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24章 靠近……



    東海, 帷幔鋪張的女君寢宮。

    千鈞一發之際,明霏突然頓住,她伸出長指, 將男人那張溫潤似玉的面龐抬起來。

    “南柚的事,我會幫忙。”她的聲音很好听, 明明帶著情/動的意味, 卻沒有再近一步。

    旖/旎的氣氛頓散,流鈺一直垂著的睫『毛』動了動,抬眸, 見她攏了攏身上的薄紗,曲著膝蓋, 長長的頭發披在肩骨和後背, 像披著一件純黑的羽衣。

    她生漂亮,不擺出女君架勢的時候, 也就是一個千嬌百媚的姑娘。

    “女君。”流鈺伸手摁了摁喉嚨, 聲音有些沉,帶著些微的疑『惑』意味。

    從一開始,便知道,明霏看上了這張臉, 以及這具身子。

    高高在上,王權富貴都有了的女子,勾一勾手,什麼樣的男子都有,可往往不到的,才叫人念念不忘。

    在這方面,男人與女人,大抵心態都是共通的。

    明霏挽了挽耳邊的發, 道︰“我不喜勉強,你坐著陪我說說話吧。”

    她說輕巧,但流鈺知道,對一界下戰令這樣的決定,必定面臨著阻力,不是玩笑一樣說做就能做的事。前來尋求幫助,她索要報酬,其實算下來,還是他佔了便宜。

    流鈺輕聲,道了聲好。

    “回東海後,有人同我說過你的事。”明霏直言,她長了一雙十分有氣勢的鳳目,配著一副冰冷淡漠的神情,能將所有人都震懾住。

    流鈺垂眸。

    有關他的,又特意說給明霏听,自然不是什麼好話。

    “下回有機會,我總要會會妖族那群老東西的。”明霏聲音冷了些。

    流鈺有些詫異,沒想到等來的是這樣一句想替他出氣的話。

    流鈺系好衣帶,坐在床沿邊,這樣的動作,讓一清正律己的男子有些不自在。

    “右右之事,多謝女君出手相助。”流鈺鄭重其事地︰“日後有用得著流鈺的地方,鈺必盡全力,不推脫。”

    明霏玉足落在緋『色』的被面上,白得膩人,她笑了一聲,聲音清清冷冷的︰“我『性』子不好,沒人敢惹到我跟前來,你『性』子軟,也軟,若是再遇到什麼為難的事,還來東海找我就是。”

    她挪過來,靠近了些,將那塊玉佩系回的腰間。

    “流鈺。”明霏喊了一聲,一本正經地道︰“東海女君可沒有這麼好說話,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只有明霏才做。”

    她垂著眸,目光落在他玉佩上的流甦穗子上,又道︰“也只有明霏,才會替人系玉佩。”

    流鈺失笑,半晌,摁了摁眉,道︰“明霏姑娘。”

    明霏眼楮彎了彎,沒忍住,湊上去親了親他的喉/結。

    過後,又是一副清冷而無辜的神情,對上男子有些驚訝的神情,她撫上自己的唇,蹙眉,道︰“我自制力不行,總是這樣。”

    總是這樣,著就歡喜。

    想靠近,想親近。

    不然當初,也不會放下東海女君的威嚴,圍著團團轉。

    流鈺近乎落荒而逃。

    女君寢宮又恢復了安靜。

    明霏的情不錯,女官在擬好的戰令送上來的時候,倒是憂忡忡,有些擔地道︰“我們東海與六界各族都保持著距離,突然站出來與星界親近,怕是會卷進紛爭中。”

    “不過狻猊獸君在星界,倒也說得過去。”

    明霏素手輕揚,女君的大印重重地落在戰令上,她身子往後一靠,嘴角往上提了提,道︰“跟那頭蠢獸有什麼關系。”

    “這張戰令,不過為了取/悅昭芙院的二公子罷了。”

    =======

    就在花界拒交人的同日,星界發布戰令,緊隨其後,半日不到的時間,深淵,天族,龍族,乃至東海都跟著發布了對花界施壓的戰令。

    整個六界的局勢,因為這幾道戰令而變緊張起來。

    戰令並不是稀疏平常的東西,沒有今日我你不慣了,就發一道,來日你罪我了,我再發一道的兒戲說法。

    那是必須得一國之君,一族之長親自蓋上印章,經過長老團過目首肯,才能夠頒發出去,是代表次界最高警戒的標志。

    發了戰令,就有可能真正開戰。

    各界的酒樓,街頭巷尾,都在談論這件事。

    當日夜,妖主和流襄裹著一身水霧,匆匆趕到星界。

    星主自行退位之後,就一直將自己關在房里,不再管朝堂之事,清漾之事給了極大的打擊,不過幾日的時間,整個人消瘦清減不少。

    南柚跟狻猊等人行至處政殿邊上的大書房時,妖主,星主,流襄,流枘,還有流芫和流j,都已經在椅子上坐下了。

    “今日真熱鬧。”南柚聲線淡淡,一身純黑的長袍,將她一張小臉襯極白,一點血『色』也沒有,但口脂的顏『色』是那種很深的紅,和往日嬌嬌俏俏一身粉嫩愛裝扮的姑娘,判若兩人。

    “右右,你受苦了。”妖主的眼神多少有些疼惜。

    南柚終于笑了一下,略有些譏諷的意味,她道︰“外祖父此次來,應當不是想做和事佬勸我就此收手吧?”

    妖主搖了搖頭,從袖子拿出一份寫好的戰令,鋪在案桌上,同時,將自己的妖主大印放在一邊。

    南柚靜靜地望著,沒說什麼,腳下也沒動。

    在這個時候,在場所有人才真真切切地感知到了她的變化,她自小就是個從骨子散發出善意和溫柔的小姑娘,朋友的事,親人的事,都無比上,喜歡笑,總是開開的,而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這個,眼神寒涼,神情淡漠,們與外人無異。

    南D遍體生寒,手背上突起的青筋像是虯龍,眼睜睜著她真的連一聲父君都不再喊,仿佛眼睜睜到了們支離破碎的家。

    呼吸重了一些,五髒六腑都在翻涌。

    “外祖父何意?”南柚目光從那份戰令上收回,唇角翕動。

    “外祖父知道,你從小就是個好孩子,沒讓人怎麼『操』過。”妖主說起這件事,也只有嘆氣的份︰“你父君萬錯千錯,你來接手星界,外祖父舉雙手贊成,但現下這樣的時段,外敵未平,我們六界之內,不能再生內『亂』了。”

    “因你一人之念,這世間,多多少像孚祗一樣無故喪生的人。”

    妖主拍了拍她的肩頭,道︰“外祖將做決定的權利交給你,你若覺非打這一仗不可,便將印蓋上。”

    接著道︰“外祖父和你父母親,在外頭等你。”

    “不用等。”南柚抿緊了唇,“外祖父不必拿六界做幌子扯大旗,我發戰令,正是為了『蕩』掃世間陰謀算計,邪惡之風,只要花界放人,這場戰,便打不起來。”

    “留影珠已經傳出去,孰是孰非,大家中有數,花界若是執意包庇算計他人,罪不可恕之人,就證明他們沒將天下蒼生的『性』命放在眼里,而不是我。”

    她嗤的笑了一聲︰“天族,龍族,以及東海都已下了戰令,外祖父的這份令,來得太遲。”

    說罷,她轉頭,吩咐道︰“狐柒,替貴客安排好住處,再送夫人回宮。”

    從頭到尾,都未曾看面『色』頹然的南D一眼。

    狐柒經過私獄徹底的調查,確保跟清漾沒有一絲一毫的聯系,現在已在昭芙院的外院做事,也在朝堂中謀了個不大不小的官職。

    夜半,狻猊和荼鼠蹲在昭芙院的院子,圓圓的月亮,著著,目光便會不由自主地落到那兩棵枯了的大樹上。

    著著,眼里就像是飄了雪花,癢發酸,荼鼠吸了吸鼻子,伸出爪子,戳了戳身邊高大的異獸,道︰“袞袞,我好擔右右啊。”

    “她見到我們,都不笑了。”它頭低了下去,聲音也跟著低落︰“也不『摸』我了。”

    狻猊吐了一口氣,惡狠狠地安慰它︰“沒事,等我把那個清漾的頭擰下來,右右就不難過了。”

    狐柒站在他們身邊,眼楮動了動,她站起來,道︰“來修煉吧。”

    等們都強大起來了,這樣無能為力的難過事情,就再也不會發生在她身上了。

    ====

    于此同時,星界王宮的另一邊,星主閉關的密室中。

    南D抬手,掃落了一地的瓶瓶罐罐,琉璃瓷瓦與地面踫撞的聲音久久不絕,用力摁著眉骨,太陽『穴』上暴怒般的現出一條條青筋。

    朱厭實在看不下去,出聲干預︰“橫鍍,你過分了。”

    南D喘著氣,頭腦的另一邊,終于不再吵鬧,精疲力竭,以喘息。

    良久,一縷幽幽的靈魂體飄『蕩』出來,玉冠束發,風度翩翩,與朱厭過的畫像中的人沒有差別。

    也不好受,在南D的神魂中溫養近萬年,這次使用了些天賦之力,原本已經能凝出半數實體的靈魂,現在就像是一張薄弱的紙,一戳就破。

    若不是依靠南D強大的神識和修為,早該徹底消亡了。

    “我說,王君對得起你了,當年你犧牲自己,救了右右,王君不怕折損壽元,將只剩一縷殘魂的你留在神識中溫養,對清漾比對右右還好。反倒是你那女兒,走到哪害到哪,小小年紀術不正,你不說羞愧,居然還想著反撲,爭奪王君的身體?”

    “保她一命。”橫鍍一直躲在星主的神識中沉睡,已經有太久太久沒有開口說過話,以至于聲音野獸一樣的嘶啞。

    “你臉真是夠大的。”朱厭實在是看不慣這對惡心人的父女,開口就沒什麼好語氣,道︰“就因為你那個女兒,王君與夫人感情破裂,與右右心生嫌隙,就這樣,還一直兜著你的存在,不想對你用狠手段。你倒好,一點羞愧心都沒有,都這樣了還想保你的女兒,你先保住自己再說吧。”

    “我只有這麼一個女兒。”這話,橫鍍是對著靠在牆壁上,滿目疲倦的南D說的。

    南D常年修煉,手掌有些粗糲,伸手罩住自己的眼,濃濃的無力之感從指縫流淌出的聲音里傾瀉出來,“我對她夠好了。”

    重復︰“橫鍍,我對她夠好了。”

    “右右有的,我何曾少過她。”

    “我待她,比待自己親生女兒還好。”

    著橫鍍的臉,南D突然覺累了,疲憊地擺了擺手,一句話都不想再多說︰“朱厭,將的神識封起來。”

    “不必顧忌我。”南D用命令的語氣,四平八穩地道︰“動手。”

    朱厭也是果決之人,南D說動手,就動手。

    橫鍍沒了肉/身,神魂尚弱,根本不是朱厭的對手,但就是在這樣的過程中,南D會十分痛苦。

    切割靈魂的痛,無異于抽筋拔骨。

    一刻後,南D汗水沾濕了後背的衣裳,朱厭扶他起來,順便將裝著橫鍍神魂的水晶球 的一聲,隨手砸到了桌面的果盤中。

    “王君還替他聚什麼靈陣溫養,照我說,直接一掌,讓他徹底消散才好。”朱厭是這個直脾氣,憤怒起來,什麼話都能說出來。

    “這件事,你需守口如瓶,任何人都不準透『露』。”強行抽離神魂,南D也遭到了反噬,現在五髒六腑翻涌著,只說了這麼一句話。

    朱厭不解。

    “王君,夫人和右右都因為這件事,存不滿,們不知當日隱情,您若是說出來,關系也能緩和些。”

    只此一句,南D像是被戳到了髒一樣,頭上掛著汗,不堪重負般地彎下腰。

    朱厭眼皮跳了跳,扶著在密室的椅子上坐下了。

    “朱厭,你可知道橫鍍的天賦秘術,是什麼嗎?”南D問。

    朱厭『露』出了嫌惡的神情︰“大概類似狐族的蠱『惑』吧,總歸不是什麼上台面的天賦。”

    南D搖了搖頭,啞著嗓子苦笑一聲︰“是引導與干擾。”

    “的神魂之力並不強,當日殿上,我若是相信右右,就算拼盡全力,我也不至于下那樣的殺。”

    就像當日,烏甦心中偏向的若是南柚,清漾就是在他身上掛一百個香囊,也不可能去給她偷靈髓。

    “右右說對,我從未信她。”

    “不配她喚一聲父君。”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