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真是一朵偉大聖潔的白蓮花



    “不管你信不信,在我們苟里村,其實一直都存在著這樣的傳言,死去的人若是對活著的人說,會讓傷害她的人受到懲罰,那麼那個凶手肯定會招來禍事。”

    “你給我閉嘴!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連篇?”

    梁秋吟怒不可遏的走了。

    鐘禾倒是沒想到,當天晚上褚淮生回家了。

    那時她剛洗完澡,光著腳從浴室里出來,睡衣忘拿了,胸前只裹著一條浴巾,剛一從浴室出來,就跟從外面進來的男人撞個滿懷。

    她一時驚詫,腳底一滑,整個人向後仰去,而系在胸前的浴巾也因為大弧度的動作從身上掉下來,褚淮生伸出手臂穩穩的接住她,待她站穩後,狠吸了口氣,背過身去。

    “這一招勾引人的伎倆用得可真好!”

    他咬牙切齒,依稀可以辨出氣息不穩。

    鐘禾腳踝扭的有些疼,她蹲在地上揉著腳踝否認︰“我哪有勾引你?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

    背對著她的男人冷嗤一聲︰“你一直不都是這樣的人。”

    她不服氣的站起來︰“我有未卜先知的能耐嗎?我能算出來你今晚會回來?”

    “你任性的從王昭林的診所離開,難道不是算準了?

    她無語的翻了道白眼︰“好,就算我出院你很大可能會回來看一眼我的死活,但我洗澡有錯嗎?剛才那個情形你也看到了,我剛從浴室出來,完全不知道外面有人,我見到你的時候也很驚訝的好嗎?”

    “洗澡不穿衣服,還真是一個好習慣。”

    “我睡衣忘拿了。”

    鐘禾百口莫辯︰“再說了,你洗澡的時候不也經常裹著條浴巾就出來了?”

    褚淮生微微側目,唇角諷刺一揚︰“我裹浴巾出來,可沒有隨隨便便就掉下來。”

    “……”

    雖然知道自己怎麼解釋在對方眼里可能都是狡辯,鐘禾還是據理力爭︰“我是因為腳底打滑了。”

    “恩,拖鞋也忘穿了。”

    他冷嘲熱諷。

    “拖鞋不是忘穿,是我本來就喜歡光著腳在地上走,這個你知道的啊?”

    褚淮生不想跟她繼續在這個無聊的話題上浪費口舌,他低喝一聲︰“穿好衣服再出來跟我說話!”

    鐘禾扭身進了更衣室。

    片刻後,她從更衣室出來,身音帶著一絲絲負氣︰“好了。”

    褚淮生緩緩轉過身,下一秒,他又背過身,仍是狠狠的吸了口氣︰“你是故意的吧?”

    “我穿衣服了啊。”

    “我讓你穿衣服,沒讓你穿我的衣服!”

    褚淮生瞳孔中怒火燃燒,該死的女人,還說不是勾引他,要不就給他上演裸.體秀,要不就故意穿他的襯衫出來,男式襯衫穿到她玲瓏有致的身體上,該遮住的一點沒遮住,不該凸顯的反而凸顯的異常明顯。

    這簡直就是給他上演制服誘惑。

    “我的衣服在箱子里,箱子在你前面,如果我就這麼過去穿我的衣服,你又要說我勾引你……”

    褚淮生不想再听她巧舌如簧,慍怒的就要離開,原本還以為她就這麼擅自從診所離開會不會有什麼不妥,看來是他多慮了。

    剛走到門邊,手被她抓住︰“我有事跟你說。”

    他掙脫她的手,冷冷道︰“說。”

    “你把你舅舅放了吧。”

    褚淮生不敢置信的睨向她,“你還真是一朵偉大聖潔的白蓮花。”

    “這是我答應了梁大金的。”

    鐘禾不卑不亢︰“那天傍晚我被你舅舅綁的嚴嚴實實砌在牆縫內,我真的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可沒想到梁大金一直尾隨他父親到了那幢爆破樓,他父親走後他就把牆砸了,把我給救了出來,他跟我說,之前是他做的不對,那次之後他就已經深刻反省了,但他父親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他救我也算是替他父親將功補過了,希望我可以在你面前為他父親求情,放他父親一馬。”

    褚淮生听完她的敘述不說話。

    “可以嗎?”

    “梁大金跟他父親三番兩次的傷害你,你真的可以既往不咎?”

    “我心里當然是憤恨的,但既然我答應了他,那就要遵守約定……”

    呵。

    褚淮生沒好氣一笑︰“你什麼時候遵守約定過?”

    “沒錯,以前我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但今日不同往昔,當我被困在一個固定的空間里,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絕望像千萬只螻蟻,啃噬著我的身體,在那種恐懼的狀態下,梁大金救了我,我就是感激的。”

    “因為感激而想要放過?”

    褚淮生愈發覺得可笑︰“善良沒有錯,但過分的善良就是蠢。”

    “不僅僅因為這樣。”

    鐘禾目光清澈︰“還因為我相信梁大金是真心的悔過,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不能因為他犯過一次錯誤就永遠不給他悔過自新的機會,他如果再想害我,他大可不必救我。”

    這句話意有所指。

    褚淮生又怎會听不出。

    他抬步就要邁出去,鐘禾突然蹲到地上抱住他的腿︰“可以不走嗎?”

    “你干什麼?”

    他橫眉豎眼的低頭呵斥。

    “我怕。”

    鐘禾癟著嘴,可憐兮兮的昂頭說︰“我一個人害怕,不敢睡覺,一閉上眼楮,就感覺又被人關進了封閉的空間里,還有那個佣人阿朵,她死了,死在了瘋虱子手里,我曾目睹過他的凶案現場,他那天要殺的人也許是我,只是他殺錯了人……”

    這一晚像極了過去的某一天晚上。

    她也是這樣抱著他的腿,用祈求的口吻說,褚淮生,今天我替你擋了一刀,將來瘋虱子要我的命,你可不能袖手旁觀。

    又想故技重施嗎?

    他不會再心動。

    愛情是一杯美酒,也可能是一杯毒藥,可以令你沉醉,也可以令你萬劫不復。

    用力甩了甩腿,沒能甩開她,他慍怒的彎下腰,要將她從自己身上剝離,然而就是這一個沒有防備的動作,讓她突然松開他的腿,反摟住他的脖子,褚淮生防備不當,被她撲倒在地上,她一只腿橫跨到他身上,不管不顧的親上去。

    腦子里緊繃的一根弦斷裂了,褚淮生幾乎是用盡了畢生的力氣,才抵御住了這致命的誘惑。

    他倉皇起身,心理防線已經潰不成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