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15章 和好……



    第119章

    穆祀這邊出乎意料的順利, 南柚總算松了一口氣。

    千年好友,她自然知道他是個怎樣的人。

    他從不空口答應別人什,可一旦答應了, 就必定會傾盡全去做。

    他不娶,她不嫁, 兩家的大人也不摁著他們的頭結親。

    南柚深諳趁熱打鐵一鼓作氣的道理, 因而第一早,她就到了青鸞院。

    雲姑見她來,一迭聲地朝里通報。

    這個時辰, 流枘起來,在睡得『迷』『迷』糊糊的南胥穿衣裳。

    小胖子哼哼唧唧, 兩只小胖手就是不配合, 眼楮眯得只剩下兩條縫,流枘又好氣又好, 捏了捏他臉頰上的肉, 道︰“不是嚷著要見姐姐?姐姐來了又不起來,等下姐姐走了,不帶你玩了。”

    小家伙嘴一癟,屁股朝著流枘, 『奶』聲『奶』氣地控訴︰“不是,母親總騙人。”

    流枘看了眼南柚,輕聲解釋︰“他總嚷著要去找你。這小家伙皮實得很,旁人根本管不住,我怕他打擾你做事,便拘著他,不讓他去。”

    南柚上前兩步,朝著被南胥整得萬分奈的女使揮了揮手, 示意她退下,又伸手,鬧脾氣的小胖子抱起來在懷里掂了掂,嘆息了聲︰“怎越來越重,過幾,姐姐都快抱不動你了。”

    南胥嗖的一下,精神了。

    他扒拉著南柚的衣袖,從她的臂彎中『露』出一個小小的腦袋,白白嫩嫩的,眼里還帶著惺忪睡意。

    “姐姐,姐姐!”小家伙人不大,嗓門卻洪亮,南柚被他唬了一下,伸手去捏他肉乎乎軟哄哄的耳朵。

    “怎起床還讓母親來喊,姐姐似你這樣大的時候,早早就自己動手了。”南柚一本經地糊弄南胥,頗有一副做姐姐的樣子,“快去衣裳穿好,一刻鐘的時間,若是慢了,姐姐可就走了。”

    南胥這下徹底精神了。

    南柚和流枘退出他的房間。

    “母親體可好些了?手腳還涼嗎?”自從流枘生下南胥,就落下了這個『毛』病。

    流枘次為人母,原本就柔和的『性』子更見溫婉,她著點了點頭,道︰“好多了。你父君和你變著法的尋來那多補物,者,母親有一修為撐著,原本也出不了什岔子,右右不需擔,安做你的事情。”

    大人們向來是同一套說辭,南柚有些不放,伸手觸了觸流枘手背的溫度,見確實是溫熱的,這也跟著現出了︰“我的私庫里還有許多滋補的靈物,等下讓人送來,母親記得每按時服,盡快體養好。”

    流枘感覺很久沒有看見她了一樣,可其實,也月余。

    從前,南柚忙起來或者閉關的時候,一年半載的也是常事,但那個時候,她不會因為南柚的忙而患得患失,母女間的感情十分好,南柚也喜歡黏著她,比依賴她。

    不可否認,自從知道南胥的到來,她的注意和愛,至少分了七成出去,而到了南胥要出世的時候,她已經虛弱得甚至會被他控制住。

    而等南胥出世,小小的孩子,要『操』的事很多,一時之間,忙得分乏術。

    而南柚長大了,相比而言,她已經不是需要父母時時刻刻盯著的年齡了,她有許多事要忙,甚至已經開始幫著分擔星主肩上的責任和擔子了。

    但以上,都不成為她偏疼南胥的理由。

    南柚和流枘在高亭的長凳上坐下,入目是嶙峋的假山,亭下是潺潺的水流,清澈見底,布局十分雅致。

    流枘自己的手搭在了南柚的手背上。

    “右右,母親做得不好,母親跟你道歉。”雖則妖族『性』情是刻在骨子里的大氣豪爽,但流枘這樣式且認真的言辭,還是讓南柚驚訝地抬了抬眸。

    流枘歉然︰“當初,胥胥淘氣,要狻猊的金甲,要孚祗的柳樹枝掛上燈籠,母親雖意,可念著他小,念著他喜歡,事後並沒有告訴他不可以這樣,也沒有和右右說清楚,這是母親的錯。”

    南柚沒想到她會說出這一番話,頓了一下,輕聲道︰“沒事的,我都知道,母親不說這些。”

    “母親知道,外面的流言,你多少听到了些,你是我和你父君第一個孩子,是你父君盡了方法強留下來的孩子,我們你疼到了里,絕不可不愛你。”流枘說這話時,神情尤為認真,“那些嚼舌根的人,母親已經全部清除掉了,右右是嫡長女,天賦修為沒一樣差的,少君之位實至名歸,並非搶了弟弟的。”

    母女兩對視,南柚慢慢垂眸,聲音低低︰“袞袞都氣得跳起來了。”

    流枘幾乎想到那個情形,她看著南柚,道︰“明,母親帶著胥胥,備上禮,跟袞袞和孚祗說明緣由。”

    “不必。”南柚伸手撫了撫鼻梁,道︰“這太式了,他們反而不適應,我明帶著胥胥去昭芙院一趟,讓袞袞拍幾下屁股,就沒事了。”

    “袞袞是直『性』子,又是你的傍生獸,應當不會計較。孚祗跟著你,雖一直以從侍份自居,但現下該是漸漸融合從前的記憶和修為了,輪回者大多高氣傲,他又不是喜歡說話的人,有什事都藏在底,若是生了意見,想走,于你而言,是不小的損失。”流枘有些擔憂。

    南柚今來,其實就是為了自己與孚祗的事墊個底。

    她稍稍坐直了子,回︰“母親多慮了,孚祗和袞袞一樣,他們絕可背叛我。”

    流枘伸手,撫了撫她的馬尾,“母親知道,你和院中的人關系都好。”說完,她頓了一下,又著搖頭,道︰“凡是跟我們右右接觸過的,就沒有不喜歡的。”

    南柚腦袋往她肩上靠了下,湊到流枘耳朵邊,是從前兩個人說悄悄話時的慣姿勢。

    “母親,我跟你說一件事。”

    流枘疑『惑』地嗯了一聲。

    “我和穆祀談過了,我們都不想結親,他會跟天君稟明,我也跟母親說一說。”

    流枘詫異地側首,問︰“你們兩人皆意?”

    南柚點了下頭,道︰“他現在太子之位高坐憂,可供選擇的貴女太多了,而且,我們都只當對方是好朋友,想來想去,還是挑明說了。當年本就是兩家大人口頭上隨便一說,天君寄來的那份信,看過的人不多,都是朝中重臣,不會拿這樣的事去說。”

    兩個小孩都已經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了,更處兩族少君的位置,做事之前,前因後果捋得明明白白。

    流枘沉思許久,開口︰“既然你們都已經想明白了,母親便跟你父親說一說,但澄清此事,需要另尋時機。”

    現在外面流言起,說南柚因為弟弟的出生,在星族的地位一落千丈,很快少君之位都不保,若是傳出這樣的消息,保不齊外人都會看輕她,覺得是天族放棄了她。

    這樣的委屈,流枘自然不會讓南柚受。

    等過午膳,南柚牽著南胥去了昭芙院,小家伙走走停停,一邊走一邊回頭東張西望。

    南柚停下來等他,問︰“不是整吵著要來?這還沒到呢,就想母親了?”

    不知道為什,讓流枘和星主頭疼不已的小魔王南胥,在南柚面前格外的乖巧,南柚繃著張臉嚇他他都不肯走,就是要跟姐姐在一起。

    此刻,他很自覺地胖乎乎的小肉手交到南柚手中,『奶』聲『奶』氣地反駁︰“不是,胥胥在記路,下次就會自己來找姐姐了。”

    他長得像是人間的年畫娃娃,十足孩子氣,抱怨的時候,還左顧右盼怕被人听到︰“母親不讓我來,說姐姐忙,雲姑也不肯告訴胥胥姐姐的院子在哪。”

    南胥搖了搖南柚的手,仰著張小臉,巴巴地道︰“姐姐姐姐,胥胥很乖的,一點也不鬧。”

    南柚嗤的一下了出來,她彎,胖嘟嘟的小家伙抱起來,道︰“還不鬧啊你,母親都快被你愁死了。”

    一踏進昭芙院,感受到陌生氣息的大妖們紛紛回首望,看得小家伙眨著眼楮,直往南柚懷里拱。

    然後真被狻猊揪下來打了屁股。

    當然,雷聲大雨點小,還惹得南胥咯咯地。

    星移斗轉,夜幕垂落。

    昭芙院里,送走了抽抽噎噎要姐姐的南胥,又迎來了一位熟客。

    流芫在外面辦事,回妖族的路上,經過星界,就悄悄『摸』了進來,沒驚動別人。

    南柚披著一件外衫,手中的法一放,吩咐彩霞上茶的同時,問︰“怎突然來了,都不提前說一聲。”

    “臨時決定的。”流芫跟她擠上一張床,兩顆圓溜溜亮晶晶的小珠子塞到她手中,道︰“這可是好東西,我花大價錢搞到的,叫留影珠,可以記錄眼前發生的事。”

    她手指尖點著那顆白『色』的珠子,道︰“這個白的,是沒有過的,還存三段影。”

    說完,流芫又鄭重其事地那顆青『色』的捻起來,放到她另一只手中,語氣里滿是興奮︰“這是前頭的大在衡州戰場錄到的東西,里面還有神主出手的畫面,太厲害了,我今看了不下百遍,方又回顧了一遍,現在手還是抖的。”

    南柚听到神主和衡州,也來了些精神,她看著手里珍珠大小的珠子,觀察半晌,問︰“怎啟?”

    “跟留音珠一樣,都是琴家搗鼓出來的嘛,輸入靈就行了。”流芫站起來,茶都沒喝上一口,就準備回去了。

    南柚問︰“你這來了多久,不歇一會?”

    “不了。”流芫朝她招了招手,道︰“這些時忙,我明還有事處理,改得閑了,來星界小住。”

    等流芫走了,南柚看著掌里安靜躺著的幾顆珠子,捻起其中一顆,觀察了半晌,對樺隨口一提︰“還是琴家會賺錢。”

    片刻後,南柚坐在寬大的躺椅上搖著,她蜷縮著體,小小的一團,紅『色』的裙邊,卻悄然擱到了另一邊,孚祗的膝上。

    裙邊下,是雙凝脂一樣的玉足。

    孚祗拿了條毯子她蓋上。

    她又踢開。

    如此反復幾次。

    南柚掐著他開口的瞬間,搶一步道︰“看前面,衡州的情況。”

    孚祗清水一樣的眸子與她對視,而後垂首,默不作聲一次毯子蓋在她上。

    一顆小小的珠子緩緩上升,散發著靈光,半空中,像是突然展開了一幅巨大的畫卷。

    古城戍邊,兩軍對峙,光是眼楮看著,肅殺的氣氛就已經顯『露』出來。

    沒過多久,畫面一轉。

    一段黑『色』的巨大枝丫突然刺破蒼穹,帶著與倫比的道和震殺一切的法則奧義襲下,可抵擋,法躲避。

    這一擊之下,只有死亡。

    南柚屏住了呼吸。

    她仿佛已經夠看到錄影之人驀然震顫的瞳孔。

    但在那根滅世的枝丫即落到城牆上,在下面數人閉上眼楮的時候,一人從空間裂縫中踏出,瑩白的手掌往前橫推,兩相踫撞,所有的聲音仿佛都泯滅了,響徹天地的炸響持續了一段時間,攻擊的余波被人轟進了虛空。

    人受到波及。

    城牆上駐守的老兵和參跪了一地,臉上是近乎狂熱的崇拜和擁戴。

    “神主!”

    他們呼喊。

    男子形消瘦,氣質高華,臉上籠著一層濃深的霧氣,只『露』出一雙映著山河與古城的眼楮,人一十分溫和好說話的感覺,但又不敢長時間直視。

    “她在哪?!”陰惻惻的聲音來自那段枝丫背後的主人,聲音中的殺意盛得令人法承受。

    神主並不說話,淡青『色』的衣角在古城的微風中拂動,他居高臨下,眼神中毫波動。

    “竟敢…背叛我,封我萬…年。”那個聲音傳過來,像是在跟什量做拉扯,斷斷續續的卡頓。

    神主袖袍一揮,從始至終,一句話也未說,璀璨到了極致的靈光那根枝丫推入了另一邊的黑『色』巨洞中。

    同時被打斷的,還有這顆珠子的錄像畫面。

    南柚閉著眼楮,那震懾人的對決在腦海中回放了一遍又一遍。

    她感嘆︰“太強大了,別的不說,就方神主揮袖子那一下,至少了五修到大圓滿的奧義量。”她騰的坐起來,做出了跟影像中的人同樣的動作,強調道︰“就這樣揮一揮袖子呀。”

    “真厲害。”

    驚嘆之後,便是向往。

    她托著腮,眼里的星星都在閃︰“我要是什時候,有這樣的修為就好了,簡直橫掃六界八荒敵手,從此沒有煩事了。”

    她的直率言語讓孚祗了一下,他聲音好听,問她︰“怎沒有煩事?”

    南柚興致勃勃地跟他說自己的設想︰“我都那厲害了,你肯定也不差。到時候,我父君和母親必然已經同意我們在一起了,說不定成親很久了。六界還在,邪族沒有攻進來,我們平時在星族處理政務,得閑了就到處雲游,小住,子瀟灑快活。”

    “或者,我們把星族管得差不多了,出不了岔子了,就擔子交南胥,讓他當星主。我們兩個去開個門派,沖我們這樣的修為,前來拜師藝的,不知道多少呢。”南柚說得起勁,說完之後,扭頭問邊清雋的男子︰“你覺得好不好?”

    這樣的設想,與當初她說的話何其相似。

    孚祗的手指微微攏了下,道了一聲好。

    臨睡前,南柚還嘟囔地提了句︰“我們孚小祗的眼楮和神主還有些像,一眼看上去就是溫柔的人。”

    孚祗拍了拍她的後背,輕聲哄︰“快睡吧,今的法,需要夢中深度冥想。”

    等她閉上眼楮,呼吸均勻了。

    孚祗俯,輕輕抱了抱她。

    “右右。”

    “我與神,皆屬你。”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