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25章 詔令……



    在戰令發出的第二個早上, 花界頂不住外面眾說紛紜的揣測和壓力,提出要跟南柚見一面,單獨商議此事。

    “讓他們過來。”狻猊看著桌面上攤放的信紙, 警惕地道︰“那群老不死的,一肚子壞水, 主動求和還讓右右去花界, 擺什麼架子呢。”

    流鈺思忖片刻,長指捻起那張信紙又看了一遍,緩緩道︰“他們是在等山那邊的反應, 單獨商議不過是拖延時間的把戲。”

    畢竟當初出那件事時,山中九使的關門大弟子炬鈄可是也幫著清漾出了手的。

    “右右, 此信, 何應?”流鈺望向南柚,聲音溫和。

    南柚坐在凳椅上, 縴細的脊背挺得筆直, 眼瞼微垂,所有的情緒都被遮掩隔絕,半晌,她手指微動, 聲音稍啞︰“絕掉,清漾必須死,這件事,沒有可商議的余地。”

    “就該這樣,面對花界這等搖擺不定的牆頭草,只有打得他們痛了,才正低頭。”流芫從門外踏步進來,長鞭乖順地盤在縴細的手腕上, 衣裙帶風。

    南柚抬眸,目光凝在她左側臉頰上的五指印上,問︰“誰打的?”

    “流襄唄。”流芫顯然是哭過了,眼尾尚有些殘紅,但表現得無所謂的樣子,聳了聳肩,又去看了眼流鈺,笑︰“我以後就不去了,昭芙院多好,我喜歡這里,活不多,也不累人。”

    有些事,她不說,不提,南柚也能猜出原委。

    “你現在還小,對抗不了他們的時候,沒必要為我出頭。”她姿態十分冷漠︰“我不需要。”

    “知道你不需要,我就是看不慣吶,我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話兜在心里,還不得給我憋出『毛』病來啊。”流芫手指觸上自己的臉頰,嘶的一聲,道︰“方才情緒上來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麼,現在覺得疼了,老頭還是不留情。”

    孚祗去後,南柚身邊的每一個人,都仿佛飛快地適應了她的轉變,並且絲毫不放在心上。

    南柚小指動了動,蹙眉,望向彩霞,道︰“拿玉雪膏來。”

    流芫順勢挽了挽她的胳膊,半眯著眼楮去蹭她的肩頭,親親密密的樣子。

    南柚的身子,有一刻的僵硬。

    外面有腳步聲匆匆,踏過長廊朝著屋里而來。

    來的是長奎,孚祗一走,他們這些最早在昭芙院伺候的,得頂上許多事,不過幾日不到的時間,人就憔悴了一圈。

    “女君,前院出事了。”長奎拂了拂袖子行禮,頂著眾人的目光,道︰“流j公子偷了妖界統帥的兵符,調動了三十萬妖軍,現在已經進駐星界,準備連夜橫渡界域,前往花界了。”

    “妖主和統帥知道這件事後,氣得不行,捉了流j公子,準備請用星界刑法。”

    “誰料流j公子不服軟,還接連頂撞統帥,兩人動起手來,才現,流j公子身上全是魔氣。”

    “魔氣?!”流芫大驚失『色』,問︰“他們在哪?”

    “在青玉院。”長奎。

    流芫提著裙子,第一個跑出了出去,南柚與流鈺對視一眼,後者溫聲道︰“不必擔憂,他若是將靈力轉換為魔氣,修為只會勝過從前,日後若是心境不穩,就多修習些心法,不出什麼岔子的。”

    六界之中,很少有名門之後修習魔氣,魔氣比靈力攻擊『性』強,而且多刁鑽,惡毒,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極大的弊端。

    修到極高深的境界之後,魔修的修為往往停滯不前,需要海量的心法心經來支撐,稍有不慎,就會引來反噬,傷及自身。

    南柚頷首,淺淡地嗯了一聲,蹙起的眉心一直沒有松下去。

    青玉院,流襄與流j父子兩已經從地上戰到了天邊,正如流鈺所說,流j將靈力轉化為魔氣之後,修為跨進了一大步,已經無限接近聖元境大圓滿,但能看出來並不穩定,憑借著身體里爆出來的強烈情緒和狠勁,竟也能死死牽制住半只腳踏入領域境的流襄。

    響徹天地的炸裂聲傳開,一聲接一聲,撞開了先前布置的結界,他們打向王城之外。

    南柚眸光微沉,她手掌微張,明明是縴細小巧的骨節,卻仿佛有撕裂天地之威能,她聲音如珠似玉,清脆而寒冽︰“領域。”

    上方打斗的兩人皆身子一沉,眼前一花的瞬間,已經入了遍布紅綢血水的結界。

    粘稠的血池咕嚕咕嚕冒著細小的泡泡,像是燒開了的水,撲面而來的不是濃烈的血腥氣,而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春日嫩芽的清新香味,半空中懸著的是顏『色』緋麗到極致的紅,隨著不知從何處而起的風,輕輕地『蕩』開,又順著各種不可思議的方向,繞上兩人的腳踝,手腕,最後纏上脖頸,一點點的力。

    在這個過程中,流襄的覺尤為不好受。

    他們這樣的人,對殺意再敏感不過了。

    他唯一的妹妹的孩子,他也曾喜歡,也曾稀罕地抱在懷里哄著的孩子,對他有了殺意。

    不僅此,連他的兒子,女兒,都對他怒目而視,看他跟看仇人一樣。

    紅綢將兩人捆著丟到空曠的廣場上,流襄的情十分不好看,面『色』鐵青,沒能擒拿住自己的兒子,反被外甥女一掌拍了下來,乃至現在,身上都綁著紅綢,簡直丟人現眼。

    南柚衣袖一拂,掌心的光微斂,那些紅綢憑空消失,她好看的眉目間蓄著怒意,言語並不刻意給妖族留面子。

    她問︰“誰先動的手?”

    茉七低頭,看了喘著粗氣的流襄一眼,道︰“王君,統領大人動的手。”

    妖主身為一界之主,自然不好在王城之中動手,此刻,他負手走過來,呵斥︰“你們兩個,情緒上來,不管三七十一就動手的『毛』病荒不荒唐!都多少歲的人了?!”

    流j站起來,唇繃成了一條線,幾步行至南柚的身後,聲音里尚存著血腥熱氣︰“我不妖族了。”

    南柚盯著手指上的空間戒看了一,像是根本沒听見他們說的話一樣,半晌,問︰“按星界律法,在王宮之中動手,該是怎樣的懲罰?”

    茉七頭低得更下,聲音更小了些︰“王君,該罰雷刑鞭五十,並出全部修繕費用。”

    流襄胸膛起伏一下,氣得笑出了聲︰“我是你舅父。”

    “我是星主,這里是星界!”她一字一頓,身上流『露』出來的威嚴將流襄也壓了下去。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南柚琉璃『色』的瞳孔里映著他的樣子,“念你是遠客,又是初犯,罰三十道雷刑鞭,以儆效尤。”

    她睫『毛』垂下來,小扇子一樣,“帶下去。”

    流襄身為長輩,又是妖族的統帥,自然不可能就這麼乖乖認罰,他雙拳一握,才要上前,就被妖主抬手,施法捆住了手腳。

    “三十都算輕的了,你看看你,可有長輩的樣子。”在南柚手腕上的紅綢纏出之前,妖主擰著眉,讓身邊的親衛將流襄帶了下去。

    事情展到這一步,妖主看著站在她身後的流j,流芫,流鈺,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外祖父,您老了,沒有魄力了,該放權給手底下的年輕人了。”南柚直言。

    流芫捂著抽痛的半邊臉頰,听到這可以說是大逆不道的耿直話,禁不住輕輕地吸了一口涼氣。

    到昭芙院,流鈺拿了塊帕子,浸了溫熱的靈『液』,半蹲著身,為流芫擦拭腫起來的臉頰。

    流芫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流鈺這樣,她有些別扭,但頭才別過去,就被一只手輕輕地抬了來。

    “別動。”流鈺在白『色』的紗布上抹上些『藥』膏,輕輕地貼到那片腫著紅起來的皮膚上,突然道︰“流襄下手不輕,你說了什麼?”

    他們雖然是兄妹,但很少有這樣溫聲說話的時刻,流芫手指繞著裙上的緞帶,頓了頓,慢吞吞地回︰“他們說右右不好,『性』子太剛烈,做事不計後果,我听不下去,跟他們吵了幾句。”

    她是四個人中唯一的女孩,流襄乃至妖主,都格外寵溺些,能讓流襄動手的,必然不是普通的吵嘴。

    流芫肩頭一聳,語氣突然又輕快起來︰“妖界有大哥哥就行了,我留在那邊也不舒坦,這邊自由些,我離右右也近一些,她最近忙,我還能幫她做些事情。”

    她說著說著,停了下來,眯著眼去瞅他︰“做什麼,你以為只有你對右右好啊?”

    流鈺笑了起來,他輕輕將玉瓶放在流芫身邊,道︰“這是右右私庫里存著的靈『液』,她讓我拿來的。”

    “今日流襄所受的那三十鞭,當是為你出氣了。”

    流芫眨了眨眼,鼻尖突然沖上一股酸意。

    饒是處在這樣叫人絕望的境地。

    右右也依然是右右。

    =========

    明燈千盞,夜深『露』重,整座王宮被照得透亮。

    一尾素淨的蝶輕飄飄曳進昭芙院,縱然已經極力隱藏氣息,也還是被警覺『性』大大提高的狻猊察覺。

    南夢來得悄無聲息,事先沒有透『露』半分消息。

    門嘎吱一聲敞開半人過的道,又在她進來後無聲合上。

    燈火透亮處,南柚彎著腰,赤著足,手里執著一根才點燃的靈燭,將這院里的每一處都照得縴毫畢現。

    “這是在做什麼?”南夢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靈燭上,問︰“你懷疑有人藏進了你的院子里?”

    南柚愣了一下,半晌,搖了下頭,即使是思念的話語,聲調也依舊是平的︰“我這幾天,總覺得他還在我身邊,一空下來,就想著,他能將自己埋進土里重活一世,不,也有第二世呢。”

    饒是知道其中種種情非得已,南夢在听到這一番話的時候,也還是不可抑制的心疼了。

    白天跟邪祖打著,夜里還非要來昭芙院待半個時辰。

    匆匆地來,匆匆地走,『摸』『摸』她的手都有所顧忌。

    這主,也是鐵打的身體。

    南夢並不是那種專門跑過來安慰人的『性』格,她來,肯定帶來了實質『性』的東西。

    因而,話沒說兩句,她就道︰“我來,給你帶來了個好消息。”

    “九使出手,處決了炬鈄。”

    “主親令,花界在三日之內,將清漾押至星界,時,各界解除戰令。”

    南夢看著她,唇角微動,有所顧忌的在言語提醒她︰“若是我沒記錯,這應該是神主,為你下的第二道詔令了。”

    可南柚的全部心,都放在了清漾身上,她問︰“這消息從哪來的。”

    南夢頓了半刻之後,答︰“九使的夢中。”

    “詔令明日便下至六界。”

    一個清漾,弄得九使最近的夢境,都是淒風苦雨,哀叫連連的。

    哦,還有大神使。

    反正最近山上的諸位大人,日子都不太好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