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21章 逼位……



    一場徹頭徹尾的鬧劇最終以孚祗的死落下帷幕。

    大殿內, 人都散去了,留下的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位。

    南柚跪坐在地上,精致的狀哭得花了, 綴珍珠的羅裙上沾上了血污,哽咽著發不出聲音, 喉嚨里像是堵上了一團棉花。

    錯了。

    什麼都錯了。

    她不該生出自己變了, 他們就會變的想法,她不該處處想著與人為善,處處站在別人的立場, 為他們設身處地的想。

    她更不該將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的態度中。

    一刻,南柚才正正地意識到。

    只有自己強大, 才能讓流言消殆, 才能真正保護好自己和在乎的人。

    哪怕是親生父母,都靠不住。

    她從來就不該, 所指望。

    穆祀從未見過南柚副模樣, 呆滯的,空洞的,沒有一點生氣,只有掛在臉頰邊的兩條眼淚, 像是淌不盡一樣。

    他蹲下身,執著雪白的帕子,她眼淚落下來,還未流到下巴,就被他輕輕地擦掉了。

    “右右,你還我。”他的聲音很低,像怕將她踫碎了,驚醒了, “我們都在。”

    南柚卻像是一個字也听不進去,她眼神半分波動也沒有,就呆呆地坐,緊緊地捏著手里的那根紅『色』綢帶,誰也不理,誰也不看。

    個時候,哪怕他們已經認出了以相思二字出名的綢帶,也無人開口問半句。

    事情鬧到這一步,說什麼都已經沒用了。

    星主負手立在殿中,到南柚副失魂落魄的模樣,內心不是沒觸動的。他重重地嘆息了一聲,也蹲下來,望她腫起來的眼眶和蒼白沒血『色』的小臉,道︰“右右,你該懂點事了,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能做,難道還不知嗎?”

    他的手搭在南柚的肩上,下一刻,就被僵坐了半個多時辰的南柚重重地甩開了。

    他眼里終于閃過一絲錯愕。

    南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看向星主時,是怎樣的目光,但周圍或站,或蹲著的人看得明明白白。

    那是從來未有過的冷漠,還濃得化不開的憎惡和怨怪。

    “右右。”星主被那樣的目光刺得心顫了一下。

    南柚定定地看他,聲音里還帶著沙啞的哭意,每個字眼,都顯得冰冷決絕︰“離我遠點。”

    “右右,方才那樣的情況,你父君也苦衷,他只能竭盡所能保全你。”龍主幾乎是在哄她︰“你樣對你父君,你父君多傷心。”

    “他傷心?!”

    南柚嗤的一聲,扯了扯嘴角,是嘲諷的弧度,眼淚卻控制不住一直不停地淌,她不肯示弱一般用袖子擦,目光如刀刃︰“是我此生,听過最荒唐的謊言。”

    “當年,他偏心清漾,事事不信我的時候,母親也是這樣同我說的。”她一閉眼,一字一頓將數千年前的話語復述︰“你是我與你父君唯一的孩子,我們都十分愛你。”

    “他的愛,就是在明知清漾下手害狻猊,害我的時候,竭力保住她的『性』命,由她興風作浪;他的愛,是在知道清漾給烏甦使秘術,同我爭奪靈髓的時候引而不發;他的愛,是在我下跪求他給我日時間查明真相的時候,急著將孚祗擊斃,為清漾的從侍報仇。”

    南柚眼眶和眼瞳都是紅的,眼皮已經腫起來,珠釵零落,虛弱得像一個娃娃,聲音雖輕,但擲地有聲︰“從前我想不明白的事,現在還是想不明白。”

    “我和清漾,到底誰才是你的女兒?”

    言畢,卻是她自己閉了下眼,道︰“罷了,現在說些,沒有半分意義。”

    她捏著手中那根碎裂的綢帶,行尸走肉一般往前,在出殿門的時候,停了一下,“日之內,我會查明事情相,此事若跟孚祗無關,我今生不認你個父親。”

    從小到大,南柚從未對星主說過樣的狠話。

    現在,一句接一句的質問和近乎斷絕關系的話語砸下來,絲毫不給人緩沖的時間,星主腦袋像是炸裂一樣的疼,他撫頭,高大的身軀踉蹌一下。

    龍主扶住他。

    穆祀和流鈺等人,則毫不猶豫地跟在南柚身後走了。

    ======

    當夜,南柚的院子里,燈火全部熄滅,一絲光亮也沒有。

    小小的人抱著膝,坐在床上,一閉眼,耳邊就都是孚祗那句好不好。

    她捂耳朵,崩潰般地道︰“不好不好不好。”

    “說好會一直陪著我的。”她將頭埋進膝蓋中,泣不成聲︰“我們說好的啊。”

    半夜,南柚的眼淚仿佛都已經流干了,在此期間,她無數次地摩挲著手腕上掛的銀手鐲。

    每摩挲一下,都像是在原本已經瀝瀝冒血的豁口上又添一刀。

    琴家,困境查琴。

    幾乎是她回到房間的那一刻,就想到了金烏所語言的句話。

    只要星主信她,不,哪怕不信她,就只留給她兩日的時間,她都能將此事查出來。

    可沒。

    什麼都沒。

    不知過了多久,南柚終于下榻,赤著足走到房門口,將門一推,便與面幾雙或關切或擔憂的眼神對上。

    南柚臉上沒什麼神情,她挪開視線,將門敞開一條口子,聲音冷得像是冬日檐下的冰稜︰“在我院中伺候的,都進來。”

    長奎和鉤蛇對視一眼,一前一後進了屋。

    狻猊和荼鼠實在放心不了,索『性』無視了她言語中“伺候”二字,也跟擠了進去。

    屋里黑漆漆的,沒有點燭燈,也沒有月明珠的光亮,安靜得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聲。

    “長奎,你即刻帶我的令牌,前往琴家,不論來軟的或是硬的,兩日之內,將留影珠最早問世的時間,還制作者,帶到我跟前來。”南柚說話時,聲音沒什麼波瀾,听不出前半夜撕心裂肺的意味,也不似往日溫柔隨和。

    整個人從里到外都冷了下來。

    長奎頭低下去了些,他斟酌言語,簡單道︰“姑娘,琴家雖不如星界,但附屬天族,也是千萬年傳下來的古老勢力,臣一人前往,只怕他們並不會如何當回事。”

    “將太子請進來。”南柚擺了擺手,道。

    穆祀步子難得些急,隔數十步的距離,他們的視線在黑暗中無聲對撞。

    只一眼。

    穆祀便不敢再看下去。

    那樣絕望脆弱如困獸的眼神,怎麼會出現在他善良得不像話,永遠得像花一樣的右右身上。

    南柚嘴唇翕動︰“次,還要麻煩你了。”

    “我欠你個人情。”

    按理說,樣的事,穆祀現在並不能夠做主。

    但他毫不遲疑地應下了︰“琴家,我去想辦。”

    南柚頷首,雪白的手掌搭在膝蓋上,她脊背挺得筆直︰“盡量快些。”

    “我等不了很久。”

    穆祀喉結顫動,“我知道。”

    長奎和穆祀去辦琴家的事,屋里還剩狻猊荼鼠以及鉤蛇。

    “袞袞。”南柚方才哭得厲害,此刻說話便有些吃力,她從空間戒中取出兩塊泛仙金『色』澤的令牌,放到手邊的小桌上,道︰“是調遣王都王軍和世家的令符,你即刻趕回去,擁兵,將王宮圍起來。”

    是她目前所能調動的所力量,孚祗花了數千年的時間剔除,篩選,里面的人,完完全全歸順于她。

    她話音落下,屋里屋,一片寧靜。

    “不是……”狻猊『舔』了『舔』唇,罕的遲疑︰“右右,你冷靜一下。”

    南柚靜靜地看它,眸子雪『色』一樣的清冷,她面『色』淡漠,道︰“我很冷靜。”

    “南D雖然不調,但修為還是比咱們強,就算現下孚祗將修為全部渡給了你,領域大成與領域小成之間,還是有難以跨越的差距。”狻猊道。

    在接收孚祗的靈力之前,南柚是聖元境小成,汲取他所的靈力與領悟奧義之後,她心境接連攀升,直接往前跨過了一大步,擁有了自己的領域。

    成為年輕一輩中第一個到達領域境的人。

    但還不足以對抗早就停駐在領域境圓滿的星主。

    再多的兵,也無用。

    “照我說的做。”南柚沒有過多解釋,音『色』淺淡,語調是淡淡的命令。

    荼鼠直立地站,小小的尾巴打卷,它兩只爪子輕搭在她的裙擺上,一雙眼楮像是要流淚般。

    “右右,你別傷心。”

    南柚點了點頭。

    “面怎麼樣了?”南柚天鵝一樣的長頸動了動,問。

    鉤蛇如實回答︰“炬鈄大人說清漾身受重傷,命身邊的從侍送她回花界養傷了。”

    南柚唇角往下壓了壓,手指摁了摁疼得不行的太陽『穴』,道︰“將此事完完整整告知夫人。”

    “都出去吧。”

    =====

    沉悶的氣氛,一直持續到了日之後,雲舟返回星界王城的時候。

    流枘在下面等他們。

    “右右。”她顯然是哭過了,上前幾步想抱抱她,卻被南柚下意識閃身躲開了。

    “我回自己院子。”她淡淡地丟下一句後,轉身頭也不回地往昭芙院去了。

    沿路,是身金甲,面目肅整的軍士,盔甲上,印著王君指揮使的圖樣。

    南D見到這一幕,心中竟不知是個什麼滋味。

    “她竟打算『逼』我讓位。”

    面對他,流枘的臉『色』十分不好看,夫妻兩一路無話,直到進了青鸞院,門一關,只剩下他們兩個的時候。

    流枘一下子爆發了。

    “你到底在做什麼?!”她聲音揚得尖了些,情緒有些崩潰。

    “當時那樣的情況,我該如何?”星主這幾日的痛苦,旁人絕對體會不到,“留影珠的影像擺在我面前了,當那麼多人的面,天君,炬鈄,花界的兩個老東西,孚祗和右右,我棄前者保後者,錯嗎?”

    “但凡換個場合,我拼著張老臉不要,我偏袒南柚,別說日,月的時間我都給她。”

    “荒謬至極。”流枘冷然笑了一聲,“你些說辭,往日瞞右右,瞞朱厭,尚能如願,但我與你夫妻上萬載,你心中偏向誰,我看不出來?”

    “你身為星主,就那麼急著給自己的女兒定罪?當時情況已經危急到炬鈄提著刀架在你脖子上了嗎?清漾說什麼,你就信什麼,我女兒在大殿上,連否認那麼多聲,你一個字都不信?”

    “南D,你『摸』著自己良心說,只要清漾和右右對上,不論大小事,你哪一回,是幫右右了的?”

    她恨恨咬牙,一字一句道︰“干脆,我將清漾從花界接回來,給她冠以南姓,我帶著右右和胥胥回妖族過日子,你們這對情深意切的叔佷兩也正好享天倫之樂。”

    南D的臉『色』鐵青。

    留影珠,他手中也是有的,就是因為有,就是因為親自記錄過,所以才打心眼里篤定。

    那件事,是真實發生過的。

    不是南柚下了命令,就是孚祗自作主張。

    哪怕到現在,他仍是如此認為。

    所以在他眼中,他沒有不信南柚,他只是不信孚祗。

    傍晚,天黑得快,陰雲堆疊,風搖雨曳。

    南柚一身寒氣,將手中的紙張啪的一聲丟到星主跟前,還穆祀從琴家帶回來的兩個人證。

    “顆留影珠,王君看看。”其中一人將掌心中青『色』的珠子遞到星主手中。

    里面的影像一經激發,便投在了半空中。

    等看到那張臉。

    听到那幾句字字謀算的話。

    星主的臉『色』,徹徹底底白了下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