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26章 撐腰……



    一夜大雨, 第二日晨起,天還是霧蒙蒙的,涼意直往骨縫里鑽, 四肢百骸仿佛都陷入了冬日的寒潭中。

    星界處極北,一年四季下雪, 滴雨成冰, 哪怕到了春季,也還是冷的,只有極少的幾種頑強綠植花木會冒頭。

    南夢說的果沒錯, 一大早,神主的詔令便由神官托著, 送到了書房的案桌上。

    “我頭一次見神主的詔令。”流芫有些好奇地湊到邊上看, 目光落在右下角象征神主身份的大印上,嘖的一聲, 像是怕被听見一樣, 驚嘆感慨聲都刻意壓低︰“這大印上的氣息,比妖主大印上的,強了好多。”

    荼鼠抱著爪子,蹲在流鈺肩頭, 下意識地道︰“那是自然,神主的修為在遠古那樣能人輩出的年代,都是當之無愧的第一,無有人匹敵。妖主算什麼,在他眼里,不過是小   壞 福 兔渙恕!彼檔膠竺 還刻意將指甲尖湊到流芫面前示意。

    流芫拎起的後頸,掂了掂重量,在它怒目而視之前,若無其事地又將放回到流鈺肩上。

    “右右,那道發出的戰令,我們便先撤了?”流鈺搖著頭看他們小孩子一樣地鬧,轉身問一直沒開口說話的南柚。

    “撤了。”南柚擺了下手,想了想,道︰“另外,讓私獄去查,從遠古至今,出身樹族且成就不低的,都有哪些人。”

    周遭的動靜仿佛靜了下來。

    流鈺望著她還存著些許希冀的眼,頓了一下,道︰“孚祗血祭第二日,我便叫人去查了,但遠古至今,隔的時間太長了,每個時代都有不世出的大能,有些不注重名利的,隱在紅塵中,連個姓名都沒留下。”

    南柚微末的光,像是燃盡的灰燼,慢慢沉下去。

    流鈺心尖像是被針扎了一下,他沉『吟』片刻,緩聲道︰“我听說,從遠古起,樹族族長手中都有一本名冊,上面記載著遠古至今,所有領域境之上的族人姓名和平。”

    “等星界的事處理完了,我帶你去拜訪樹族族長。”

    南柚下意識地撫了撫手腕上掛著的銀『色』鐲子,上面的靈光很淡,但始終還在。

    她垂著眼睫,點了下頭。

    流j在魔氣被激發出來之後,就迅速的進密室壓制心中的戾氣,直到傍晚,才去見了南柚。

    明明分別的時間並不長久,但兩人對望時,卻如窗間過馬,看朱成碧。

    “姐姐。”流j的聲音干啞。

    自從那夢一場接一場地來,自從留音珠里穆祀那句嘶啞得不像話的“你姐姐太苦了,我們都欠她的”話說出口,他就一直不敢在她面前出現。

    他沒有這個臉。

    所以他一直躲著,一直默默地看著,直到她登上少君之位,直到她哭著在大殿上朝星主下跪,那一場懊悔羞愧的夢,才終于醒了。

    他無數次地問自己,告訴自己,他已經狠狠捅過她幾刀了,難道這一世,還要袖手旁觀嗎?

    這是兩世都主動關心,護他護得跟眼珠子一樣的姐姐啊。

    “魔修的路不好走,誰讓你踏上這一步的?”良久,南柚聲調清冷地問他。

    流j喉頭一哽,他想,哪條路,能比她腳下踩的那條還難呢,都這樣了,她怎麼還能來關心他呢。

    “阿姐,現在血脈對我沒用了。”他伸出手腕,聲音干澀得不像話︰“你拿回去吧。”

    留在他身上,會被他玷污了。

    ======

    詔令未出之前,清漾就由幾位花界長老陪同著,抵達了神山。

    多方勢力的施壓之下,花界頂不住了,所以在清漾說要來神山之時,長老團並沒有反對,只是派出了數個長老不離身地盯著她,來看看神山的態度。

    清漾有九神使的玉令,神山的結界朝她自動敞開,修習千年,她熟悉這里的景象,腳下不停,直奔第九峰而去。

    熟悉的草木,熟悉的劍陣,熟悉的山門。

    她一直繃著的肩頭有片刻的放松。

    九神使看中她的韌勁,在收她為關門弟的時候,就曾表過態,他這人,最是護短。

    怕他們幾個在外受欺負,所有的關門弟都得到了他的玉令。

    平素他們與其他幾峰的弟有磕磕踫踫的,也都是他問明事由,該如何就如何,沒有誰能佔到他們的便宜。

    思及此,她定定地吸了一口氣,跪在緊閉的山門大殿前,以頭觸地︰“清漾拜見師尊。”

    “隨我來。”眼前的山門無甚反應,倒是塵書主峰的外門大弟泉沉現身,對著她道︰“大人召見。”

    來前,清漾就已經想到了會是這麼一個陣仗,因而並不何驚慌,而是平靜地站起來,跟在泉沉的身後,也不多說什麼,看起來倒是安分守己。

    這是清漾頭一次來塵書主峰。

    敞亮的大殿上,十幾把蛟金椅上破天荒的坐滿了人,一眼瞥過去,她的師尊面『色』並不好看,他的身邊,坐著大神使,十神使等人,都是熟面孔。

    但他們都未坐主位。

    主位上坐著一個白霧遮面的男子,看不清五官,黑發散著,蜿蜒到腰際,給人的感覺十分舒服,一眼看上去,就知是溫柔的『性』子。

    泉沉躬身行禮,姿態恭敬︰“公子,人帶到了。”

    神主對清漾似乎沒什麼興趣,他甚至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側首,看了眼如坐針氈的九神使。

    塵書用手肘給了九神使一下,後者夢初醒,騰的一下站起來,牽扯到全身泛疼的經絡,面『色』有一瞬間的猙獰。

    “請師尊安,請各位大人安。”清漾跪下來,肩頭耷拉著,身段縴細,是難得的不卑不亢的姿態。

    若是放在往常,九神使可能還會覺得自己看人眼光不錯,唯唯諾諾的那些他看多了,也看膩了。

    可時至今日,他只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

    叫你閑的發慌去收徒,這下好了,你兩徒弟聯合起來欺師滅祖了。

    “你來做什麼,來請死的嗎?”九神使一甩衣袖,實在沒有什麼好臉『色』,開口就是這樣的重話。

    清漾驀的抬眸,瞳孔不可置信般的縮了縮,啞著聲,顫著嗓道︰“師尊?”

    她這聲師尊喊出口,九神使頓時察覺到,身邊的師兄弟們,都朝他投來了異樣的目光,其中的意思,他就算是沒眼楮,都能理得明明白白。

    這幾日,不論踫見的是老四還是老十,都會收獲一個意味不明的,附帶著一句︰我們老九這收徒的眼光,著實沒話說。

    最慘的是,前幾日,他們尚在衡州時,未完全甦醒的邪祖時不時就要來『騷』、擾一下,東一掌西一拳的,煩死人,可偏偏能跟他匹敵的,只有神主。那個時候,神主次身受創,當即閉關,那幾日,大家提心吊膽,怕出什麼事。

    等神主好不容易恢復了些,邪祖掐著點來了一掌,遮天蔽日的陰雲籠罩下來,神主神『色』淡淡,聲音仍是萬年不變的清和︰“老九,去接。”

    他當時臉都有些白。

    一掌下去,他倒飛上千丈,五髒六腑都險些咳出來。

    到現在也沒好,說話都痛。

    “清漾知錯。”事到如今,清漾也不為自己辯解,自己的那些小伎倆,騙騙星主,炬鈄等人尚可,跟這種從遠古活下來的老怪物比,就實在不夠看了。

    “只是這件事,清漾並未違反神山的規定,亦沒有違背師尊的教誨。”她牙齒明明都在上下打顫,但還能保持條理清晰,吐字不斷︰“清漾如此做,實在事出有因。師尊也曾探過,清漾是因內妖族血脈受損,不得不破而後立修劍道,這是清漾的心魔,若是不破,清漾這輩,修為就止步于此了。”

    “老九,我頭一次知道,你教弟破心魔的方式,原來是殺人滅口啊。”蒼藍像是听到了什麼極好笑的話,忍不住接了一句話。

    九神使嘴角抽了抽,他深深地壓了一口氣,追問︰“平素我都是這樣教你的嗎?”

    “我是這樣教你的嗎?!”他連著兩聲質問。

    清漾肩膀聳動了下,在自己命完完全全掌握在別人手中時,再硬氣的人,也會有所松動,更別說本就能屈能伸,善于隱忍的她。

    她很快紅了眼眶,不再替自己辯解,更不敢去觸九神使的霉頭,聲音哀哀地求︰“清漾一時誤入歧途,求師尊給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日後定堅守初心,再不行此類事跡。”

    九神使深深提了一口氣,提到一半,牽扯到胸口上那道觸目驚心的掌印,鑽心的痛。

    “神主已下令,你之死,全憑星主處置。”九神使不想再多看她一眼,吩咐左右神官︰“將她拖下去。”

    清漾不可置信地抬眸,這一次,臉上的面具終于一塊一塊地碎裂了。

    “因為一個從侍,師尊就要置我于死地?”她睜大了眼,臉『色』蒼白,喃喃道︰“都說為師者父,師尊連個改過自新的機會都不給我。”

    聞言,周圍坐著的幾個,都忍不住朝九神使投去了憐憫的目光。

    九神使氣得閉著眼,了一聲︰“我給你改過自新的機會,誰來給我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他想回到過去,剁了自己這只端了清漾拜師茶的手!

    “拖下去!”他聲音重了些,幾名神官上前,將軟泥一樣的清漾架了出去。

    從始至終,神主高居上位,未置一詞,直到外邊的哭聲停歇,他才忍不住蹙了蹙眉。

    九神使見狀,吸了口氣,幾步過去,硬著頭皮解釋道︰“公子,我沒這樣教他們。”

    他更不敢教唆清漾去挑釁南柚。

    別看人家現在小可憐,小善良,在遠古,他們十個,再加一個蒼藍,輪著當她手里的沙包都不夠她玩的。

    他什麼膽,去招惹那麼個大佛。

    神主手指關節分明,手背白得能清楚看見上面細小的經絡,他長睫如鴉羽般垂落,聲音醇溫酒︰“神山的詔令,可送出去了?”

    塵書回︰“兩個時辰前送出的,現在應該已經擺到星主的案桌前了。”

    神主頷首,抬眸望向西邊,那是衡州的方向,“封鎖兩界的力量減退,鎮壓邪祖的血綢結界也開始松動。”

    這意味著,她的記憶要覺醒了。

    “召集六界所有領域境的人,在邪祖徹底脫困之前,將他再次封印。”

    等人散得七七八八,蒼藍將手中的扇收起來,頂著一張稍顯陰柔的臉,嘖的一聲,“我還以為你這麼大陣仗,是真被方才那女人惹惱了,結果見了之後,一句話不說,一根手指頭都不動。”

    “合著大張旗鼓的,就是為了給月落撐個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