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27章 下線……



    神主的詔令下來之後的第二日, 清漾就被壓到了星界。

    被神官從神山押著出來的那一刻,她是真的怕了,她想活著, 活著比什麼都強,什麼榮華富貴, 什麼權勢地位, 在死亡的陰影下,根本不值一提。

    她想過無數種方法逃跑,可關押她的囚籠, 是九神使親自出手加固的,外外, 每根仙鐵上都被附著了小的禁錮術。

    她掙扎, 嘶吼,求饒, 通通沒用, 最後,聲嘶力竭,如軟泥一樣癱在囚籠里,看著押送她的神官施展大神通, 以極快的速度跨越界壁,趕往星界。

    她甚至想,與其落到南柚手中,不如自我了斷算了,可舉起的手掌落到頭頂上時,她又止不住閉著眼,遲疑了。

    雖然南柚現在成為了星主,但那是南D讓出來的位置, 那樣龐大的王朝,權勢怎麼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間全部轉移到南柚的手上?

    南D無論如何,能看在她爹的份上,繞她一條命。

    哪怕廢掉修為,抽出全部血脈呢?

    只要命還在,她換一條路,走魔修,丹修,哪怕醫修,都行。

    她就這麼抱著萬分之一的希冀,被關在那輛代表著恥辱的囚車上,一路經過天界,經過四海之畔,抵達星界王宮。

    跟著來的兩名神官一直在神宮里伺候,跟著神主從遠古至今,來之前,也知道了南柚的身份。

    因此,格外的客氣。

    南柚請他們在正廳坐下飲茶,側首,斂目,對流鈺小聲耳語︰“將清漾關押在私獄,上枯魂鎖,點破綻燈,她手中有橫鍍留下來的底牌,讓狻猊和狐柒親自盯著,一刻都不能放松。”

    流鈺在星界多年,跟清漾打的交道也不是一次兩次,自然知道此人有怎樣的城府。

    他頷首,輕聲道︰“狻猊和荼鼠已經去了,你放心,不會出岔。”

    兩名神官已經很多年沒有在六界走了,按理說,應該放下人就回去復命的,但月落聖女要留他們喝茶。

    他們『摸』了『摸』鼻梁,都顯得有拘謹。

    從來都是他們替這位主收拾爛攤,沒有過這樣的待遇呢。

    每喝一口,心都顫一下。

    終于,兩盞茶見底,兩名神官如釋重負起身,朝南柚躬了躬身,道︰“人已帶到,我等當回神山復命。”

    南柚親自送他們出的院子。

    等出了王宮,其中一名神官擦了擦額上一層的汗,對另一個道︰“嚇死我了。”

    另一個沉穩些,但也嘆了一聲︰“若不是知道聖女現下未甦醒,我險些以為那茶里添了毒。”

    遠古時期,月落聖女愣是以一己之力,將冷清了不知多少年的神宮攪得雞飛狗跳,神主眼楮一閉,隨便她鬧,但有的時候真惱了,一旨意,都是由他們兩個去傳達的。

    很長一段時間,日子過得如履薄冰,戰戰兢兢。

    導致無數年過去,再看到她,這腿骨是沒由來的一陣軟。

    神官出王宮之後,南柚解了身上的鶴氅,大步跨出正廳的門檻,往私獄的方向去了。

    私獄是孚祗一手建立起來的,是主刑罰之地,除此之外,也含括了其他不少領域,只為南柚一人做事。

    孚祗走後,私獄的調令便暫時到了流鈺的手中。

    私獄建在底下,佔地極大,由數個宏偉的地宮和數十個大型靈力陣構建而成。地面上天氣不好,夜才下過雨,地下就更不必說,陰寒的風像是磨骨的刀,刀刀往人肌膚上割,南柚和流鈺並肩,朝著私獄最面走去。

    約莫走了一刻鐘,沿路的人低著頭,朝兩人無聲斂眉躬身,一直到長長的曲道盡頭,兩人的腳步停了下來。

    除了狻猊和荼鼠,流芫也在里面。

    清漾縮在角落里,也不說話,目光空洞無神,像個提線傀儡,縴細的手腕被厚重的枷鎖捆著,長而粗的鐵鏈上施著秘法,她嘴唇烏白,上面破了皮,流出了血,又結成了痂,比那日在殿上污蔑孚祗的模樣還慘些。

    流芫在妖界就是掌牢獄刑罰的,牆頭掛著的各類刑具,每一樣,她都能玩出不同的花樣來。

    這是她頭一次進私獄沒有見血,就只是搬了個椅,坐在清漾旁邊,有一搭沒一搭的,將她的情緒撥得上下起伏,心力憔悴。

    私獄安靜,腳步聲隔著很遠就傳過來了,狻猊和荼鼠的眼楮同時亮了起來,南柚目光掃過來的時候,荼鼠驕傲地挺了挺胸膛,道︰“右右,我們一步也沒有離開,將她手上的空間戒都摘下來了,布置了很多陣法,現在她『插』翅難逃。”

    荼鼠心『性』單純,從小跟在南柚身邊就是被寵愛的那個,孚祗走了,它傷心,但更心疼的,是南柚。

    那日夜,它听狻猊隨口說的那句,只要清漾死了,南柚就又會笑,又會開心起來的話,記到了心。

    南柚穿著一身冷『色』小襖,下面是同『色』的紗褶裙,眉目凝著冷意,看著就是一股拒人于千之外的冷淡。

    她嗯的一聲,瞥過荼鼠耷拉下來的耳朵,頓了一下,又道︰“辛苦了。”

    荼鼠吱的一聲,有害羞似的鑽進狻猊蓬松的鬃『毛』,用爪子捂住了眼楮。

    狻猊低嗤了一聲,沒忍住,也撇過頭笑了一下。

    “誒,別裝死了。”流芫伸出腳尖,踢了踢縮在牆邊像死/尸一樣的清漾,“才進來的時候不是挺有精神,一個勁嚷著要見右右嗎?”

    “再不開口說話,可就徹底沒機會了。”她陰惻惻地威脅。

    清漾終于像是清醒了過來一樣,她抬起頭,對上南柚好看的眼,想從面尋找一熟悉的,或者說是想象中的情緒。

    快意,憎惡,甚至得意,或者是她這個人眼里常有的掙扎。

    但都沒有。

    她的心突的頓了一下,像是被一只大掌扼住喉嚨一樣,窒息感將她整個人籠罩。

    “你有什麼話要說,我給你留了半個時辰。”南柚坐在侍從搬來的椅上,離她的距離不遠不近,身上領域境強者的氣息壓得清漾簡直抬不起頭來。

    “求情與認錯就不必了。”南柚湊近她,臉上依舊沒什麼表情,她伸出手指,點了點牆面冷森森的刑具,道︰“說完之後,將這刑罰嘗遍,去那邊的血池中泡一夜,等面的靈陣將你這身血脈抽干淨,我再出手,拘了你的靈魂做靈燈燈芯,我們之間的恩怨,便算是結束了。”

    這樣一來,她便不能輪回,不能轉世,往後的無數個日夜,都將活在痛苦和折磨之中。

    清漾牙齒上下打著顫,這地牢里太冷了,她手指都僵硬著伸不直,只有話語,算清晰︰“你不能這麼對我。”

    南柚眼皮都沒掀一下,聲音輕得令人『毛』骨悚然︰“你要說的,就是這?”

    清漾咽了咽口水,一張白淨的臉現在灰頭土臉,有劃痕和傷口,眼淚簌簌淌下來之後,刺辣的痛。

    “王君和夫人應當沒有告訴過你,你原本是不該存出生在這個世間的。”她咬一咬牙,心一橫,道︰“當年,你尚在夫人腹中之時,就已有夭折的征兆,王君遍訪名醫,下至名不經傳的醫修,上到天君天後,都搖頭說最多七個月,你必胎死腹中。”

    這東西,南柚確實沒有听星主夫妻提起過,但因為金烏的那句命運虛無,和南胥的出生,她多多少少察覺到了什麼。

    清漾一口氣說下去,不敢停頓,生怕她不耐煩說這,直接起身要她的命,“當年,你在夫人腹中已有六月,每次王君的手掌貼上去,你都會順著他掌心動一下,他舍不得你,于是他決定不顧一切,也要讓你平安降世。”

    “他遍尋典籍,找到了一個極端的方法,此法需要強橫的血肉和神魂做引,踏入靈陣的那個人,也必須得心甘情願。”清漾道︰“他死,你生,你能夠用他的壽命活下來。”

    “當時,王君什麼都準備好了,他知道,夫人為了你,再如何悲痛也會堅強起來,而星界,將並入龍族,你日後若是有成就,有本事,就可自立為主,統領星界,若算是游手好閑,不務正業,也會是龍族金尊玉貴的嫡姑娘。”

    “這一切,烏甦和汕豚知道得早,當時我父親去了南邊,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他們是自幼長大的好兄弟,數次同生共死,共闖鬼門關,情誼深厚,絕不只是口頭上說說而已。”清漾用力地咬住下唇,道︰“王君心意已決,我父親勸不動,考慮大局,考慮兄弟情誼,他在留下兩封書信,一枚空間戒和一個黑『色』木盒之後,在陣法啟動之後,聯合烏甦等人,將王君困住,自己走入了靈陣。”

    說到這,她重重地閉了下眼,聲音哽咽︰“我很多次在想,我的父親,他是不是愛你勝過愛我。我才是他的女兒啊,他在明知道我存在且過得不好的情況下,毅然決然的用命成全當時還未出世的你,為什麼?”

    南柚的手掌微微緊了緊,又松了回去,誠然,其中的原委,是她從未設想過的。

    她一直都知道橫鍍對她有恩,但她能想到的,無非是小時的某次遇刺,又或者某個危險的場合,橫鍍為她擋刀擋劍,傷重而亡。

    雖有虧欠,但也是他身為禁衛統領的責任。

    可若真如清漾所說,那樣的情況下,橫鍍沒必要站出來。

    誰也不能強迫身為臣子的他站出來,為一個尚在腹中的姑娘奉上自己的命。

    南柚靜靜地听完,問︰“留影珠,是橫鍍留給你的?”

    清漾點了點頭,道︰“他給我留的信里,有一句是,希望吾兒不論面對何種境遇,都能寬心向前,常有笑容。他留下那幾顆留影珠和制作圖紙,是想讓我記錄一開心的或是不開心的事,想告訴我,冥冥之中,他以另一種方式,加入了我的人生。”

    “我知道你恨我,說心話,我也恨你,從看到那封信的時候,就恨到骨了。”

    “所以我要搶走你所在意的所有東西,王君的寵愛,強大的從侍,你和天族太子的婚約,搶不到的,就都毀掉。”

    南柚與她對視,一件一件地回憶︰“所以,在深淵,你套話烏甦和汕豚,查典籍,想悄無聲息謀殺狻猊。穆祀生辰前,你用天賦稍加引導干擾,讓本就蠢蠢欲動的二皇和皇鋌而走險,妄圖殺他取而代之。”

    她一字一頓道︰“之後,你精心布下圈套,設計陷害孚祗?”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從未落入與我相同的處境,怎知我過的什麼日子。”清漾辯無可辯,為自己開脫︰“可就算我成功了,你淪為階下囚,我也不會取你的『性』命。你的命,是用我父親的生命換來的,你若是死了,我父親的犧牲,就毫無意義。”

    她手腕往前伸了伸,帶得枷鎖上的鐵鏈子也動了動,“同樣,我身上,流著我父親的血,你不能如此對我。”

    南柚緩緩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問︰“有什麼話要說嗎?”

    清漾愣了一下,掙動起來︰“南柚,你不能,你怎麼能!”

    南柚俯下身︰“你這條命,是欠孚祗的。”

    她轉身,面對著目光關切的眾人,指尖抵了抵眉骨,道︰“直接處理掉。”

    南柚一只腳踏出牢門,頓了一下,回眸,對捂臉痛哭的清漾道︰“我不欠你什麼。”

    之前的那些小打小鬧,哪怕是暗算狻猊,她都有念在橫鍍的份上留情。

    天大的人情,都還完了。

    “同樣,我的父親,愛你勝過愛我。”

    “就算你贏了,你得到了想要的一切,是會殺我。”

    說罷,她頭也沒回,踏出了私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