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31章 生氣……



    小小的閣樓里, 淡淡的草木香和手邊熱茶的濃醇交織融合,令人身心舒暢,疲憊之感頓消。

    死一樣的沉默聲漫, 半晌,南允伸手, 抬起南柚的手掌, 將那兩個字蓋住,又慢慢地再挪開,有些不自然地笑︰“我應該是翻了太久的圖, 有些眼花了。”

    等南柚的手掌挪開,那兩個清晰得像是新描上去的字眼便再一次在眾人眼前顯『露』。

    流芫突然喃喃地道︰“若是這樣的話, 那日殿內, 神主被清漾污蔑,為何不當眾表『露』身份?”

    “而且神主為何, 會在右右身邊當從侍。”

    從來沒人敢將神主與從侍這樣的字眼聯系起來, 光是想想,都覺得是一種褻瀆。

    流鈺撫著額,定了半晌,突然道︰“當日在神山, 右右沒入考核,沒破陣法,神主卻下令,讓右右拜入塵書主峰之下。”

    “還有前幾日,處置清漾這樣的小事,原本該是神山其他大人來處理,清漾固然有錯,但右右在外敵入侵的時候發戰令, 我原本算著,該是花界和星界,各打一板。”

    “我當時也是這麼想的。”流芫接道︰“可這件事,居然直接由神主『插』手了。”

    “我看古籍,也听祖父說,神主他……他老人家多少萬年沒管過六界事了,六界的事,不論大小,在他眼里,都只是小打小鬧。”

    流鈺望著南柚的眼,突然道︰“右右,千年的時間,神主為你下了兩道詔令。”

    這句話,直接勾起了南柚的回憶。

    她想起來,南夢來看她的那夜,也意味深長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這是神主為你下的第二道詔令了吧。”

    如今,這兩句話重合在一起,在她腦子里不停地轉,她漸漸的生出一種不真實的眩暈之感。

    怎麼會呢。

    孚祗被她撿回來的時候,為數不多的葉片都泛了黃,是個奄奄一息的小可憐,她伸手去踫它的枝葉,它還會用細細長長的葉片裹住她的小指,小心翼翼的,溫柔得不得了,讓她一下就動了惻隱之心。

    等他慢慢的恢復,現出少年的面貌,南柚還被星主和龍主夸眼光好,說他這是用大神通,再活出了一世。

    她有預想到他有第二種身份,但沒想到,這個身份會是她根本觸不到的層次。

    來之前,誰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幕,因而,此時氣氛有些凝重。

    “孚祗是神主的次身,次身早晚是要回歸主身的,所以孚祗的夭亡,是無法避免的一件事。”南允拍了拍南柚的肩頭,問︰“現在怎麼辦?”

    南柚腦子里『亂』哄哄的,她撫了撫手腕上的那個銀鐲,手指轉動著腰上系著的那顆留音珠,靈光微閃。

    半晌之後,留音珠的另一邊,傳來一道清冷的女聲。

    “右右?”南夢在听到南柚嗯的一聲回答之後,直接問︰“發生什麼事了?”

    “夢夢,孚祗是不是神主的次身?”南柚問完,下意識屏住了呼吸,捏著留影珠的手指有些發白,是難得的緊張忐忑模樣。

    南夢沉默了好半晌。

    “我不能說。”寂靜後,她一字一句,落入南柚的耳中。

    不是直截了當的否認,不是听到她將身份相差巨大的兩者聯系起來的疑問,甚至不是一句“我不知道”。

    這句“我不能說”在南柚眼中,跟“孚祗就是神主”沒有差別。

    她閉了下眼楮,指尖摁著脹痛的太陽『穴』,听著那邊切斷了聯系,好一會都沒有再出聲。

    南夢一神出鬼沒,跟流芫等人面都沒見幾次,但南允知道她是個什麼『性』子,當即就嘶的一聲,抽了口涼,道︰“還真是啊。”

    “那這,現在怎麼辦?”荼鼠看了看南允,再看看南柚,問。

    “我想去神山看看。”南柚道。

    “可右右,到了神山幾位大人那樣的層次,他們分離次身,就跟仙界之人下凡渡劫似的,歸來後,主身說不定早就將次身的記憶抹除了,便是沒抹除,也有可能不會認了。”南允難得正經,道。

    南柚點頭,道︰“我都知道。”

    但是她想,融合也好,被抹去記憶也好,只要知道是他,他還活著,就行。

    一人離樹族,又馬不停蹄趕往神山。

    三日後,神山的輪廓浮現在眼前,南柚等人踏出一步,形的漣漪結界像是水一樣傾瀉,形成阻力,閃爍著靈光,似警告,又似勸阻。

    南柚取出塵書給的令牌,將它摁在結界上,很快,那堵橫在空中的水牆便分出了一條通天的小道,一路往上,直達山巔。

    南允一到這個地方,就渾身不自在,曾經精神上的折磨和身體上的疼痛後勁綿長,深深刻在了骨子里。

    南柚去的是塵書主峰,神主喜靜,住在傳說中的神宮之中,若是貿然找尋,肯定不。

    她曾听塵書說起過,這神山的一草一木一清泉,都是神主的眼楮,在神山之中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沒有一樁可以逃他的感知。

    踩過九百九十九層階梯,一道飛瀑從萬丈巨仞中騰空而下,塵書主峰就在瀑布之後。

    神山平素少有人進出,因此山門大著,也並沒有看門的守衛,一直到塵書居住的山腳院子口,他們才看到了兩個煮茶侍奉的侍從。

    其中一個看到南柚,有些驚喜地迎上來,道︰“右右姑娘今日怎麼來了,是來看塵書大人的嗎?”

    南柚頷首,清聲道︰“修煉上有不懂的地方,來找師尊解『惑』。”

    另一個將燒開的靈茶渡好,走過來,朝他們施了一禮,道︰“姑娘來得不巧,大人半個時辰前才出去。”他見荼鼠和狻猊『露』出顯而易見的失望神情,了一下,又道︰“大人出門前,曾讓我們炒些小菜,一壺藏在地下的酒,應當會在天黑之前回來。”

    “幾位進來坐吧。”

    在這里,南柚恍若半個主人。那千年里,這個院子,她和穆祀沒少來,每次修煉累狠了,塵書都會給他們喘息的時間,或是一頓充斥著煙火氣的熱飯菜,或是一壇滋味濃醇的酒。

    兩位侍從給他們倒上了香騰騰的熱茶。

    沒等上多久,約莫半個時辰後,兩名神官至院外的木柵欄前,目光落在南柚的身上,道︰“南柚姑娘,神主召見。”

    南柚睫『毛』猛的顫了下,心像是被一只大掌捏緊了。

    走在那條泛著遠古神澤的幽曲小徑上,南柚不由得想,接下來,該是個怎樣的情形。那個人是不是高居神座,等著自己磕頭叩拜,然後再輕飄飄來一句,前塵往事,請星主不再記掛。

    她一想,鼻尖就忍不住一酸。

    虧她還像傻子一樣,傷心得命,滿世界打听,合著對他而言,就只是從神座上下來感受了一下世間百味,渡了個小小的劫。

    這算什麼呢。

    恢弘的神宮沐浴在細雨中,煙霏『露』結,琉璃玉環懸在檐下,風吹得動『蕩』,叮鈴響。

    處處肅穆,莊重。

    兩名神官在高高的門檻前止步,不高不低地稟報︰“神主冕下,星主到了。”

    南柚的心在這一刻高高地提起,她抬起腳,踏過門檻,呼吸都頓了一瞬。

    殿內人不少,拿著玉笛的十神使,高大魁梧的四神使,還有板著臉都顯得和藹可親的塵書,看不太清珠簾之後的情形,但隱約可見兩名男子的身形。

    南柚垂著眸,盯著自己的腳尖,才躬身,便听到一道十分好听的男子聲音,如春風拂岸,從珠簾後傳出︰“不必禮。”

    她頓了一下,看大神使,道︰“師尊。”

    迎著四面八方意味深長的目光,大神使哽了一下,他咳了聲,狀似不經意地道︰“其余幾位神使還在衡州。前段時日,神主次身隕落,波及真身,傷勢不輕,在古城守了幾日,後面暫時鎮壓邪祖,更是傷上加傷,昨日夜里才回來。”

    “現下,聖子在里面為神主上『藥』,療傷。”

    塵書這話中的意思,就差沒明白著告訴南柚“他不是不找你,他是傷得太重了,你等下說話也別太扎心,真受不住”。

    在里面伺候的神官緩步上前,輕輕掀起半面珠簾,里面的情形,便清楚地落到了南柚的眼底。

    站著的那名男子顯得有些妖異,一雙桃花眼,起來時格外勾人,渾身靈力內斂,探不出深淺。

    而坐著的那個,面容被濃重的霧氣遮了大半,只『露』出一雙清水般溫和的眼眸。

    跟孚祗很像,但又不完全像。

    少了些少年氣,多了些久居高位的清冷。

    原本還一肚子委屈,一肚子悶的南柚倏地冷靜下來,饒是他已經說不用行禮,也還是低著眸,朝里間的兩人福了福身,聲音清清冷冷的︰“請神主安,請聖子安。”

    氛有一瞬的凝滯。

    “都下去。”神主起身,輕裘緩帶,聲線溫潤。

    眾人收斂神情,垂眸應是。

    南柚跟在塵書身後往外走,腳下才踏出兩步,手腕就被一只溫熱的手掌扼住。

    殿內只剩兩人,南柚甚至能听到兩人清淺的呼吸聲。

    他垂眸,看她憋得有些紅的鼻頭,冰涼的指尖掃過她的眼尾,問︰“生了?”

    南柚動了動自己的手腕,很小聲地咬牙︰“放開。”

    她這樣一動,神主手腕上戴著的銀『色』鐲子便『露』出了隱約的輪廓。

    南柚心里的那股火,又噌的一下,炸開了花。

    “還給我。”她伸手去解上面的暗扣,食指冰涼涼的『亂』蹭,下一刻,幾根縴細得像青蔥一樣的手指便落入他的手掌中,男子清潤依舊,眉心蹙起時,又是在孚祗身上看不到的壓迫之感,“不是贈我的生辰禮?姑娘說收回,便收回?”

    他一句姑娘,硬生生將南柚的眼淚『逼』了出來。

    神主哄她倒是嫻熟。

    “是我不好。”他的聲音很好听,清醇若酒,在她耳邊低聲道︰“我之次身不能在人前顯『露』身份,當日那樣的局面,于我而言,也是必死之局。”

    南柚別過臉,用力去推他的胸膛,眼圈紅紅的,凶得像只要咬人的小獸,“是,只要我不發現,不主動來神山找你,你永遠沒時間告訴我真相。”她哽住了。

    她多難過啊這段時間,關上門眼圈就是腫的,敞門就是朝花界施壓,為他報仇。

    神主看著她紅彤彤的鼻尖,重重地擁住了她。

    他閉上眼,好看的眉眼間難得現出些疲憊之『色』來。

    南柚噎了一下,近乎氣急敗壞︰“你放開。”

    “別生。”

    神主垂眸,將下巴輕輕地嗑在她的發頂,她說一聲讓他放開,他就用這句別生了做回答。

    兩三次之後,南柚一口重重地咬在他的肩頭,咬完之後,將眼淚全部蹭在他的衣裳上,還哽著聲音指責︰“我丟死人了,被你撇下之後還巴巴的湊上來,從樹族再到神山,你煩不煩。”她尚覺得不解氣,又兀自加了一句︰“你煩死了。”

    神主親了親她嫩生生的耳垂,對她的指責全盤收下,唯獨辯解了一句︰“沒有撇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