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33章 重歸……



    第137章

    神主走後, 南允和狻猊一前一後,重重地松了口氣。

    流芫沖上來,眼楮里都冒著星星, 她短促地啊了一聲,像是才反應過來一樣, 去搖南柚的肩頭︰“真的是他啊!神主啊!”

    南柚︰“這件事, 先別去。”

    南允嘴角咧了咧,干笑了兩聲︰“誰敢『亂』神主的是非。”

    “不過這樣也挺好。”他雙手枕在腦後,語氣輕松了︰“以後再什事, 我們也算是有個大靠山了。”

    南柚笑了一下,認真︰“不需要他給你們當靠山, 以後我保護你們。”

    “這話得。”南允唇畔的笑意微斂, 看了她一眼,︰“我可當真了。”

    這樣兜兜轉轉一場, 南柚的『性』情確實變了許多。她沒有之前那樣愛笑了, 小小的臉上,始蓄起了君王的威嚴,也收起了從骨子里透的善意,手段變得強硬起來。

    跟他們這人, 話也正正的,再不是從前那個喜歡從背後跳起來拍哥哥們肩膀的小機靈了。

    有時候,人突如其來的成,仿佛就只在最無助的那段時日,熬過來了,心境和『性』情,就不比過去了。

    南柚朝向他們,張了自己的手掌。

    “看。”她清清冷冷一個字, 相熟的親友們還是能從中辯那一兩分鐘炫耀的味。

    她的手掌不大,嫩生生的,樣是拿劍揮鞭,愣是一顆繭子也沒,此刻,有雷霆的圖案順著掌紋一路密密麻麻游走,靈澤十分強大。

    “這是……”流芫吸了一口氣,吶吶︰“領域界中期了?”

    若之前,她能上領域界是因為孚祗血祭將修為全部渡給了她,那這初期和中期之間難以跨越的鴻溝,她又是怎一鼓作氣跨去的?

    這絕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做到的事。

    修煉一途上,有句古話,講的是“聖元看天賦,領域看時間”,意思是晉入聖元境之後,想要再接著往下走,靠的是天賦,等到了領域境之後,修煉的速度會放緩,這個時候,靠的是機緣,是閱歷,是不再拘于事物本身的理解,這,都需要悠久的時間。

    像星主,像龍主,他們走到今日,也不過才領域境大成已,毫無疑問,他們都是一個時代最頂尖的天才。

    可,他們多大?南柚多大?

    南允捂住了臉︰“南柚柚,你讓我這個做哥哥的,臉都跌進塵埃里了。”

    “右右,你的修為,怎會升得這快?”流鈺有擔憂,眉心皺起來,望著她的時候,用上了難得的嚴肅語氣。

    無疑,南柚知他在擔憂什,她睫『毛』顫了顫,思緒仿佛又回到了那個濃深的夜里。

    “——右右,這歪門邪的秘法,沒必要看。”那個時候,她拒人千里之外,誰也不信,誰也不見,唯獨流鈺,可以近身兩句話。他這話時,顧忌著她的狀態,聲音依舊是溫柔的,但眉心已蹙起來了。

    他輕輕抽過南柚手中看了一半的秘籍,交到伺候的女使手中,︰“這樣的東西,以後不準拿到王君眼前來。”

    “我的修為還是太低了。”南柚沒有阻止他的作,她看了看自己縴細的手掌,輕哂︰“若是花界不交人,若是神山偏袒炬鈄,這場戰爭,是打不起來的。”

    她心里比誰都明白,卻也怎都看不,“清漾必須死。”

    她這話的意思,流鈺怎能不明白,如神山真的『插』手干預並偏袒默認清漾的所作所為,那她只能獨身闖進花界。

    領域境初期的修為,還是太低了。

    短時間內,上哪將修為提升一大截?

    這個時候,南柚又記起了那本書,里有個片段,講的是流鈺奪嫡失敗後,流j抽取了他的血脈,直接連跨三階,直『逼』領域境,畢竟是一源的至親,畢竟是大成的王族血脈。

    後,有了這本詳細講述此法的書。

    南柚看的時候,覺得每一個字都是令人作嘔的,但她還是摁著眉心,強迫著自己,一個字,一個字看了下去。

    夜里,她走到院子里,伸手去撫巨木上龜裂的表皮,垂下來的枝條已徹底死透了,有的隨著風落下來,踩上去,是清脆的一聲枯枝響。

    南柚站著,眼眶紅了一圈。

    轉身進屋的時候,她的手指尖涼得似冰,聲音也啞著,她招來狐柒,吩咐︰“去青鸞院,將小公子抱過來。”

    半個時辰之後,胖胖的小團子在前跑,根本都不需要狐柒抱,在南柚屋外探頭探腦,聲音尖尖的,『奶』聲『奶』氣︰“姐姐!”

    南柚從暗處走,她站定在屋內,朝小胖子招手,聲音冷冷的︰“進來。”

    小胖子屁顛屁顛地跑進來,兩條短短的手臂立刻抱住了她的腿,心得兩只眼楮都成了月牙狀,他嚷著要抱。

    鬼使神差的,南柚彎腰,將他抱起來,聲音里的嫌棄意味簡直要溢來︰“抱一次,胖一次。”

    小胖子被別人多了,還挺有自知之明,此刻悶哼哼的不話,他環著南柚的脖子,在月明珠的光亮下去看她的眼,也有不心了︰“姐姐被人欺負了。”他篤定。

    南柚覺得有點好笑,她伸手戳了戳小胖子的鼻尖,故作嚴肅地問︰“胡,誰敢欺負我?”

    小團子見左右沒人,湊到她耳邊,很小聲又認真地︰“我都知的,姐姐被別人欺負了。”

    他握了握小小的拳頭,︰“胥胥日後肯定好好修煉,再有人欺負姐姐,一拳就可以打跑他們。”

    不得不,血緣當真是一種十分奇特的存在,南柚被他逗得笑了一聲,笑過,自己都愣了一下。

    小團子不消停,但在她懷里卻安安靜靜,小小圓圓的臉埋在她的脖頸間,的睫『毛』不安分地了又,嘴里念叨個不停。

    南柚抱了他小半個時辰,直到他把肚子里那點新鮮事都講完了,哼哼唧唧地︰“姐姐,胥胥困了。”

    南柚從善如流地拍了拍他的脊背,將伺候他的女使喚了進來,小團子掙扎了一下,有不好意思地湊到她的臉頰邊,輕輕挨了一下,又咯咯地笑。

    “回母親那睡吧。”南柚轉身,吩咐女使︰“夜里冷,拿條毯子給公子蓋著。”

    她是南柚,由孚祗帶大的南柚,他們一路前,漸漸強大,從來不是為了傷害別人,是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

    從前愛笑善良的南柚是這樣。

    現在冷漠內斂的南柚也這樣。

    南柚收回自己的手掌,怕流鈺多想,她頓了下,解釋︰“我也不知怎回事,這段時間修為增得很快,也沒有負影響。且到了領域境中期之後,還在往上升,若是按照這樣的速度,過不了多久,就能觸到大成的門檻了。”

    “罷了。”流鈺看了看周圍被打擊得體無完膚的幾個,︰“各人有各人的緣法。”

    夜風微涼,雲舟上懸著的月明珠散著柔和的清影,下是東海的領域,大浪拍石的濤聲隔著遠遠的距離傳到耳中,狻猊左思右想,金黃『色』的眼眸睜了又閉,最後蹭的一下爬了起來,敲響了南柚的房門。

    這個點,南柚還在修煉,很快就將它放了進來。

    “怎了?”她坐在窗前,雖還算耐心,但聲音到底不似從前帶著笑意的溫柔。

    狻猊的本體已得像一座小山,但平時,還是維持著小時候的樣子,漂亮的金甲,踏著雲的四蹄,撒起嬌來也沒有什違和感。

    “右右。”它︰“我跟你一件事。”

    南柚難得見它這鄭重其事的樣子,她扯了扯嘴角,伸手撫了撫它的額,︰“這嚴肅啊,頭一次見你半夜不睡覺。”

    狻猊伸爪子,指了指下的海域,問︰“右右知下是誰的領地嗎?”

    南柚听著黑夜中起此彼伏的海浪拍打聲,輕輕頷首,︰“東海,明霏的領地。起來,她這次幫了我,我還未曾去謝。”

    她看著眼前乖乖蹲著的金黃異獸,輕聲︰“謝謝袞袞。”

    她跟明霏的交情,顯然沒到對方會為她手布戰令的程度,他們這里,唯一能跟明霏扯得上點關系的,就是為異獸,並且有祖輩婚約羈絆的狻猊。

    “不是我。”狻猊難得現點不安的樣子來,它在屋里來回走了幾圈,“這件事,流鈺下了封口令,他們都不敢。”

    “我跟明霏互相看不慣,她不會給我這大的子。”

    在它提到流鈺這兩個字的時候,南柚臉上淡淡的笑意就完全褪去了。

    明霏對流鈺的心思,那都是已擺在臉上寫著的。

    “是流鈺拿著明霏給他的玉牌,去找了她,第二日,她才會戰令我們一起『逼』迫花界的。”

    南柚臉『色』徹徹底底白了下來。

    她閉了下眼,繞過狻猊,往門外去。

    “右右。”狻猊拉住她,“你做什去?”

    “我去問問他。”南柚的聲音干得澀︰“我就算再落魄,也不需要他放下自尊和驕傲去以身侍君。”

    他是光風霽月的流鈺,是生在泥淤里,也能花的妖族二公子,不是明霏養的那取樂的玩物。

    狻猊慢慢松了力,它垂著眸,難得有低落的樣子︰“可他不希望你知,不希望你愧疚,他就希望你心心的。”

    “我們都只希望你心心的。”

    “還有狐柒,她是幻狐族的變異血脈,修為不俗。之所以選擇右右,是因為她和右右,曾有過一之緣。”狻猊將這她不知的事給她听︰“那次我們去南邊的靈礦山脈,金烏追相思綢,一拳打碎了山脈,在里采礦的都不是什天才,都是為了生活的可憐人,平常管事不將他們當人,輒打罵,狐柒就是其中一個,她是女孩,但修了靈力,女扮男裝進礦場,為家里謀生計。”

    “當時她被崩塌的山石壓住,以為必死無疑,是你將她救了來。當時,你給每人留下了幾顆止血的丹『藥』,靈力稍高的,還給了增進修為的靈『藥』,事後,更命身邊的女使一家家走訪,死者的安葬錢,傷者的撫恤錢,得都不少,她,就是因為女使留下的那錢,還有那兩顆丹『藥』,才有了能在眾多天驕中脫穎的狐柒。”

    它話音漸漸止住,房間中只剩下浪『潮』和遠處人魚若有若無的『吟』唱聲。

    南柚蹲下身,狻猊就用自己『毛』絨絨的耳朵去蹭她。

    直到她慢慢地像從前一樣抱住它,『摸』它圓乎乎的耳朵,讓它眯著眼楮舒服地打呼嚕。

    狻猊去之後,直到後半夜,南柚的心緒才慢慢的平和下來。

    她轉了轉腰間的留音珠,在那邊透一點點聲音之後,吸了吸鼻子,中氣十足地指責︰“孚祗,都怪你,都是你的錯!”

    在那邊還未聲之前,她再一次給他定下了罪︰“你煩死了!”她生起氣來,總是會上這一句。

    那邊,整裝待的五位神使身子驀的一僵,眼觀眼心觀心,視線打飄,到處『亂』撞,就是不敢撞到執著那顆留音珠的人身上去。

    目清雋的男子頓了頓,旋即好脾氣地聲。

    “嗯。”他食指抵了抵鼻梁骨,聲音很好听︰“我的錯。”

    “擦擦眼淚。”

    南柚提高了聲音︰“我是傻子嗎我還為你哭。”

    嗯,听這聲音,確實是沒哭。

    神主笑了一下,又問︰“到星界了嗎?”

    南柚啪的一下,將留音珠摁在了桌上,不想理會他。

    蒼藍听了這一段,挑著一雙桃花眼笑,“按理不應該啊,遠古和現世,怎總是你成被死死吃住的那個呢。”

    神主嘴角弧度往上提了提,聲音含著點點笑意︰“是我惹到她了。”

    =======

    第二日一早,南柚又成了那個讓大家頭疼的磨人精。

    流芫撫著頭,又從空間戒里取幾件衣裳,鋪在床褥上,問︰“這怎樣?”

    南柚一件一件地挑,一邊挑,一邊還要從各方質疑她的眼光。

    流芫一大早被磨得頭皮麻。

    好不容易選了一件姜黃『色』羽裙,南柚左看看又看看,最後還要探頭,使喚流鈺︰“二哥哥,你給我拿幾顆海珍珠進來,我空間戒里沒有了。”

    海上,碩大的圓輪升起,流鈺一身白衫,溫潤似玉,他笑起來,有無奈地搖了下頭。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