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一更



    許星搖當然記得,景延和柯明文因為成績倒數,所以被毛鴻運罰了洗廁所。可她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人為了不洗廁所,私底下還掙扎過。

    可他怕是沒想到,掙扎得太過了,不僅不用洗廁所,還被打包來參加競賽了。

    又是想笑又得憋住,許星搖索性轉過頭去不看他,讓自己冷靜一下。

    景延看著她抖動的雙肩,眯了眯眼。挺好,都敢笑他了。

    他踢踢她椅子︰“許大學霸,誰說要上課的?笑得挺開心?”

    許星搖轉過頭,已然又是面無表情︰“我沒笑啊。”

    景延︰“……”

    他琉璃一樣的眸中,難得染上了幾分情緒。

    景延懶懶地掀了下唇︰“那你,可真是好棒棒。”

    老師在拍桌子︰“安靜!開始上課了——”

    許星搖趁勢把頭扭過來,看向黑板。在景延看不到的另一邊嘴角,悄然勾起了一個細小的弧度。

    只是,她沒想到的是,表面上看起來的學渣,其實是個學霸?就剛才他那個思路的清明,足以看出他的水平不低。

    打架就挨著,成績不好就不好著——如果不用洗廁所的話。整個學校怕是只有毛鴻運和她知道景延的實力了。——哦對了,還有岑晨,雖然不知道她是怎麼知道景延是考來的。

    這個人真的是很奇怪,大抵是她見識太少,反正活了這麼多年,她是沒見過。

    說起岑晨,因為這兩天她被陸星旖纏得狠了,所以岑晨一直插不進來,插不進來她也就不得不哀怨地暫時離開,乖乖上課乖乖刷題。

    許星搖其實也不知道陸星旖為什麼這麼黏她,並沒有認識多久,卻像是認識了許久的閨蜜一樣。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黏的程度有點過了。

    下課期間,景延收到了下面人發來的消息。

    「陸家在做親子鑒定,結果下午出。再具體的消息就查不到了,他們封得挺嚴實的」

    「夫人還有一禮拜才飛德國洽談生意」

    親子鑒定?

    景延轉了下手機,抬眸看向許星搖,眼神中深意晃晃。

    事情真的有蹊蹺。許星搖可不是許星搖,她應該是……陸星搖。只是,她是陸為修的私生女還是正牌的陸家千金,這就不得而知了。

    中午吃飯,許星搖一時不知該去哪里。諾德那里,百分之五十會踫上那對夫婦,雲十一中這里,也百分之五十會踫上那對夫婦。

    她想踫見嗎?

    ——不想。

    認真思考了下,她看向景延。

    景延渾身開始防備,她這麼看他,肯定沒什麼好事——“干嘛?”

    “那個,做作業是有點累人。”

    “嗯哼?”

    “回學校後我幫你寫一禮拜數學作業。”

    景延挑眉。

    “其他作業也可以給你抄。”許星搖忍著,好聲好氣,還帶著點點笑地跟他說。

    “嗯,听起來不錯。”他手搭在腿上,似是認真地思索著,一本正經地問︰“所以,我要?”

    不待她答,他自己答了︰“賣身?”

    許星搖︰“……”

    她現在嘴里要是喝著什麼,鐵定全部噴出來。

    她黑了黑臉,嚴肅又一本正經地說︰“我只是想讓你這幾天幫我帶個飯。”

    她的表情嚴肅到仿佛在告訴景延︰你可看看你的思想有多齷齪吧,我明明是個正經人。

    景延頓了一下,“為什麼不去酒店餐廳吃?”

    “嗯……節約時間,好好學習?”

    景延噎了下,面無表情地說這話,也只有她了。

    不過她不想去的原因還挺容易猜,無非就是因為陸為修和沈明詩。

    景延停頓的這幾秒,許星搖有點緊張,她想,如果他拒絕的話她該怎麼辦呢。

    說來也奇怪,明明這對夫妻所作所為並沒有傷害到她,但她下意識就是想逃離。

    好在景延懶得為難她,“小爺答應了。”

    許星搖沒想到他還挺好說話︰“謝啦。”

    “記得你答應的。”

    “當然。”

    不就是作業麼,她喜歡做。鞏固、擴展,反正只要有時間,就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

    于是乎,陸為修和沈明詩在雲十一中集合吃飯的餐廳里等了一中午,怎麼也沒等到許星搖。

    下午,鑒定結果出來。

    他們還在酒店,離市區比較遠,也不听匯報,直接讓人拍了照發過來。

    結果讓陸為修和沈明詩的心都一涼。

    雖然已有準備,但他們的心仍然墜墜地疼。

    ——無,血緣關系。

    沈明詩絕望地閉了閉眼。

    果然了。

    媛媛……真的不是他們的孩子。

    空山大師,所言非虛。

    沈明詩的心里亂成了一鍋粥。

    巧的是,老爺子的電話也追了過來。

    陸老和老夫人一直在追蹤這事兒的進度,第一時間也收到了報告結果。

    他很嚴肅,聲音都帶著厲色︰“你們現在準備怎麼辦?”

    心痛嗎?

    自然心痛。

    疼了寵了這麼多年的、精心栽培這麼多年的孩子,竟然並非親生!

    怎麼可能不心痛!

    陸為修嘴角都是苦的︰“爸,我……”

    “你也別急著回答我,跟明詩好好考慮,給我一個最終答復就好。”陸老說罷,又補了一句︰“我已經在讓佣人收拾一間新的房間。”

    他的意思很明顯了。

    但根本不奇怪,畢竟他是老一輩的人,怎麼可能容許陸家的血脈流落在外。

    無論如何,陸家的孩子,肯定要回陸家。

    陸為修嘆口氣,“爸,我明白。”

    “對了,回頭讓其他三個孩子都去做個鑒定。上次嘉實嘉辰的那管血你就應該也拿去鑒定一下。”

    陸為修接下了父親的教育。

    是他考慮不周了。

    可是正常人誰會去懷疑自己的孩子是否親生?若非有空山大師的指點,只怕他們一輩子都難以得知這件事。

    “是,我會讓人帶他們去。”為什麼不自己帶去?——他已經心力交瘁了,再無旁的精力。

    “你們去星旖那里的事我也知道,她和她奶奶打電話的時候都有說,也有提到那個和她長得很像的女孩子。……好了,多余的話我也不 鋁耍 忝敲Π傘!甭嚼喜蝗淘儔疲 葉狹說緇啊br />
    陸為修放下手機,抱住了沈明詩。她的臉上一片蒼白,毫無血色。經此打擊,她整個人都蒙上了一層頹色。

    現在他們面臨著無數的問題——

    許星搖是不是他們的小女兒?

    如果是,那他們怎麼樣才能讓她回來?

    如果是,她是怎麼丟失的?是怎麼被抱錯的?

    如果是,如果她回來,那陸星媛呢?她親生父母是誰?是許星搖現在的父母嗎?那要不要把陸星媛送回去?

    如果不是,那問題就更多了。他們連找不找得到女兒都是個問題。

    陸為修焦頭爛額。

    對陸星媛沒感情嗎?

    那是不可能的。

    對流落在外的親生女兒不著急嗎?

    那也是不可能的。

    他們仿佛站在了天平的正中間,往左一點是錯,往右一點也是錯。錯也不是一般的錯,都是踏錯一步就再也沒有後悔的機會與余地的錯。

    沈明詩撲在他身上哭,哭得失去了站立的力氣,“你每年捐山區捐福利院的錢都去哪兒了?!你到底捐沒捐?如果你捐了,上天怎麼還忍心這樣折磨我們!?啊……”

    她無力地捶著他的肩膀,失聲痛哭。

    陸為修任她捶著。她現在太需要發泄了。

    如果可以,他也想問。

    他這一輩子好事沒少做,慈善不落人後,為何上天要這樣懲罰他?!

    -

    許星搖一放學就回了房間,在房間里等某人帶飯。

    閑著無事,她打開了qq。

    發現消息還挺多。

    尤其是許離和付以听。

    看到許離的頭像,她心里一咯 。她都快忘了還有許離在記掛她,所以一直也沒打開qq看消息。……怕是把他給著急壞了。

    她有些懊惱。

    她在情感上太淡漠了,不是她自己想這樣,而是不知不覺的就會這樣。以至于淡漠到忘記了這世上還會有人關心她。

    許離沒有手機,應該是找人借的或者去的網吧給她發消息。一條又一條,往上一劃,甚至都劃不完。

    大概是問她現在怎麼樣,在哪里,吃得好不好,住得好不好,缺不缺錢。

    許離想和周淑蘭抗爭的,可是他哪里抗爭得過。

    許星搖看著看著,抿緊了唇。

    她趕緊給他回消息。

    「我很好,你不要擔心我,你要照顧好自己。」

    許離沒在線。

    許星搖又打開了付以听的消息框。

    付以听說了很多,但大多都是廢話。最新的一條是,學校通知了下周體檢,要抽血,她好害怕。

    抽血?

    許星搖也害怕。

    她皮膚白,血管細,每次抽血都很艱難。

    ——怎麼就要抽血了呢?

    她離開安鎮前,學校剛好也是安排了一次體檢……她才剛抽過一次血啊喂!都沒來得及養回來。

    許星搖默默地嘆著氣。

    她能不能跟毛鴻運說說,這次她就不參加了?剛體檢完,再體檢,她的血哪有那麼多。

    她很悲傷地退出qq,拿出習題冊。

    景延應該還要一會才回來。

    沒想到,她剛拿出來,門鈴就響了。

    許星搖一臉詫異地去開門。

    看到門外挺直如松的身影,許星搖好奇問︰“你吃完啦?”

    景延瞥他一眼,自來熟地進門,“你的意思居然是讓我一個人吃?”

    許星搖︰“……”

    不然呢?

    不然呢??

    她的目光落到他手里拿著的兩個飯盒上,默默吞回去差點脫口而出的一懟。

    還有好幾天呢,他是她的帶飯人,不能輕易得罪。

    帶到什麼時候?

    她也不知道,那對夫妻什麼時候走,她就什麼時候再去酒店餐廳吧……

    作者有話要說︰  晚十二點前有二更!趕到現在還是瘦瘦的厘厘哭唧唧(但是還是厚著臉皮要花花!!)

    好多寶貝在問搖搖和陸星媛會不會各回各家,大嘎別著急,調查結果出來後陸家肯定不會罷休,能走成這樣的世家都不是傻子∼

    劇情在推進中,一下子到結局肯定不可能啦,大嘎耐心等等,都會好的∼麼麼麼!

    推個基友文∼

    《順路》by四沂

    文案︰

    鶴呈市第一金牌律師路亦行,聲名赫赫,凡是他經手的案子,無一敗訴。

    明明清雋俊逸,僅憑一張臉便能在鶴呈暢通無阻,卻是個出了名的冰冷工作狂。

    傳聞追他的名媛千金能從鶴呈東排到鶴呈西,然而他卻對誰也沒動心。

    有一天,律所來了個漂亮女人,要打一場離婚官司。

    大家便看見一直冷靜自持的路律師抓著那女人的手,嗓音嘶啞,“你結婚了?”

    五年前,喬橋和路亦行曾有過一段親密至極的關系。

    那時路亦行家境貧寒,只剩一身傲骨,而她是富裕的千金小姐,什麼都不缺。

    完全不匹配的身份,全因她死皮賴臉的糾纏有了交集。

    後來路亦行要和她分手,她苦苦挽留毫無結果,深夜買醉被車撞飛,愛一個人愛到粉身碎骨,醒來記憶全無。

    五年後,路亦行是鶴呈律師圈子赫赫有名年輕有為人帥多金的金牌律師,喬橋是一個普通的記者。

    他閃閃發光,她混吃等死。她忘了他,他卻記得深刻。這一回,換路亦行對她苦苦糾纏︰“從前你不是說我們順路嗎?現在,我說,我們順路。”

    美麗戲精vs高嶺之花

    雙初戀,he

    感謝在2020-12-0623:53:16~2020-12-0720:40:3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19694895個;南方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班干部50瓶;烏鴉沖野_10瓶;巷子口的梔子花3瓶;沈適的底牌74、大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