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23章 自願……



    花界, 氣氛緊張。

    長老團召開了次內議。

    自然,因為綠藤不在,優勢被另外兩支佔盡了。

    他們聚在此處討論清漾的去留。

    大長老慈眉善目, 仙風道骨,很有股得道人的氣質, 他最先出聲, 道︰“星界遭逢大變,星主退位給他那個女兒,新的君王甚至還未上祭台登基, 就已經下令,讓花界將清漾交出去。”

    他中的那顆留影珠散發出淡淡的靈光, “這里面的影像, 想必各位已經看了,現在說說, 你們都是什麼想法。”他抬了抬手, 示意底下坐著的人各抒己見。

    其實能有什麼想法,他們這兩脈巴不得如此,自然樂見其成。

    只有綠藤那一脈的長老,連呼不可。

    “星界雖然勢大, 但花界也弱,豈有她一聲令下,們就乖乖交人的道理。”果其然,出聲的正是綠藤手下最得力的個。他只是想留住清漾,但得瞎扯些站得住腳跟的理由,好在來之前,便早有準備,“這若是傳出去, 豈叫人話。”

    “那日就連神山的炬鈄大人都發了話,綠藤長老在衡州戰場殺敵,她的後輩,是必定得安然無恙留在花界的。”他疾不徐,意味深長地引導︰“炬鈄大人的意思,想必也是九神使大人的意思,神使大人的意思……”

    他話說一半便停了,明擺的意有所指。

    但在座的都是什麼人精,他後面要表達的意思,他們焉能不明白。

    九神使的意思,說不定就是神主的意思。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若是將清漾這樣交出去了,日後真要算起來,是誰的?

    天君和星主都忌憚的人,他們花界,焉能不在意。

    大長老和二長老對視眼,過了半晌,道︰“那就後續再觀望觀望吧,先按兵不動,讓清漾好好療傷。”

    花界拒交人的消息,在隔日就傳到了南柚的耳中。

    、  昭芙院的書房里,她伸,摁了摁脹痛的眉心,面上仍未顯『露』出什麼別樣的神情來。

    半晌,她放下,冷著聲音道︰”傳命令,以我之名義,向花界宣戰,同時集結兵馬,進入備戰狀態。”

    底下幾人無聲對望,欲言又止。

    這個時機,真的太適合。

    致對外的時候,她不顧一切,動內戰,神山第個不同意。

    但她這個樣子,也沒誰敢勸。

    長奎人從房里出來,正面迎上蹙著眉,匆匆趕來的流鈺,像是看到了救星樣將人拉住,道︰“公子去勸勸吧,現如今姑娘听不進們說的話。”

    至于狻猊和荼鼠這兩個從頭到尾偏向她,她說什麼是什麼的,就更不做指望了。

    流鈺依舊是一身白衣,溫柔儒雅的樣子,他沉默半晌,道︰“都知道了,你們下去辦事吧,君王更迭,朝堂穩,你們要多費心。”

    他們一走,昭芙院又恢復了清冷的模樣。

    流鈺抬眸,看了眼院門口完全枯萎掉的兩棵巨木,想,他走,竟將整座院子的生氣也帶走了。

    他進去的時候,南柚正坐在書房中,眉頭擰著,桌面上平攤著張圖,他行至跟前,看了眼,現是花界的地圖。

    “二哥哥都听說了?”南柚看見他,似乎是想笑的,但嘴角扯了下,有些僵硬,聲音也清清冷冷的,沒有從前那股見到他的親密勁,“是來勸三思行嗎?”

    這幾日,流鈺幾乎見證了她脫胎換骨般的變化,見證了她眼中柔軟,心中笑意消失的過程。

    他頓了下,問︰“你是希望勸你,還是不勸你?”

    南柚的指頓在地圖的某處,眼瞼微垂,道︰“他能白死。”

    “二哥知道,二哥不勸你。”流鈺像小時候樣,將溫熱的掌放在她的頭頂,輕輕摩挲兩下,道︰“二哥只希望,此事過去之後,們右右,能夠重新笑起來。”

    南柚指動了動,但最終,也沒能說出什麼來。

    流鈺走後,狻猊就鑽了進來。

    “右右,你說的事,已經辦好了。”它甚少有如此認真的時候,背上的金甲顏『色』濃烈得和太陽一樣,“已經解除了禁制,里面數以萬計的獸靈無需借外人之,便可自由出入深淵,只要你說一聲,立刻就能打開深淵之門,放他們出來。”

    南柚進過深淵,也接觸過里面少數的獸靈,擁有萬妖錄的她,大約也知道若是將它們全部放出來,意味著什麼。

    深淵之所以固封,是因為里面埋藏著很多常人難以想象的東西,比如些將入土的老怪物,都會選擇在那里沉睡,期待能突破自我,再活一世。

    還有有些生『性』凶惡的獸靈,關著的時候都不安分,若是放出來,就真是天任鳥飛,海闊憑魚躍了。

    南柚抬眸,沉默半晌,才在那雙亮閃閃的黃金瞳的注視下,道︰“先以獸君的名義戰令,向花界施壓。”

    短短幾日的時間,當日的事情在六界傳得沸沸揚揚,以及之後的反轉影像也傳開了,星界與花界的關系,繃得格外緊張。

    戰爭觸即發。

    ====

    天族,七十二重天宮,太子的東宮在西邊,距離議事殿不遠。

    黎興進來的時候,穆祀正在處理這段時日堆積起來如山的公務。

    黎興知道,現在這樣爭分奪秒,點燈熬油,過是為了能抽出多點的時間,去陪才失所愛的星女。

    ,如今該稱呼星主。

    “殿下,方才收到的消息,花界拒交清漾,星主震怒,在半個時辰後發了正式的宣戰令,隨後不久,獸君狻猊也了戰令,並且看樣子,隨時準備開啟深淵之門。”

    穆祀中的筆停了下來。

    “願交人?”他了下,譏諷的嘲意,“過是看她根基不穩罷了。”

    “多施加點壓力,他們不肯也得肯。”

    黎興一愣,想著這位主不會也失了理智吧,“殿下是想用天族的勢,去幫南柚姑娘壓花界?”

    “可如此理由,說服了陛下和娘娘。”

    穆祀將頭的筆丟,站起來,雙負在身後,眼神深邃,令人捉『摸』不透︰“上次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黎興躬身,如道︰“查出了些眉目,但證據不足。”

    上次的事,指的是二皇子和三皇子聯暗殺穆祀的事。

    他知道穆祀怎麼突然提到這個。

    “證據不足,便湊足。”穆祀眸『色』極冷,他道︰“蠱『惑』天族皇脈對孤出手,將父君與孤玩弄于鼓掌之中,花界若不交人出來,豈非存心與我天族作對?”

    黎興懂了。

    這是要他做假證。

    ======

    暗流涌動的空間縫隙之內,龍山的位置,遙遙可見。

    南允跟穆祀,流芫等人通過留音珠聯系之後,就一直心神寧,半個時辰之後,他轉了轉脖子,抓起手邊的外衫套上便走。

    龍主正在書房里,才跟南D聊過,听著那邊爛醉如泥的人或悔恨,或心碎的言語,嘆息著道︰“你這也是,當時不知道怎麼了,突然殺意暴漲,拉你都拉住。”

    “你身為父親,如此不信右右,她心里肯定好過。都是上萬歲的大人了,早可以獨當面,是當初軟乎乎的小丫頭了,哪能是你這樣的育方式。”

    說了兩句,他沒辦,又勸︰“右右這也只是一時之氣,父女間,哪有什麼無原諒的深仇大恨,只要你認真改過,再犯同樣的錯,時間總能抹平切,你們也終歸會和好如初的。”

    才放下留音珠,皺著的眉還沒有徹底消下去,南允便風風火火地沖進來了。

    “你又有什麼事?”個接個的,龍主頭疼死了。

    南允也跟他套近乎閑扯,開門見山就是大刺刺的嘲諷︰“右右這次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你個當大伯的聞不問,這個當兄長的,怎麼也能袖旁觀。”

    “兔崽子。”龍主涼涼地瞥了他眼,“有事就說,沒事就滾。”

    南允也跟他廢話,直接要求道︰“也沒什麼,就是來借你的龍印用一用。花界那群老東西不識好歹,欺負右右根基淺薄,交人出來,看起右右,那就是看起我,今夜就擬道戰令出來讓那些老東西看看,什麼叫狗眼看人低。”

    龍主閉著眼,被氣得了下︰“你以為龍印和戰令是大街上的爛白菜,說給就給,說頒就頒?”

    南允伸手出來︰“老頭這次我真跟你說笑,必須給右右撐腰,那花界是什麼玩意,南允的妹妹都敢如此折辱,這口氣,咽不下。”

    龍主與他對視,看著他認真得行的神情,突然重重地嘆了口氣,將龍印『摸』出來,交到他上,後趕蒼蠅樣擺︰“快走快走,見你就沒什麼好事。”

    ======

    東海,目光所及,望無際的蔚藍海水,此下數千里,建著座漂亮宏大的水晶海底宮。

    里面住著整片海域當之無愧的霸主,水君麒麟。

    流鈺來的時候,身著身溫柔的水『色』,儒雅如玉,渾身都透著股書卷氣。

    守門將領將他攔住,目不斜視地告知︰“水君住所,閑人,無詔不得入內。”

    流鈺從腰間取下那枚刻畫著麒麟圖案的玉佩,道︰“勞煩通稟聲,星界流鈺求見。”

    玉佩上有純正的麒麟氣息,守門的將領抱拳,態度客氣少︰“稍片刻,進去稟告女君。”

    流鈺點頭,︰“應該的。”

    沒過多久,出來一個身姿曼妙的女使,她沖流鈺行了個禮,後在前引路,道︰“二公子,家女君有請。”

    自從上回,流鈺對明霏說了那兩句重話之後,兩人就再未有過交集。

    流鈺從未想過,有朝日,他竟會上門拜訪這東海水宮。

    水宮建得極其宏偉,雕梁畫棟,極盡奢糜,仙金澆灌的通天銅柱上瓖嵌著亮晶晶的晶石,充沛的靈力就是從那些晶石上源源斷地散發出來。

    除卻水流的聲音,殿內靜悄悄的。

    眼前視線開闊,海藍『色』的帷幔飄飛起來,流鈺抬眸,知道女君的寢宮要到了。

    果其然,繞過幾座海中亭閣,那女使停下腳步,道︰“二公子,女君在里頭等您。”

    流鈺整了整衣裳,提步跨了進去。

    經年不見,兩人都還是老樣子,沒什麼變化。

    明霏穿著女君的朝服,頭發隨意地散著,襯得她臉很小,也將她身上凌厲的氣勢壓下去了些。

    她端坐在王座上,執著筆,在寫些什麼,身邊還有個面目溫柔的小少年研墨。

    流鈺微彎了彎身,道︰“見過女君。”

    明霏嗯了聲,將最後一筆寫完,收尾,動了動手腕,對扭頭看過來的小少年道︰“下去吧。”

    那小少年看了眼流鈺,眼神中透著些敵意,又有些委屈,但敢多說什麼,恭順地退下了。

    “沒想到,還真有你拿著這塊玉佩上門尋的時候。”明霏的聲音很好听,飛泉珠玉樣,“跟南柚之事有關吧?”

    “她的事,听說了。”她從王座上走下來,赤著足,白玉樣的腳尖點在半空中,便會綻出一朵光蓮托著,直到行至他面前,她才頓下,側了側首,道︰“你來尋,讓我幫她?”

    明霏身為女君,這里面的勾勾繞繞,看眼,听一句就有數了。

    流鈺並否認,起來很好看,眼眸里像是沉著水,引人沉『迷』,他坦誠道︰“想幫她,但個人的力量並不夠。”

    明霏伸出食指指尖,輕輕勾起了他的下顎,視線在他的臉上流連片刻,方道︰“可以幫她,但你,準備拿出怎樣的誠意?”

    她這話,換一種方式便是︰為什麼要做這樣吃力討好的事。

    誠然,流鈺一直都知道她想要什麼。

    來前,也做好了這樣的準備。

    他閉了下眼,指關節有些僵硬,直到勾上她小襖上的系帶,才在她好整以暇的目光中,竭力穩著聲音道︰“流鈺伺候女君就寢。”

    明霏笑了下,精致的眉眼間,像是開出了朵花。

    她伸出雙臂,由著他沉默地將自己的衣/裳褪下。

    紅燭啪的出一聲炸響,她問︰“可是自願的?”

    流鈺額上布著層細密的汗,他啞著嗓子,望進她的眼底。

    “自願的。”

    “只要女君願意發戰令,幫一幫她。”

    明霏笑了聲,湊過去親親他忍得上下滾動的喉/結,問︰“她對你很重要?”

    流鈺沉默半晌,動了動腰/桿,輕聲道︰“是我唯一的家人。”

    是很長一段時間里,支撐他咬牙爬起來,活下去的意義。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