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真的不好哄 不好哄(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不好哄



    有些人雖然看起來囂張,但也只是看起來,也就是傳說中的無能狂怒,但還有些人囂張程度和實力相匹配,這就很讓人絕望。他們不服囂張,卻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碾壓。

    不巧,景延就是後者。

    清北班一整節課下來全都被吊打,他們沒辦法,只能咬著牙,死死忍著一口氣,等待時機反超。

    青藤班的倒是把人吊打得很開心,而且一點也沒有因為對方在伺機反超而感到緊張。

    放學鈴聲響起,景延挑花眼上挑,N瑟地朝清北班吹了個口哨“爸爸們不喜歡拖堂,不跟你們玩了,先走了哈。”

    話音剛落,他真的就揮揮手走了,還不忘去拿水杯。

    清北班“……”

    他們班班長終于忍不住爆了粗口。

    男生打球,放學後再打一小時也是常有的事,誰能想到景延這麼狗!?贏了球,說走就走!

    青藤班卻引以為榮,爆發出痛快的嘲笑聲。

    清北班的彭磊忍無可忍地沖上去跟景延干一架。以他帶頭,其他人也紛紛跑向景延,神色猙獰。

    不曾想,對方雖然走了,但是小弟眾多。

    現場所有青藤班的人齊齊動了起來。他們看似是腳步沒有章法地在亂走,可是過了幾秒,清北班的人卻發現,他們在不經意間居然被青藤班的人包圍了。

    包圍圈從大到小地收縮,他們很快就被圍作了一團。

    清北班的臉色驟然一變。

    青藤班的人被景延帶的,臉上都是漫不經心的笑,卻又充滿了“我不好惹”的潛台詞。

    柯明文是帶頭的,他摩拳擦掌地看向彭磊,臉上的神情和在景延面前的儼然不同,有些冷狠“怎麼,還想攔我們延哥?”

    他不開口還好,一開口就是一副“你是不是不自量力”的□□樣。

    在景延走後,女生們已經跟著走了一小部分,此刻看到這好像要打起來的樣子,又慌亂地跑了一大半。

    付以听卻似是司空見慣,還百無聊賴地打了個哈欠。她拿起了自己剛剛放在一邊的小說,拉了拉許星搖,“搖搖,我們也走吧。”

    許星搖看著柯明文他們那個方向的鬧騰,若有所思。被付以听一叫,才回過神來。

    熱鬧也看夠了,許星搖收回視線,點頭說“好”。

    兩人離開時,卻並不順利。沒走兩步就被人攔了下來。

    是孟沐桐。

    近距離見了,付以听才看到她身上許多精心妝點的小心機。比如桔梗味的香水,是景延很喜歡的干淨一掛的味道,比如斬男色的唇釉,比如溫柔掛的淡色眼影。

    付以听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毫不留情地嘲笑道“是不是沒戴眼鏡認錯人了?我們可不是你精心準備見的景延。還是說,你見不到他,只能見別人了?”

    孟沐桐心口一梗。她恨恨地瞪了眼付以听,這個人,是她這輩子最討厭的死對頭,沒有之一!

    “不過呢,本大小姐是沒有時間讓你見的,本大小姐忙著呢,快點讓開——”付以听凶巴巴地瞪她,像只驕傲的小孔雀。

    孟沐桐深呼吸,平復已經被激怒的心情,她沒忘記她為什麼過來,她可不是過來找付以听的。

    孟沐桐看向一邊安安靜靜的許星搖,揚起溫柔的笑容,佯裝好奇“你是?”

    她原以為,這女孩應該是知道她的;

    她原以為,最多這女孩會熱情對她,畢竟她是清北班的,還是班花,最少,這女孩也會自我介紹下,算作禮貌和普通的友好。付以听是跟她有過節,但是跟這女孩又沒關系,多個朋友多條路,只要不是個傻的,都不會跟付以听這麼個也沒認識幾天的人同仇敵愾。

    熟料,許星搖比付以听更過。

    付以听好歹是有理她的,許星搖卻連理會她的意思都沒有。她說的話,直接被許星搖無視,許星搖跟付以听說“走吧。”

    付以听樂了,使勁憋著笑“好,走。”

    她挑釁地看了眼孟沐桐。在這跟她泡茶喝呢?可惜遇到的是許星搖,鋼鐵直女許星搖可不是亂叫的。

    孟沐桐愣了愣。

    許星搖已經從她身邊擦過。

    根本就沒有、一丁點都沒有搭理她的意思。

    孟沐桐咬緊了下唇。

    景延喜歡什麼她向來都是再清楚不過的,包括不喜歡她,她也有很清晰的自知之明,但景延喜不喜歡這個女孩,她卻是拿捏不準了。按理來說,這種冷冰冰的女孩景延是不感興趣,可是如果不感興趣,剛剛他為什麼頻頻看向這個女孩的方向?

    感興趣之後,可就是喜歡了啊……

    許星搖跟付以听的家是在兩個截然相反的方向。

    其實想想也是可以知道的,一個富人區,一個貧民窟,自然是相反的。

    所以兩人只走到學校門口就分開了。

    付以听很不舍。這一分開可就是兩天G。

    “搖搖,我會想你的!”司機過來給她拿書包,付以听跟著走,還依依不舍地回頭看許星搖。

    許星搖身上有一種魔力,一種吸引人不由自主地喜歡上她的魔力。女霸王付以听被收服得服服帖帖的,恨不得二十四小時跟她粘一塊兒。

    說起來付以听也奇怪,明明許星搖好像什麼都沒做,而且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那到底是什麼把她吸引成了這樣?

    實在是想不通。

    許離去超市買東西了,許星搖到家的時候他還沒到。家里只是周淑蘭一個人,她放著電視,神色卻木木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許星搖已經習慣了周淑蘭這樣子,一點也不奇怪,她放下書包,想倒杯水喝。

    她從周淑蘭面前走過。

    周淑蘭突然叫住她,聲音尖銳“站住——”

    許星搖腳步一頓。

    “你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周淑蘭皺著眉罵道,“回到家連句媽都不會叫?!你瞎還是傻啊?!”

    許星搖不欲與她爭辯。

    許離在的時候周淑蘭會偽裝,許離不在的時候周淑蘭就是個瘋子。

    理瘋子做什麼。

    周淑蘭見她又要走,火氣騰地涌上來,一把拽住她手腕,使了勁拉過來,一巴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力呼上她的臉“誰允許你走!”

    一邊說,她一邊掐許星搖手上的肉。即使她瘦骨嶙峋,手臂上也是有點肉的。周淑蘭惡狠狠道“你給我滾回你外婆那去!老娘看到你就惡心!整天一副死人臉給誰看!”

    許星搖始料未及周淑蘭突然發瘋成這樣,竟是結結實實挨了一巴掌,這巴掌直接讓她的臉偏向了一邊,要不是周淑蘭拽著手腕,她怕是直接砸倒在地。

    她被打懵了,耳邊嗡嗡響,還沒來得及反應,手上又傳來密密麻麻的蟲子鑽一樣的疼。

    許星搖忍無可忍地一把甩開周淑蘭。

    ——卻因為力氣不如周淑蘭而根本甩不開。

    周淑蘭看著小個,但常年干農活,力氣可不小。

    “還想還手?呵,死賤貨!白眼狼!”周淑蘭冷笑一聲,“我明天就去給你辦退學,你給我滾回去!”

    許星搖猛地抬起頭,眼刀直直射向周淑蘭。那眼里,仿佛淬了毒汁,跟蛇信子一樣。

    周淑蘭被嚇得差點松開她,反應過來後又是一肚子火,她抬起手,又想扇過去。

    這下,卻被許星搖抓住了手腕。

    周淑蘭一只手桎著許星搖一只手,另一只手想打她,卻被許星搖的另一只手牢牢抓住。

    周淑蘭怒極,整張臉都氣紅了“反了天了!”

    許星搖終于是有了反應,對著她勾起冷笑“你讓我走我就走?你以為,你誰?”

    “這里是我家!你吃我的住我的,你說我是誰?我是你媽!”

    “從未見過有這樣的父母。”許星搖只說到這,趁她不備,抽回手,面無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去廚房拿雞蛋。

    周淑蘭對她下手向來狠,臉上的痛感很重。

    許星搖抽回手差點把周淑蘭甩到地上,她走了,周淑蘭還在吼“老娘告訴你!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我周一就去給你辦手續!”

    許星搖完全無視她。

    她也不知道今天周淑蘭在發什麼瘋。

    她外婆家在安鎮下面的一個村里,那里是貧困村,條件很糟糕,小學很小很破,桌椅都沒幾把好的。若非如此,當初外婆也不會為了讓她接受更好的教育而送她回到父母家。

    而她自從七歲回來這個家,就如外婆的期望接受了安鎮的教育,且成績一直是年段第一,吊打年段第二的那種。她這樣努力,只是因為外婆說,只有成績好,才有機會、有可能走得更高、飛得更遠。

    這幾年那個村里的條件改善了很多,但是高中也沒好到哪去,考上本科的學生數量一直是個位數,有幾年甚至還是零。

    讓她回去?她瘋了才會離開沂市重高雲十一中回到那個村里的高中去。

    她一路努力一路掙扎,不就是為了讓自己得到更好的教育麼?

    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她從小夢寐以求且拼了命掙來的。既然得到,她就不可能再失去。

    讓她放棄?

    做夢。

    作者有話要說延延搖搖其實一樣囂張不羈

    謝謝花花(提著裙裙轉個圈圈)答應我,今天也給厘厘好多花花好嗎(星星眼)

    感謝在2020112620:56:24~2020112712:17:2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北極光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