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 第五十五章︰眼不見心不…煩



    走到包廂門口,鐘禾突然就不太想進去了。

    反正她也沒有什麼落在房間的,便也招呼不打,直接就轉身走人了。

    一直到她回家,那個她名義上的丈夫都沒有問一聲她去了哪,倒是葉安倩中途打了個電話過來,她謊稱自己身體不舒服,敷衍幾句給掛了。

    洗完澡躺在沙發上,看看牆上的掛鐘已經快接近十一點,那扇關閉的房門都沒有要被推開的跡象,她拿起手機發了條信息過去︰“今晚不回來了嗎?”

    等了半響才等到一個字,“恩。”

    “是不是在秦筱那里?”

    這次直接石沉大海,再沒有回音了。

    錢進一早來到公司,將一大摞文件放到總裁辦公桌上,習慣性地按輕重緩急來分門別類,正埋首專注整理時,左側的玄關門打開,總裁從里面走了出來。

    他眼中微一愣神︰“褚總,昨晚又沒回家?”

    “恩,給我來杯咖啡。”

    褚淮生坐到辦公椅上,大拇指和食指按壓著太陽穴的位置。

    錢進沒再說什麼,很快端來了一杯拿鐵。

    他例行的向總裁匯報了一天的行程,匯報完後,椅上的男人突然問︰“錢進,你跟了我多久了?”

    “到這個月底,正好十年。”

    “十年?”褚淮生抿了口咖啡,“真挺久了,那我考你個默契問題。”

    “總裁您說。”

    “你覺得我為什麼不回家?”

    錢進欲言又止。

    “沒事,直說無妨。”

    “說了會被辭退嗎?”

    “不說會被辭退。”

    錢進鼓起勇氣︰“眼不見心不…煩。”

    他加重最後一個字的尾音。

    褚淮生斜眼睨他,直望得他如芒在背,手一揮,他才如蒙大赦的出去。

    接近年底,工作量日益增多,馳越集團總部雖然在星海,但業務量卻分布全球。

    年底還有幾家並購的案子,按錢進整理出來的行程看,從下個月開始,他有一半的時間都要在國外待著。

    晚上結束了一場跟市政廳幾名官員的飯局後,錢進開車送他回去,車子啟動前錢進特意問了聲︰“褚總,回家還是回公司?”

    “公司。”

    褚淮生靠在車後座上,慵懶的回了兩個字。

    一路緘默無聲,車子行駛到青江大橋時,天空突然飄起了白色的雪花,細細密密的宛如無數個從天而降的精靈。

    “今年雪下得可真早。”

    錢進兀自咕噥了一聲。

    原本也就是隨口一說,卻不料車後座上閉眼假寐的男人緩緩掀開了眼皮,視線透過車窗掃向窗外,清冷的目光忽爾就變得撲朔迷離。

    雪越下越大,干燥的馬路頃刻間像是鋪上了一層銀白色的地毯。

    在一條紅綠燈的路口,紅燈剩下最後三秒時,車後的男人突兀開口︰“回家吧。”

    褚淮生回到家中,先去老太太房中探視了片刻,再徑直上樓,進到房間,卻意外的看到一室清冷。

    那個揚言下雪就要冬眠的女人竟然不在。

    他脫下身上粘了雪花的外套,又去洗了個熱水澡,等他出來時屋里還是冷冷清清。

    這倒是稀罕了。

    他拿起手機發了條信息︰“去哪了?”

    等了幾分鐘沒有回信,他直接將電話撥過去。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听……”

    褚淮生眉頭蹙了蹙,改撥葉安倩的號碼,那邊人聲鼎沸︰“喂?干嘛?”

    “鐘禾跟你在一起嗎?”

    “鐘禾?沒啊!”

    “確定?”

    “廢話,我騙你這個有意思啊?”

    掛了電話,褚淮生俊容覆上了一層冰霜,他眼神陰翳的來到樓下。

    樓下幾名佣人剛拖完地,正在收拾著清掃衛生的工具,他目光如炬問︰“你們今天誰看到太太了?”

    幾個佣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各自搖頭,唯諾回答︰“沒有看見……”

    “你們沒有一個人今天見過她?”

    “是、是的,少爺。”

    看她們的樣子不像撒謊,褚淮生大約驗證了心中的猜測,他立刻又撥了個號碼。

    錢進很快給他回了電話過來︰“褚總,查過了,太太昨晚從玄梧離開後就直接回了家,再也沒有出來過。”

    “你現在是在告訴我,一個大活人在家里憑空消失了嗎?”

    “我話還沒有說完褚總,有一條重要的信息,昨天夜里兩點,您的表弟梁大金去過你們家,大約停留了半小時後,開著一張黑色的英菲尼迪,去了城西的方向,之後就不見蹤影。”

    梁大金?

    褚淮生眸光覆上了更深的寒意,他不苟言笑的來到父母房間,咚咚的叩響了房門。

    梁秋吟披了件外套過來開門,乍然見到門外的人,慵懶的打了個哈欠︰“兒子,這麼晚你敲門干什麼?”

    “鐘禾呢?”

    褚淮生直截了當問,懶得繞什麼圈子。

    梁秋吟愣了下,繼續打哈欠︰“她我哪知道,我眼楮又沒長她身上。”

    “真不知道?”

    明明是她的親生兒子,可這一刻,梁秋吟卻覺得心虛膽顫,她不敢看兒子凌厲的目光。

    “不知道。”

    氣氛驟然冷卻,夾雜著讓人沉重的壓迫感。

    “好,不知道她行,那梁大金在哪?”

    梁秋吟閃爍其詞︰“大金我又怎麼會知道……”

    褚淮生忍著最後一絲耐心︰“你不知道梁大金在哪?那梁大金昨天半夜兩點鐘來我們家你也不知道?”

    眼看著就要被兒子逼到無處遁形,梁秋吟氣急敗壞道︰“說了不知道就不知道,你現在是干什麼?把你媽當犯人審嗎?”

    褚淮生點點頭︰“行,你可以不承認,但梁大金一定會認,梁大金要是不認,我就叫人打到他認為止,他要是還不認,我就打到他死為止。”

    撂完狠話,他當著母親的面撥通錢進的電話,一字一句︰“掘地三尺,也要把梁大金給我挖出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