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18章 教你……



    院子的夜蛙一聲一聲地叫, 合著柳樹枝上那只呆頭呆腦的笨鳥,像是某種雙重奏,停一陣, 歇一陣。

    屋外,天寒地凍, 折膠墮指。

    屋內, 地龍燒旺,月明珠的光將一事一物照縴毫畢現。

    南柚的手指頓在男子的腰/帶上,每一個骨節都是僵的。

    “孚孚。”她難有些無措, 聲音低低的,帶著一股無辜的味。

    孚祗低眸, 微涼的觸感落在她的發頂, 一下,接一下。

    南柚的頭皮仿佛都炸開。

    她細微地顫栗, 然後感受到他胸膛笑著起伏兩下, 帶著點平時不顯『露』的愉悅味。

    她的手,還停在他的腰帶上,微不可見地抖。

    這樣的表現,跟她從前, 可謂是天壤之別。

    孚祗用唇,輕輕地觸了觸她白玉一樣的耳珠。

    下一刻,腰/帶就被抽開了。

    目對,南柚眼中漾開滾熱的水,她踮著腳,花瓣一樣柔軟的唇蜻蜓點水般地落在他的脖頸邊。

    孚祗閉著眼,仰著頭,喉/結不受控制地滾動兩下。

    “孚孚。”她囈語︰“接下來, 我教麼?”

    孚祗的眼,涌現出堆疊的浪『潮』。

    遠古,那場她蓄已久的情/事,他一度不敢回想。

    受萬人尊崇的神主冕下,被困在她的紅綢結界中,手被反綁著,眼尾漫紅,隱隱現出怒。

    她站在床邊,居高臨下,是美『色』的化身。

    那時候,她問的,是這麼一句。

    “——知道怎麼做嗎?”

    “——可需我教?”

    那個時候,哪怕他封存了近的修為,哪怕她給他灌了『藥』,他亦有一千種式傷她,而後脫身。

    而他沒有。

    他清醒之後,望著肌/膚上紅紅紫紫的印記,面『色』如常地穿上衣裳,而後听到神官來稟告。

    月落聖女一早收拾東西了。

    足足過了三個月,沒听到他震怒的追殺令,她才又偷偷『摸』『摸』地搬回神宮。

    兩人見。

    她難有些心虛的樣子。

    他卻沒有說什麼或生氣,或絕情的狠話。

    無人可褻瀆神靈。

    除非神靈願。

    孚祗將人抱起來,氣息難有些『亂』了。

    他道︰“臣知道。”

    早早就有人親身教過他了。

    ======

    花界,砰的一聲關上。

    無形的劍氣在結界中爆發開,周遭長正好的花木在這股氣勁下變榛莽靡,東倒西歪。

    丹青和丹心視一眼,前者沉穩些,更清漾看重,此刻,他上前兩步,低聲勸︰“姑娘息怒。”

    清漾冷靜下來,跌坐在一側的長凳上,看著自己的手掌,胸膛重重地起伏幾下,半晌,才將心中的怒氣平息下去。

    一時之間,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多年的磨礪,清漾早就不是當初那個急于求而暴『露』馬腳的小孩了,她城府極深,攻于心計,已經少有情緒如此失控的時候。

    除非是怒到了極致。

    或者已經被『逼』到了絕路上。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誰沒有再說話,清漾手指動了動,用力摁在突突跳動的陽『穴』上,嘴唇蠕動著,問︰“才姨祖母說,什麼時候去衡州?”

    丹青低著頭,恭敬地回︰“就在後日。”

    清漾重重地錘了一下桌子,聲音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居然就這麼……”

    奪嫡之爭,居然就這麼落入了劣勢。

    原本花界一分為三支,她,亭璃,I雲,為了少君的位置明爭暗斗許久,誰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那兩支竟然達了和解,開始不遺余力地對付綠藤。

    獨木難支,快局勢就發生了傾斜。

    但這些,其實清漾之前並沒有听到半點風聲,她一心閉關,沖擊聖元境,再時不時清除一些另外兩支制造出來的麻煩,這兩件事,幾乎一樣耗費了她大半的精力,而且說白了,花主之位的競爭,她就算『插』手,起不到什麼作用。

    誰曾想到,她等到綠藤一臉肅然的通知。

    她去衡州古戰場了。

    現如今,誰不知道那是絕頂的凶險之地,生死,全看命數氣運,稍一不對,就是尸骨無歸。

    那些話,隔了小半個時辰,還清晰地回想在耳畔。

    “——我們這一支如今式微,我若是去戰場,擊殺邪族,未來六界勝,神主功行賞,我們還有機。”

    “—我已下了命令,我去之後,所有力量任調遣,我們這一脈的長老,都竭盡所能培養,但能信的不多,心中有數,原本就搖擺不定的幾位,有所提防。”

    “——我不在,韜光養晦一詞,該明白。”

    最後,綠藤神『色』復雜地拍了拍她的肩,有些味深長地感嘆︰“姨祖母知道一直以來的想法,但知道,現在,我們這一脈,再經不起折騰了。”

    這些話,像是寒冬臘月一盆兜頭而下的冷水,寒涼到了骨子,每一個關節都嘎吱嘎吱地響。

    她想,完了。

    一切都完了。

    衡州戰場,那是個什麼地。真打起仗來,死在前面的,都是綠藤這種修為臨一腳即將踏入領域境的人。

    就算她活著回來了。

    那都是多少年之後的事了。

    在另外兩支的步步緊『逼』之下,他們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都不一定。

    每當這個時候,清漾總是下識的將所有一切責任推到另一人的身上。

    若不是她。

    橫鍍不死。

    那麼現在,他的修為,應該和朱厭差不多,有他的支持,就算另外兩支聯手,奈何不了他們。

    而如果不是南柚處處針對自己,就算橫鍍已死,星主照看好她,南柚有的,自己有,有星族的支持,花界少君之位,應該是她的。

    再退一萬步來說,自己已經被趕出星界,南柚若不在赤雲邊從中作梗,烏甦汕豚這條線,就不斷,她可以如願拿到靈髓。

    她可以和南柚一樣,一舉突破到聖元境。

    這一切,從頭到尾,所有的不幸,都來源于她。

    而她現在,已經坐上少君的位置,擁有自己的勢力,有一群袒護和偏愛她的人,就連修為,都壓了她一頭,晉升到了聖元。

    憑什麼呢。

    為什麼呢。

    她那麼痛苦,南柚一個借著她父親命數才存活的人,有什麼資格過如此如自在。

    清漾捏了捏拳,思考好半晌,漠著聲音吩咐道︰“準備前往百族。”

    “拿師尊的令牌,請大師兄參加。”

    丹青能猜到她做什麼,遲疑片刻,不不鄭重提醒︰“姑娘,綠藤長老一,我們這邊能做主的人幾乎沒有,若是貿然行事,罪星族,是否不妥。”

    就算綠藤還在,星界,他們惹不起。

    “有什麼不妥。”清漾扯了下唇,冷笑道︰“我就算是死,拖著她一起。”

    她闔了下眼,“再說,我不南柚的『性』命。”

    =======

    朝雲Γ 小郝丁晃搓兀 菽敬形典θ蟆br />
    垂落的帷幔和珠簾之下,玉骨冰肌,蛾眉曼。

    溫熱的身/子從身後貼上來,南柚用被子將頭捂住,啪的一下打在他的手背上,困眼楮都睜不開。

    她的聲音有些啞,透過被子傳出,悶悶的帶著破碎的氣音︰“離我遠些。”

    好半晌都沒人出聲。

    南柚將被子掀開一條縫,偷偷拿眼瞅她,而後對上一雙蓄著清淡笑的溫柔眼眸。

    少年寒霜履雪,肌膚如碎瓊『亂』玉,上半身青/紫交錯,腕骨上還有一個清晰可見的咬痕,齒印泛著紅。

    南柚被美/□□清醒了些,氣消了,心虛了,她伸出手指,戳了戳那個印記,啞著聲問︰“疼不疼?”

    孚祗搖了搖頭,聲音好听不了︰“姑娘給的,都不疼。”

    “我今日可沒惹。”南柚眯著眼楮嘟囔,玉藕一樣的長臂纏上他的脖頸,“怎麼就又姑娘姑娘的叫。”

    孚祗下巴輕嗑在她『毛』絨絨的發頂,胸膛輕微地顫動,嘆息般的饜足︰“右右。”

    南柚睫『毛』上下扇動幾下,嗯的一聲,懶洋洋地跟他說著話︰“今日午時,我將同父君前往天族,參加百族。”

    “跟我一起?”

    孚祗沒出聲,她眼楮不睜開,只是伸出手指,軟綿綿地點了點他的胸/膛。

    而後,如願以償地听到了那聲近乎縱容般的好字。

    許是夜鬧過,許是初升的陽光難,南柚昏沉沉睡了過去。

    而其實,她原本還有一些話想對孚祗說。

    比如他比竹公子好看許多。

    讓她心動許多。

    再比如。

    她已向流枘明說,她有一個十分中的男子。

    她一看到他,就歡喜不了。

    想和他親。

    想和他到老。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