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30章 原來……



    夜, 王宮燈火通,流芫提一盞素白的靈燈跨進昭芙院的門,看到圍成半個院落的木籬笆上悄無聲息地爬上幾根嫩綠的藤蔓, 有些驚訝地用指尖纏了纏最頂端才長出的嫩須,看圍小石桌坐的幾人, ︰“一眨, 春日就到了,這些小家伙都開始冒頭了。”

    南允皮一掀,興致缺缺地抬眸, 道︰“星界有春日麼?日日下雪的春日?”

    再待下去,他都快成火龍變成冰龍了。

    南柚睫『毛』顫了顫, 指甲微微用力, 在細嫩的掌心中彎出兩輪小小的月牙。

    下一個春日,綠柳綻芽之時, 再將他撿回來。

    這是她答應他的。

    南柚的目光落在地圖上被南允用墨筆重重勾出的一片地域, 半晌,問︰“你與樹族族長約定在什麼時日見面?”

    “還未定好,那樹族族長神秘兮兮的,說的話我不是很能听懂

    南允將那塊綠『色』的令牌摁在桌面上, 稍正經了些,道︰“樹族素來神秘,並不常與外界聯系,且有規定,每月十五之後,內族不見外客。”

    他頓了一下,扭頭,拍了拍流鈺的肩, 問︰“今日幾號了?”

    “十一。”流鈺好看的眉皺了皺,看向南柚,神情有些擔憂︰“星族在最北,樹族祖地在最西,我們就算撕裂虛空前往,至少需三日,很可能趕不上。且在星族內政不穩,你才上位,一旦離開,下面那些不服氣的老臣必定鬧出不小的動靜來。”

    “讓他們鬧。”南柚冷聲道︰“狐柒和長奎拿我的令牌,不論是誰鬧事,不論官階身份,直接抓進私獄。”她接道︰“讓烏魚和汕恆協助你們。”

    自孚祗離開,她的『性』情在一夜之間發生了翻覆地的變化,前處處忍讓,曲曲迂回,就算是窮凶極惡的罪犯,願意再給一次機,在則鋒芒畢『露』,行事作風,無疑是真正的君王模樣。

    順者生,逆者亡。

    沒人敢讓她再忍,再委屈,再考慮局。

    流鈺了一下,眉目十分溫柔,詢問她的意見︰“日便出發?”

    南柚點了下頭,是夜里,她褪去了白日女君的華服,只穿了件素白的絨裙,外面披件遮風的鶴氅,長長的發披在肩頭,蜿蜒到腰際,即使臉上依舊沒有意,但比之白日面對外人時的冷凝,無疑柔軟了許多。

    流鈺和南允等人有片刻的沉默,若是此行,得不到任何消息,他們無法想象,對于她,是一個怎樣的打擊。

    流芫將手中那盞靈燈提起來,放到桌面上,恰到好處的打破了安靜︰“看看,我做的燈。”

    荼鼠蹲在狻猊的背上,鼻尖動了動,很快就聞到了一絲熟悉的味道,它跳上桌,探頭看了燃的燈芯,哇的叫了一聲,道︰“是清漾?”

    流芫拍了拍手掌,在桌邊的小石凳上坐下,道︰“早說過她遲早要落入我手里的。”

    都說人死燈滅,往事隨風散,南柚看前這盞燈,心中積郁的那些恨意,漸漸的消了下去。

    她閉了下,心想,就這樣吧。

    只要孚祗能回來。

    一切都到此止。

    =========

    第二日一早,南柚將諸事吩咐下去,才放亮,便和流鈺、南允,狻猊以及荼鼠等人橫跨數域,一路向西。

    三日後,十五號傍晚,幾人出在山巔處,絕壁間。

    日暮西山,邊還殘留未徹底消散的紅,橘『色』的一片,在太陽落下的方向,像一張濃墨渲染的畫。

    “奇怪,地圖上顯示樹族的結界入口確實是這個位置。”南允捎了捎頭,拿手里那張被墨筆標注了的地圖,再看四周的地勢,反復回憶對比,“我上次來見樹族的族長,是在這個地方。”

    高山絕壁,蔥蔥蘢蘢,一望去,除卻白『色』的飛瀑,就只有綠『色』。高聳入雲的古樹,像一柄柄利刃,帶迫人的氣勢,將枝葉送入雲層深處,而樹身,則多數纏繞細細密密的藤蔓,掛在樹枝上,又長長地垂下來,去年的灰『色』枯枝還掛,今年的葉就已經爬了上去。

    “這里的靈力比別的地方濃郁。”南柚手掌往半空中一抓,一顆小小的靈力水珠便安安靜靜地躺在她的掌心中。

    南柚看了『色』,朝南允伸手,道︰“令牌給我。”

    南允將手中的令牌丟給她,而後見她素手輕揚,那葉片狀的令牌便箭矢般閃靈光『射』向半空中,而後,在眾人的目光中化作一枚鮮嫩欲滴的綠葉,飄飄『蕩』『蕩』的融入了他們看不見的結界中。

    下一刻,一道像是遠古時期留下的古老石門出身形,嘎吱一聲,慢慢里敞開了一條過道。

    家看向南允,後者漫不經心地攤了攤手,道︰“我上次來,他們族長都沒請我進族內坐,就在…”他指了指不遠處的那塊石碑︰“就在那說了幾句,挺嚴肅一老頭,比我家那老頭還要古板。”

    “進去吧。”南柚先一步踏進去。

    等狻猊和荼鼠都跨進來,那扇巨門便緩緩合攏,外面的空和景象都像是幻象一樣,沉入了甸甸的墨黑中。

    結界內,別有洞。

    南柚和流鈺等人站在雲層中,看下面跌跌撞撞才學走路的小樹苗,又看看遠處,近前,蒼的巨樹以及百米長,巨蟒一樣粗的藤蔓扭在一起打架,攪起烏雲和雷雨,被劈了一頓之後才老實地分開,都沉默沒有說話。

    靈力漣漪身後『蕩』開,南柚回眸,看到邊趕來的四五老者,他們都長得不高,比南柚矮一個腦袋,南允在身後低聲道︰“最前面那個就是他們的族長,叫宋柏。”

    一個瞬息的時間,幾人已到了跟前。

    宋柏和南柚互相抱拳,行了個君王禮。後者眯眯的,看挺和藹,倒沒有南允所說那麼古板和難以溝通。

    就連說話,是輕聲細語的︰“前些日,南允公子曾與我見過面,跟我們說過具體的情形。”

    “我族雖不與外界過多接觸,但講得清是非,辨得出黑白,對孚祗……公子的夭亡,深感痛心。”饒是知道神的次身只是個侍的身份,宋柏在膽子直呼其之後,還是覺得後背直冒汗,說什麼加了個公子的稱呼上去。

    南柚垂了下睫『毛』,扯了扯嘴角,了下,道︰“不知能否借看族內的遠古冊。”說罷,她怕宋柏覺得冒昧和唐突,補充道︰“族長若有所需,或是能有用得星界的地方,盡管直說。”

    她青蔥一樣的手指上取下一枚事先準備好的空間戒,放在宋柏的手上,道︰“這是我們的意思,請族長收下。”

    宋柏的額前,突然滑過一滴汗。

    他此生,居然能有月落聖女手中拿到東西的時候。

    這簡直太魔幻了。

    一時之間,退不是,接不是,捧個燙手的山芋一樣,他嘴角動了兩下,容幾乎掛不住,“星無需此客氣。”

    “孚祗公子是我族中人,借看冊,倒不算是違反先祖訂下的規定。”宋柏朝南柚引了條路,邊走邊道︰“我樹族素來不見外客,族人都不通外界禮數,若有沖撞和冒犯,還請幾位貴客不要在意。”

    事到今,饒是最遲鈍的狻猊和荼鼠,察覺出點不對勁了,荼鼠在狻猊耳邊,小聲嘀咕︰“南允不是說樹族族長不近人情,板一張臉誰不待見嗎?我怎麼覺得他是太熱情了,右右都有點不自在了。”

    南允皮跳了一下,他食指抵在鼻梁骨上,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可能,他只是不待見我。”

    荼鼠死了。

    而與此同時,他們拐進一條小岔路口,青石台階,層層往上,周圍都是生長了無數年的老樹,根須破開泥層,虯龍一樣集結。

    宋柏身邊的三位長老頻頻朝他投去暗示『性』的神。

    看再過一條小道,就將到族內的藏書閣,宋柏頭皮一麻,咳了一聲,搓了搓手掌,道︰“不瞞星,樹族最近,確實遇到了些小麻煩,或許需要星的幫忙。”

    他話一說出口,南柚倒是松了一口氣。

    她了一下,道︰“族長有什麼難處盡管直言,凡是我能做到的事,必不推辭。”

    “星年少,我樹族的內情,知道的怕是不多。”宋柏嘆了口氣,道︰“在遠古之前的洪荒年代,我樹族曾是六界數一數二的種族,族人們上進,能人輩出,更有兩絕世驕橫空出世,他們二人賦十分可怕,修以常年難以想象的速度增進。他們還未成年,便有了比肩族君王的實力,樹族一時風頭無二。”

    “令人惋惜的是,其中一位好勝心太強,一味追求突破,徹底喪失心智,走火入魔已不能形容他時的癲狂。”宋柏接道︰“一次,他再次在比試中重傷族內子弟,時的族長看不下去,勒令將他幽禁反省,好好調整心態。誰曾料到他居然選擇叛逃,反出六界,並在萬年之後,掀起一場所未有的慘烈戰爭。”

    “尸山血海,遍地白骨,六界損失慘重,在這樣的怒火和怨氣之下,各族組成的聯盟將樹族圍住,所有的過錯推到樹族身上,欲滅族而後快。”

    “這個時候,一直都在閉關的另一驕出世,他將自的體扎根在聖湖之中,根須將被擊得四分五裂的六界陸重拼湊起來,枝干撐起了穹,無數的葉片成各族生靈的盔甲。他召集諸界驕,培養護衛蒼生的力量,最終,守住了六界。”

    “戰後,他的存在,諸族對樹族網開一面,但百余位君王共同立下諭旨,百世之內,樹族須安居一隅,不可世。”

    宋柏了一下,對南柚道︰“那時候我還未曾出世,祖祖輩輩傳下來的故事,不知真假,時間太久遠了,古籍上都沒有記載。”

    他揮了揮衣袖,示意南柚看向結界的東南西北面︰“故事或真或假,但這限制族人進出的結界,卻是真的。”

    南柚抬眸望去,發四面都橫一堵水紋狀的牆,牆面上貼無數的君王印,哪怕歷經百世,依舊有通徹地的威能。

    “遠古那一戰,死傷的人太多了,所有領域境之上的存在,基上都隕落了,到在沒完全恢復元氣,不怪百族此氣憤。”宋柏苦了一聲︰“但這事,我們樹族其實冤得很。”

    南柚腳下的步子頓了頓,她望宋柏,道︰“上百位君王印,里面還都蘊含了自身的一道攻擊奧義,我若是強行攻擊,自都被鎮壓。”

    宋柏擺了擺手,道︰“不是要星強行出手,只是千年之後,便是百世之約,百族對樹族是否繼續閉族進行商議,屆時,星幫忙說說好話即可。”

    南柚沒想到是這個一個事,她頓了頓,應了下來。

    宋柏頓時激動地搓了搓手掌,又朝南柚指了指山頂的那座小屋,道︰“那是我樹族的藏書閣,星到了里面,自有長老引觀看冊,但此冊關乎我樹族秘辛,希望諸位有所收獲之後,出去能夠守口瓶。”

    南柚點了點頭,看山頂的那座小樓閣,心一點點的活絡起來。

    幾人進去之後,果然有長老引他們上二樓的小隔間,並且吩咐人上了上好的熱茶和點心。

    “這便是我樹族洪荒時期留下的冊,左邊簡單的介紹人物身份和經歷,右邊是技藝高超的畫師描出的體樣貌。”那長老道︰“描繪時還使用了小型靈陣,能使圖樣百世不腐,清晰依舊。”

    冊很厚,分三,南柚一字一句看得仔細,半下來,前仿佛都是各式各樣的樹,草以及藤蔓。

    直到翻到最靠前的一,上面的身份一個比一個顯赫,冊慢慢變薄,她的心則一點點沉了下去。

    半晌,她縴細的手指頓在其中的兩張描畫上。

    漫垂下的柳枝,開綠『色』的碗口的花。

    流芫等人翻完了自的,湊過來看到這兩張,頓時愣了一下,脫口而出︰“這好像孚祗的體啊。”

    狻猊一听,撥開眾人,碩的腦袋湊上去,才看了一,就篤定道︰“就是孚祗!絕對是他,我時看他體第一,就想怎麼世上還能有開花的柳樹,絕對不有錯的。”

    “快看看,他是什麼身份?”南允覺得八/九不離十,催促道。

    南柚難得有些楞,她珠子動了動,慢慢地挪開了手掌,再一次看到了那兩個黑『色』的令人震顫的字。

    ——神。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