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 第七十六章︰孤男寡女不合適



    褚淮生坐在玄梧內,手里端著杯酒,一語不發。

    茅子廷見他喝的是路易十三,悄悄湊過去身子打趣︰“淮哥,怎麼不喝龍舌蘭了?”

    他跟趙德已經知道被下藥的事。

    褚淮生陰翳地睨向他,他立刻擺手否認︰“這件事跟我可沒關系啊,我發誓,我統共就給你下過一回藥,你那藥擺明就是袁伶俐給你下的!”

    趙德插了句︰“沒想到袁伶俐一個大家閨秀,居然做這種不入流的事。”

    “我呸!什麼大家閨秀,她就一作精,瞧她渾身上下哪點像大家閨秀了?還不如我們鄉下來的小花花品德高尚呢。”

    茅子廷嗤之以鼻。

    趙德忽爾想起什麼,視線移向褚淮生︰“那你們後來……”

    想起這個事褚淮生就心煩,“你把這玄梧收購了。”

    “啊?”

    趙德有些沒反應過來。

    茅子廷也很詫異︰“淮哥,好端端的為什麼讓趙德把這里收購了?”

    “招的都是一幫什麼魚龍混雜的人,隨隨便便就能被人買通,你把這里買下來,好好整頓一下。”

    “不是……那你自己怎麼不買?”

    “我對打理這種娛樂場所不感興趣。”

    趙德沒好氣笑︰“那我也不感興趣啊。”

    茅子廷自告奮勇︰“既然你倆都不感興趣,那我來買吧,我感興趣!”

    “別。”

    褚淮生瞪他一眼︰“這玄梧要是落到你手里,怕是撐不過一個月就倒閉了。”

    “……”

    趙德低聲笑。

    茅子廷不服氣哼哧道︰“倒閉就倒閉,倒閉我們就換地方!”

    “算了,還是我來買吧,好歹聚了這麼多年,都呆出感情了,明天我就約楊朔那只老狐狸出來談談,好像去年他就有轉手的意向。”

    趙德應下這件事。

    茅子廷想喊陪酒小姐過來,褚淮生一記冰冷的眼神制止。

    茅子廷不樂意道︰“淮哥,你不能一朝被蛇咬,就十年怕井繩啊,那秦筱不過就是一場意外,小插曲而已,干嘛一直記著呢。”

    “跟她沒關系,我不在的時候你跟女人上天我都不管,但我在,你就別讓那些庸脂俗粉來惡心我。”

    “ ,你都好不容易利用她擊破了外界對你不近女色的謠言,現在是又想一朝回到解放前不成?”

    趙德扯了扯唇角,這個茅子廷,看事情還真是永遠只會看表面。

    “下雪了呢。”

    趙德翻手機時漫不經心說了句。

    “啊,下雪了?天氣預報不是說沒雪嗎?”

    茅子廷嘀咕著也打開手機。

    褚淮生似是想到什麼,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瞳若有所思了幾秒,擱下手里的杯子說︰“我先走了。”

    他猜想的沒錯,回到家一推開臥室的門,就看到靠在沙發邊的床上用被子捂著個人,連頭發絲都瞧不見。

    屋里的窗簾緊閉,暖氣開得很足,熱的像是到了盛夏的三伏天。

    他無語的嘆了口氣,徑直走向床邊,一把掀了裹的嚴嚴實實的被子。

    “孵小雞呢?”

    床上的女人弓著身子蜷縮成一團,懷里抱著只狗,一頭烏黑的長發被熱汗黏膩的全貼在臉上。

    他沒好氣︰“你以為這樣就能營造出一個你在過夏天的假象?”

    視線落到糖糖身子,“自己想不開就算了,又何必拉著我的狗跟你一起遭罪。”

    糖糖大約是早就受不了了,一呼吸到新鮮的空氣,哧溜一聲就跑的不見了蹤影。

    褚淮生沒有拉開窗簾,只是把暖氣開低了一些,他在更衣室換衣服,鐘禾磨磨唧唧的跟了過來︰“外面下雪了……”

    “恩。”

    “我不太喜歡下雪天。”

    這個他自然是知道的,卻不清楚緣由︰“為什麼不喜歡?”

    鐘禾眼神閃爍,盯著自己的鞋尖說︰“我以前下雪天的時候掉進過河里,差點淹死了。”

    通常這樣的事確實會留下陰影,沒什麼奇怪。

    他不再說什麼。

    她繼續道︰“你查到那天給你下藥的人是誰了吧?”

    褚淮生一頓,背過身說︰“那件事是個意外,以後就不要再提了。”

    鐘禾不能理解,以褚淮生睚眥必報的性格,這樣的事不該息事寧人。

    “你到底為什麼那麼縱容袁伶俐啊?我看你也不像喜歡她的樣子,你要不喜歡她你就拒絕她啊,總是這樣給她幻想,她當然不能死心了。”

    “我的事不用你管。”

    鐘禾切了一聲︰“我才懶得管你,要不是你的後院之火殃及到我身上,我才不想理你們這些破事。”

    “她找你麻煩了?”

    “對啊。”

    她說著跳過去,用手指著自己的臉頰說︰“你看看,一邊一個巴掌印,都不帶停頓的,扇得我是眼花繚亂!”

    褚淮生看著她湊近過來的臉,好不容易按壓下去的雜亂思想又有一些凌亂,他將她推遠一點︰“過幾天她就走了。”

    “那我這巴掌就白挨了?你怎麼得也得給我報仇啊?”

    她原本就是說著玩,卻不料他一本正經道︰“我欠了她的,她就是把你殺了,我也只會睜只眼閉只眼。”

    “……”

    老娘真特麼腦子進屎了才救你。

    鐘禾又做惡夢了,夢里那些讓她恐懼的記憶再次向她席卷而來,她抵抗不了,也掙脫不了,她像一只被困入絕境的野獸,發出一聲聲淒厲的嘶鳴……

    每一個冬天都這樣,每一個下雪的日子都如此。

    她流著淚醒來,在黑暗中顫抖。

    沒有辦法再獨自一人面對,她掀開被子下床,光著腳跑到對面的床上,一把抱住男人的腰,把頭埋了進去。

    褚淮生被驚醒,床頭的感應燈自動點亮,他本能的要將腰間的手掰開,“你干什麼?”

    “願賭服輸。”

    鐘禾嗓音沙啞,埋在他後背的頭沒有抬起來。

    他作了個深呼吸︰“好,那我去睡沙發。”

    人剛坐起來,手就被身後的人拖住,“不走不行嗎?”

    他緩緩回頭,這才看清她的臉,面色蒼白,額頭上汗水凝固,心里頓時就明白,她是又做惡夢了。

    “孤男寡女,不合適。”

    “我絕不會踫你。”

    “不是踫不踫的問題。”

    他又要走。

    胳膊再次被拖住。

    鐘禾咬著嘴唇不說話,眼楮里有淡淡的霧氣氤氳,看著她這副模樣,褚淮生莫名地就想起了那日她在雪地里默默流淚的樣子。

    心一時怎麼也硬不起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