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20章 風雨(雙更合一)……



    饒是狐柒已經選定了南柚, 但很多勢力仍對她青睞有加,不斷拋出橄欖枝,開出的條件十分誘人。

    狐柒一個接一個拒絕了。

    星挺樂呵, 他側首,一邊接下來的比試, 一邊對南柚道︰“現今, 昭芙院中能堪大用的不,孚祗與這個狐柒,都是不可多得的天驕, 狻猊日後就更不必說。”

    他點了下頭,說︰“挺好的。我兒有手段有魄力, 招人喜歡, 比父君做得好。”

    這件,南柚也很意外, 她嘴唇翕動, 道︰“我從前未與狐柒打過交道,不她是何道我的,入不入昭芙院,還得先讓私獄查一番。”說到這, 她到底還是沒忍住,嘴角往上提了提,輕道︰“總歸,我算是撿了一個大便宜。”

    百族一共三日,今日了一百人的比試,剩下的,留到第二日第三日再安排。

    夜里,大殿舉行宴, 那些平素都忙著穩固朝堂,坐鎮領地的大能們,難得可以歡聚一堂,敘敘舊,聊聊往,而後彼此唏噓,感嘆時光倥傯,屢變星霜。

    宴行至一半。

    南柚的眼皮突然輕輕地跳了兩下。

    手中的一盞茶還未飲完,大殿之中,突然一瘸一拐地走進一個人,她臉上的妝花了,手里握著一柄斷了一半的劍,小腿之下,衣衫破裂,眼里滿是空洞和悲愴。

    饒是多年未見,此等情形下,南柚還是一眼認出了來人。

    清漾。

    她的腦海中,乎是瞬息之間,亮起了警鐘。

    “清漾?!”花界的人認出了她,另兩脈的老站起身,其中一位手中的拐杖不輕不重落地,音听不出明顯的情緒︰“諸位大人面前,你此上殿,是有冤屈要訴嗎?”

    綠藤才走,這日他們忙于百族,尚未對這位失勢的三姑娘做什麼,怎麼還輪到她搞得像是自己受了天大的不公,就差擊鼓申冤上奏了。

    清漾身後,站著那名叫丹青的從侍,他身上遍布著鞭痕,氣息萎靡,此刻,他站出來,音壓抑,帶著一種臨死前反撲的意味︰“二老,我姑娘滿身是傷站在大殿上,您連說話的機都不給嗎?”

    他口中的二老胡子翹了翹,哪里有想過被一名不起眼的從侍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回嘴,才欲發火,就被身邊的大老攔住了。

    “清漾,有什麼,你盡管說。”仙風道骨的大老了一張和善的臉,說出的話很有水平。

    清漾一直沒有說話,她嘴唇干裂,一直到大老的話結束,她的眼珠子才轉了下,而後, 的一下,雙膝觸地,根本感覺不到痛一樣,用了十的力道。

    星從她出現,目光就未轉移過,臉上是十分復雜的情緒。

    “大師兄,請替清漾做!”她一求,就求到了最有可能幫自己,也是最能說得上話的人跟前。

    九神的門大弟子,名喚炬鈄,修為跟天君、星這些老牌領域王者一樣,是個跺跺腳地都顫一顫的大人物。

    最要的是,他代表神山而來。

    “怎麼回?”炬鈄抬頭,抱著一柄銳氣十足的劍,將清漾的狼狽模樣完整收入眼底後,問。

    清漾抬起頭,目光緩緩挪移,而後釘在南柚身上。頭一次,在那麼多人的面前,她能釋放出自己滔天的恨意。

    “南柚,你是不是以為,我已經死了?”清漾咧開嘴,笑了一,又咳出了血塊,她用袖子擦去,目不轉楮地盯著南柚,音不輕不重,但一字一頓,能讓在場所有人都听清楚。

    南柚震怒,她撐著桌面站起來,語氣涼得可以滴冰︰“有話便直說,你莫不是永遠改不掉這陰陽怪氣的『毛』病。”

    清漾便不再說話,她深在這等情形下,過多的言語讓人不耐。

    證據與實,勝過大段的鋪白與 隆br />
    她的手指間,夾著一顆拇指大小的青『色』珠子,正一閃一閃的泛著靈光。

    “留影珠?”

    “青『色』的,里面已經存了影像。”低低絮語傳入大耳中,一眼望去,都是熱鬧的神『色』。

    繼留音珠之後,琴搗鼓出來的留影珠在他們這些皇族之中亦是大為流行,很快就被搶購一空,也此,許多人都能夠一眼認出。

    清漾往里輸入靈力,期間,眼神一直落在南柚身上,毒蛇一樣,像是要欣賞她錯愕與驚訝的神『色』,不曾挪開半分。

    半空中,畫面徐徐展開。

    映入眼簾的,是浪『潮』一樣的綠『色』柳枝,們宛若無堅不摧的神鏈,又像是影隨形的發絲,從後像前,驚起巨大的風。

    清漾身邊的兩個從侍護著她逃離。

    但實力懸殊,他們最終還是被追上。

    清雋謫仙的年衣袍隨著風的方向鼓動,指輕飄飄點在空中,音淡漠空靈︰“奉姑娘令,今日擊殺你等于天欒城郊。”

    清漾全身都繃緊了,警惕得像是一受了驚的鹿,她不斷揮劍,斬斷從各種角度不斷襲來的綠『色』藤條,咬著牙道︰“孚祗!神山有令,同門之間,不可相殘相殺。”

    “你我非同門。”孚祗置若罔聞,絲毫不為所動,手心中燃起一團綠『色』的焰火,而與此同時,那些綠『色』的柳條上,開出了碗口大的花,一朵接一朵,妖異至極。

    “可南柚是!”清漾嗓音啞得不像話,咬著牙一推再推,為被困在結界中,任何的求助信號都發不出去,滿臉都是一種乎能窺見死亡的絕望與不甘。

    “去。”回答她的,是孚祗手掌中化為那簇幽綠的焰火,帶著無與倫比的攻擊力道,直接朝著清漾而去。

    整片籠罩在結界中的區域,化為了一片火海。

    他居臨下,了半晌,輕飄飄沒了蹤影。

    不過了多久,結界破碎,清漾乎是用手並地,咳著血奄奄一息地爬出來,身上披著一件不出什麼顏『色』的皮『毛』,現在也四處崩裂開,顯然已經撐到了極致。

    她身邊的兩名從侍,剩下一個丹青。

    丹心為了保護她,死在了那場仿佛永遠不熄滅的神火中。

    小半個時辰的影像,等靈光散下來後,大的目光,都不約而同落到了南柚和她身側的男子身上。

    清漾面對著星,沒有一味地哭喊,是默默淌眼淚,她朝星磕了一個頭,哽咽道︰“清漾當年曾犯下錯,血脈被抽,永世不得踏入星界王城,自無顏面對伯父,從未動現身。”

    “清漾命賤,父母雙故,無人在意,今小心翼翼,苟活于世,不何遭至殺身之禍,請伯父做,還清漾一個公道。”

    星眉心緊皺,與南柚對視。

    “我沒有。”留影珠的投影才出來時,南柚的額心就開始突突地跳動,此刻,面對諸多的質疑,她一字一頓否認。

    星沉沉望著她,半晌,目光落回清漾臉上,他負手,道︰“起來說話。”

    清漾雙手貼在額心,行了一禮之後,默不作地站了起來。

    女為她披上一件寬大的外衣。

    星問︰“此發生在何時?”

    清漾低著頭,手背上的灼傷觸目驚心,皮肉粘連在一起,巨大的水泡里時不時流出膿『液』,星問,她就答︰“昨夜子時。”

    星點了點頭,問自己身邊的從侍︰“昨夜,孚祗在何處?”

    南柚手指微微動了一下,她音有些沙沙的啞︰“在我院子里伺候。”

    “可還有人能證明他子時就待在你的院子里?”星再問。

    南柚閉了下眼。

    在到影像的那一刻,她便飛快反應過來,這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為她設置的局。孚祗夜里陪著她已有一段時日,狻猊和荼鼠習慣『性』出去尋寶,她的院子里,在那個時間段,沒有別人。

    別人不道,她卻清楚得很。從天黑到天亮,孚祗寸步不離跟她在一起,怎麼對清漾下手?就算對清漾下手,他也絕無可能說上那句,奉姑娘之令。

    他將她摘得干干淨淨。

    “昨夜,我在院子里。”狻猊踏出一步,巨大的黃金瞳里燃著璨璨的焰火,壓迫感極強。

    不明白其中發生了什麼,也不道到底是不是南柚下的命令,道,在這個時候,得站出來,證明南柚的清白。

    “對。”站在背上的荼鼠附和︰“我們都跟孚孚在一起!”

    流芫眸光閃爍兩下,在炬鈄審視的目光下,咬咬牙,頂著上位者的威壓站出來,音清脆︰“我昨夜也在。”

    她想的比較簡單,就算南柚是的下了追殺令,也沒什麼不對。

    南允將扇子收攏,啪的一,拍在桌面上,他抬眸,瞳孔的顏『色』很深。

    “我也在。”

    “你在,在個屁。”龍暴躁地往他頭上拍了一下,鼻子都險些氣歪,流芫和狻猊可以說在,南允一個年男子,整夜宿在堂妹的院子里,傳出去像什麼樣子。

    南允不要臉慣了,南柚是女孩子,總得避諱這些。

    清漾手指抓了抓裙擺,『揉』得都起了皺,她死死咬著唇,道︰“狻猊獸君是你的伴生獸,為誰說話,一想便。”

    “那你告訴我,大夜里,需要誰整夜守著孚祗,守著我,才能證明我的清白?”南柚手指抵著眉心,重重摁了一下,問。

    “留影珠記錄的,還不夠嗎?”清漾像是被暗殺的刺激到了,第一次當眾在人前與南柚嗆。

    “留影珠是什麼東西,說便是,說假就是假?”南柚慢慢眯著眼,“我星界嫡姑娘的話,比不上一顆珠子?”

    “夠了。”星皺眉,他呵斥出,神『色』慍怒,半晌後,道︰“為救你而死的從侍,名喚什麼,昨夜之前,可有人見到他?”

    清漾點頭︰“他名喚丹心。昨日我們抵達百族殿,不人都見到過。”她的目光靜靜落在花界大老的臉上,道︰“下雲舟時,我與大師兄交談,大老還曾斥責我那個從侍做『毛』『毛』躁躁,險些沖撞了師兄。”

    星向炬鈄,又了眼坐著的花界大老。

    兩人不出,算是默認了。

    “引命燈吧。”星袖袍一揮,道。

    所有與子落下契約的從侍,都留下一盞命燈,命燈滅,則人亡。

    清漾像是早料到有這麼一出,她點了點頭,手掌攤開,眼眸一閉,血印浮現,昏暗的古燈慢慢出現在眾人眼前。

    親眼見到這一幕,一股涼意,順著南柚的尾脊骨爬上來。

    為了陷害她,清漾將自己重創不說,還殺了貼身伺候的從侍!

    此手段,此心『性』。

    其中曲曲繞繞,她到底設計了多久?

    “南柚,你可,神山有明文規定,同門之間,禁相殘相殺。”炬鈄終于開口,說了今日席間的第一句話。

    南柚朝上福了福身,頭上的珠釵流甦跟著顫動兩下,她抿著唇,音仍是沉靜的︰“大人,此絕非我與孚祗所為。”

    “留影珠上的影像,難道是清漾憑空想象出來的?”炬鈄為她拒不承認的態度皺眉。

    “命燈滅在昨日夜里,你方才也了。你莫不是以為,世上有此巧合之?”炬鈄著殿內混『亂』的一幕,手掌一握,左右兩側,大魁梧的從侍現出身形。

    “去查,昨日夜里,狻猊獸君,荼鼠,以及妖族姑娘身在何處。”他吩咐。

    一盞茶的功夫,那兩名從侍回來,彎身稟報︰“大人,昨夜南柚君的院子里,沒有別人。”

    南柚十根手指都仿佛失去了氣力,她定了定神,卻見炬鈄側首,對星道︰“南D,你可,衡州戰場局勢未定,就在日前,神冕下與位大人已親自前往,自願請去的,有綠藤一人。”

    “綠藤在前方除邪魔,以命相拼,她之後輩,若是被人暗殺,死于非命,你說,令人寒不寒心。”

    星的臉『色』山雨欲來,沉沉的壓著一層陰雲,他朝炬鈄點了下頭,緊接著問南柚︰“你老實說,此,是不是你下的命令。”

    “絕對不是。”南柚毫不回避他的眼神,從開始到現在,都是堅決的否認言辭。

    星目光落到她身後站著,從始至終沒有開口說話的清雋男子身上,話鋒陡然凌厲︰“那麼此,皆你自作張,一人所為?”

    話說到這個份上,在場的諸位都明白。

    星這是打算犧牲掉這個從侍,進而保得他女兒清清白白脫身。

    別人一下想明白的,南柚反應得更快。

    她替孚祗答︰“父君,我接連晉級,心境不穩,心浮氣躁,孚祗整夜都在我的院中,替我講解不懂之處,根本沒有那個時間和機暗殺清漾。”

    她都自身難保了,竟還想著拉那人出局。

    星震怒,他重重地拍了下案桌,道︰“你沒下命令,他沒機襲擊,那你告訴我,留影珠上的那一段,怎麼解釋?滅了的命燈,怎麼解釋?”

    南柚解釋不了。

    “用搜魂術。”半晌,她向傷痕累累,強撐著站在原地的丹青,“若是搜出來的東西,與這留影珠里的影像一致,我當即脫離塵書峰,辭去星界君的名餃,自此不得安樂,災痛纏身。”

    她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凝了一瞬。

    原本以為是她死鴨子嘴硬才拒不承認,現在一听她敢發這樣的毒誓,又不懼搜魂術的驗證,一時之間,都有些左右搖擺,不哪邊,哪邊假。

    原無他,南柚的那兩句話,太狠了。

    脫離神山,就意味著失去大神這樣的師尊,日後的修煉全靠自己,未來無疑要多走許多的彎路。

    辭去君之位,若是放在以前,別人還笑兩,不以為意,誰不道星界有這麼一根獨苗苗,但現在,她的下面,還有一個才出世不久的弟弟。

    清漾的身體微不可見地抖了一下,像是傷重了體力不支,又像是冷得受了涼。

    丹青見狀,跪伏在地上,音氣得直發抖︰“諸位大人,臣命不值錢,但作為從侍,與姑娘結契,神魂纏結,施展搜魂之術,對臣,對姑娘都屬于重創。”

    “姑娘死里逃生,今這樣的身體,怎麼遭受得住這個?”

    說罷,他 的望向南柚,字字句句,錐心刺骨︰“姑娘矢口否認,卻拿不出半分證據,隨口一言,說搜魂便搜魂,可見並不將我姑娘的命當命,下那樣的追殺令時,也必不想著同門之誼而手下留情。”

    “一派胡言!”穆祀蹙眉,沉怒喝。

    “你放/屁!”狻猊爪子一拍,全身的『毛』發都要豎立起來。

    丹青悲愴一笑,手掌拍向自己的腦袋,道︰“天道輪回,善惡有報!”

    他斷氣時,眼楮還睜得溜圓。

    清漾撲過去,臉上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她顫著手指,哆哆嗦嗦去探丹青的鼻息,而後驀然跌坐在地上,伸手捂住自己的臉頰,整個人從頭到尾,都透著一股絕望的意味。

    南柚的心涼了下來,嘶嘶冒著寒氣。

    丹青死了,她最後能夠證明自己,證明孚祗的方也沒了。

    “伯父,伯父。”清漾哭過之後,『亂』爬帶挪地撲到星的跟前,她手髒兮兮的,帶著血污,拽著他的衣邊,小狗一樣的可憐,一邊搖頭一邊道︰“清漾相信此跟右右沒有系,是清漾口不擇言,牽連無辜。”

    她的眼神黯淡得不見光,從袖子里取出一物,遞到星的手上,“但請伯父在父親的面子上,將孚祗處死,為我死去的三位從侍,申個公道。”

    星著那塊他曾經賜到橫渡手中,用作他進出宮廷的令牌,神『色』復雜得不像話。

    最終,他手指動了動,拿起了那塊令牌。

    南柚的心,頓時跌落谷底。

    炬鈄神『色』毫無波瀾,他似催促般地提醒︰“南D,誰是誰非,你心中該有數。神山規定在此,這從侍,太沒有規矩。”

    寬大的袖袍下,南柚的手指冰涼,很輕地踫了一下孚祗。

    四目相對的短暫瞬間。

    他仿佛到了她眼中閃現的一行字。

    ——我送你走。

    果然,在星出手擒拿他的那一瞬,南柚錯身,手中清鳳的光芒陡然爆發,道空間漣漪到他的身側,她推了他一下,輕喝道︰“快走!”

    “快走啊!”她有些著急,空間戒中,不斷有防御類的寶飛出來,罩在他的身上。

    狻猊飛快反應過來,吼的一,仰天怒嘯,浪滾滾,雙爪落地,神殿的地上,上好的仙金也撐不住這樣的力道,崩出蛛網一樣密密麻麻的紋路。

    “放肆!”炬鈄手掌往半空中一抓,被狻猊險之又險偏頭避過。

    南柚沒想跟他們硬踫硬,為根本打不過。

    她想送孚祗離開。

    離開就有無限可能。

    不離開,今日有死路一條。

    相比而言,她就算罪名再重,也不至于赴死。

    孚著南柚,身影拂動,才要一步踏出,就被極重的攻擊『逼』得停了下來。星身為君王,要想留住一個人,戰斗力飆到了一個令人咋舌的程度。

    “領域——星雲。”星吐字,音宏大。

    領域內,星雲流轉,神秘莫測,但那巨大的流星排列,一顆接一顆,圍繞著孚祗炸開。

    “父君!”南柚飛身,攔在孚祗跟前,她近乎哀求般地搖頭,眼淚砸在手背上,一顆一顆,溫熱的澀苦,“孚祗沒有,你相信我。”

    “父君,你信我。”

    “南柚,你今日太放肆。”星連名帶姓稱呼她,眼中的晦意像是厚重的海『潮』,輕易就能將人淹沒︰“也太令我失望。”

    “這等容人之度都沒有,你何能坐穩這君之位。”

    “一名從侍,竟讓你當眾對父君出手。”星向孚祗時,眼里已是宛若實質般的殺意。

    南柚搖搖頭,哽咽道︰“我不要了。”

    “你放孚祗走,君之位,我不要了。”

    星不再她,而是一步一步,帶著山一樣壓迫人的氣勢,走向孚祗。他每往前一步,孚祗脊背上承受的重力,便更大一分。等人到了近前,一向清雋從容的年,額上已經布上一層細汗。

    就在星的手,摁在孚祗頭頂的時候,南柚 的一,跪在了星面前。

    她身上流著鸞雀一族的血『液』,傲得近乎不低頭為何物,今日竟被『逼』得,當眾下跪,一身傲骨盡折。

    “父君,求你。”她壓抑著哭意,竭力將話語說得清晰分明,“給我三日時間,需三日,我保證,將此查得水落石出。”

    不遠處的穆祀,到這一幕,一愣,旋即,眼眶邊泛出血『色』。他閉了下眼,再睜開時,重瞳全開,一劍輕『吟』,神器的靈光爆發,數不清的劍影落在結界的同一點上。

    “他/娘的!”南允到這里,一股酸意控制不住沖上鼻尖,他飛身而至,龍『吟』響天徹地,攻擊暴雨般疊加在穆祀方才攻擊的那一處上。

    狻猊本體山一樣大,純肉身的力量不可小覷,撞在那一塊地方,整個結界都仿佛震了下。

    流芫也跟著出手。

    那一點上,終于裂開了一道縫隙。

    但還不夠!還差一點!

    就在此時,狐柒影子一樣上前,鞭重重揚起,再落下,補上了最為鍵的一擊。

    “就是現在!”穆祀音嘶啞︰“走啊!”

    “給我回來你。”天君出手,化掌為囚,將穆祀困在里面,“你伯父賜死個從侍,哪輪到你等小輩『插』手阻攔。”

    龍的面皮抖了抖,將南允也捉了回來,道︰“沒沒天了?有你什麼?!”

    話雖此,但到底縱著他將手中的攻擊丟出去了,才慢悠悠地將人囚起來。

    “三日?”星皺著眉,瞥了眼周圍的情形,壓著氣,胸膛重重起伏兩下,“我人尚在此處,你們就已想著將他送走,三日之後,怕山海遠,人已『插』翅而飛。”

    他一字,一句,皆為不信。

    而他們好不容易破開的那道結界口子,也乎是在同一時間,被炬鈄封上了。

    前方是一條死路。

    “父君,難道我的話,竟不清漾三兩句污蔑之詞?”南柚紅著眼,咬著牙,問。

    “人證物證皆在,我何信你?!”言畢,星不再她,準備出手,將孚祗狙殺,當場擊斃。

    “姑娘。”孚祗手掌骨節分明,微微的涼意,仿佛能隔著皮肉,同樣沁入她的骨子里,他拉著她隱隱發抖的手,將人牽了起來。

    “別哭。”他喟嘆般地呢喃,指腹一點點擦著她蜿蜒而下的淚痕,音清潤,哪怕在這樣的時候,依舊好听得不像話︰“罪臣自願赴死,昨夜種種,與姑娘無。”

    “你在說什麼?”南柚眼一閉,牙都咬不緊︰“你在說什麼啊。”

    她泣不。

    他的身上,卻慢慢地迸發出靈光。身後,無數的枝條崩碎,炸開,消散。

    “血祭。”

    荼鼠眼淚吧嗒吧嗒地掉︰“孚孚要把自己的修為,全部傳給右右。”

    南柚眼前一片朦朧,他身體里的靈光,鋪天蓋地將她包圍,她的耳邊,是男人很溫柔的絮語,像是床/笫之間的情話︰“姑娘,下一個春日,綠柳綻芽的時候,你再將我撿回去吧。”

    一場大霧將兩人包圍,他很輕地觸了觸她的額心,道︰“再喜歡我一次。”

    “好不好?”他問。

    南柚那顫抖著的好字還未完全吐『露』出來,他就已經化為了光影,化為了靈風,化為了結界中的星辰。

    南柚捂著頭,崩潰般嚎哭出,撕心裂肺,痛徹心扉。

    身旁,剩下段從中斷裂了的紅『色』綢緞。

    那是他們的定情之物,今,卻為他唯一留下的遺物。

    她反省,約束自身,與人為善,得到的結果,與書本中記載的,有何不一樣?

    不信她的人,永遠不信她。

    而為此,她失去了唯一一個陪著她,哄著她,無論何都信任她的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