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嘉軒去了哪里 第54章 第一章(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金嘉軒去了哪里 第54章 第一章



    不知不覺, 時間進入了十二月下旬。

    金旭這趟來京學習就快要結束,距離他回西北的日子越來越近。

    他本來是想,等結束後待個一兩天再走, 單位非常無情, 卡著時間, 幫他訂了聖誕節當天的機票。

    對此尚揚既不滿也無奈,他們的工作性質所決定, 必須要服從命令听從指揮, 公事大過天, 戀愛只能往後排。

    但剛剛進入熱戀的情侶正是最沒理智的時候,想到很快要分開,總有種把每天都當成末日來相愛的如饑似渴感。

    金旭充分感受到了帝都通勤一族的痛苦, 安排他住的定點賓館本來就在培訓地點旁邊, 步行可達,是為了這批人方便。

    但離尚揚的住處就很遠,坐地鐵要花上近一小時。

    工作日他只能盡量抽三兩天來過個夜, 到周末才能與尚揚終日黏糊在一起。

    平安夜的下午。

    今天金旭就要結束全部培訓活動,說好晚上帶行李直接來尚揚這邊, 明天上午的飛機回去。

    尚揚提前做完了今日份工作, 對著年終總結文檔, 心不在焉地敲一行、刪半行,只等下班時間一到就走人。

    正式開啟戀愛以後,徹底顛覆了他對男男戀的認知, 兩個男的?還挺有意思。

    想著想著……得, 本來敲一行還能勉強留下半行, 現在一整頁全都廢了不能用。

    有人敲他辦公室的門。

    他忙努力端出一臉正氣來, 說︰“請進。”

    門一開, 一個男青年沖他露出一笑,大搖大擺走進來。

    竟然是有段時間沒見的前小跟班、公大小師弟、從研究室主動申請並成功調去了刑偵局的已轉正實習生,袁丁。

    傍晚。

    一個月培訓期里做同學的數位公安們拍了大合影,其中有一小半,當晚的飛機高鐵就要回去地方上各自的工作單位,紛紛與大家道別。

    有幾位要去西站南站坐車,組織安排了輛中巴,有空位,金旭表示要蹭個車。

    “我也要先走,歡迎以後去我們那邊玩。”金旭道過別,也回去收拾自己的行李。

    余下中有人想起來,隨口好奇一問︰“小金不是明天的飛機嗎?”

    這段時間和金旭較為熟悉的一位同行一知半解地解釋道︰“好像是他未婚妻在北京工作,趁著這回過來學習,才能聚一聚。”

    一時眾人唏噓,異地小兩口太難了。

    路上,尚揚打了電話來,問金旭培訓結束了沒,走到哪兒了。

    他回答︰“大巴上,剛進三環。”

    尚揚听他語氣好是正經,道︰“旁邊有人嗎?”

    金旭坐在一車同行里,旁邊還坐了位與他熱情聊了半天的河北條子,道︰“嗯,都是培訓的同學。”

    河北條子的職業敏銳性特別高,馬上猜到他是在和另一半打電話,道︰“嫂子?是嫂子吧?”

    金旭︰“……”

    尚揚在那邊︰“……”

    “還不是,”金旭忽然使壞道,“還沒答應嫁給我。”

    河北條子太有眼力勁了,馬上喊話︰“嫂子,快答應嫁他!等你們的喜糖啊!”

    尚揚︰“……”

    金旭的使壞還沒完,道︰“跟小周打個招呼吧?”

    尚揚︰“?!”

    听那邊像是把手機給了旁邊的人,他只好說︰“周警官,你好。”

    那邊卻是金旭輕輕笑起來,道︰“沒有別人,還是我。”

    他沒把手機給那位周警官。

    事實上周警官說完勸嫁的話,就看出他不好意思,笑著去了旁邊其他座位,已經跟那邊的同行聊上了。

    “以為能騙你裝一下女聲。”金旭低聲道。

    尚揚︰“……”

    是前幾天,他倆在一起聊起了莊文理,再次驚奇于這人自由切換的男女聲線。

    金旭試了試,先天條件限制,捏出來的“女聲”一听就還是個男的在捏嗓兒。

    他讓尚揚試,尚揚先是不肯,被他哄著試試吧試試吧,尚揚其實也有點好奇,最後還是試著捏了下自己的嗓子……發出了蘿莉音。

    這種奇恥大辱!

    “閉嘴,再說就不跟你好了。”尚揚嚴正警告他不要再提這事,道,“還要多久能到?我先去買菜,不會買,你發個單子給我,晚上在家里吃,平安夜到處都訂不到位子,你來做。”

    金旭滿心以為即將度過甜蜜夜晚,滿口應道︰“可以,都行,沒問題。”

    尚揚道︰“有客人要來。”

    金旭立刻改口道︰“有問題。誰這麼沒眼力平安夜做客?是曲燎原嗎?是不是他哥加班,沒人跟他玩?”

    他非常不講武德,說︰“我要把這科技公司舉報了,高薪也不能隨意違反勞動法。”

    “不是班長,”尚揚道,“是袁丁。”

    金旭又說︰“平安夜是警情高發期,刑偵局居然不用加班?”

    尚揚服了他,說︰“你是不是太雙標了?”

    “勞動法又不保護公務員。”金旭道,“我明天就走了,你還讓我做菜招待他,你是不是人?”

    尚揚解釋道︰“袁丁是听說你明天要走,才抽時間來見你一面,刑偵局真的很忙,你給小師弟個面子,他很喜歡你的。”

    金旭冷冷地說︰“我很感動,不想給面子。除非你提條件來換。”

    尚揚道︰“什麼條件?”

    金旭還是那冷冷的腔調︰“叫哥哥。”

    尚揚沒了聲兒。

    實際上金旭對袁丁印象非常不錯,蠻喜歡這小師弟,他並不真的介意離開前和師弟一起吃頓飯。前陣子他自己還說過找袁丁聚一下,但刑偵局太忙了,袁丁沒有時間。

    再說了,吃完飯總要滾蛋。

    前面那些瞎扯都是幌子,借這機會,給自己多討點福利才是真的。

    尚揚是不太愛叫的那種0號,咩咩起來也小小聲,不說什麼旁的話,金旭壞心起來,想逗他說些什麼,他幾乎都不回應,還是有點害羞。

    “不是現在叫。”金旭又加上了備注。

    “行,”尚揚居然爽快地答應了,“成交。”

    金旭懷疑道︰“到跟前再反悔可不行。”

    尚揚大義凜然道︰“誰反悔誰是弟弟。”

    近七點,金旭拖著行李到了。

    袁丁已經在和

    尚揚聊天,金旭與他打了招呼,脫外套時,目光不由自主地追著近兩天沒見的尚揚,就發現了,尚揚正地朝袁丁示意什麼,很神秘。

    金旭︰“?”

    袁丁便大跨步上前,遲疑地沖金旭︰“哥……哥哥?”

    金旭︰“???”

    袁丁也覺得奇奇怪怪,無辜臉道︰“是尚主任說,金師兄你說讓我叫你哥哥,你就肯下廚。”

    金旭︰“……”

    尚揚在旁邊笑得背過身去,肩膀還一抽一抽。

    “如願以償”當上哥哥的金旭去廚房做飯,袁丁主動來打下手,剛打了兩下,被金旭攆了出來,原因無他,袁丁對廚房的熟悉程度,比尚主任還低。

    最後換了尚揚進去幫忙,袁丁在外面吃水果,玩手機,看電視。

    金旭隨手把廚房門推上,望向正準備擇青菜的尚揚,發動技能︰盯。

    尚揚回頭,也發動技能︰笑。

    一個盯得肆無忌憚,一個笑得無害純然。

    金旭︰“……”

    他過來,環著尚揚的腰,吻了上來。

    尚揚忙示意門,金旭竟是不管不顧,加深了這個吻,尚揚被吻得腿軟,腦中一片空白,也忘了客廳里還有人,漸漸地,回應也熱情了起來。

    許久,金旭退開些,故意冷漠地說︰“耍我?好玩嗎?”

    尚揚不說話,又挨過來,以自己的唇挨蹭著他,一雙杏仁眼里噙著笑意。

    金旭道︰“你學壞了。”

    尚揚小心地吻了吻他,主動親吻還不太熟練,小動物似的啄吻,動作和表情都有種天真的淫.邪。

    “停……”金旭見勢不妙,投降道,“等下我忍不住犯錯誤,會被袁丁師弟當場擊斃。”

    尚揚道︰“再親我一下。”

    金旭輕親他一下,不夠,又重重補了一記。

    尚揚被這吧唧聲震得臉紅,說︰“怎麼還多送一個?”

    金旭正色道︰“想太多了,是寄存在你這里,晚點還要還給我的。”

    袁丁在客廳里打游戲打得天昏地暗,等飯菜做好,看尚主任出來上菜,才忙把手機一丟,也幫忙端盤子碗碟,又搶著去拿杯子和酒水飲料。

    師兄弟三人推杯換盞,聊工作,聊近況。

    上次袁丁在白原的時間雖然很短,但那次經歷特殊,加上又與金旭本來就師出同門,他是真沒拿金師兄當外人。

    “我畢業前參加聯考,報考單位的時候,特想做刑偵,我爸媽一個勁兒勸我,做研究安全,最後我就听話,來跟尚主任搞起了調研,因為上次在白原的事,回來路上我左想右想,還是想做刑偵。下了決心,申請調崗。”

    袁丁道︰“我說真的,下次再去白原,我一定要當面感謝栗杰隊長,我太愛栗隊了!是他說我有做刑偵的天賦!他是第一個說我有天賦的前輩!”

    尚揚笑著說︰“少喝一點。”

    袁丁撓頭道︰“沒喝多,是有點激動了哈。”

    金旭道︰“刑偵局還是領導單位,也不直接負責辦案吧?”

    “一般是。”尚揚道,“踫上社會影響大的案子,也得過問。”

    金旭想了起來,尚揚剛工作的時候也在刑偵局待過,那時候他畢業回了家鄉,兩人已經斷了聯系,對方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具體做著什麼工作,相隔千里,音訊茫茫。

    兩人看看彼此,知道對方都想到了彼時彼刻。

    尚揚從金旭的目光中讀到了,那時候的金旭很想念他,只是他什麼都不知道。

    袁丁道︰“確實如此。上周尚主任你找我,我說抽不出時間,就是我現在的師父帶著我,去跟進了一個這種案子。”

    金旭和尚揚都露出想听听的意思。

    “你們在社交平台上應該看見了,那個女網紅失蹤案,”袁丁道,“這陣子鬧得沸沸揚揚,媒體跟著瞎起哄,網友人均福爾摩斯,結果越鬧越大,社會影響非常惡劣。”

    這位失蹤的網紅,是個粉絲上百萬的美妝博主,引起了很大關注。

    她的粉絲擔心,炒話題的媒體帶節奏,網友四處吃瓜,亂成了一鍋粥。

    尚揚留意過這新聞一兩次,沒有看到最新進展,問︰“找到人了嗎?記得說是她的男朋友報案,活不見人死不見尸。”

    金旭道︰“死了,溶尸,今天才听同學聊起的。”

    尚揚吃驚道︰“怎麼回事?”

    “濃鹽酸溶尸,在下水道里找到了沒能溶掉的烤瓷牙,至于更具體的,我就不知道了。”金旭示意袁丁來講。

    袁丁道︰“那我也沒更具體的能說了,我也只知道這些,還沒抓到凶手。”

    “這听起來和浙江那案子很像,”尚揚道,“她的男朋友應該是有重大作案嫌疑的吧?我當時在網上看到新聞,網友討論,很多人也是這麼猜的。”

    袁丁不答,卻看看金旭,像是想听听金旭什麼想法。

    金旭嘖嘖道︰“兩個月不見,師弟像個大人了。”

    袁丁不好意思道︰“差得遠呢師兄,你對這案子沒什麼想法?”

    “應該不是她男朋友,浙江那案子影響那麼大,全國沒幾個人不知道,這麼短時間內模仿作案,過于拙劣,等于把我是凶手四個字,刻在腦門上。”金旭道。

    袁丁長嘆氣道︰“我還跟同事打賭,說肯定就是那個男朋友,前輩們都像師兄一樣,說應該不是他。”

    尚揚道︰“那你賭輸了還是贏了?”

    “輸了。”袁丁道,“時間對不上,雖然是男朋友報的案,但這男的是去了國外出差,回來後發現家里沒人,沒吃完的外賣都長了綠毛,可是女朋友的手機錢包都在家,覺得情況不對,馬上就報了警,根據下水道里還能找到的身體結構組織判斷,她被溶尸的時間,她男朋友正在太平洋上空飛,能排除嫌疑。”

    金旭道︰“沒有別的線索了?其他嫌疑人呢?”

    袁丁露出一個尷尬的笑。

    尚揚夸了句︰“還記得保密守則,很好。”

    聊著天,飯吃得差不多。

    尚揚發現,金旭不懷好意地在那邊打量袁丁,知道他在想要怎麼趕走小師弟,忍不住心里好笑,有時候金旭表現得邏輯嚴密深不可測,有時候又會把狡猾寫在臉上。

    不料袁丁放下筷子,說︰“吃完了,我走了。”

    尚揚︰“……”

    金旭︰“?”

    袁丁起身去拿外套,兩師兄也站起來,尚揚還想要不要虛偽客套地挽留一下,金旭就一副算你識相的樣子。

    <b

    r>

    “再不走金師兄快揍我了,”袁丁沖他倆露齒笑,說,“我可是你倆親生的師弟,下午是不知道好事成了,不然怎麼好意思平安夜還來搗亂。請師兄們放心,我絕對不會出去亂說。”

    尚揚︰“!”

    什麼?什麼!哪里漏了餡兒?剛才在廚房胡鬧被看到了嗎?

    金旭上下打量袁丁,一副不好好回答就要被滅口的威脅語氣,問︰“你怎麼發現的?”

    袁丁忍了半天了,當即戳穿道︰“從你一進門我就發現了,你居然有一雙專屬的拖鞋。”

    尚揚︰“……”

    袁丁朝他擠眉弄眼,自夸當初的未卜先知︰“尚主任,你看我沒說錯吧?早就提醒過你了,金師兄他就是想剛……就是喜歡你。”

    尚揚臉上能煎雞蛋,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金旭一臉無所謂,甚至感覺很不錯。

    “我師父沒說錯,”他對袁丁道,“你確實還算是有天賦。”

    袁丁進電梯,走前與金旭道別︰“師兄明天一路平安!”

    這又提醒了只顧著尷尬羞怒的尚揚一個事實,金旭明天就要走了。

    袁丁離開後,兩人回到家里。

    餐桌上杯盤碗碟都還沒有收拾。

    金旭挽袖子,道︰“我來。”

    “明天我收拾。”尚揚拉住他,說,“嗯……那個……”

    金旭問︰“什麼?哪個?”

    尚揚心想這人怎麼回事?提醒道︰“存我這兒的要不要了?現在還給你。”

    金旭故意不相信地說︰“這麼著急?不像你,又想耍我?不上當了。”

    “我就是急,”尚揚確實是急了,道,“我耍賴了,我是弟弟,行不行?哥哥……哥哥?”

    客廳的燈開了一整夜,房間里的兩個人都忘了關。

    茶幾上放著剝開的半個臍橙。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金嘉軒去了哪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