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16章 ……



    第120章

    時間就像是指縫間淌出的水, 悄無聲息地來,悄無聲息地走。

    在修為停滯三個月之後,南柚決定閉關。

    閉關之前, 她去拜訪了金烏。

    當初荼鼠說金烏是世間最會佔卜之術的人,所算之事, 無有不準, 她還不覺得有什麼,可當他隨口一句的話成了真,落到自己頭上之後, 那種感覺,便全然不同了。

    佔術神秘, 規矩諸多, 專精此術的人少之又少,但很多事情又需用到。小如靈礦開采, 靈河疏通, 大如王朝氣運,國基選定。

    金烏是異獸,巢『穴』在星界極北的凶險之地,這里雪與天同『色』, 蓬松柔軟,厚厚的一層,積到膝蓋的深度,目光所至,幾乎看不到翠『色』,倒是有幾排歪七倒八的樹,枯裂的,呈現出腐敗的黑『色』。

    外面天寒地凍, 他的洞『穴』里卻暖和得像是掛上了春日的暖陽,一整座山的內部被掏空了,山頂上,是一個巨大的豁口,人住在洞『穴』里,抬頭亦可以看見日月星辰,視線毫無阻攔。

    狻猊和荼鼠怕冷,嗖的一下就沖了進去。

    然後被結界彈了出來。

    一個『亂』糟糟的小老頭從山洞口探出頭來,見到這一幕,嘿的笑了一聲,道︰“當日趁老頭我沒有防備,你們兩偷偷『摸』『摸』進來,將我洞『穴』外破壞得一塌糊涂,我沒找去算賬已經給了南D面子,怎麼,今日還想得手?”

    同為異獸,狻猊不怕他,頭一甩,爪子往下一拍,濺起不少雪屑。

    荼鼠跳上南柚的手掌,啾地叫了一聲,帶著提醒的意味。

    已經縮回洞里準備睡回籠覺的金烏頓了一下,在濃郁的狻猊氣息下尋到了一絲半點的熟悉。

    他定楮一看,目光照舊先落到了孚祗的身上。

    “原來是你們。”金烏 的一聲,手指一點,渾濁的眼球里倒是帶上了熟稔的意味,“看好你身邊兩個小家伙,我洞里東西雖多雜,但每一件都有數,若是再少了,全算你們頭上。”

    南柚笑著取下了頭頂的帷帽,道︰“前輩放心,他們很听話。”

    跟著來的人不多,除了孚祗,就只有狻猊和荼鼠。

    一行人跟在金烏的身後,黑漆漆的一條狹長過道,安靜得令人『毛』骨悚然。

    終于見了亮光,金烏隨意地擺了擺手,道︰“你們隨意,我這里沒什麼規矩,多少年也不來個人,待客的禮數忘得七七八八了。”

    南柚尋了張黑『色』的椅子坐下,還未開口,金烏就伸手止住了她︰“若是有關佔術的事,就不必提了。”

    “佔術有違天道規則,隨意泄『露』什麼,都有可能遭到反噬。”金烏指了指自己︰“我這樣的修為,再反噬,就兩種結果,要麼雷劫降身,要麼走火入魔。”

    這些,擁有著萬妖錄的南柚自然知道。

    “前輩,你佔過我的命數嗎?”南柚問。

    金烏眼瞳轉向洞『穴』外面,答非所問︰“命數自有天定,但也有個詞,叫事在人為。”

    “我今日特意前來,想請問前輩,除了命運虛無之外,我的身上,還有什麼別的命數。”南柚開空間戒,拿出了一架古琴,晚輩求教的姿態做得很足︰“我听人說,前輩一直在尋妖月琴,前些年,靈礦邊,還有神山上的提醒,南柚銘記于心,這把月琴,只當是一份心意,希望前輩收下。”

    金烏眼楮亮起來,又沉下去,好幾次之後,扯了下嘴角,道︰“你這份心意,真送得讓人不知道怎麼拒絕。”

    南柚將琴遞過去,他伸手接過,手掌撫過琴身每一處,喟嘆︰“王族果真富有。”

    但到最後,金烏也是三緘其口,沒有多說關于南柚的半個字。

    直到南柚等人起身告辭。

    金烏將他們送到洞『穴』外面,嘴唇翕動,飛快說了一句大家都听不懂的話。

    “——困境查琴。”

    說完,金烏也不等她再問,捂著胸口一臉郁卒的神情,語氣也不太好︰“快走快走,以後都別來了,你來送個禮,我還還了多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南柚腦海中不斷閃過這句話。

    “琴?禽?”這兩個字眼,可以衍生出數種不同的意思,在困境沒有到來之前,南柚參不太透。

    回去之後,南柚就開始準備閉關。

    閉關前,她偷偷拉著孚祗去了一趟人間。

    人間京都的集市十分繁華,夜幕降臨後,一年一度的秋燈會就來臨了,不論是平民百姓,還是京都的高門貴女,在這樣的夜晚,都戴著面具提著花燈出了門。

    街道兩邊,熙熙攘攘,人『潮』和車馬涌動,吆喝聲笑鬧聲不絕于耳,數不清的花燈點著火,飄向空中,在黑『色』的天幕上綴成星星點點的亮。

    兩人悄無聲息出現在京都最高酒樓的屋檐瓦片上,像黑暗中飄飄落下的兩尾扇羽。

    “看。”南柚掌心中現出十幾顆圓汪汪的銀錠,她有些開心,臉頰是漂亮的胭脂『色』,手指頭雪白,青蔥一樣細。

    “我提前讓人準備的,人間就用這個。”

    他們停在了附近的一個面具攤上。

    攤主是個樸實熱情的大娘,木架子上,長長的釘子上掛著花花綠綠各式各樣的面具,顏『色』鮮艷,形狀各異,每一個都有特『色』。

    南柚一一翻看,後,手指頓在了其中一個上。

    孚祗看過去。

    青面獠牙,十分夸張,走在大街上,是能把小孩子嚇哭的圖樣。

    “右右。”他生得一副好皮囊,哪怕是無奈地笑,也是十足的清雋貴公子模樣。

    南柚將那個面具取下來。

    “試一試吧。”她尾音勾著,眼尾描著的那顆紅痣襯得她肌膚勝雪,鵝黃的小衫,同『色』的羅裙,她鮮嫩得跟枝頭初綻的嫩葉一樣。

    “會嚇到人的。”孚祗看著背後一個個牽著大人手東張西望的人間小孩,用根本稱不上提醒的語氣提醒。

    擺攤的大娘笑呵呵地接︰“公子生得好,其實戴怎樣的圖樣都好看,今夜秋燈節,全圖個樂子罷了,更古怪的面具都有,這個算不得什麼。”

    說話間,南柚已經將面具戴在了孚祗的臉上。

    男子身體修長,腰瘦肩窄,氣質清和,即使戴著一個突兀的面具,也絲毫沒有可怖的感覺。

    南柚又替他拿下來,掛回長釘,目光落在下面一排描繪精致的面具上,有些驚訝地咦了一聲,問︰“怎麼還有同『色』同狀的?”

    同『色』一雙,一男,一女。

    “這些啊,是專為秋燈節準備的,有些定了親的姑娘和公子喜歡這些,好看,也甜蜜。”大娘看著他們兩人親昵耳語的樣子,不由得也跟著笑︰“兩位也可看看,有沒有喜歡的。”

    南柚了然地點了點頭,而後目光就只徘徊在那兩排面具上。

    很快,她選了一對狐妖樣式,金邊白底的面具,她一只手拿一個,轉身,問孚祗︰“郎君,這一對如何?”

    一句郎君,將從來清和淡然的男子喊得驀然抬眸,眼神中柔和的霧彌散,化為暗涌的河流,決堤的壩口。

    “右右。”他的聲音里,頭一次有了失控的意味。

    南柚疑『惑』地嗯了一聲,將手中的面具在他眼前晃了晃,言語之中,帶著一種明知故問的笑意︰“不好看嗎?”

    他沉默的時間有些長。

    她扯了扯他的袖子,兩口子之間撒嬌的語氣︰“郎君?”

    孚祗眸中翻涌著濃深的墨『色』,他盯著南柚一瞬,忍不住想,郎君這個詞,多麼好听,一句便勝過間所有情話。

    從前的月落聖女,天不怕地不怕,對著他,幾乎喚遍了她所能想到的帶著各種旖/旎意味的稱呼。

    唯獨這個詞,提也不曾提過。

    孚祗指尖動了一下,他將其中一個面具輕輕地罩在她的臉上,又轉到身後,替她系上兩根帶子,端詳片刻,他道︰“好看。”

    南柚伸出指尖,戳了戳他勁瘦的腰身,催促道︰“你也試試。”

    下一瞬,男子溫熱修長的手掌捉住了她作『亂』的那只手,聲音有些沙沙的啞︰“右右,替我戴上。”

    南柚欣然應允,踮著腳尖將面具給他戴上,兩人的身子離得很近,從側面看,她像是環在了他的脖頸間,小巧玲瓏,腰身細得仿佛隨手就能折斷。

    一股淺淡的木質香在空氣中漫開,越擴越大,像是春日成團簇擁的嫩芽,是溫暖而蘊藏生機的味道。

    南柚愣了一瞬,突然福臨心至。

    想起了那日,原熵身上控制不住散發出的濃香。

    “孚孚,你……”南柚的目光從他的臉上,落到他的胸膛,再要往下,就被他蒙住了雙眼。

    男子嘆息般的聲音響在她的耳邊︰“『亂』想什麼。”

    南柚半晌沒說話,孚祗以為小姑娘面薄,雖然平時行為比誰都大膽,但真接觸到這樣的話題,哪有不羞的。

    還沒等他說第二句話。

    小姑娘躍躍欲試的聲音就傳到了耳中。

    她道︰“孚孚,我突然不想逛集市放秋燈了。”

    她暗戳戳地捏了捏他的手掌,“我們回去吧。”

    這一瞬,饒是以孚祗的定『性』與心境,嘴角都不受控制地往上提了提。

    這人。

    直率得令人無法不喜歡。

    到底還是繼續逛了。

    走到竹蘊閣的時候,南柚走不動了。

    竹蘊閣是京都中出了名的南館,四大公子皆在此處,南柚不止從一人的嘴里听過這座人間銷魂所的名字。

    幾個與她關系不錯的大族貴女,都是此地的常客,對里面的竹公子贊不絕口,再三推薦。

    在人間沉醉溫柔鄉,紙醉金『迷』,是最不容易讓人現的。

    今日秋燈節,人格外的多,怡紅院有姑娘們招攬客人,南館也有自己吸人眼球的一套。

    『露』天的樓台中,衣裳上繡著綠竹的男子接過身邊小侍手中的花燈,往空中一拖,花燈便飄然往上,直至成為一個小小的亮點。

    沒有說話,沒有過多的互動,連個眼神都沒分給下面的人,清傲如竹,但一舉一動,又偏偏帶著一種蠱『惑』引誘的意味。

    下面男女呼聲如『潮』。

    “確實可以當起絕『色』一詞。”南柚駐足片刻,道︰“我們進去看看。”

    此情此景。

    這般言語。

    孚祗不由得想到了神宮中,她傳鮫人進殿,喚了水的那次,他用雲窺鏡看見的情形。

    帷幔珠落,澄廓璀錯,女子擁著輕紗,神態懶散,那只鮫人現出i麗的魚尾,聲音洋洋盈耳,試探著接近,用魚尾點了點她垂在半空的手指。

    而女子眼里,洋洋灑灑鋪張開笑意,像是注意到了某種窺探,她由著那條魚,得寸又進尺。

    那些久遠的經過了無數歲月沖刷的記憶,本應該模糊的,布上一層厚厚的灰,但直到這一刻,他回憶起來,就像是昨天生的事。

    他依舊在乎,並且耿耿于懷許多年。

    一向好脾氣的男子蹙眉。

    他反握住南柚的手,聲音中罕見的帶上了異樣的情緒。

    似不滿,似慍怒。

    “姑娘。”

    “看我。”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