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 施暴者最初都是受害者



    他本來就已經生氣了,她來也是為了讓他消氣,怎麼能雪上加霜呢?

    掙脫了甄惜的手,她認真說︰“我真的沒事,謝謝你的關心,我還有些急事,就不跟你多說了,再見。”

    鐘禾匆匆忙忙來到褚淮生辦公室,局促不安的小跑到他面前說︰“你不要誤會,我們剛才只是……”

    啪的一聲,褚淮生將手中看著的文件重重摔到桌上,周身依然散發著拒人于千里的冷漠︰“我誤會什麼?你跟我有什麼關系?”

    鐘禾想說是合法的關系,但又怕這樣說會更加激怒他,他會馬上拽著她去民政局,到嘴的話就又咽了回去。

    “我來不是跟你吵架的……”

    褚淮生置之不理。

    鐘禾深呼吸︰“我來是為那天不辭而別的行為跟你真誠的道歉,如果你想听理由,我可以說的。”

    “不必了。”

    褚淮生冷漠的眼神不夾雜絲毫感情︰“你現在無需做這些無謂的糾纏,不懂得珍惜真心的人,不配擁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你覺得我不珍惜你嗎?你對我那麼好,我為什麼要不珍惜你?”

    鐘禾被他誤解的如鯁在喉。

    褚淮生諷刺的勾了勾唇︰“一個人之所以不珍惜另一個人,原因不外乎兩點,第一,不珍惜他也不會失去他。第二,失去他也無所謂。”

    “不是這樣的……”

    鐘禾徹底急了,她抓住他的手︰“我很在乎你,我也很珍惜你,在我心里,沒有什麼比你更珍貴,即使是我的命,在你面前也不值一提。”

    她說的都是心里話。

    然而這些話對于被辜負過的男人來說無疑就是大忌。

    褚淮生突然像一頭暴怒的獅子,反捏住她的手腕,咬牙切齒的吼道︰“夠了!”

    他步步緊逼,像是要將她生吞活剝一般︰“我有沒有跟你說過,不要再在我面前花言巧語?是誰允許你這個女人三番兩次出現在我面前?我看在老太太的份上,給你留足了情面,你卻不知進退,執意挑釁是嗎?”

    他朝著門外大吼了一聲︰“錢進!”

    錢進立刻畢恭畢敬的進來。

    “把她給我拖出去,交代好門口的安保,從今往後,不許她再踏進這里一步,誰敢放她進來,就給我跟她一起滾蛋!”

    鐘禾怔怔的望著他,原來恨一個人可以恨到如此地步嗎?

    她無語凝噎,轉身什麼也沒說,頭也不回的走了。

    錢進焦頭爛額的回到助理室,卻詫異的發現,鐘禾就坐在他的位置上。

    他疾步上前︰“太太,你沒走?”

    “我今天要是走了,以後再想見到錢助理怕是不容易了吧?”

    她自我解嘲地哼了聲,一雙明亮的眼楮里霧氣彌漫︰“出了這個門,我可就再也進不來了。”

    “褚總他……”

    “我知道。”

    她吸了吸鼻子︰“我不怪他,是我負他在先,他怎樣對我我都不怨他,何況我也沒有怨他的資格,我在這里等你,就是想問你件事。”

    “什麼事?”

    “甦萊雪……來找過他嗎?”

    “沒有。”

    “那他們有在別的地方見過嗎?”

    “這我不清楚。”

    鐘禾低頭沉默了片刻︰“你說,褚淮生每次見我都這麼憤怒,是不是因為我不是他希望見到的那個人,而他希望見的那個人,卻一直都沒有來呢?”

    錢進趕緊安慰︰“太太,你想多了,甦小姐和褚總是不大可能在一起了。”

    “你怎麼知道?”

    她紅著眼圈質問。

    “以褚總的性格,應該是不喜歡吃回頭草。”

    “那我也沒有機會了。”

    “你不一樣,你其實也不算離開,頂多就是離家出走吧,所以,你們還是有機會復合的。”

    “如果我們有機會復合,那不大可能會在一起的人,應該也會有可能在一起吧?”

    錢進沒談過戀愛,工作能力自然是有,但對于處理這些感情問題,他還真不是特別擅長,鐘禾的問題,讓他一時不知該怎樣回應好。

    忽爾想到總裁要開會,他回避了她的詢問︰“太太,褚總要開會了,我得給他送些資料過去。”

    褚淮生這場會議開了足足有三個小時,回到辦公室,他疲乏的脫下西裝,然後進到後面的休息室,倒在了床上。

    單手捏著眉心,耳畔突然傳來︰“可以一直愛你嗎?”

    他倏然轉頭,看到床邊蹲著個女人,手里拿著她之前送給他的公仔兔,公仔兔擋住她的臉,她一直捏著它的肚子︰“可以一直愛你嗎?”

    憤怒的從床上起來,他再次捏住她的手腕︰“誰放你進來的?”

    鐘禾骨頭都要被他捏碎了,她掙扎了一下︰“我沒走。”

    褚淮生被她氣的深吸了一口氣︰“你的厚顏無恥,還真是與時俱進!”

    他拖著她的手腕將她往外面拉。

    鐘禾抱著床欄不肯走,手里的兔子因為拉扯掉在了地上,剛好被他踩了一腳,那清婉的聲音在氣氛緊張的空間里再度突兀的響起——可以一直愛你嗎?

    可以一直愛你嗎?

    呵。

    褚淮生伸手撿起那只兔子,大步走到窗前,沒有任何猶豫的,將兔子扔出了窗外。

    她這次回來,不管他說什麼字字誅心的話,她都不怨他,不管他怎樣諷刺疏離,她也不生氣,即便他下了命令,以後馳越不允許她再踏入半步,她也接受,可他這麼沒有絲毫停頓的,像丟棄一件厭棄的玩具,就這麼把她送的兔子毫不猶豫的扔了出去,還是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她覺得胸腔疼的要爆炸了一樣。

    她追到窗前,望著腳下幾十米的高空,冷冷的收回視線,眼含淚光倔強的睨向對面的男人︰“同樣可以發聲的毛絨公仔,你床底下也有一只,憑什麼就把我的扔了?”

    盡管那樣努力的隱忍,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滑落︰“其實我真的特別想知道,如果每次找你的人不是我而是甦萊雪,你又會對她說什麼呢?”

    “也會這樣往她心口上捅刀子嗎?”

    “誰找我的結果都是一樣的。”褚淮生槁木死灰︰“施暴者最初都是受害者。”?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