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 第七十八章︰對峙



    鐘禾又一次被人綁了,在她去藥店準備給褚淮生買藥的路上。

    一只黑色面罩迎頭向她套來,接著人就被拽進了一輛白色越野車。

    她本能的就要去按手腕上戴的手環,可摸索了半天才恍然想到,那天去見七爺怕被褚淮生發現蹤跡,她將手環摘下來放到家里,之後就一直忘戴了。

    此刻她若想掙脫也不是難事,可還沒有摸清楚綁架她的人是誰,萬一又是褚家人,那既然上次都沒能露出馬腳,這次也就沒有理由暴露身份。

    她先按兵不動。

    面罩被摘下來時,她發現自己被帶到了一處位于鬧市中心的頂樓,而站在頂樓上的還有另一個人。

    袁伶俐身穿一身紅裝,蜷曲的長發披在肩上,她畫著極濃的妝,尤其一雙紅唇,紅的刺眼。

    昨夜還下著雪。

    今天就陽光明媚,刺目的光線打在袁伶俐身上,讓她整個人看上去美得驚心動魄。

    “你想干什麼?”

    鐘禾平靜質問。

    袁伶俐不說話,只是一步一步向她走近。

    鐘禾知道這個女人心狠手辣,狠起來只會比梁秋吟有過之無不及,何況現在身處險境,實在不宜將她激怒。

    心里這樣想,說出來的話就帶了些安撫的意味。

    “那天我是騙你的,其實我跟褚淮生之間根本沒什麼。”

    袁伶俐冷哼一聲︰“你當我是傻子嗎?我自己下的藥我能不知道?那藥效若是沒有女人解,性命難保。”

    鐘禾詫異的望著她,看來茉莉說的是真的,只是她很意外︰“褚淮生那麼在意你,你怎麼能有這樣害他的心思?”

    “那還不是因為你!要不是你半路截胡,我早跟淮生哥有了夫妻之實,我會去害他嗎?是你這個女人險些害死他!”

    “我……”

    鐘禾很無辜︰“我不知道他被下藥了。”

    “所以你就是一個礙眼的存在,你壞了我的好事,我豈能容你!”

    見她目光掠過一層殺意,鐘禾色厲內荏︰“你不要沖動,我好歹是老太太故人的孫女,褚淮生都不允許她母親傷害我,又怎會縱許你做這樣的事?你最好三思。”

    “我今天就是要看一看,在的他眼里,是你重要還是我重要。”

    袁伶俐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後幾名保鏢上前按住鐘禾,“我不相信我跟淮生哥十八年的感情,會比不過你一個半路冒出來的野丫頭。”

    “你既然知道,又何必要試探?”

    “你說的沒錯,褚淮生他很在意你,我在他心里根本無足輕重,之前你都已經見識過,真的沒必要再多此一舉!”

    “我馬上要離開這里,在我走之前,一些不確定的因素,還是弄清楚比較好。”

    袁伶俐冷哼一聲,視線移向遠處︰“我已經給淮生哥打過電話,他應該很快就會來了。”

    鐘禾不知道袁伶俐到底想怎麼整,但接下來她的操作,卻把她驚呆了。

    她被保鏢拖到頂樓邊緣,在邊緣的鐵欄桿旁,用一根麻繩將一只手臂和腰捆在一起,只留一條右手在外面,麻繩的另一端則拴在欄桿上。

    站在欄桿外沿,一回頭下面就是幾十米的高空,她抓著欄桿的右手緊了緊,回過頭剛想質問袁伶俐,就驚詫的發現,同樣的操作,保鏢也在她的身上做了一遍。

    她也被綁了繩子,然後被送到鐘禾身旁。

    “你……”

    鐘禾眉頭深蹙,實在捉摸不透她的用意。

    “怎麼?怕了嗎?怕了的話可以跑啊?”

    袁伶俐說的意味深長,鐘禾忽然就明白了,她這是在試探她,她上回折了她派來的人的手腕,袁伶俐是想逼她露出原形。

    然而,她想錯了。

    袁伶俐是有想試探她底細的用意,但並不是全部,她今天真正的目的,是想確定在褚淮生心里,這個女人到底有沒有一席之地。

    一陣紛沓的腳步聲由遠及近,鐘禾一側頭,就看到以褚淮生為首的一行人朝頂樓過來。

    視線相交的剎那,褚淮生腳步一頓,下一秒,他臉上就涌起了不易察覺的憤怒。

    他接到袁伶俐的電話,只說她自己在頂樓,並沒有說她把這個女人也給帶來了。

    他在來的路上不放心,還特地查了查手環的定位,定位在家里,他松了口氣,卻不料到了這里,看到卻是這樣一副光景。

    “淮生哥,你來了。”

    袁伶俐戚戚然開口,紅艷艷的唇彎出了一道淒美的弧度。

    “伶俐,你在干什麼?”

    褚淮生板著面孔嚴厲質問,豈料話剛落音,袁伶俐用力一扯,拽著鐘禾一起從邊緣掉了下去。

    腰上有繩子固定,鐘禾一只手抓住麻繩,驚魂未定的抬起頭,質問同樣被懸掛在邊緣的女人︰“袁伶俐,你是瘋了嗎?!”

    褚淮生已經沖了過來,看到兩個女人掛被在牆邊上,剛要伸手將她們拉上來——

    “淮生哥,不要動!”

    袁伶俐喊了一聲,赫然從懷里摸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出來︰“你要是敢拉我們上去,我立刻砍斷這個繩子!

    “你到底要干什麼?”

    褚淮生咬牙切齒,垂下的目光噴射出熊熊的火焰。

    “讓所有的人都後退,就你一個人留在這里。”

    狠吸了口氣,他揚了揚手,身後跟上來的一堆人退了下去。

    “淮生哥,當年我為你斷了三根手指,你揚言會一輩子對我好,無論我做什麼你都不怪我,還說如果我嫁不出去,你也會娶我,我只想知道,現在過去了這麼久,你的初心還是未變嗎?”

    “在你心里,我真的還是那麼重要嗎?”

    “有什麼話上來說,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

    繩子的長度並不長,兩人只是被掛在頂樓邊緣的位置,但鐘禾驚恐的發現,袁伶俐在兩人的繩子上都動了手腳,那根懸著兩人性命的繩子被提前剪斷了一半,也就是說,如果在短時間內,褚淮生不能夠及時安撫好袁伶俐的情緒,不用她動手砍斷繩子,繩子也會自動斷裂。

    “要我上去可以,但這個女人不能上來,今天我們兩人,必須要有一個人掉下去。”

    “不要再胡鬧了!”

    褚淮生低呵。

    “淮生哥你看看,繩子已經快要被磨斷了,要我們兩個人誰上去,你可要快點做決定了。”

    鐘禾一顆心揪著,第一次見識到一個女人為愛可以瘋狂到什麼程度,這個時候,她說不出讓褚淮生不要管她,救袁伶俐上去這樣大義凜然的話,何況就算她不說,褚淮生也極大可能性不會救她,畢竟,現在和她對峙的人是袁伶俐。

    和袁伶俐對峙,她幾乎沒有勝算可言。

    “袁小姐,我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我死不足惜,但你身份高貴,拉著我這樣的人同歸于盡,真的是很不值得……”

    “你給我閉嘴,值不值得輪不到你來說!”

    “淮生哥,沒有時間了,救我還是救她,馬上做決定!”

    袁伶俐開始有些慌,因為繩子磨損的程度已經快要達到了承重的極限,她等著褚淮生向她伸出手。

    她甚至已經主動伸出了手,鐘禾慢慢低下頭,這個時候即便她是想自救也不可能了,如果注定要死,那她也不想在臨死前,看到褚淮生放棄她的樣子。

    “袁小姐你又何必逼他,他是有情有義的人,你有恩于他,我也同樣……”

    鐘禾話沒說話,只覺身子往下一沉,繩子已經斷了,而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褚淮生一把拽住她的手,將她在千鈞一發之際驚險的拖住了。

    袁伶俐一身紅衣在空中飄蕩,那怨恨的目光,直戳她的心靈。這一幕似曾相似,鐘禾震驚萬分的抬起頭,怎麼都不敢相信,在最後關頭,褚淮生救下的人,居然是她……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