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真的不好哄 不好哄(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她真的不好哄 不好哄



    《她真的不好哄》

    芒厘文

    20201117

    第一章

    沂市是沿海城市,地處南方,夏天熱起來,連風里都夾著熱氣。

    許星搖已經被熱到沒有脾氣了,她提著沉甸甸的一塑料袋米,抿著唇,跟木偶一樣走著路。再穿過兩個巷子就到家了。

    她心不在焉地數著步子,直到去路被堵住,她才懶懶地抬起眼楮。

    ——幾個混混在打架。

    ——打就打吧,還堵住了她的路。

    許星搖的眉心不耐地蹙起,手上傳來的重量消磨著她為數不多的耐心。

    “喂!”

    “那個女的,說你呢!哪兒來的?干嘛啊!?”

    一個黃毛喊著她。

    許星搖瞥了他一眼,“你們擋路了。”

    黃毛樂了,敢說他擋路的,這可還是第一個。怎麼個意思?還要他給讓路呢?

    呵。

    他往她的方向吐了口唾沫,輕蔑道“識相的趕緊滾。”

    許星搖不知道怎麼會有人這麼幼稚。

    她理都沒理,平靜道“讓開。”

    黃毛沒想到這個看起來跟個乖乖女一樣的女孩壓根沒被嚇到,壓根沒珍惜他給的這個好心離開的機會,反而……還挺囂張?!他又樂了,“喂,挺囂張哈,看來是不怕被哥哥打一頓了。”

    威脅意味十足。

    黃毛也並沒有再給她機會,擼起袖子走了過來。

    而許星搖也終于看到被他和幾個紅毛堵著的人。

    下頜線繃直,臉上都是淤青,嘴角還出了血,處境明顯處于下風,眼神卻與現在的處境不同,陰狠、暴戾,此刻正毫無溫度地看著她。

    這樣的眼神讓許星搖的表情終于微微一動。

    她尚且算是溫柔地把手中的塑料袋放在地上。

    隨後一只手探向黃毛的右手,一把擰住他的手腕,一拉,一拐——

    “啊——”

    一聲慘烈的哀嚎,伴隨著骨頭錯位的聲音。

    所有人都沒料到事情還能有這樣的轉折。

    紅毛們面面相覷,兩秒後,終于反應了過來,大怒,紛紛擼起袖子走了過來。最後一個過來的人,卻驟然被那個男生拽住了胳膊。

    在許星搖準備好一個人揍五個人的時候,那個被壓制住的男生驟然出手,拉住其中一人的手往回拽,狠狠一個過肩摔。有個紅毛被嚇住了,反應過來後第一反應就是掄起拳頭揍他,卻有拳風掃過,被他一個更狠的拳頭砸暈在地。

    他的身手太漂亮,許星搖都有些佩服。

    如此一來,只剩三個。

    二對三,比起一對五,那勝算可真是高了不是一星半點。

    剩下三人對視一眼,眼見形勢不妙,竟是腳下抹油地一溜煙跑了。

    黃毛捂著手嗷嗷喊著,喊不回來,他一咬牙,也跟著跑了。

    許星搖鼻間發出輕蔑的嗤笑,一如剛才黃毛對她的嗤笑。

    她看一眼那個男生,雖不知在自己到來之前為何他是被壓制住的,明明他是可以翻轉局勢的……但與她無關,她只是看了一眼,便想拎起米袋子離開。不料卻看進了他的眼楮里。

    他的眼神依舊是冰冷的。

    許星搖微愣,抬步離開。

    周淑蘭端出來最後一盤菜,見許星搖還沒回來,罵罵咧咧地啐了一口“討債鬼,買個米都買半天!賤死的丫頭。”

    許離一局游戲結束,收起手機,听見周淑蘭又在罵許星搖,皺了下眉,自己去端碗準備吃飯。

    周淑蘭忙接過他的碗,“男娃子別沾這些事,媽給你盛。”

    許星搖這時正好回來,周淑蘭罵著她,“一個丫頭,動作慢得跟龜一樣!以後哪里有人要!白送都沒人要的賤東西!還不趕緊去盛飯!”

    許離接過許星搖手里的米袋子,“跟你說了等我放學。”

    他看見她的手上勒出了紅痕,臉色不由更加難看。

    許星搖聳肩“我今天提前放學,等你要等好久。”

    她太獨立了,似乎什麼事都可以自己完成,一個米袋子而已,哪里肯為了這個等他。

    許離擰著眉拉著她進屋,“吃飯。”

    姐弟倆關系好,周淑蘭氣了個倒仰,不得不憤憤地去盛飯。

    許志國還在醫院里躺著,家里捉襟見肘,兩菜一湯,都是素菜。周淑蘭怕兒子營養跟不上,額外給他蒸了蛋,她笑道“兒子,快吃,水靈靈的,可好的土雞蛋。”

    許離應了聲,手上動作不停,拿著鐵勺子給許星搖舀了兩勺。

    周淑蘭不給許星搖吃這金貴的東西,許星搖本身也不愛吃,但許離舀過來,她也就就著吃了。

    “姐,你多吃點,上次學校體檢,你是不是又偏瘦了?”

    許星搖的身體指標不算很好,可把許離給愁的。

    周淑蘭嗤了一聲“你管學校瞎搞。能活下來就不錯了,還管她偏瘦不偏瘦。”

    “媽,你以後給姐也買牛奶,她不喝,我也不喝。”

    許星搖終于開口“我不喝。”

    她挑食得很,蛋奶都不愛。

    許離又皺起了眉。

    周淑蘭倒是開心得很,給許星搖夾了一筷子菜,“就是,那玩意兒有啥好喝的,多吃點菜。”

    她筷子還沒動,是干淨的,許星搖勉強吃了。

    “明天去報道,姐,我跟你一起去吧?我給你搬書!”

    “不用。”

    “很重的,待會你手疼。”

    “不用。”

    “……好吧。”許離癟癟嘴,乖乖吃起飯。

    吃完飯,周淑蘭催著許星搖去洗碗。許離跟著去了。

    許星搖洗一遍,他沖一遍。

    姐弟倆這樣子周淑蘭也懶得管了,反正也管不住,索性隨他們去。她這個兒子就是傻,她寵著不讓干活,他還上趕著干。

    許星搖性子淡,許離就在她耳邊嘰嘰喳喳地說著話,她沒回應,他也不嫌無聊,越說越起勁。

    一家子為了給許志國治腿,從安鎮來到了沂市,租了這麼個小房子,給許離找了個初中。至于許星搖的學校倒是沒讓周淑蘭操心,是她自己去找的。

    許星搖的智商很高,自小就不同于尋常孩子,能力有時候還真比父母強。周淑蘭費盡心思也只給許離找盡家附近的十三中,許星搖呢?她自己進了沂市最好的高中——雲十一中。

    許星搖和許離洗完碗回屋的時候,就看到周淑蘭手里拿著個方方正正的布包要出門,“你們在家自己待著,到點了睡午覺。我出去一趟。”

    說完周淑蘭就出門了。只是她開門的時候,許星搖總覺得她好像有看自己一眼。當許星搖轉過頭去瞧時,卻又看到周淑蘭已經開門出去了。

    周淑蘭一走,許離可興奮了,一邊去開電視一邊問許星搖,“姐,要不要點外賣?我知道有家奶茶店,有滿減,可劃算了!還有賣炸串!”

    電風扇呼啦啦地吹著。

    許星搖搖頭。

    許離遺憾地打蔫兒。

    許星搖跟沒看到一樣,說“去把昨天買的練習冊拿出來,我看你做。”

    許離更蔫兒了。

    他去找練習冊。

    許星搖打開電視,關著聲音看,從冰箱里拿了冰水出來喝,一手拿著大蒲扇扇,姿態悠閑愜意。

    抱著練習冊出來的許離“……”

    雲十一中是沂市重高,想進來只有兩種路子,一是成績尤其的好,給學校的名譽添磚加瓦,二是給學校捐捐摟,大大地改善學校硬件設施。

    對于許星搖這樣高二才要轉進來的轉校生的條件更是苛刻。但許星搖只是遞交了自己的成績資料和檔案,就被雲十一中的校長破格錄取,安排進了高二的青藤班。

    許星搖沒讓許離跟,幾本書的重量而已,對她來說真不算是件值得一提的事。

    辦完手續,她跟著班主任走,一邊跟著一邊听他給她介紹學校。

    這個班主任,雖然發際線堪憂,啤酒肚驚人,但人還挺不錯。

    毛鴻運給她介紹了一遍高二的幾個班。

    清北班,特長班,青藤班,還有十個普通班。

    清北班,班如其名,沖清北的,可想而知成績之好。

    特長班則是走特長加分路子的,但是文化分得高,不高的只能待在普通班中的藝術班。

    青藤班,取名自常青藤,但也只是個名頭好听,里面的學生三分之二是給學校捐過摟的,三分之一是許星搖這樣中途進來,但家境一般,學校用來給這個班撐面子的。不過班還是挺如其名,那三分之二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會出國留學。至于剩下的三分之一,以學校的師資和能力,只要好好讀,他們想考清北也是有可能。

    許星搖的成績遠高于青藤班那三分之一,按理來說可以讓她進清北班,但這時候已經開學半個月了,清北班人數固定,已經滿員。下一次換血只會是在期中考試,成績不好的出去,成績好的進去。

    其實青藤班原來也滿員,好在有個學生家里臨時決定提前送她出國,也就空出來一個名額,不然許星搖就只能去普通班讀到期中考試,等待重新分班。

    校長安排許星搖進青藤班時跟她解釋了一遍學校的這些規則,弱肉強食,公平競爭,只要她期中考試的成績好,想進清北班就能進清北班,成績不好的話,青藤班也待不了。

    雲十一中不愧是沂市這個一線城市的重高,這還只是個高中,就已經表現出了三分社會習性。

    毛鴻運在校長那兒看到過許星搖的成績單,看她真是怎麼看怎麼喜歡,下次月考說不定她能給自己掙一份獎金回來哩!

    “你好好適應一下,生活和學習上有困難盡管找老師求助,別忍著。”毛鴻運說完,笑眯眯地領著她進教室。

    他一進去,鬧得幾乎要掀了天的小兔崽子們瞬間啞了。

    許星搖靜靜跟著他,垂眸閑閑地看著地面。

    毛鴻運眼楮一瞪,怒道“吵吵吵!吵什麼吵!辦公室都听得到你們吵!再吵就都給我出去跑圈!”

    操場上都能烤雞蛋了。

    這種天跑圈……

    小兔崽子們閉嘴了,安安靜靜地,偶有目光落在毛鴻運身邊的許星搖身上。

    白衣黑褲白板鞋黑書包,普通極了。

    就是那張冷淡的小臉招不住人想看。清靈靈的,干淨得出塵,雖然沒表情,卻也不妨礙眾人覺得養眼。小小一只,身形給人的感覺是弱,表情給人的感覺確實冷。

    他們也納悶,他們可都是見慣了庸脂俗粉的人,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忍不住往她身上瞧,好像她身上自帶魔力似的。

    不過小姑娘垂著眼楮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就是不抬頭。看不到全臉啊喂!

    毛鴻運道“這是新轉學來的同學,來,星搖,你自我介紹下。”

    “大家好,我是許星搖。”

    毛鴻運笑眯眯地等著她繼續,兩秒後,卻等來她的目光,意思他看懂了,大概是“我結束了,你怎麼還不說話?”

    毛鴻運“……”

    全班也是“……?”

    沒啦?

    就這?

    毛鴻運輕咳一聲,緩解尷尬“新同學初來乍到,你們都別欺負人。要是我知道有人欺負她,就別怪我罰跑圈。”

    說完,他想了想,補了一句“捐樓也不好使!”

    全班“……哦。”

    新同學坐哪兒呢?

    只有一個空位,是之前出國的那個學生的空位置。毛鴻運想了想,覺得那個位置其實還不錯,雖然是倒數第二排,但正好許星搖身高挺高,坐那兒正好。

    毛鴻運指著那位置,“先坐那兒吧。回頭不習慣來跟我說。”

    全班秒懂。

    這八成是個好好好學生,瞧這被老毛偏愛的喲。

    許星搖對于坐哪兒沒什麼意見,她走了過去。

    直到她拉開椅子時,她趴在桌上的後桌突然抬頭,投來不耐的、被打擾到的目光。

    許星搖動作一頓。

    ……怎麼還是個熟人?

    作者有話要說大噶好久不見呀!

    厘厘左手牽著延哥右手牽著搖搖來陪大家過冬天啦!

    這本也是小甜文哦,一如既往的甜掉牙v!跟前幾本不同的是,這本充滿了青澀的荷爾蒙氣息~

    每晚九點日更,厘厘坑品棒棒噠,歡迎跳坑噢~(截止下章發出前,評論都發紅包包~讓厘厘看看有多少寶貝記得我好不好!!舉起泥萌的爪爪呀!!

    厘厘在這兒宣傳下接檔文,喜歡的寶貝快來收一收呀,希望可以把作者專欄也收一下嘿嘿,麼麼麼3

    《白月光到手以後》

    文案1

    以歌聲爆紅的網紅博主掉馬了。

    溫邇粉絲近千萬,痴迷于她的歌聲無法自拔,本來歲月靜好,可那一次直播,她的直播間里突然出現了個男人。

    有不明所以的粉絲a不就是談戀愛了麼?

    認出男人是誰的粉絲b那也得看跟誰談,她這談的可是梁家太子爺!

    粉絲a……是我想的那個梁太子嗎???

    沂城頂級豪門繼承人,梁斯年?!

    隨後,溫邇掉馬她是沂城豪門溫家幼女。

    溫家???

    溫先生怎麼也沒想到知道自家小女兒談戀愛是通過這樣的方式,當天就殺上門去,看到開門的是梁斯年時,他氣得眼前一黑,“梁斯年,你給我好好解釋一下!”

    文案2:

    梁斯年惦記溫家的小姑娘二十多年了,眾人只知溫家大小姐大方得體,懂事優雅,卻不知溫家二小姐嗓音綿軟獨特,不知她有多嬌艷動人。

    就像是一個只有他知道的寶貝,只屬于他的白月光。

    他苦心經營,終于成功登堂入室。

    可是小姑娘害羞,把他藏著掖著,不公開他是她的男朋友。梁斯年怨念深深。

    繼續苦心經營,“一不小心”在她直播時出了下鏡,“一不小心”人盡皆知,梁斯年心滿意足。

    溫邇沒拆穿這個幼稚的男人。

    文案3:

    梁斯年看似縱橫商場,無所不能,其實他也有弱點——

    沒有她的視頻,他連覺都睡不著。

    她斷更一天,他就失眠一天。

    後來跟她在一起後,他以為得靠听她唱歌才能睡著,卻沒想到原來他需要的只是她的氣息。

    需要的原來不是別的,而是她。

    他不看視頻了,他有了別的樂趣——

    要麼做些運動,要麼退而求其次摟著香香軟軟的人就行。

    ……可惜小姑娘不僅懶得運動,連摟都不是每次都讓摟的,得梁大總裁千哄百哄才行。

    〔見到他的邇邇,他的耳朵會醉〕

    白月光到手以前,梁斯年愁得睡不著

    白月光到手以後,就忙著要名分,忙著寵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她真的不好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