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 第四章︰禁忌(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 第四章︰禁忌



    玄梧會所內,茅子廷跟趙德講述褚淮生那晚被輕薄的經歷,笑的天花板都要脫落了。

    “也是他媽的巧了,那女人腿受傷了,我還以為是淮哥的杰作,心想咱淮哥真是不挺則已一挺驚人啊,這得弄多驚天動地,才能弄的鮮血淋灕……”

    趙德也是笑的肚子疼,“那淮哥他就真一點也沒看清楚那女人的長相?”

    “不是都說了,那女人帶著面具,黑燈瞎火的,啥也沒看見。”

    兩個人聊的投入,儼然沒發現,在給他們陪酒的公主里,有一位公主的思緒,已然不知飄向了何處……

    房門吱呀一聲打開。

    褚淮生從外面走了進來。

    趙德一揮手,屋里的公主立刻全部撤離。

    茅子廷瞧著他臉色不太好,殷勤的倒了杯酒奉上“淮哥,咋了?”

    褚淮生視若無睹“你茅子廷的酒我可不敢喝,誰知道里面又加了什麼料。”

    茅子廷心虛的扯了扯嘴角“哪能回回加料呢,上回那事你就忘了吧,我也是為了你好。”

    “為我好?”

    褚淮生咬牙。

    “不是趙德嘛,老說你那啥肯定不行了,身為兄弟,我能不著急麼?所以我就想驗證一下,要真不行了,咱早治早好……”

    “靠……”

    天降大鍋趙德正想爆粗口。

    茅子廷又開口道“淮哥,以前你行的,我們都知道,可現在…我們心底還真沒數。”

    他停頓了一下,臉上的表情似有猶豫,似乎在醞釀接下來的話該不該說。

    畢竟,那是禁忌。

    “是不是甦萊雪……”

    最終還是道出了那個禁忌的名字,只是聲音壓得極低,彰顯了他內心的忐忑。

    啪的一聲,有玻璃碎裂的聲音。

    一道身影憤然離去。

    趙德一巴掌揮在茅子廷肩上“你他媽腦子進水了是不是?你好端端的提甦萊雪干什麼?!”

    ------

    褚淮生再回家時,已是凌晨一點。

    他洗了個澡,來到樓下酒水間,倒了杯紅酒,坐在高腳椅上,紅酒在他的手上搖曳旋轉,他冰冷孤傲的眼楮隨著紅酒流動的速度漸漸沒了焦距。

    茅子廷的話就像一場噩夢,一直盤旋在他心頭,揮之不去。

    一個人當然不會無緣無故的厭惡什麼。

    有所經歷,才有所恐懼。

    閉上眼楮,那些回憶又如潮水般襲來,隨著回憶的深入,他的身體開始顫抖。

     嚓一聲,他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玻璃碎片扎進了肉里,他竟也不覺得疼,整個人像丟失了靈魂一樣,眼睜睜的看著掌心的血一滴一滴往下掉,最後與那些灑在桌邊的紅酒融為一體。

    “就算不想娶我,你也用不著自殘吧?”

    憑空冒出來的一句話,迅速將褚淮生從痛苦的桎梏中拉了回來。

    他目光如炬的朝門邊望過去,聲音冷硬的像塊石頭“你怎麼還在這里?”

    “我不在這里能去哪里?你奶奶不都告訴你了,我無家可歸了……”

    “無家可歸就去孤兒院,這里沒有義務收留你。”

    “孤兒院只收小孩子,我這個年紀,人家不要。”

    “孤兒院不要就去敬老院!”

    鐘禾“……”

    這嘴有毒吧?

    看到他的手還在流血,她本能的就想要上前替他包扎一下,哪知剛抬起腳跟——

    “站住!誰讓你過來的?”

    鐘禾作個深呼吸。

    “你要實在不想娶我那咱可以好好商量,但真的不用自殘。”

    “你哪只眼楮看到我自殘了?”

    她兩根手指比作一個剪刀手,往自己鼻梁上一戳“噥,兩個眼楮都看到了。”

    “我勸你還是識時務一點,從哪里來的回哪里去,我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真惹惱了我,我有的是辦法讓你消失。”

    褚淮生撂完狠話,從另一道門跨了出去。

    鐘禾望著他決絕的背影,沒好氣哼了聲。

    恩,厲害,好厲害,跟我們七爺一樣厲害,動不動就叫人消失。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不負情深︰暴戾總裁傾心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