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第27章 不好哄



    許星搖抬起頭,認真地看著景延。片刻,她搖頭︰“那是你的傷口,我不听。”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傷口,沒必要為了治愈她的,而剖開他的。

    傷口傷久了就沒有感覺了,再把它硬生生地撕扯開來,那是何其殘忍?肯定會疼得撕心裂肺。

    她自己心里有傷,所以她懂這種感受。

    所以她拒絕了。

    景延哪能是听她話的人,自顧自地就說了起來︰“你現在是不是覺得你的存在就是個錯誤?”

    許星搖沒吭聲。

    “可是自己的存在是對的還是錯的,本就不該由任何人評定,只有自己有資格評價自己的存在與人生。”景延懶懶靠在椅子上,椅背很高,他就拿雙手枕著頭,看上去悠閑又愜意,“你知道我是怎麼出生的嗎?我本來吧連出生的機會都沒有,我媽準備去醫院打掉我,但就在去醫院的路上,我哥被綁架了,我媽當即掉頭回了家處理這事兒,決定等把我哥救出來了她再去醫院打胎。可惜,我家雖然交了錢,但對方還是撕票了。我媽沒了兒子,所以我才有機會出生。我的到來,是一種替代,我的人生,是不屬于我的。”

    他剛開始說的時候,許星搖還不覺得有什麼,可是越听到後面越是心驚,等他說到最後,她已是滿面驚愕。

    景延隨手拍拍她肩膀,“這個世界上無奇不有,每個人的人生都有其幸與不幸,許星搖,別輕易定義自己,也別輕易否定自己。因為他們難受啊?”

    “他們配麼。”

    許星搖愕然,呆呆地看著他,一時間,他說的話在她腦子里回旋。

    景延看得心里一動,惡從膽邊生,猝然伸手揉了下她的頭。用力地、毫不客氣地。

    許星搖︰“……”

    真的是,帥不過三秒。

    她蹦了起來,怒氣沖沖︰“景、延!”

    景延咧嘴,“沒忍住。”

    許星搖已經想把他從這里給扔出去了。剛剛一瞬間涌上心頭的酸澀蕩然無存,她氣急敗壞地瞪著他。

    景延嘖了聲,見她還沒有要走的意思,他試圖伸手拉︰“吃飯去,不餓啊?動的雖然不是體力,但動腦力就不累了?”

    許星搖還是不想吃,“沒食欲。”

    “那也別待這兒,不嫌陰森森的?”他不由分說地帶著她出去。

    他手勁大,許星搖不得不跟著,一臉的不情願。

    待這兒多好,一個人靜靜的,能想很多事情,能沉浸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世界中。

    “吃面吧。”他兀自做了決定。

    換做平時他才懶得多管閑事,更不會去管一個人到底吃不吃飯,愛吃不吃,餓死了也不關他屁事。可他知道今天他如果一個人走了,那許星搖指不定還要在那里待上多久,但反正肯定不會去吃飯。可別餓死在那,讓雲十一中背上條命案,老毛的獎金也泡湯了。……嗯,他這本質上也是為老毛好。

    許星搖反正不想吃,他想吃什麼也就都隨他。但她吞吞吐吐地,好像想說什麼。

    景延瞥她︰“想說什麼就說唄,我又不會吃了你。”

    “你是校霸,跟你說話我還是得掂量著點。”許星搖小聲說。

    “可別,我清清白白坦坦蕩蕩,怎麼就成校霸了?小心我告你誹謗啊。”

    話音剛落,正好有幾個男生從旁邊走過,看到景延,齊齊縮了縮脖子,齊聲喊︰“延爺好!”

    景延︰“……”

    許星搖“嘖”了一聲。

    這麼大的排場,把他們嚇得渾身一顫的場面,還說自己不是校霸?

    打臉,雖遲但到。

    景延嘴角一抽,用眼神掃射他們︰“滾滾滾,誰認識你們啊。”

    為首的自以為聰明會做人,趕緊接話︰“是是是,您是誰啊,哪能認識我們這些小人物,我們馬上滾馬上滾!”

    許星搖搖搖頭。何苦掙扎。

    景延︰“……”

    他氣得想給這人一耳刮子。有沒有點眼力見了還?!

    到最後,他懶得搭理他們,拉著許星搖轉身就走。

    那人︰“完了,我們哪里惹到他了?”

    另一人一臉戚戚的悲壯︰“不用管哪里惹到,反正惹到了就對了……”

    所有人︰……就很有道理。

    -

    許星搖喊他︰“校霸,我可以自己去吃,你回家吧。”

    “多晚了,回什麼,下午上課時間都要到了。”

    景延已經死豬不怕開水燙地認了這個稱呼。

    許星搖挺感激這個人的。

    雖然平時看上去他不是什麼好人,更不是什麼會關心人的人,但今天他居然會去找她,把她帶出來。

    他沒這個義務的,他們不過是認識不久的前後桌,得他此關心,真的是她的幸事。

    吃就吃吧,人情欠都欠了,也不差這一次了。

    得別人關照,許星搖常有愧疚感,這種愧疚感就跟包袱一樣壓著她,壓著她的身體,也壓著她的靈魂。這一次,她努力地讓自己的愧疚感輕一點,減輕心里的包袱,和景延正常地相處。

    剛走出校門,卻沒想到,沈明詩還沒有離開,車子停在校門的右邊,她就在車邊站著,靜靜地看著門口的方向。

    也不知是站了多久。

    但她站姿筆挺,穿著七八厘米高跟鞋的腿依然筆直,眼神一動不動,生怕移開一秒就錯過了什麼。

    在看到許星搖時,她眼底驟然涌上殷切與熱淚,腳尖動了動,看得出來她想上前卻又猶豫著不敢,誰看了怕是都得心生三分不忍。

    景延看向許星搖。

    許星搖咬緊了唇。

    這個人,是她…媽媽。

    她的媽媽,不是周淑蘭那個重男輕女、對丈夫唯命是從的鄉下女人,不是那個滿眼利益的、村里出了名的潑婦,而是眼前這個由內而外都散發著優雅與內涵的女人。

    她的媽媽,不會用厭惡又嫌棄的眼神看她,不會把言語化作刀刃扎向她的心,而是連看她眼神都透露著無盡溫柔,動作小心翼翼的,生怕傷害到她一星半點。

    許星搖的心里很復雜,復雜到她說不出來那種感覺。

    景延沒有說話,沒有催她也沒有帶她離開,只是站在她身邊,等她反應。

    或許是意識到她的膽怯與退縮,幾番猶豫下,沈明詩還是主動走過來。

    她笑道︰“你們是要去吃飯嗎?還沒吃吧?”

    許星搖沒有回答。

    景延頷首︰“去吃點。”

    沈明詩雙手緊攥,泄露出了她的緊張,“去我家吃好不好?或者我帶你們去吃?你們老師說今天下午有一節美術課,還有就是年段安排的讓你們看兩節課的愛國電影。不如,下午請個假,好好休息休息?”

    她哪里看不出來今天許星搖的情緒波動很大,怕是早已累極。

    雲十一中這樣的重點高中,當然不可能一整個下午都如此荒廢,只有美術課是真的,剩下那個是她杜撰的。

    為的什麼?

    為的是沈明詩怕星搖再累也不肯吭聲,逼著自己撐下去也不肯休息一二。

    這孩子性子悶,想要什麼永遠不會說,需要什麼也是永遠不會說。

    她心疼得快哭了,想著法子來放松放松這孩子的神經。

    許星搖搖頭︰“不麻煩了。”

    沈明詩心痛極了,“搖搖,你不要跟我這麼生分好不好?我對不起你,我真的希望可以有機會彌補你、照顧你。你在宿舍過的開不開心?如果住在宿舍覺得不方便的話,我們搬去家里住好不好?家里離學校很近,不會耽擱上下學的時間的,不會影響到你的學習的,這樣……也方便我們照顧你。”

    沈明詩听毛鴻運說了,許星搖被周淑蘭趕出來,不得已之下已經入住了學校的宿舍。

    當年陸星旖初一的時候也吵過要住宿舍,可是才住進去不到一個星期就哭著吵著要回來,一是處理不好跟室友的關系,二是根本照顧不好自己。當時可把沈明詩心疼壞了。

    換作另一個女兒,她自然也是心疼。她問過毛鴻運了,許星搖這兩天也沒有和室友走得多近,仍然是一個人來來去去的,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肯定開心不到哪里去。

    家里沒條件也就算了,既然有條件,又何必讓孩子去受罪呢?

    “我喜歡住宿。”許星搖拒絕。

    許家不是什麼好人家,可是,誰又能保證陸家是個好人家呢?

    可別剛出虎穴,又進狼窩。

    她已經不相信這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了,與其相信他們,還不如相信自己。

    住在宿舍再不適應,她也不想去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

    不過今天她確實是累了,沈明詩不說還好,一說,她就覺得渾身乏力。

    “隨便找家面館吃吧,我待會去跟班主任請個假,請完我就回宿舍了。”許星搖說。

    沈明詩見她肯休息,也是松了口氣,不過她並沒有放棄帶著女兒回家的想法,掙扎著說︰“你就跟我回去一次,好不好?如果不喜歡的話,我再把你送回來。家里做了很多好吃的,我還讓阿姨炖了雞湯給你補身體。前兩天體檢是不是抽了很多血?好好補補血,補補身體吧好不好?我保證家里做的肯定會比店里的那些什麼面啊飯啊好吃的。”

    沈明詩並不放棄,極力勸說。

    也是這時候,陸為修打來電話。沈明詩匆忙說了幾句就掛掉了,笑眯眯地和許星搖說︰“你爸爸也一直在念叨你呢,還有爺爺奶奶,哥哥姐姐弟弟。搖搖,我們去見見他們好不好?他們真的好想好想你……”

    這麼多人?!

    許星搖一听,就差沒直接轉身就跑了,她渾身僵硬地連連搖頭,“不了,你們自己吃吧,我不去。”

    沈明詩是在豪門世家里長大的,察言觀色的能力遠超乎尋常人,見此,她試探著改口︰“這樣吧,我讓他們都出去,家里就我跟你還有爸爸,好不好?就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吃頓飯就好?”

    許星搖擰了下眉,情緒漸漸平和下來。

    沈明詩高興了下,趕緊又加了一把火︰“家里很漂亮,媽媽和奶奶還給你打扮了一個房間,那個房間也很漂亮,你一定會喜歡的。回家吃飯,順便看一看,好不好?”

    就這樣,沈明詩千哄萬哄地,終于是說動了許星搖。

    主要是,許星搖從來沒接收過這樣的柔情攻擊,實在阻擋不住。

    如果跟她來硬的還好,她能以硬踫硬,但如果跟她來軟的,她完全招架不住。更何況是軟到了這種程度。

    景延還挺……欣慰?

    他擺擺手︰“行了,那你們回去吧,我也回去了,困死了。”

    許星搖剛剛接收他的好意,有些不好意思,而且本來兩人都約好了一起去吃面,她現在卻鴿了他,她就更不好意思了。

    她趁沈明詩沒注意,悄聲說︰“我多給你寫一禮拜數學作業。”

    以減輕一點她的愧疚之心。

    景延︰“……謝謝啊。”

    “不客氣。”

    景延︰“……”

    這到底是哪來的憨憨?

    真以為他看得上那點兒作業?

    他不欲再說,擺了下手就走了。

    沈明詩耐心地等著兩個孩子說完話,才輕聲問許星搖︰“跟媽媽一起坐在後座,好嗎?”

    許星搖看了眼旁邊的車子。

    黑色的,看上去就很貴的那種車子。

    以前在安鎮的時候見都沒見過,後來在沂市的貧民窟也沒見過,只有上街了才會偶爾見到幾輛,但她也是能離多遠就離多遠,生怕蹭到踫到。如果蹭到踫到的話,她根本賠不起那個錢。

    她曾經以為,她跟這種車子的近距離接觸,只會是在多年後,畢業了,工作了的時候。可是誰能想到命運如此捉弄人,她也是別人口中“出生就在羅馬”的人,家里竟然有這種“看上去就很貴的車”。

    就,突然有點可笑。

    沈明詩現在對待這個孩子,真的就像是在對待一個極其珍貴的易碎品,她小心翼翼地看著許星搖的表情,給她開車門的動作都不自覺地放輕,“來,上去吧……”

    許星搖咬緊下唇。

    她的鞋子是穿了兩年的一雙黑色帆布鞋,洗得都有些褪去了黑色。踩上那塊昂貴的地毯,她都覺得她不配。

    一股極其強烈的自卑感涌上心頭。

    她第一次生了如此的怯意。

    沈明詩見她遲遲不動,眼眶又紅了紅。她盯著這孩子的腳,想看她的腳上車,那樣她才算是松口氣,卻也是看著看著,她大抵,突然恍然這孩子這時候心里在想什麼了。

    沈明詩心里酸澀難言,繼續哄著孩子︰“搖搖,快上車吧,爸爸好想好想見到你呀,他還給你準備了很多禮物呢。”

    在她的溫柔攻勢下,許星搖閉了閉眼,終于是上了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