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 第一百一十一章 鐘小姐願意嫁給我嗎



    她的肌肉開始僵硬,內心充斥著巨大的悲痛,以及無法釋懷的憤怒,她細微的變化很快被身旁的男人察覺,褚淮生長腿一邁,從並肩的位置站到了她面前。

    “害怕了?”

    她緊抿雙唇。

    他將自己的大衣敞開,突然一把伸手將她拉進了懷里,單手扣住她的腰,另一只手覆蓋住了她的雙眼。

    世界不再是雪白的,而是陷入了黑暗,可這個黑暗卻並不叫她懼怕。

    “任何讓我們恐懼的事物無非是因為沒有美好替代,當有一些美好的事情發生,恐懼的記憶也許就不再只有恐懼,它也可以讓人感受到幸福。比如……”

    天空飄起了紛飛的雪花,像無數頑皮的精靈,歡快的落下。

    他的唇落到她的唇上,像一簇暖陽落在了結了冰的河面上,堅硬的冰塊在暖陽的撫慰下,漸漸融化,化成一汪汪水。

    鐘禾的眼淚無聲無息地從眼眶里蔓延了出來,順著他的掌心滑落而下,他一遍一遍地親吻她,一遍一遍地讓她感受他的溫柔,她終于感受到的不再是這個世界的冷漠,還有來自于這個世界的溫暖。

    她終于明白了褚淮生為什麼會將她帶到這個地方來。

    他這樣的身價,明明可以帶她滿世界的豪華游,吃最好的西餐,喝最美的紅酒,住最貴的酒店,讓自己也有一個舒適愜意的休假,大可不必陪她到這種冰天雪地里來,可他沒有。他還是選擇了這個如果不是因為她,可能他終身都不會踏足的地方。

    他這份用心良苦的愛她此生可遇不可求。

    “希望我的吻可以吞噬掉你腦海中不愉快的記憶,以後每一年的冬天,每一個下雪的日子,你最先想起來的不再是你的噩夢,而是令你感到幸福的瞬間。”

    說完這些話,褚淮生突然單膝跪地,從口袋里掏出一只錦盒。

    “請允許我把之前省略的環節補上。”

    他將一枚閃閃發亮的戒子舉到她面前。

    “鐘小姐,願意嫁給我嗎?”

    鐘禾從未奢望過這輩子會有這麼一個瞬間的出現。

    她兩手捂著嘴,極力壓抑著自己的哭聲,眼淚卻控制不住地簌簌滑落。

    褚淮生拉過她的手,將戒指套到她手上,然後將她擁進懷里承諾︰“等旅行回去,我定補你一場盛大的婚禮。”

    鐘禾後悔了。

    她突然很後悔為什麼要以旅行的方式來向他告別,她其實應該默默的走掉的,那麼沒有今夜這樣幸福的時刻,她的內心也就少一些摧心剖肝的疼痛。

    “記住該記住的,遺忘該遺忘的。從今往後你只需要記得,曾經有一個男人,在下雪的日子里單膝跪地,以虔誠的心向你求婚,僅此而已。”

    從蛹破繭而出的瞬間,是撕掉一層皮的痛苦。鐘禾就像是一只破繭的蛹,在破繭而出的這一刻被痛得死掉了。

    褚淮生是一支毒藥,一支令她上癮的毒藥,他是她戒不掉的毒,更是她不能觸踫的痛。

    她是一個從腌里走出來的人。

    她何德何能,配得起他的這份用心?

    被褚淮生擁抱著睡到第二天傍晚,兩人走出木屋,再看到外面皚皚的白雪,鐘禾忽然就覺得,似乎真的沒有那麼恐懼了。

    她曾為了治愈內心的創傷用過一切辦法,百年孤獨這本書被她翻了無數遍,卻到今時今日才明白,原來愛才是能治愈一切的良方。

    兩個人就像所有普通的戀人一樣,行走在北方寒冷城市的街道,鐘禾很珍惜和褚淮生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因為她知道,這樣的日子過去了,就再也不會有了。

    他們一起吃了晚飯,又一起逛著夜市,經過一家叫記憶酒吧的門前,鐘禾停住了步伐。

    “想進去喝酒?”

    褚淮生見她立著不動,輕聲詢問。

    她點點頭。

    小城市的酒吧自然和大城市沒法比,更是比不上玄梧的尊貴奢華,他們就只有一個大廳,所有的人都集中在吧台或是沙發上喝酒,大廳還有一個唱吧,一名留著長發的駐唱男歌手在上面深情的演唱著一首英文歌。

    褚淮生找了個位置帶鐘禾坐下,鐘禾有些歉疚的俯到他耳邊問︰“這里這麼吵,要不我們走吧?”

    她怕他不能適應。

    褚淮生寵溺地笑笑︰“沒關系,就當陪你體驗另一種人間煙火。”

    兩個人坐的位置剛好是酒吧的角落,背靠著一面牆,牆上貼滿了花花綠綠的便簽紙,上面全是一些游客留下來的心里話,有告白,有心願,也有不能對他人說的秘密。

    而每張桌子上,也都會放一沓便簽和一支筆,如果你有什麼想說的話,都可以寫下來然後張貼到牆上。

    “要寫個嗎?”

    褚淮生拿著那沓便簽紙揶揄問。

    她果斷搖頭︰“不要,小孩子才玩這個。”

    “小孩子玩這個?我怎麼記得去年冬天某人跟葉安倩就寫過呢?”

    “那是安倩姐逼我的。”

    褚淮生溫和一笑︰“想喝點什麼?”

    “想喝什麼都可以嗎?”

    他又是縱容一笑︰“恩,可以。”

    “那就白的洋的各來幾瓶。”

    服務生將酒端上來,兩人舉杯對飲,以往鐘禾幾乎是三杯倒,今夜卻非比尋常的,無論她喝多少,腦子都十分清醒。

    “你這酒品倒是進步不小?”

    褚淮生戲謔打趣。

    鐘禾兩手拖著下巴,閃閃亮亮的大眼楮在酒吧迷離燈光的照射下,燦若星辰。

    她顧盼生輝回答︰“興許是這酒的後勁還沒上來。”

    “我很好奇今天你喝醉後又會干出什麼離譜的事?”

    她囅然而笑,手往唱吧一指︰“那誰知道呢?說不定我會跑到那個台上替你唱首歌。”

    褚淮生剛想說什麼,口袋里的手機震動起來,他低頭瞄了眼號碼︰“我出去接個電話。”

    他這個電話接的挺長。

    等他再回來時,鐘禾踉蹌起身︰“我去下洗手間。”

    “我陪你去。”

    她阻止他︰“你陪我去洗手間是要幫我脫褲子嗎?”

    “……”

    鐘禾從洗手間回來時,遠遠的看到褚淮生正盯著身後的牆專注的凝望。

    她走近問︰“看什麼呢?”

    “看到一段話,莫名的有些傷感。”

    鐘禾有些不敢置信︰“什麼話……”

    褚淮生把那張淡黃色的便簽紙揭下來遞給她︰“這上面都是沒有署名的,但可以看得出來,留言的都是有故事的人。”

    鐘禾不敢看那張紙,她極力克制著不要將自己內心受到的震撼流露出來,說出去又有誰會信呢?她特意用了一種陌生的筆跡寫的一段話,夾雜在無數的便利貼中,卻還是被他一眼相中了。

    「初見是驚鴻一瞥,怦然心動是你,等待是山重水復,南柯一夢是你,我只希望,重逢是始料未及,別來無恙是你。」?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