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嘉軒去了哪里 第55章 第二章(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金嘉軒去了哪里 第55章 第二章



    聖誕節當天。

    早上, 尚揚按時上班。

    打過卡,進了辦公室,他給金旭打電話, 催這家伙起床去機場。

    金旭“嗯”了一聲, 還沒睡醒的腔調。

    尚揚道︰“快醒醒,我幫你叫了送機的車, 九點半到樓下, 起來收拾東西,該走了。”

    金旭在那邊說了句︰“不想走。”

    尚揚道︰“行啊,金副局, 別走了,辭職吧, 以後我養你。”

    金旭︰“……”

    他清醒了,起來單手穿衣服, 一手拿著手機,吐槽尚揚道︰“昨天晚上還叫哥哥, 今天就變成金副局。我們基層同志是不是白干活了?領導吃干抹淨就不認人。”

    “別貧了。”尚揚在那邊笑起來, 又正經道, “我在上班,不要胡說八道。你快點,別誤了機。”

    金旭收拾好, 提前下樓,還等了網約車幾分鐘, 出發去了機場。

    這邊照常上班的尚揚, 年底這幾天事情還挺多, 一上午兩三個會, 只能在忙碌的間隙里看一眼金旭發來簡短的微信消息。

    已上車。

    已值機。

    安檢順利。

    準備登機。

    金旭登上飛機, 一邊朝里面走,一邊拿著登機牌確認自己的座位號。

    單位給他訂的票,在後面經濟艙。

    這機型沒有頭等艙,只前面幾排是公務艙,對應乘客先于金旭等經濟艙乘客登機,已經都落座。

    一位公務艙女乘客注意到了剛進入機艙的金旭,凝目觀察他片刻,仿佛在確認是不是認識的人,而後才叫道︰“金曉旭?”

    冷不防听到這個只短暫使用了四年的名字,金旭腳步一頓,看向那名女乘客。

    對方對他展顏一笑,那表情既感到意外,又十分驚喜。

    金旭頓了五六秒,才道︰“樊星。”

    空姐催促道︰“先生請朝里面走,不要在過道停留。”

    後面登機的乘客都堵在了門口。

    “我座位在後面,”金旭揚了下手里的登機牌,道,“等下了飛機,有時間再說。”

    樊星對他微笑,點頭。

    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坐好,不等機上提醒,就自覺扣好了安全帶。

    朝窗外看了看,今天北京的天氣晴朗無風,但又很冷。

    一如他從出門到現在的心情,始終冰涼。

    要尚揚抱抱,才能焐熱。

    到他這個歲數,以他的人生經歷,還有什麼比蜜月期離開老婆更難過的事了嗎?

    沒有。

    乘客們陸續落座,艙門關閉。

    一位空姐從機艙前面朝後面過來,按照座位號,來到憂郁美男金旭的身旁。

    “請問是金先生嗎?”空姐微笑地問道。

    “我是。”金旭答道,心里隱約升起麻煩的預感。

    果然空姐告知他,他的朋友幫他辦理了升艙,請他移駕到公務艙去落座。

    中午。

    尚揚忙完,在食堂吃飯,離金旭落地還要近兩個小時。

    他隨手翻著手機,看這段時間以來和金旭的聊天記錄,他們之間的消息,肉眼可見地越來越簡短,也越來越直接。

    他是在白原才和金旭互加了好友。

    剛回到北京那個月,他誤以為自己酒後失德,佔了人家大帥哥便宜,收到遠在西北的金旭隔三差五找他聊些有的沒的的消息,那時他是已經有了些曖昧的直覺,但又摸不清楚對方的意思。

    有時候覺得金旭在客套地沒話找話,有時候懷疑金旭狡猾地想套他的話,有時候又覺得金旭是為了“酒後強吻”的事在朝他發難。

    他自己的每一條回復,都是斟酌又斟酌,極其官方。

    這就是所謂霧里看花了。

    現在撥雲見日,一切明朗,再看那陣子的你來我往,感覺金旭的每句話都透著既聰明又笨呼呼的矛盾感,他都能想象得出來,每次發出消息前,這家伙必定是一臉精明算計地打字,實際上心里在忐忑地期待著他會如何回應。

    而他自己的那些回復,先前還沾沾自喜,瞧瞧這措辭,必定是滴水不漏。

    現在看,這都是什麼傻子級的愚蠢發言,難怪會單身到現在。

    翻到最近這段時間的對話,就是熱戀里的另一種愚蠢,互相說些蠢話,怪道都說戀愛降智。

    看一會兒笑一會兒,等看到最新的,他就笑不出來了。

    也不過是剛談了半個月,就已經完全習慣了身邊有這麼個人,乍一分開,還怪不適應。

    算了,不想了。

    他放下手機,專心吃飯。

    吃了幾口,又忍不住,還是給在飛機上沒落地的金旭發了條︰好想你。

    此時,去往西北的飛機上。

    金旭換到了公務艙,別的不說,在經濟艙他無處安放的腿能舒展開一些。

    “下了飛機,我轉差價給你,”他對鄰座的樊星道,“親兄弟都要明算賬,我沒道理白佔你這便宜。”

    名叫樊星的女士笑著說︰“你非要轉就轉吧,我也不知道差價,是用了會員積分,你算清楚轉給我,就行了。”

    金旭道︰“好。”

    這是他有且僅有一位的前女友。

    也是他與尚揚共同的大學師姐。

    兩人沒有發生過矛盾,在一起和分手都是平平淡淡,不像其他校園情侶,有過分分合合,生過愛恨情仇。

    這是金旭沒拒絕升艙過來的根本原因,他對于和樊星再次相見,或者短暫敘舊,都只覺得坦坦蕩蕩,不是舊愛,更像故友。

    樊星看上去也是大大方方的姿態,說︰“你是到北京出差嗎?”

    金旭道︰“嗯。你回老家?”

    樊星笑道︰“對啊,回去看看我爸媽,沒想到這麼巧,會在飛機上遇見你。”

    她與金旭是同省人,她家在省會,畢業後留在北京工作生活。

    金旭不了解她後來的境況,反而是听尚揚說過才知道了點,說她婚後辭了職,做起了全職太太。

    金旭注意到她手上不靈不靈的婚戒,便禮貌地問起︰“去看老人,你老公怎麼都沒陪你一起?”

    “他倒是想陪我,”樊星道,“他在一家游戲公司當高管,明年要上市了,平時就很忙,這陣子簡直要忙死。”

    她說了家游

    戲公司的名字。

    金旭不玩游戲,沒听過,完全不了解,說︰“他們那行,忙應該是好事。小孩呢?你公公婆婆幫忙帶嗎?”

    樊星道︰“沒有,保姆帶著呢。”

    她翻出手機相冊,給金旭看小孩照片,一個小男孩,約摸五六歲,坐在鋼琴凳上扮著鬼臉,照片背景看起來是裝潢十分豪華的大房子。

    “挺可愛的。上學了嗎?”金旭道。

    “大班了。我是趁著他還沒放寒假,抓緊時間回去看看我爸媽,等他一放假,我就被綁死了,一天到晚的興趣班,保姆也管不了他,他也是太粘人了,離不開我。”樊星收回手機,自己又劃拉著相冊,滿臉慈愛地看兒子的照片。

    前女友的意思很明確,看看,我嫁得好,生活富足,老公有前途,兒子也非常可愛。

    金旭很識趣,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流露出不多不少的羨慕,說︰“真不錯。”

    樊星道︰“你呢?還單著?”

    “在談。”金旭道,“我對象也是,太粘人了,離不開我。”

    樊星︰“……”

    午後,提前打了卡上來,尚揚端著杯咖啡回到辦公室,離上班還有一會兒,他坐在窗邊,隔著玻璃曬太陽,打了一會兒游戲,心情越發不好。

    無聊得很,還起了點怨氣,飛機怎麼飛得這麼慢?

    時間從金旭那條“準備登機”的消息起,就像被打碎了,凝固了。

    想點別的吧,一直糾結于兒女情長也不是一回事。

    游戲打不動,退出來看會兒新聞,一刷就刷到了昨晚袁丁聊過的女網紅失蹤案。

    先前尚揚看過幾次,都只粗略瞄了瞄,沒太著意看細節。

    這種甚囂塵上的熱點事件,媒體跟著炒熱度,說法都是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別說普通人,他一個公安都被帶過節奏,等塵埃落定再被打臉,類似情況還不止一次。

    這位坐擁百萬粉絲的美妝博主,網絡ID叫做“甜樂甜”,做博主已有幾年,一直以來,每周二會固定更新一期視頻,主要是教化妝技巧,種草護膚品和美妝產品,偶爾也會發一些記錄生活的vlog。長得人如其ID,非常甜美活潑的一個女孩。

    上周二“甜樂甜”的賬號沒有上傳視頻,粉絲們最初認為是沒剪輯好或者其他常見原因,還在評論里開玩笑“樂樂,餓餓,飯飯”地催更。

    但“甜樂甜”的微博,也在上周二中午最後一條“晚上搞個大的!這回的妝絕了!”之後,再無更新。

    其後兩天,有部分粉絲請求數位和“甜樂甜”在網上以姐妹相稱的其他美妝或時尚博主,得到的回復都是︰“二次元聯系不上,三次元不熟。”

    視頻網站方也通過“甜樂甜”本人留下的真實信息,試圖聯系她未果。

    這時,“甜樂甜”的男朋友報了警,稱女朋友失蹤。

    男友是位IT民工,從國外出差回到家里,發現女朋友的手機錢包都在家,人卻不在,家中有暖氣,室內溫度較高,放置在外的水果和食物都有不同程度的發霉,是幾天沒人在家的樣子。

    他找物業看了監控,看到“甜樂甜”周二傍晚回了家,其後監控沒有拍到她出門。但人就是不見了。

    隨即報警。

    經過勘查,警方在小區下水道里發現了幾顆烤瓷牙,通過殘存的人體結構組織,得出結論,“甜樂甜”本人被殺害,凶手使用濃鹽酸溶解了她的尸體,並沖進了下水道。

    即使在警方發布警情通報,排除了男朋友作案嫌疑後,也無法阻止輿情爆炸後的“全民探案”熱潮。

    媒體跟進報道,急于發布第一手資訊,各家不甘落人後,換著花樣制造“真相”與“闢謠”。

    自媒體無底線地深挖“甜樂甜”,疑似整容,考試作弊,學歷造假,當過小三,視頻存在抄襲……等等難辨真假的傳聞。

    “女網紅被害案”,變成了近期社會新聞的流量寶。

    尚揚看了半天,嘗試推理。

    女網紅沒出門,溶解後被倒進了小區下水道,她的家極有可能就是第一現場。

    沒拍到可疑人員進入她家嗎?警方應該在她家里也找到了什麼線索?但袁丁遵守保密守則,昨天也沒有透露太多。

    剛這樣自己琢磨了一會兒,他又刷新了下新聞頁面。

    赫然發現,警方發布了最新通報——

    案件偵查取得重大突破,顧XX(男,35歲,北京籍)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目前仍在全力偵辦中,近期召開新聞發布會。

    破案了?!

    尚揚一面替辦案人員高興,一面索然無味,再干點什麼好呢……

    還是去寫年終報告吧。

    剛打開電腦,袁丁打來了電話。

    尚揚道賀︰“恭喜破案了!我剛才看到警情通報了,效率很高啊。”

    袁丁語氣復雜地說︰“主任,你認識一個叫樊星的師姐嗎?”

    尚揚︰“……?”

    兩點。

    金旭的航班落地,打給尚揚。

    “到了。”金旭開機就剛看到了那條微信消息,愛端架子的尚揚說,好想他。

    金旭道︰“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的?發這種消息還讓不人活了?”

    尚揚︰“……”

    “怎麼了?”金旭以為他又在害羞,說,“那我先說吧,跟你報備件事,在飛機上踫見了樊星,她過來看父母。”

    他把樊星幫他升艙的事也說了,還說兩人聊了一會兒,道︰“你幫我看看機票差價,我轉賬給她。”

    這簡直是大無語事件!

    尚揚震驚道︰“怎麼會這麼巧?!”

    “就是這麼巧,”金旭故意道,“你可以吃醋了。”

    尚揚道︰“不是……樊星師姐……她……”

    金旭好笑道︰“怎麼都氣結巴了?在逗你玩,我心里只有你,別多想。”

    尚揚道︰“不是!是昨天說的那個女網紅被溶尸的案子……”

    樊星在等行李出來,笑著給兒子發語音消息,叮囑“要听阿姨的話,乖”。

    金旭為了給尚揚打電話,走遠了些,此時愕然回頭,看向樊星。

    她察覺到,疑惑地問金旭︰“怎麼了嗎?”

    听筒中,尚揚道︰“師姐的老公,很可能就是凶手。”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金嘉軒去了哪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