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真的不好哄 不好哄(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不好哄



    陸為修不知道沈明詩去雲十一中了, 知道以後他立馬給沈明詩打了電話。

    知道她和許星搖在一起,他也想和星搖說說話,可類似于近鄉情怯, 他是近人情怯, 又是緊張又是無措,沈明詩怕他嚇到孩子就拒絕了,不過她說她在想辦法帶星搖回家吃飯, 讓他把家里的人清一清, 陸為修立馬擱下手頭的工作,開車回家。

    回家途中,他已然吩咐了阿姨做一桌飯菜,又讓他們全部離開,還讓兩位老人帶著孩子們也出去。

    陸老和老夫人二話沒有,一言不發地做了。

    孩子怕生,一次性見到太多人, 是會嚇到。他們再想見她也得忍著。

    沒關系, 他們能忍。

    至于孩子們, 陸嘉實在學校,只有陸嘉辰和陸星旖姐妹需要操心。

    他們天衣無縫地說是帶他們下館子,他們當然一點意見也沒有,歡天喜地地上了車。

    ——爺爺的話,誰敢不听?何況是在外面吃飯,又不是什麼壞事。

    所以當沈明詩和許星搖到家的時候,只有陸為修站在門口迎接。

    遠遠地駛近,許星搖看到那個男人還在整理著衣服, 捋著衣服下擺, 低頭看看自己的褲子鞋子……緊張和不安盡顯。她忽然覺得他有些可愛。

    “搖搖, 那是你爸爸。他身後的房子,就是我們家。”沈明詩用著最溫柔的聲音說著,說話間,在各種細節上都試圖給她歸屬感。

    那可不是簡單普通的房子,偌大的別墅,佔地面積之大,讓許星搖無法想象這個房子會跟她有任何的關系。

    外表簡約的裝修也掩蓋不住它的昂貴和奢華。

    這里是沂市有名的富人區,從車子駛進開始,她就從心底里覺得她與這里格格不入。在這別墅面前,這種格格不入感愈發強烈。

    一個天,一個地。

    巨大的差別,何止只是“格格不入”四個字可言說的。

    許星搖後悔了,後悔和沈明詩過來,她心里只有一個聲音,就是離開。

    車子停了。

    陸為修快步走過來,給她開車門,手扶在車頂,充滿了保護欲,儒雅又緊張地笑著︰“到家了,下車吧,搖搖。”

    他的眼里有期盼,有希冀。

    可他的這種紳士的模樣,是許星搖這十七年的人生中從未接觸過的,剛從來沒有在養父身上見過的。距離她亦是遙遠如星辰的東西。

    這一樣又一樣陌生的東西一點一點地落在她的心上,一點一點地加重,她的心髒趔趄了下。

    許星搖握緊了拳。

    沈明詩在她身邊哄著她︰“下車吧,回家了,孩子。”

    許星搖沒有看他們,只是低垂著頭,鑽出車門。

    但她願意走出來就是好事,沈明詩笑了笑,趕緊跟著出來。

    許星搖跟著陸為修和沈明詩往里走,一路上果真一個人都沒有。

    許星搖問︰“你們不是說我是被換走的嗎?那——是不是有另一個孩子?”

    沈明詩臉一白。

    她知道星媛的存在意味著什麼。

    可是星媛還沒來得及處理好。

    沈明詩看向陸為修。

    其實許星搖也只是好奇地問問,她只見過陸星旖,還沒見過其他的孩子。

    說起來,她第一次見陸星旖的時候,看到兩人如此相似的臉,她也是驚訝的,但並沒有多想,畢竟這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可誰能想到她們竟然是親生姐妹呢?明明看起來是差別那樣大的兩個人,除了相貌,哪里都不像親生姐妹。

    陸為修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回答。

    他思忖了下,才慢慢開口。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精心細想,生怕行差踏錯︰“她今天不在家……搖搖,爸爸媽媽心里分得清楚,在我們心里,她永遠越不過你去。你要是想見她,下次我們把她叫過來,好不好?”

    許星搖擺手︰“算了,我也不想見。”

    即使認識她都不想見,更何況是並不認識的陌生人。

    其實這只是她習慣性的躲避,對于任何人她都會有的躲避。但落在陸為修和沈明詩眼里,他們以為是許星搖對陸星媛的排斥。

    當即,沈明詩便咬牙下了決心︰“好好好,不見,媽媽一定不會讓你見到她。”

    必須送走。

    無論如何,也要送走。

    正牌回來了,一個假貨,沒有理由還在這里心安理得地享受著榮華富貴。

    舍不得嗎?

    自然是舍不得的,養了十七年的孩子,哪有輕易說舍得就舍得的?

    只是一想起周淑蘭對許星搖做的種種事情,他們對陸星媛就再也心疼不起來。

    搖搖受了這麼多的苦,她們作為她的親生父母,憑什麼在這孩子的傷口上再次傷上加傷呢?

    “回頭讓保姆把那孩子的東西都清理干淨,不要讓搖搖看到。”沈明詩叮囑陸為修。

    許星搖搖搖頭,表示自己不是那個意思,“我無所謂這些,你們不用這麼麻煩。”

    沈明詩訥訥看她,不知其意。

    “我只是回來吃頓飯,你們這樣大費周章,真的沒有必要。我不在意她,她對我來說,只是個不認識的陌生人而已。”

    沈明詩剛剛升起的些許蘊藉再次消散。

    什麼意思?

    只是回來吃頓飯,意思就是吃完飯她就走了,並沒有回到這個家的想法。

    她不在意陸星媛,意思是她也不在乎這個家的任何人任何物。陸星媛對她而言是個不認識的陌生人,那他們全家對她而言也同樣。

    沈明詩第一次有點恨自己的閱讀理解這麼好。

    她強行扯出笑容,算了,孩子的心得一點一點地暖,本來就沒有一下子成功的道理。

    他們帶她往里走,一邊走一邊給她介紹著。

    外面有個花園,還有個溫室花園,穿過花園進去就是主別墅。主別墅很大,還有一個室內的恆溫泳池,夏天水是冰涼的,冬天水是暖和的。

    在陸為修介紹到一半的時候,許星搖突然打斷︰“我不想听這些。我只是來吃飯。”

    她再次強調。

    這些對她而言就跟在天邊一樣的東西,听得越多,她心里的自卑感就越重。就好像走錯了地方的丑小鴨,她找不到一星半點的歸屬感,只知道自己心里的不安與彷徨越來越重。

    陸為修趕緊噤聲。

    沈明詩打著圓場︰“是是是,一早上過去,我們搖搖怕是餓壞了。來,跟媽媽走,餐廳在這里,我們讓阿姨做了一桌好吃的呢。”

    許星搖不置可否。

    她原以為真的只是回個“家”,可現在看來哪里只是回個家?明明是回了個“皇宮”。

    壓抑感太強了……

    她不想再來了。

    許星搖慢慢地垂下了眼。

    又走了好一會,坐了電梯,才終于是抵達了餐廳。

    很大很氣派,一個餐廳而已,比她從前的家都要大。

    而沈明詩口中的“一桌子飯”真的是一桌子飯,粗略看過去,起碼能有三四十種。

    色香味俱全,每一道都精致得像個藝術品。

    許星搖心里那種若有似無的不適感愈發強烈。

    她原本,只是想來吃頓飯。可是現在,明明是給她呈現了一場滿漢全席。

    她配嗎?

    許星搖想了想,還是小聲地道了謝,“……麻煩了。”

    沈明詩身體一僵。

    她好像意識到了什麼。

    她突然快步走進廚房,“不吃那些,那些是保姆做的,不好吃,媽媽親自給你做,做好吃的!”

    許星搖沒想到沈明詩會這麼做,下意識一把拉住她。對上她的眼神,許星搖動了動嘴角︰“不用了。”

    這些不好吃?

    怎麼可能不好吃。

    或許她是察覺到了自己心里的一二想法吧。

    可是沒有必要。

    真的。

    她受之有愧。

    沈明詩的另一只手覆上她的,軟聲說︰“應該是家里的保姆听爸爸叮囑的太慎重,所以做得過于豐盛了。搖搖不喜歡是不是?是媽媽考慮不周全,不該給你吃這些的,你等媽媽一下,媽媽很快就好。”

    男人心思粗,陸為修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忙道︰“對,這些不好,是我沒交代好。”

    他懊惱著,“我們去客廳坐一下,先吃點零食和水果好不好?”

    許星搖閉了閉眼,幾欲噴涌而出的情緒終于再也繃不住,“你們不用這樣小心翼翼地對待我,我不值得你們如此……”

    她哪里值得呢?!

    沈明詩跟個孩子一樣哇地哭了出來,猛地抱住她,“不,孩子,你怎麼會不值得?你值得的,你值得的——”

    “你們原來的家庭不是很好嗎?又何必把我找回來,打破你們原先的美好與平靜?既然一開始就錯了,那就讓它這樣錯下去不好嗎?”許星搖深呼吸著,任由沈明詩抱著。

    這些話,從一開始她就想說了。不管是這個地區還是這棟別墅,還是這別墅里的方方面面,都在告訴著她,她與這里的格格不入,都在告訴著她,她不屬于這里。

    既如此,他們又何必非要把她強行地塞回來?他們並不知道她有多麼的痛苦!

    就這樣錯著,受苦的只是她一個人罷了,再多的痛苦與難受,大不了她受著就是了。她已經高二了,再過兩年上了大學,再過四年大學畢業,她的苦難不就結束了嗎?到時候這些成長過程中的荊棘與忐忑,終究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慢慢淡去,再也不算什麼。

    沈明詩的眼淚不停地往下掉,她瘋狂地搖著頭︰“不是的,不是這樣的。錯了就是錯了,就該改正的。原先如何不重要,你相信媽媽,你回來以後,家里會更幸福的,將錯就錯一點都不好,一點都不好……”

    陸為修輕撫她的頭發,狹長的眼尾紅著。

    她怎麼會這樣想呢?

    一個十七歲的孩子啊……

    見到條件好的親生父母,很多孩子都是開心,可她卻是想著躲避與逃離。她覺得是她打破了他們原本平靜的生活?!

    “搖搖,父母與孩子之間,最基礎最開始的愛都是出于血緣,因為血緣,所以我們可以無條件地、放肆地愛孩子,我們願意為孩子付出所有。你是你媽媽懷胎十月生下的,生下的那一天,你知道我們有多開心嗎?我們恨不得將全世界都搬到你面前。卻沒想到,這十七年,我們將寵愛錯付。但在知道錯誤之後,你知道我們有多痛恨自己的愚蠢嗎?怎麼就能把你丟了這麼多年?而我們又怎麼可能不去把你找回來?你才是與我們有著血緣的人,這個世界上,你才是我們的親人。傻孩子,錯了就是錯了,怎麼可能不掰正呢?及時掰正以後,你相信爸爸媽媽,我們會讓你幸福的,幸福的生活原本就該是屬于我們一家的啊。”

    -

    許星搖坐在客廳里,偌大的電視佔了幾乎一整面牆,在放著電視。

    這個客廳之大,也屬實是許星搖想象不出來的。

    陸為修不知道在搗鼓什麼,她只听得到翻東西的聲音。

    許星搖沒有心情去看什麼電視,她環顧了一下四周。

    處處都是低調不失奢華的裝修。

    剛剛陸為修的一大席話打動了她,她一心離開的執著勁兒被打消了不少。又見沈明詩哭得太凶,她不得不暫時點了頭,答應等她做東西吃。

    剛覺得無聊,陸為修就出現了。手里拿著一大袋零食,見她看過來,他笑著問︰“搖搖吃不吃辣?這里有辣的也有不辣的。”

    說罷,他把袋子里的零食都倒在了桌上。

    “水果還是飯後吃吧,待會吃完飯我去給你切西瓜,還有草莓和車厘子,獼猴桃什麼的,喜歡吃嗎?不喜歡的話就不吃,今天沒買太多種,你喜歡吃什麼你告訴我,下次我讓他們買你愛吃的。”

    許星搖搖頭︰“不用這麼麻煩了,我吃完飯就走了。”

    “……睡個午覺吧?房間收拾好了哦,是媽媽和奶奶親自收拾打扮的,你要是不喜歡,我讓他們拆掉重新裝?”

    他不知道怎麼和孩子相處,就怕哪里做得不好,哪里是她不喜歡的,惹得她不高興,所以幾乎每句話都是在小心地詢問她的喜好。

    許星搖這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對待。她心里說不上是什麼感受,大抵是受寵若驚,也大抵是覺得受之有愧。

    不論喜惡,許星搖照單全收,“都喜歡的。”

    她沒去細想那些東西喜不喜歡,反正她也不會動太多的,沒必要那麼麻煩他。

    陸為修松口氣,坐在她身邊。

    又听她說︰“我認床的,不睡了。”

    認床?

    她哪有資格認床?

    在安鎮的時候,她連個床都沒有,只有一塊硬木板,上面鋪一層床單。來了沂市,房間小,她和許離一間了,才和許離一起有了個“床”。

    這樣說,不過是為了拒絕罷了。

    她在這里已經覺得如此不適了,又怎麼可能在這里住呢?

    陸為修听她拒絕,整顆心都提了起來,正想說什麼,卻也是這時,她手機響了。

    是林雪。

    她們交換過電話號碼,但許星搖沒想過她會打給自己。

    她接起電話。

    “林雪?”

    “星搖,不好了,你是不是哪里惹了卓惜悅啊?她在你床上潑了水,把你的枕頭被子衣服全扔出宿舍了!”

    許星搖猛地站起來,“什麼?!”

    陸為修跟著揪起了心。

    怎麼了怎麼了?

    “她憑什麼動我的東西?誰給她的膽子?”許星搖冷著聲,眼里淬著寒冰,“她有膽子做,就給我等著。”

    “啊?你要怎麼做啊?不行的,她家里有關系,舅舅是校領導!你現在在哪?能不能買點新的床單枕頭什麼的,晚上才能睡呀。”

    許星搖深呼吸,平息著怒火,努力讓自己的語氣平靜一點︰“好,我知道了。……謝謝。”

    校領導又怎樣?套個麻袋揍她一頓,有誰知道是誰揍的。

    許星搖不屑地輕哼了一聲。

    這個客廳里只有陸為修和許星搖兩個人,許星搖手機里的聲音傳出了不少,陸為修也听了個大概。

    他忍不住問︰“有人欺負你是嗎?要不要爸爸幫你出頭?”

    許星搖搖頭,“不用,我能處理好。”

    陸為修頷首,有些被拒絕的失落。什麼時候,小女兒才能依賴他這個爸爸呢?

    不過他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建議道︰“宿舍的床鋪是不是不能睡了?那今天就在這里住一晚吧?衣服什麼的都準備好了。”

    好像,也的確是不能回去住了——

    買新的床單什麼的,她沒有錢。

    洗一下被弄髒的床單?現在都下午了,今天也來不及干了。

    住外面的話,同樣的,她也是沒錢。

    那就……住一晚?

    陸為修見她心動,慫恿得越發厲害︰“這里離你們學校很近,十分鐘左右就能把你送到學校,明天不會耽誤上課的。”

    許星搖猶豫地點了下頭︰“那好吧。……麻煩你們了。”

    “搖搖,你不需要跟爸爸媽媽這麼客氣。”陸為修想揉揉她的頭,又忍住了。

    這孩子,短期之內是沒辦法不客氣的。

    可是她的客氣,他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心疼得無以復加。

    沈明詩的面也做好了,叫他們去吃。

    做飯是個大工程,需要很多工序和時間。考慮到許星搖已經餓壞了,沈明詩便只下了個面。

    她摟著許星搖,說︰“等明天,媽媽親自下廚給你做好吃的。做糖醋排骨好不好?還有紅燒肉,清蒸魚,媽媽都會做的哦。”

    她現在是恨不得掏心掏肺地對許星搖好。

    即使很多年沒有下廚了,即使從前她下廚的次數屈指可數,她現在也恨不得立馬給女兒做上一桌好吃的。

    她尋思著,要不要再跟周姨學幾道菜呢?

    從前搖搖都沒感受過母愛,她得從做飯開始讓搖搖感受一下她的愛意。可惜她會的太少了,萬一搖搖不喜歡吃這些可怎麼辦?還是多學一點比較好。

    對了,還得學煲湯。搖搖這麼瘦,得給她好好補一補。

    桌上擺了清湯面,看上去里面加了不少東西,許星搖坐在桌前,拿起沈明詩遞過來的筷子,微微頷首︰“謝謝。”

    沈明詩慈愛地摸摸她的頭。

    許星搖剛開始以為這只是普通的面,沒想到一吃,發現大有乾坤。

    湯是老鴨湯,碗底有鮑魚和蝦、牛肉,幾乎算得上是亂炖,像是恨不得把所有好東西都塞在一碗面里。她哭笑不得,忍不住揚了揚嘴角。

    陸為修和沈明詩一人坐在她一邊,目光齊齊落在她身上。見她一笑,他們紛紛松了口氣,開心就好,喜歡就好。

    說實話,這樣亂塞一通的面味道算不上太好,可許星搖吃著吃著,就是覺得很開心,一不小心,整碗都吃完了,也不覺得難吃。

    沈明詩高興壞了︰“我我我再去盛。”

    許星搖剛準備起身盛面,手里的碗就被沈明詩接了過去,她一愣。——從來,沒有人給她做過這種事,從小到大都是她自己盛,甚至還要給很多人盛。自己盛東西吃都快成了她固定的認知。卻也是突然才知道,原來,她也可以……不用自己盛?

    沈明詩生怕她吃少了,生怕她餓著,又給盛了滿滿一大碗,高高興興地看著她︰“快吃吧。”

    許星搖︰“……好。”

    她拿起筷子,吭吭哧哧地繼續吃。

    跟周淑蘭不一樣,周淑蘭對她,都是恨不得把好的藏起來,巴不得只給許離吃,不給她吃。而現在,很多很多的料都在這碗里面。

    這一碗的營養,能是許星搖從前半個月都接收不到的。

    或許,這就是親生與否的差別吧?

    許星搖吃完了,沈明詩還在問︰“要不要再吃一碗呀?還有好多的。”

    “不用,我飽了。”許星搖難得彎了下眼。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