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村花的致富路 第349章 回家了



    在醫院的走廊上,安荔濃再次見到孫雅。

    可能以為失血過多,孫雅的臉色有些蒼白,但一雙微紅的眼楮在看到安荔濃的瞬間迸發出濃濃的恨意,好像一頭餓極了的餓狼想要立刻撲上來咬一口。

    蒼白的臉,陰狠的眼,披散著的頭發,松松垮垮的病服,讓安荔濃想起午夜凶鈴里雙眼流著血的吊死鬼。

    孫雅定定的盯著安荔濃看,一雙陰狠的眼楮好像在說‘你給我等著。’

    好好的人偏要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還要大白天的出來嚇人。這一副鬼模樣,也不怕嚇壞路過的小朋友。

    孫雅的這副尊容,大人看了都得留下心理陰影。

    孫老頭和孫老太正扶著孫雅,勸她不要急著出院。作了這麼多年,孫雅的身體並不好,一次次的失血過多,再強壯的人也會變的孱弱。

    但孫雅並不當一回事,甚至厭煩孫老頭和孫老太的說教。

    孫老頭和孫老太看到安荔濃的時候愣了下,然後笑著和安荔濃打招呼。

    “小荔枝也在啊。來看你趙爺爺吧?”孫老頭露出疲憊又和藹的笑臉,看起來像個無奈又無力的老人,讓人心生同情。

    孫老太看安荔濃的眼神則要復雜多了。孫老太一直都認為孫雅之所以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安呈。

    安呈是一切的罪魁禍首。

    如果不是安呈,孫雅不會和前夫離婚,不會把兒子丟了,也不會一而再的去傷害別人。如果不是安呈不願意娶孫雅,孫雅也不會嫁給吳承榮。

    誰都不傻。

    孫老太知道吳承榮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這麼好,是個好丈夫,好父親。或者,會是個好父親,但絕對不會是個找丈夫。

    孫雅看似作,甚至有些惡毒。但孫老太了解自己的女兒,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傷害自己的身體。

    孫雅曾經兩次三番的自殘?

    那是因為她想以此要挾嫁給安呈。

    是為了獲得更大的好處。而她所謂的自殘,也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做個樣子而已。

    而嫁給吳承榮後?

    孫老太嘆口氣,十有**都是吳承榮動的手。因為她太了解自己的女兒了,不會真的對自己下狠手。

    做做樣子可以。

    當讓她真的下狠手,那是不可能的。她只會對別人下狠手。

    孫雅是能對別人狠,但絕對不會對自己狠的人。所以,第一次看到孫雅手腕上的傷口時,孫老太就知道,這是吳承榮傷的。

    而孫雅也說,是吳承榮動的手,精準的在她原來的疤痕上下手。

    孫雅要離婚,孫老太是絕對支持的,百分百的支持。但孫雅在見過吳承榮後又反悔了。

    一次次都如此。

    孫老太還有什麼不明白?自己女兒是徹底被吳承榮拿捏住了。

    看到吳承榮,孫老太就想到前女婿的好,隨後只能感慨一句‘報應啊。’既然是報應,那就受著吧。

    孫老太看著安荔濃,想起安呈。

    當年,安呈也這樣,看似溫和有禮,實則看不起孫家人的所作所為。雖然謙謙有禮,但眼底的疏遠明晃晃。

    其實,孫老太明白的,即使不說大家心里也有一桿秤。

    孫老頭看一眼安荔濃抱著的書,略感慨,“是應該多來看看。”

    “你老師不在了,你應該替他多照顧老趙......以後有機會,去我家玩......”

    “以後有機會吧。”

    “過幾天,我就要回石河村了。”

    “孫阿姨沒事吧?”安荔濃看一眼孫雅的手腕,上面包扎著白色的紗布。因為孫雅不當回事,這鬧騰那掙扎的,白色的紗布上滲著血。

    “小荔枝要回石河村了?”孫老頭和孫老太都以為安荔濃會留在京市,畢竟她繼承了安呈的房子,能把戶口遷過來。

    再加上她自身就是有能力的人,即使沒有工作也能賺錢養活自己。不管是生活水平,還是教育生活、醫療水平,京市都比石河村高出太多太多。

    甚至說根本就不能相提並論。

    但安荔濃卻選擇回石河村。

    為什麼要回石河村?

    留在京市不更好嗎?

    雖然不知道安荔濃見大領導的時候送了什麼,但上面動作頻頻卻是肯定的。孫老頭听到風聲,說安呈有很重要的研究留下,能讓郭嘉科技實力躍上一個新台階。

    就憑著這個,安荔濃想要留在京市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甚至可以把她的父親接過來。

    安荔濃的選擇,在很多人的意料之外。

    “石河村是我家呀。”

    回家而已,哪里有這麼多為什麼?

    “再說,我還是個小學生呢,需要回去上課、考試,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她缺的課已經夠多了。

    孫老頭笑了起來,“是要好好學習。以後像你老師那樣,當一個能為郭嘉做貢獻的人。你的老師,很了不起。”

    “啊。”孫雅突然大叫大喊起來。

    孫老頭和孫老太立刻哄著,安撫著。但從安荔濃的角度看,知道孫雅是故意的,她不想別人提起安呈,或者說她不想別人把某個女人和安呈的名字聯系在一起,即使安荔濃是安呈的學生也不能。

    如果可以,孫雅更想弄死安荔濃。就像當年,她毫無顧忌的傷害那些出現在安呈身邊的人一樣。

    不管是誰,不管是什麼人,都不能出現在安呈身邊。

    能出現在安呈身邊的只能是她孫雅,其他人統統該死。

    安荔濃看著孫雅賣力表現,興趣缺缺。突然的,聖母心發作竟然有些同情孫老頭和孫老太,有這樣的一個女兒應該也很心累吧?

    送安荔濃離開的趙老太太看到這一幕,撇撇嘴,“小荔枝,我們走......”

    “爸媽,我來接小雅回家。”吳承榮走過來,正在發瘋的孫雅明顯顫抖了下,然後又怒然挺胸,“你來干什麼?我要和你離婚,離婚。”

    吳承榮當沒有听到孫雅的咆哮,脾氣很好的問候孫老頭和孫老太,然後解釋他為什麼現在才過來。

    因為工作太忙,好不容易忙完就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

    至于孫雅要離婚的要求,不止吳承榮就是其他人也當沒有听到,因為孫雅十天有九天半在鬧離婚,甚至的半天則在反悔。

    一次次,一回回。

    大家都習慣了,除了孫老頭和孫老太沒有人會把孫雅的意見、要求、想法當回事。用別人的話說就是,傻子才理會瘋子。

    在別人眼里,孫雅就是瘋子,還是會傷人的瘋子。

    安荔濃不想看別人家的八卦,轉身就走。

    孫雅如刀的眼神如影相隨,直到看不見。

    吳承榮靠在孫雅的耳朵,用只有兩人能听到的聲音說,“你不知道吧。安呈把所有的東西統統留給了安荔濃。”

    雖然上面保密,但吳承榮還是听到一些隱隱約約的風聲。

    “閉嘴。你閉嘴。魔鬼,你就是個魔鬼。我要和你離婚。”孫雅沖著吳承榮拳打腳踢,一拳一腳,打在吳承榮身上,踹在他的雙腿上。

    吳承榮默默承受著,好像不知道痛一樣。

    孫雅像個瘋婆子一樣揪住吳承榮的衣服,“我要和你離婚。”

    “我還要告你殺人。”

    吳承榮笑了,笑容不達眼底。

    孫老頭和孫老太立刻捂住孫雅的嘴,不讓她說出更傷人的話來。說吳承榮殺人,這是不可能的,倒是孫雅......間接害死了人。吳承榮的未婚妻就是其中一個。

    有些事情只能被埋在心底,要是被扯出來,那就永遠沒完沒了。

    牽扯太多,即使是他們也不一定能護住女兒。

    孫老頭和孫老太僅僅捂住孫雅的嘴,不讓她胡說八道。在家里怎麼說都沒有關系,但在外面就一定要嘴巴帶鎖。

    禍從口出。

    每次孫雅不管不顧,孫老頭和孫老太就身心俱疲。

    但能怎麼辦?

    自己寵出來的女兒,所作的孽只能他們受。

    孫家人如何作,安荔濃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過就是惡人自有惡人磨而已。

    安荔濃要準備回家了。雖然寄了很多東西回去,但還是要給安國邦和小伙伴買些小禮物。至于顧敬業,去和一些老朋友告別,希望有生之年還有再見的機會。

    站在石河村口,安荔濃長長呼出一口氣,“終于回到了。”

    真的太不容易了。

    每次出門,安荔濃頭要吐槽一番出行不易。

    每次回來,安荔濃就發誓再也不出門了。但是,但是,很多時候又不得不出門。

    “我以後再也不出門了。”

    感覺身上的骨頭都散架了,只想趕緊回家,躺一躺,重組。

    “是不容易。”顧敬業也是風塵僕僕。

    安荔濃撓撓頭,“想洗頭了。”

    其他都還能勉強接受,就是頭皮發癢真的受不住,讓人想發瘋。如果不是還知道‘文明’兩個字怎麼寫,安荔濃都想要雙手在頭皮上狠狠撓一把。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火車上被傳染了虱子,安荔濃總覺得頭皮發癢。

    想要撓一撓,抓一抓。

    但是,現在天氣悶熱,幾乎沒洗頭的安荔濃也不敢撓頭皮。

    因為,安荔濃無法面對滿是泥跡的指甲,她會忍不住要吐的。

    忍一忍吧。

    快到家了,很快就能洗澡、洗頭了。

    “咦。工程隊的速度還是挺快的。”

    從石河村到勝利公社的路已經修了幾個月,進展不錯。機器在轟隆轟隆,工人在嘿呵嘿呵的努力。

    為了這條路,安國邦和勝利農場還有附近村換勞動力。用肉換,用機械換,或者用安荔濃從京市寄回來的布料換......

    總之,為了勞動力,安國邦的頭發是掉了一茬又一茬。

    安國邦很擔心自己還沒有老,頭發就全部掉光了。特別是最近,附近村的村長听說石河村在京市開了門市部賺錢後,紛紛找上門來要求石河村帶一帶。

    如何帶一帶?

    把其他村做的臘肉臘腸和菜干也放在門市部出售。但各村人做的東西質量殘差不齊,安國邦當然不願意。

    沒想到這些人竟然跑去公社說什麼‘人人平等,共同富裕’。

    現在石河村越來越富裕,有責任有義務帶著其他村的人一起發家致富。否則,石河村天天吃肉,其他村的人卻連基本的吃飽穿暖都做不到,石河村這就是脫離人民群眾。

    安國邦也懶得和那些人扯皮,他也不是沒有背景的人。清河鎮的李兵,還有省城的李秘書,都是安國邦的背景。

    即使勝利公社的陸天明也不能強逼他做不願意做的事情。

    現在,安國邦只想盡快把路修好。小荔枝說,路修好了,就能拉電線,就能通電,然後還能在村委會裝電話機。

    以後打電話就不需要跑到制皂廠或者公社了,會方便很多。

    而且,路修好了,也方便把外面的磚瓦運到村里去,家家戶戶建磚瓦房。最重要的是,村里的東西運出去會更加方便快捷省時省事。

    所以,只要不是刮風下雨,修路就不能停。

    “小荔枝,回來了?”

    正在熱火朝天的忙著修路的村里人看到安荔濃立刻揚起滿是汗水的臉,樂呵呵的打招呼,“小荔枝,我們村的門市部開業了是不是?”

    “是。賣出了不少酒和肉,年底的時候你家應該能分到不少錢。明年年時,應該就能蓋新房子了,小樓房。”

    “哈哈。好啊。沒想到我這輩子還能住上小樓房。”本以為能吃飽穿暖就已經是最幸福生活了,沒想到還能住上小樓房。

    真的太好了。

    “門市部的生意是不是很好?”

    “對。很好。大家都很喜歡我們村的東西。”實在是這個時代的物資太少了,而石河村門市部的優勢就是不需要票。

    這就大大的方便了人們的生活。

    “再努力一年,我們就能集體建房子了。”安荔濃給大家加油打氣,希望大家繼續努力。

    說到建新房子,村里人就有說不完的話題。

    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就熱鬧起來。

    附近村的人听了滿滿的檸檬酸,羨慕啊。可恨自己不是石河村人。

    能不能申請到石河村落戶?這想法很難實現,但是讓女兒嫁到石河村來應該不太難。就是石河村的生活好了,小伙子的娶妻要求也高了。

    “小荔枝,我們是不是要建像城里那樣的小樓房?”

    安荔濃知道,有條件誰都不願意住城里處處不方便的筒子樓。她也不喜歡,也不願意。她想要建有前後菜園子的小別墅。

    “不是。我們請省城的專家來設計,要建就建適合我們村的小樓房。”

    說到要建小樓房,村里人都興奮的各抒己見。

    而安荔濃,只想趕緊回家洗澡洗頭,然後睡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村花的致富路”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