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32章 小甜甜……



    事實證明, 從小被縱長大的姑娘,真要生起氣,計較起來, 根本不是哭一場能夠解決的事。

    特別是因他而起的情緒,那就得他哄個十天八天的, 讓他將那瘠薄的哄女孩的招式用遍, 她才肯大發慈悲,讓他抱一下,蹭一下, 拉拉手重歸于好。

    小孩子一樣的,這麼多年, 從未變過。

    小事尚且如此, 更別提這次,瞞了她這樣久, 惹得她夜里睡覺時都在淌眼淚。

    “我這次來, 不是為了找你。”果不其然,眼前的人,眼淚才擦完,氣話就一溜的出來了, “我是想來拿回我的鐲子。”

    神主撫了撫她縴細得幾乎能『摸』到整齊骨頭的後背,動作稍稍一滯,眉微不可見蹙了起來。

    饒是以他的『性』,此刻也幾乎是克制不住的,生出了些燥『亂』的感覺。哪怕身在局中,選擇了最能護著她的方式,也還是讓她受了苦。

    他見不得她受苦。

    她的手掌白嫩,透著點潤潤的紅, 胭脂一樣的顏『色』,聲音驕傲的,帶著點忿忿難平的意味︰“拿過來。”

    神主抵了抵鼻梁骨,籠罩面目的濃霧漸漸散開,『露』出一張南柚無比熟悉的臉來。

    清雋溫柔的少年臉『色』有些白,去清瘦了些,臉頰好不容易養起的一些肉又沒了蹤影,下巴上長出了一點點青『色』的胡茬,顯得有些疲倦。

    南柚的眼淚又要淌下來了。

    神主從身後將人環住,下顎頓在她的肩骨,他嘆息般地道︰“別哭。”

    “我就哭。”南柚啪的一聲,在他的手背,“我不要跟你好了,哪有你這樣的,我隨便招個王夫,都沒你這樣氣人。”

    男人的身子僵了僵。

    “右右,我傷還未好。”他在她耳邊絮語,溫柔的,又帶著克制的意味︰“你氣到我了。”

    南柚在進殿的時候,就听塵書說了。

    “你轉過去。”她掙開他,似從一樣使喚他。

    神主听話地轉過去。

    南柚紅著眼楮,將他下下,從頭到腳了一遍,手指尖戳一戳他的脊背,腰/腹,而後是胸膛。

    “疼不疼?”她問。

    神主垂了垂眸,在她青蔥一樣的手指點到他胸口的位置時,他唇慢慢地動了動,吐出一聲近乎嘆息般的字眼︰“疼。”

    他頂著神主的身份和孚祗的臉,聲調低下來時,幾乎是自然而然的透『露』出一種委屈之意。

    南柚任命般地拿起之蒼藍放下的『藥』散。

    男人的眼里流淌出潺潺笑意。

    塵書領流鈺等人進殿的時候,南柚才為他完『藥』,披好衣裳。

    她見到那傷,烏青的一片,那些恨恨的叫人難過的氣話和重話便怎麼也說不出口,但總歸也沒給他好臉『色』。

    好似不管他什麼身份,什麼地位,她在他跟,永遠是自由放肆,小脾氣恨不能使到天去,鬧騰得令人頭疼的『性』子。

    而相比于她,頭一次入神宮的流鈺等人顯得十拘謹。

    珠簾半落,神座上的男子眉目清朗,指骨分明,黑發流水一樣蜿蜒下來,並不似他們往日見到的任何君王,沒有咄咄『逼』人的凌厲感,相反,給人感覺很舒服。但抬眸細,對上那雙仿佛時時蘊著笑的眼眸,底又會下意識的敲響警鐘。

    一種難以言說的危險感油然而生。

    流鈺等人規規矩矩行了個禮,不敢多說,不敢多。

    “不必多禮。”神主的聲音出乎意料的好听,他衣袖微動,道︰“都坐。”

    等幾人在長幾邊坐下,神情中都還透著懵。

    孚祗,他們都是認識的,但這個時候,也沒誰敢充當這個出頭者去問什麼。

    以前最愛找孚祗不痛快,次次鬧著要架的狻猊安靜如雞,在男人目光落過來時,脖子忍不住縮了縮。

    南柚等人沒在神宮久留,很快就順著天梯下去了。

    神宮內,蒼藍去而復返,順著他的視線往下一,不由得笑了一下︰“我還是頭一次見她這麼老實,說只能徒步下山就真徒步下山呢。”

    神主不知想到了什麼,眼里也蓄起些微清潤的笑意。

    “再過幾日,陣法最後一角布置好,就可以徹底封印邪祖。”蒼藍松了一口氣,抬眸看他罕見外『露』的溫柔神情,又不由得嘖了一聲︰“放心,只要將邪祖鎮壓進弒靈陣,她的一半真身就能解脫,記憶也會恢復。”

    神主指尖動了動,那小小的一點下了通天梯,轉入結界外,突然道︰“我出去一趟。”

    蒼藍用扇骨敲了下自己作痛的額,提醒︰“就幾日時間了,你身上還有傷呢。”

    “無礙。”他的聲音溫和,“我怕她會哭。”

    ====

    從神山回星界,他們沒有再像來時一樣撕裂虛空穿行,而是換上了雲舟,不緊不慢地往極北的方向趕。

    雲和霧裹挾,迎面穿過,臉頰仿佛蒙一層濕潤的雨氣,一日之間,日出日落,雲層可以變換出千百種不的姿勢與『色』彩。

    從星族到樹族,再到神山,他們都在趕路,風塵僕僕,耗時又耗力,現在一切謎團解開,想找的人有了下落,幾乎是在身子沾著床的那一刻,紛紛倒頭大睡。

    南柚也困,她眼楮一閉,腦子放空,什麼也不想,但還未入眠,就听到了腳步聲,從門口到她的塌。

    白而明的手指骨節繞她的發梢,好聞的草木香催人欲睡,南柚有些涼的手指搭在他的手背,眼楮都未睜開。

    “就知道你要來。”她困得不行了,聲音里卻還帶著些微得意的味道。男人低笑了一下,他嗯的一聲,嫻熟地撫了撫她的後背,道︰“姑娘說對了。”

    她縮在錦被中,小小的一團,手指尖軟乎乎的,每次看他一眼,就閉上眼,在快睡著的時候,又偷偷地睜開一只眼去他。

    神主失笑,俯身替她掖了掖被角,又道︰“我在呢。”

    南柚冰涼涼的手指尖整整齊齊搭在他的掌里,她眼楮黑白分明,小聲地問︰“你現在,是孚祗嗎?”

    她聲音里繃著點點試探的意味。

    “是。”男人喉結下動了動,又道︰“一直都是。”

    “你現在是神主,沒人可以欺負你了,是不是?”她又問。

    “是。”

    “那我睡了。”她這回真將眼楮閉上,半晌,她手指在他掌里動了動,臨睡前,還不忘刻意強調一聲︰“我還沒原諒你。”

    神主起身,榻,才蓋被子,小小的一團就十自覺地湊過來,長長的發散在他的手臂和胸膛,兩條玉白的胳膊搭上來,虛虛地搭在他的腰身。

    男人睜眼,頭頂素白的輕紗帳子,想,月落輪回了南柚,除卻身份和樣貌,其他的,好似都沒變過,比如這口是心非的『性』子,再比如這一本正經說氣話的樣子。

    這回南柚是真的睡了,閉眼前,她還嘴硬地嚷嚷︰“這不算和好。”

    神主垂眸,親了親她紅彤彤的耳朵,眉目溫柔。

    ===

    南柚『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窗邊已經透著亮『色』,但令人安的氣息還在雲舟。

    其他人也已經起了,狻猊和南允倚靠在欄桿,與雲舟擦身而過的雲層,難得的安靜。

    不遠處,男子輕裘緩帶,溫柔雋意,面上的那層濃霧褪去,『露』出的是一張他們都熟悉的臉。

    狻猊拉南允擋視線,片刻後,有些憋不住地對南允道︰“他為什麼總是看我,他不會想跟我架吧?”

    南允慢吞吞地回︰“我也在想,但我應該沒什麼得罪過他的地方。”

    流鈺和流芫稍微好些,但面對神主的身份,說不拘謹,也是假話。

    因而南柚一出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亮了起來。

    “現在到哪了?”南柚瞥了一眼雲舟下方,是一望無際的粼粼海面。

    流鈺的眼神微微頓了一下,而後回︰“到東海的領域了。”

    南柚輕輕點了下頭,目光挪到神主身時,竟生出了一種恍惚之感,仿佛他們沒有經歷過那張撕裂肺的別離,也沒有身份天差地別的轉換。

    他們一直是他們。

    她踱步上,雙手交疊在欄桿,下巴再輕輕地磕去,風吹過來,她的聲線溫柔︰“你還不走?”

    遠處,流芫和南允都被嗆得咳了一聲。

    他也不生氣,反問的話說得跟情話似的,“趕我走?”

    南柚別過頭,慢吞吞地道︰“不是你說的嘛,快要跟邪族開戰了。”

    神主笑應了一聲,了眼天『色』,道︰“等會就走。”

    他長指微動,攏了攏她的長發,聲音比長風溫柔︰“這次不會很久,邪祖被困著,實力大打折扣,我們很快就回來了。”

    “這幾日,若是在星界受氣了,就去神山住,神官都安排好了,別委屈自己。”

    南柚脊背挺直了,道︰“我現在是星主,誰敢給我氣受?”

    “嗯,是我不好。”他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眼里布山河,也蘊著星河,他抬手,『揉』了『揉』她的發,像是在笑自己︰“怎麼總擔你受欺負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