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你的花言巧語我領教過



    一想到從今往後又要每天面對這個賤人,她就要氣的爆炸了。

    鐘禾提著箱子進屋。

    她無視的態度更激怒了梁秋吟,啪的一聲,她追過去又是一記狠重的耳光︰“我跟你說話沒听到?”

    鐘禾兩個嘴邊都流出了血。

    她冷冷問︰“你想讓我怎麼回答你?”

    “現在馬上從我們家滾出去,我兒子屋里的任何東西都不許你玷污!”

    “我不會走的。”

    她蹲下身打開行李箱。

    梁秋吟被她氣的昏頭了,她像一只被激怒的野獸,突然掄起一只古董花瓶朝鐘禾砸過去,“我讓你囂張!”

    花瓶掉在地上碎了。

    鐘禾的頭也破了。

    鮮血順著她憔悴的臉頰滴到地上,不一會兒,地上就開出了一朵淒美的花。

    梁秋吟堵在胸腔的一口惡氣這才出了些,她冷哼了一聲道︰“你現在不走,等我兒子回來也一樣會趕你走,到時候誰也護不了你!”

    屋里終于靜了下來。

    鐘禾抬手擦去嘴邊的血,又擦去額頭的血,眼圈滾燙,可她不允許眼淚落下來,她在心里默默的說,褚淮生,我就當你的母親是替你打的,我不會跟她計較的。

    彎腰將地上的碎片一顆顆撿起來。

    她又一次體會到了這無情的世間里冰冷的惡意。

    鐘禾倚在沙發上睡著了,她真的很累也很疲憊,疲憊到她連額頭上的傷口都沒有力氣去處理,任由它們一直流血,直到那些血液凝固干結為止。

    深夜,有熟悉的聲音在夢中響起,這聲音是她無數次等待心上人歸來的腳步聲,她幾乎是一瞬間醒來,只遲鈍了一秒,就找了個地方躲起來。

    褚淮生進到房間,徑直去了更衣室,就在他撕扯領帶時,沒有任何預兆的,有人從身後抱住了他的腰。

    這動作他太熟悉了。

    熟悉到他渾身的血液像沸騰著的開水,帶著一股不能忍受的怒氣,一直流到指間。

    他一把扯開環在腰間的手,轉身一把扼住身後人的喉嚨,將她按壓在牆壁上︰“誰允許你回來的?”

    四目相對時,褚淮生冰冷的目光閃過一絲異樣,他的目光從她紅腫的臉頰移到血液凝固的額頭。

    鐘禾想,她現在一定丑極了。

    即使沒有照鏡子,她也可以想象自己此刻的狼狽,她一定像個鬼一樣。

    她沒有訴說自己受了怎樣的委屈。

    她也不奢望褚淮生會再像從前那樣對他關懷倍至。

    是她辜負了他的深情。

    她隔著與他一臂的距離,就那樣紅著眼無聲的望著他。

    直到他收回手,突然轉身離去……

    鐘禾拔腿追上去,再次從身後抱住他的腰,滾燙的眼淚滲出眼眶,她抽泣說︰“我很想你。”

    她知道這一句很想你和對不起一樣虛偽。

    她知道他不想听,可她就是忍不住,說了。

    四十三天的小別離,時間沒有稀釋依戀。

    隔了四十三天重新擁抱這個男人,鐘禾才真正體會,有一種愛它不會因為時間而改變,有一種愛它反而會越掙扎越深刻。

    “我知道我有多讓你失望,我知道我現在不該厚顏無恥的站在這里,我知道你不想听我說任何一句話,可我還是想告訴你,我離開你不是因為我不愛你。”

    眼淚大顆大顆的滑落,她繼續道︰“于你而言,我可能不是那個唯一的人選,可于我而言,這世上只有一個褚淮生,我有多麼愛你,只有我自己清楚。”

    “夠了!”

    褚淮生怒不可遏的轉身,用力捏著她的手腕︰“你這個女人的花言巧語我領教過,相信過,也心動過,可相信的結果是什麼?是在我全心全意付出時,你說走就走了,將我的真心踐踏在腳下,現在又回來故技重施是想怎樣?是想再踐踏一次嗎?”

    鐘禾的心被搓圓捏扁了。

    梁秋吟那花瓶將她砸的頭破血流她都不覺得疼,可褚淮生一句質問的話就讓她痛徹心扉。

    她只能癱坐在地上,對著他已經離去的方向,哭著在心里說︰不是啊,不是……

    褚淮生這晚走了之後就再沒回來過。

    盡管被梁秋吟百般刁難欺凌,鐘禾也沒想過退縮,依然堅挺在褚家。

    褚淮生是唯一能牽動她情緒的人,梁秋吟那些欺凌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在老太太的鼓勵下,她決定找褚淮生好好的談一談。

    不求他立馬原諒,但起碼要跟他澄清,她回來不是為了踐踏他的真心。

    鐘禾來到馳越集團,電梯將她送往頂樓,出了電梯門,她卻突然有些邁不動腿了,她想見他,又怕見他,怕他會說出什麼摧心剖肝的話。

    正在她躊躇不前時,“鐘禾。”突然有人喚她。

    她尋聲望去,見到甄惜從一間會議室朝她走來。

    她不是第一次來馳越,但這樣跟甄惜不期而遇,卻還是第一次。

    甄惜到她面前,一臉的凝重︰“你回來了?”

    她目光閃躲︰“嗯。”

    “怎麼瘦了這麼多?”

    她抬頭苦澀一笑︰“沒有吧……”

    “有。不但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

    鐘禾不知該怎麼回應他好。

    甄惜朝總裁辦公室的方向望了一眼︰“來找我表哥?”

    “嗯。”

    “來找虐嗎?”

    “啊?”

    “上回听外婆說,他讓管家把你的東西都扔了,你現在來找他,是想讓他把你也扔了嗎?”

    鐘禾又不知如何回應了。

    “你頭怎麼了?”

    盡管傷口在頭皮里,被烏黑的發絲覆蓋,但因為距離近,甄惜還是發現了,他蹙眉上前查看,鐘禾被他這一過分關切的舉動弄得有些發懵,後退了一步說︰“沒怎麼。”

    “都沾上血了還說沒怎麼?”

    甄惜黑著臉拉住她的手腕︰“走,去我辦公室說。”

    “你干嘛?不用!趕緊放手……”

    兩人拉拉扯扯間,電梯門突然打開,褚淮生的目光正好落在兩人拉扯的手上。

    他面無表情的邁出電梯,像不認識兩人一般,率領著身後的人目不斜視的從他們身邊越了過去。

    鐘禾有些焦急,她想到之前每次她跟甄惜走得近一點,褚淮生都會吃醋,剛才又看到那樣讓人誤解的一幕,他肯定是很生氣。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