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真的不好哄 不好哄(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不好哄



    許志國的腿剛做了手術, 這幾天正是需要照顧和營養的,周淑蘭即使再煩,心里的事情再多,眉頭擰得再緊, 她也還是去給許志國送了豬蹄湯。

    周德梅說的那些話, 關于許志國的倒是沒什麼, 她賣玉佩的錢還在手里, 手術已經做好了,之後再糟糕也糟糕不到哪去。

    真正讓她心動的是有關許離的。

    學費、生活費、房子、車子、彩禮、酒席……加起來多少錢?周淑蘭算不出來,反正, 是她這輩子都掙不到的錢。

    周德梅有錢她知道,一個月兩三萬, 獎金一年也能拿好幾次大的,尤其她到現在也沒結婚沒孩子, 平時沒時間花, 手里有多少錢……哎,簡直不敢細想。她這輩子都掙不到的錢, 在周德梅那里根本不算事。而這些錢,能讓許離這輩子都無憂了。

    怎麼可能不心動啊?

    當年的事情, 真究起來, 第一個死的就是周德梅。但如果她願意兜下所有事, 那,死的就是她, 也只有她。

    周淑蘭從接到周德梅電話以後就開始糾結這事兒,一直到現在都難以決定。這一決定, 可就是一輩子的事了。那些錢, 可不是少數啊……而且她對許星搖那個樣子, 她猜陸家本就不會放過她。大罪小罪,不都是罪麼,又不差什麼!

    周淑蘭給許志國舀著湯,心事重重。

    許志國擰著眉看著她的動作︰“想什麼呢?你手里湯都要灑了。”

    周淑蘭回過神來,趕緊抽紙巾擦了擦。

    “哎喲燙死了,真的是。”她抱怨著,這可是滾燙滾燙的湯哩。

    “家里發生什麼事了?”

    周淑蘭手一頓。

    她都沒敢跟許志國說。

    事情剛發生時他正等著手術安排,她怕他擔心,後來剛做完手術,她就更不敢說了,生怕他情緒激動到傷口崩裂。

    現在……

    距離做好手術已經過去四五天了,可以說嗎?

    許志國覺得他可能會被這婆娘給氣死︰“到底怎麼了?!是不是許離出事兒了?”

    周淑蘭趕緊擺擺手︰“沒有的事兒,昨天周日,他還說要跟我一起過來,被我說了一頓,整天不做作業,還想往外跑。”

    不是許離的事就好。他這輩子,最寶貝的不是別的,也就這個兒子了。

    兒子挨了說,他也不樂意︰“你少說他,男娃子哪能天天挨說,那跟丫頭片子能一樣?說多了都沒男人樣。”

    周淑蘭訕訕地笑了下,“知道了。”

    她掐了掐手心,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該不該說?

    “那丫頭呢?你沒事去把她找回來,干什麼把她趕出去?”

    “你咋知道?”

    “許離周六跑我這兒的時候說的。”許志國說,原本他沒感覺什麼,趕出去就趕出去唄,不過既然他兒子求到他了,他肯定是要管的。

    周淑蘭嘆了口氣,心底里壓著的話徹底壓不住了,她張了張嘴,準備全跟許志國說了。可這一開口,她眼淚就控制不住地嘩嘩嘩地往下掉。

    許志國心里一咯 。

    待听完了全部的經過,他心一沉。

    到底,還是發現了。

    “當初讓你別賣你不听!”他唾了口︰“那種東西,誰知道里頭有啥秘密,你這本來啥事兒沒有,現在好了,官司全部上身了!”

    周淑蘭委屈︰“不賣的話哪來的錢給你治腿啊?”

    許志國黑著臉,手指屈起,在腿邊一下一下地敲著。

    周德梅這女人別的不說,手頭倒是挺大方,那麼些個錢都舍得。

    不過,這些錢買個人生,對周德梅來說,絕對是值得。

    咋選!

    -

    許星搖沒猜錯,卓惜悅真的很不爽。

    看著溫溫柔柔嬌嬌小小一個姑娘,但真的生起氣來,看著還挺嚇人。

    許星搖一整天都沒有回宿舍,一直到晚自習結束。剛一回來,就被她擋住了,她質問著︰“景延為什麼給你帶早餐?你們為什麼那麼熟?你跟他什麼關系?”

    許星搖並不樂意被這樣質問。她好好地問還好,這樣問的話,她一點回答的**都沒有,而且情緒還觸底反彈,冷下臉︰“讓開。”

    卓惜悅被嚇了一跳。

    ——這樣凶狠的表情,她從未在同齡人身上見過,詭異的是,一個十七歲的女孩,愣是讓她渾身起了雞皮疙瘩,自心底里生出恐懼。

    許星搖見她不動,不耐地又重復了一遍︰“我讓你讓開。”

    卓惜悅渾身一顫,不敢再囂張,不情不願地讓開路,讓她進去。

    李霓在洗澡,她洗完,擦著頭發出來,並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只說︰“誰要洗?去洗吧。”

    許星搖見林雪和卓惜悅都沒動,就去找衣服。進了浴室後,里面還有李霓沐浴露的香味。

    她嘆了口氣,胸口開始有些難受。她不是很適應別人的氣味。

    她果然還是不合適住宿。

    李霓她們三個很親近,幾乎同進同出,而這應該是她這輩子都難以做到的事情。她試圖接受過這種相處方式,但她失敗了,這種方式太讓她窒息。

    她想等浴室味道散一散,但卓惜悅已經在外面敲門︰“你干嘛呢,快點洗,我和林雪都還沒洗。”

    剛剛許星搖一走,卓惜悅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她為什麼要怕許星搖?許星搖就一個轉校生,初來乍到的,家境也不好,有什麼值得她怕?這樣一想通,她立馬又卷土重來。

    剛剛她們可以先洗的,但李霓出去的時候,誰也沒說要洗,這才輪到許星搖。現在又急著要洗了。

    許星搖深呼吸一口氣,“知道了。”

    旋即打開了花灑,水流潺潺。

    她洗澡很快,從小到大養成的習慣,十分鐘不到就從浴室里出來了,出來後,她讓卓惜悅去洗。

    卓惜悅又懶得去了,只“嗯”了一聲,繼續埋頭做題。

    她在做數學題。許星搖不就是數學好嗎?

    對了,辛周一沒來,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躲她。

    哼,一個轉校生而已,橫什麼啊!

    林雪是圍觀了這一場小打小鬧的,她嘆口氣,主動化解尷尬︰“那我先去。”

    她洗完澡出來,跟許星搖發了條QQ︰[你別理卓惜悅,她平時就這樣,欺軟怕硬。但她本來也不是喜歡為難人的,可能是涉及景延,就比較敏感一點。]

    許星搖看罷,沒說什麼。

    無腦的小女生而已,不值得她理。

    -

    第二天一早,早自習的時候,毛鴻運來叫她︰“星搖出來下。”

    許星搖有點懵。

    把她叫出去後,毛鴻運才說︰“你跟我來,你媽媽來找你了。”

    周淑蘭?

    許星搖輕輕蹙起眉尖。

    她沒跟周淑蘭要錢,自己來住校,一點心都不要她操,這樣還不夠嗎?

    周淑蘭是不是非得她回去安鎮才會甘心?

    她怕嗎?

    怕。

    因為她不知道周淑蘭會做出什麼來逼她。

    許星搖跟著毛鴻運走,步伐卻很重。

    與此同時,不知如何找她、如何與她說這個事才不會讓她排斥的陸家人也收到了這個消息。

    沈明詩當即就趕往了雲十一中。

    他們真是對周淑蘭還不夠狠,周淑蘭到現在還要去壓榨剝削她的女兒嗎!

    真的是狼心狗肺,也不看看他們待陸星媛有多好,好到恨不得把心都給掏出來。而周淑蘭呢?卻是恨不得把她的女兒給一把拽進地獄!

    沈明詩氣得渾身發抖,只好讓司機開車。

    “開快點,再快點!”

    家里的人都不在,沈明詩一個人得知消息,一個人去,本該有些怯意與害怕,可這時候,她卻覺得渾身上下都是力氣,怒火熊熊地在燒著,燒起了她所有的斗志。

    陸家離雲十一中不遠,很快就能到。

    -

    許星搖看著周淑蘭,眼眸淡漠。

    她依舊是那個凶惡的模樣,衣著樸素又無存在感,卻遮不住那副丑陋的嘴臉。

    “找我什麼事?”

    周淑蘭得意地想,即使陸家能拿捏她,她也能拿捏陸家的親生女兒。

    “我來給你辦退學!”她說。

    又來了。

    許星搖覺得周淑蘭還是有優點的,比如執著。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周淑蘭以為許星搖會生氣,但許星搖臉色很平靜,只是輕聲地說著話,聲音虛無縹緲。

    周淑蘭︰“問嘍。”

    “為什麼你對我這樣?就只是因為,我不是男孩嗎?”

    許星搖看著周淑蘭的眼楮,試圖從中看出點什麼,可她什麼都看不出來,周淑蘭的眼里,只有混濁,只有一看就知道不是好對付的精明。

    周淑蘭一愣。

    是了,許星搖一直以為她和許志國是重男輕女,才會從小待她這樣。

    其他的,她哪里知道呢?

    周淑蘭只能說,她沒那麼高的道德和修養,對別人的孩子有多好。從抱走她的第一天,她就厭惡這個別人家的孩子——憑什麼她命那麼好啊?出生在有錢人家。憑什麼她一生下來就長得這麼好看啊?比她親閨女還好看。

    良心那都是有錢人的東西,她可沒有。

    正當她要說“是啊,誰讓你是個賠錢貨”的時候,一道女聲驟然打斷了她。

    “不是!不是這樣!不是因為你是女孩!”沈明詩急急地走過來,步履成風,生怕來晚一秒就被周淑蘭搶了先。

    許星搖不明白她怎麼又出現了。

    集訓的時候她躲他們躲到集訓結束,還以為永遠都結束了,沒想到這才回來兩天,她再次出現。

    沈明詩看著許星搖,熱淚盈眶,唇瓣都囁嚅著,像是在看待世間最珍貴的易碎品,“搖搖,你不要听她胡說,她不疼你,只是因為你不是她的親生女兒!”

    周淑蘭渾身一震。

    那個男人來找她的時候,說陸家絕不會停止追究,還要許星搖的撫養權,她急了又急,索性趁著他們還沒來學校,先來把許星搖帶走,想著或許還能是個威脅他們以自保的把柄。沒想到……沒想到沈明詩竟然就這麼追來了!

    許星搖整個人呆立當場。

    毛鴻運也沒想到還能听到這麼個消息。這時候辦公室人很多,他趕緊賠著笑把他們都請出去了。這種事兒,也不方便太多人知道。

    他萬萬沒想到周淑蘭對孩子這個態度,連書都不讓孩子讀,是因為……

    唉,造孽啊!

    沈明詩走到許星搖身邊,以一副保護的姿態擋開了周淑蘭和許星搖。她想抱抱女兒,親親女兒,哪怕只是摸摸她的手,她都能高興到說不出話。可是這一切,都成了奢侈,此刻,她手足無措,對許星搖可以說是動也不敢動。

    許星搖愣了很久,沈明詩說的話像是在她耳邊回蕩似的,很清晰,但又很不真實。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