?

    她又不是小孩了。

    糾結了下,她還是沒有拿,默默把頭轉回去。

    景延還想說什麼。

    “老大,你看外面——”

    一個許星搖沒見過的人突然跑進青藤班,一邊喘著氣,一邊喊景延。

    許星搖下意識抬頭看向門口。

    那里站著個優雅端莊的女人,穿著得體的套裝裙,黑色高跟鞋,臉上帶著溫婉的笑。

    許星搖猜測著這個人跟景延是什麼關系。

    卻見,景延只是看了一眼,就不耐煩地戴上帽子,走了出去。

    他的不耐與暴躁,盡顯于動作之中。

    許星搖越發好奇起來。

    直到付以听把頭探過來︰“咦,你這道題怎麼還沒做出來呀?”

    以搖搖的速度,早做了五遍了好嗎。

    許星搖低頭看題︰“噢,快了。”

    一縷微風輕掃而過。

    景延雙手插兜,看都不看袁茵,只靠著欄桿看樓底下玩鬧的人。

    袁茵忙道︰“我記得你今天有語文課,看到你語文書在家里,就給你送過來。”

    也是這時,孟沐桐經過青藤班,想偷偷看看景延,看到袁茵和景延在走廊,她眼中綻出喜悅,快步走過去,乖巧喊著人︰“袁阿姨,您怎麼來啦?”

    景延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們交際。

    “沒事我走了。”

    袁茵登時顧不上理孟沐桐了,只拉住他,“延延,等下,書——”

    “用得著你費這個勁?裝什麼慈母麼?這本——”他隨意掠了眼,“我開學到現在就沒帶來過。”

    袁茵一愣。

    她原以為,兒子會感動于她竟然記住了他的課程表,會感動于她來給他送書,卻沒想到,他張口,仍是射出萬道箭矢。

    可是,她記得,她的延延,明明是個品學兼優的孩子呀。怎麼可能不帶書呢?

    袁茵不解極了。

    “走了。”景延率先離開,隨手壓著帽子。

    在他們母子說話的時候,孟沐桐一聲不吭。待他們說完,她才去攙住搖搖欲墜的袁茵,“阿姨,您還好嗎?別生氣,景延他…他就是這樣。”

    袁茵的眼眶紅了一片,她猶豫地看著景延離開,沉沉嘆了口氣,“我就不打擾你們學習了。下次有空來家里玩。”

    “阿姨,您又要出國嗎?”

    “…是。”

    反正,她留下不留下,好像也沒什麼差別。反而還會惹景延厭煩。

    “那我下次去找您玩。”

    “好。”她無心做過多的表面功夫了,強笑著拍了拍她的手,轉身離開。

    背部挺直,腳步又穩又快。

    又是一個從外表看不出心情的女人了。

    她走後,孟沐桐也走了。

    景延卻從門後出來,目光沉沉地看著袁茵離開的背影。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他不知,許星搖也在看著他。

    又是奇怪,又是不解。

    待他回來,她正好在梳理語文筆記。

    景延瞥過,但也只是輕描淡寫地瞥過而已。

    -

    許星搖原以為生活會慢慢地平靜下來,只惦記著有時間去找趟許離,她記掛著,始終放心不下。

    她和周老太太生活過幾年,許離卻是沒有過,于他而言,周老太太是陌生人,陸媛也是陌生人。

    一下子跟兩個陌生人生活在一起,也實在是太為難他。

    別的人無所謂了,但這個弟弟,許星搖是認的。

    但她還沒去,卻是有人找上來了。

    ——是陸媛。

    她很直接地來雲十一中找許星搖。

    與其說是找,不如說是堵了。

    許星搖的去路被她擋了個干淨,她面無表情地看著面前的人。

    陸媛沒辦法,她也是走投無路了。

    “星搖……你先別生氣,你听我說,我有話要跟你說……”她哀求道。

    許星搖平靜地看著她,平靜到眼中毫無波瀾,卻連個聲都沒應她。

    陸媛終于忍不住哭了︰“我求求你,你勸勸媽媽,讓我回陸家吧!我不住三樓,哪怕是住在保姆住的小屋子我也願意,我不吃好吃的,隨便給我一口飯就好了。但是能不能別把我趕出去?我求求你了,我過不下去了,再在那里住著,我要死的!”

    她現在住的地方叫柳葉老街,大名鼎鼎的別稱是貧民窟。這個名字,從前她連提起都覺得髒,曾以為一生都不會有機會踏足那里,又是高興,又是慶幸,還好她是陸家的孩子。

    可是一夕之間,天旋地轉,她一轉眼就變成了貧民窟的人!

    那個地方,又髒又亂,那個家,所有的面積加起來還比不上她一個房間的大!更別提那個陰郁的許離和髒兮兮的老太婆了,那老太婆身上也不知道什麼味兒,還駝背,普通話也不標準,做的飯跟豬食一樣!

    陸媛受不了,真的受不了。

    她覺得再這樣下去,她離瘋也不遠了。

    她幾乎是迫切地想逃脫那個地方。而能帶她離開地獄的,如今竟是只有許星搖一個人。所以她現在只能像個牛皮糖一樣,死死攀住許星搖。

    爸媽……

    想起陸為修和沈明詩,陸媛的眼楮就黯淡了下來。

    他們真的不管她了。讓管家把她送走,他們連面也不露。她掙扎,可是管家才不顧她的掙扎。

    周老太婆說要帶她去把姓給改了的時候,她怎麼也不肯,總覺得改了以後,就真的跟陸家沒有關系了。

    可是她和許星搖,不就只區別在血緣嗎?血緣難道就真有那麼重要嗎?重要到,十七年的相處都能成空!

    許星搖淺淺淡淡的眉尖略一蹙起,“我過了十七年的生活,你怎麼就過不了?”

    陸媛愣了下。

    “你這種要死要活的生活,我過了十七年。只有比現在慘,沒有比現在好過。而這一切,本不該是我受的,本應全都是你的。我替你受了十七年的苦,現在不過是將屬于你的還給你,該你受的讓你受了,你就受不了了嗎?”許星搖冷聲道,聲音疾疾,氣勢迫人。

    她曾給陸媛的印象是脆弱、寡淡、好說話,而這全部的印象,在這一刻,盡數崩塌殆盡。

    “陸媛,你搶走的十七年我還沒跟你算賬,你就更別奢想余下的時光了。”許星搖隔空點了點她的額頭,嘴角揚起輕蔑的笑意,抬手撇開她,不帶猶豫地離開。

    陸媛被震在當場。

    半晌後。

    她突然沖著許星搖喊︰“可是,那與我又有什麼關系!我那時候才剛出生!而且,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從未擁有!擁有了又失去,你有沒有想過對我有多殘忍……”

    女孩被她叫住,腳步頓下。只是,卻並沒有被她的話激起半點同情心。

    “呵。”

    “那跟我就有關系了嗎?你剛出生,我也剛出生,難道我就願意這樣選擇?做出這個選擇的是你的生母,我和我的父母都是被迫的,我們才是受害者。要埋怨?找我做什麼,找她去啊。”

    “況且,這樣就殘忍了?讓你過了十七年的好日子,又把這種日子收回,這就是殘忍了嗎?那我呢?過了十七年地獄一樣的,沒人管沒人顧的日子,又算什麼?殘忍?呵,象牙塔里的公主,怎麼能真正體會到這兩個字的意義?隨口就來,未免太過可笑。”

    夕陽往西直墜而下,一縷最後的昏暈照在女孩的側臉上,幾分透明幾分飄渺。

    她不願再次剖開自己的傷口,去將那些傷痕一道道地挖出,展露于人前,所以只是一言帶過。只是說這話時,她緊緊咬著牙,像是在極力忍耐著什麼痛苦,逼著自己不要去回憶起那些不堪的過往與記憶。

    有些記憶既然已經被塵封,那就沒有必要再度挖出,尤其是為了這些並不值得的人。

    她不欲再將時間與精力浪費在這個人身上,“以後不必再來找我,找我也沒用。我不是聖母,沒有那麼偉大地接受你的存在。”

    “你承認了嗎?你容不下我?就是因為你容不下我,爸媽才會趕走我的,是不是?”陸媛滿面淚痕,仍是執著著這個問題。

    她仍不肯信,爸媽真的是主動地想送走她。

    “不是。我什麼也沒說,一早起來就發現你被送走了。”許星搖果斷地在她心上狠狠地扎上一刀,任她血流如注,滿臉不可置信地渾身搖搖欲墜,許星搖也只是冷漠地輕笑了下,“所以,你別再來糾纏。糾纏也沒用。”

    她揚長而去,身後,陸媛絕望地背靠于牆,恍若遭受了什麼巨大的打擊,淚流不止。

    陸媛來找許星搖,著實是許星搖沒想到的。她更沒想到陸媛可以這樣不要臉地將自己置身事外,給自己安上一個受害者的身份,還試圖激起她的負罪感。

    不過無所謂了,只要她走了,只要她今後再與她無干系,就好。

    一場錯亂的人生,一次荒唐的錯誤,就這樣徹底終止吧。

    她不是聖人,在得知陸媛被送走的時候,她不可否認,是開心的。

    心里好像有只小雀在跳舞一樣的開心。

    畢竟,她每次看到陸媛,都會想起,在那些她承受著苦難的黑暗歲月,這個女孩頂替了她的人生,享受著無數人的寵愛。

    長此以往,她真的無法開心半分。

    她不是聖母,她一點也不大方,更不大度。

    校門口,陸老和陸老夫人來接她放學,正在車中等她。

    接送許星搖,成了陸家的一項搶手的工作。十幾二十年來,不論是陸嘉實還是陸星旖,不論是陸媛還是陸嘉辰,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待遇。

    看來,今天兩位老人搶贏了兒子兒媳。

    為什麼不一起來?

    因為太過隆重了,許星搖不喜歡那樣的隆重。

    老夫人看到孫女出來,笑眯了眼,忙打開車門下車,伸手去接她的書包。

    許星搖還未被這樣對待,她微怔。

    老夫人趁她愣神,接走了她手中重得沉手的書包,慈愛地摸摸她的頭發,偷偷問︰“我看校門口有賣烤番薯,還有炸串,糖葫蘆,搖搖想不想吃?奶奶去給你買!”

    許星搖更愣了。

    她還沒有被問過這樣的問題,也沒有過這樣的待遇,通常都是一放學就自己回家,面對校門口的諸多“誘惑”,她沒有時間,更沒有錢。

    思忖了下,她還是遲疑著搖了下頭,“不了吧……”

    “想吃就吃呀,想吃哪個?還是都想吃呢?我去買來,你一種吃一口,看看哪種好吃?”

    被溺愛的感覺。

    這還是她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感覺,第一次知道何為“溺愛”。

    她緊抿著唇,商量著︰“要不,糖葫蘆……?”

    “好呀。那里有山楂的,有草莓的,有聖女果的,還有小糖果的,你想要哪個呀?走,我們去那兒挑挑!”老夫人說走就走,雷厲風行地拉著她去了。

    許星搖緊抿的唇瓣,輕一松。

    景延經過糖葫蘆攤位的時候,竟是看到陸老夫人帶著許星搖在……擠著買糖葫蘆?!

    嗯……?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