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13章 團子……



    小小的孩子一天一樣, 南胥身負星族皇脈,天賦絕佳,不過短短一兩月的時間, 就已經三四月孩童的模樣,頭上綁著兩小揪揪, 話說得十分麻溜。

    這一胎乎耗盡了流枘的元氣, 初那一月,總睡睡醒醒,醒來的那一小段時間, 人也昏昏沉沉的,星主日夜守著, 胡茬子冒出不, 看著乎能上天的南胥,被磨得每次咬緊後槽牙忍了再忍。

    南柚因為一段悟不透的經, 『逼』著自己閉了一次關。

    用了足足三月的時間。

    三月出來之後, 才梳洗沒多久,青鸞院那邊就來了人請,說王君和夫人讓姑娘過去用膳。

    出門的時候,孚祗正好從王軍指揮處來。

    兩兩對視。

    在雲姑等人的注視, 南柚的步子停了一,今日穿的長裙類似于男子的袍裾,明黃的顏『色』襯得膚『色』極白,陽光發著光一樣,跟那日夜里妖媚艷絕的樣子又不一樣。

    就連說話,都自帶著一股命令似的語調。

    道︰“晚間等我來。”

    仿佛任何話語,跟夜晚兩詞扯上關系,都會顯現出曖/昧的意味。

    孚祗瞳孔有一剎的凝滯。

    擦肩而過的一瞬間, 仿佛輪不得他拒絕半字。

    雲姑身為跟在流枘身邊時間最久的大妖,乎來一次,就要被孚祗的修為震撼一次。

    這樣的大妖,基本上覺醒了記憶之後,就會自行離去,就連王君也驅使不了,更遑南柚一才入內政沒多久的小姑娘。

    對前朝的事有所耳聞,知道現在南柚手中掌握的股力量,均孚祗在管。

    因而,那樣多的話在肚子里轉過,能說出口的好像只有一句。

    “姑娘馭有方,昭芙院中的大妖,一比一親近姑娘呢。”

    南柚聞言,莞爾,小臉上『露』出一種驕傲的神情,罕見的小孩子氣︰“從我院里出來的人,這還說什呢。”

    雲姑慈愛地笑,自幼看著南柚長大,自己又沒有孩子,將看得跟親生的一樣。

    等到了青鸞院,南柚的步子還未完停來,懷里就滾進了一圓鼓鼓的小炮彈,旋風一樣,跑得又快,南柚沒有防備,周身靈力差點控制不住傷了他。

    “南胥,又胡鬧什!把你姐姐撞疼了!”星主見南柚嘶的一聲抽了一口涼氣,兩條眉『毛』頓時豎了來。

    南柚這才擰著眉去看懷里的小孩。

    三四歲的模樣,小孩完長了,出生時臉上的褶皺已經消失不見,一張小圓臉白白嫩嫩,肉乎乎的還夾著層巴,南柚半蹲身,裙擺掃到地上,故意板著臉惡聲惡氣地嚇唬他︰“做什?『毛』『毛』躁躁的,你撞到我了。”

    肉團子根本不怕,咧著牙齒一笑,小眼楮只剩兩條縫,他環著的大腿,含糊不清地吐字︰“姐姐。”

    南柚第一次听這小的孩子叫姐姐,軟乎乎的『奶』聲『奶』氣,拖著尾音,听得人尖一顫。

    “姐姐、姐姐。”他越喊越順,抱著南柚不撒手。

    流枘朝他招手,聲音柔和︰“胥胥,過來母親這里,姐姐才出關,讓姐姐歇一會。”

    小團子肉乎乎的身體扭了一,黑葡萄一樣的眼珠子轉了轉,緊接著,將南柚抱得更緊,一臉假裝听不見的神情。

    南柚拍了拍小家伙的肩,瓷白的小臉繃著,刻意嚴肅地同他說話︰“不听話?”

    小家伙兩只手背上的肉窩窩可以塞進黃豆,他松南柚,乖乖站到星主身邊,兩只小手藏進袖子里,時不時就偷偷抬眼去看南柚。

    南柚給流枘和星主見了禮,坐在了庭院一側的藤椅上。

    流枘自從生南胥之後,就沒見到南柚,等了日之後,派人去問,才知閉關了。

    柔聲細語問了南柚問題,關于修煉,關于一些日常,南柚一一答了。

    始還不覺得有什。

    十句之後,就意識到了。

    太客氣了。

    南柚也不知道該說什,流枘問問題的時候,還能答一兩句,等問題問完了,就再反過來問流枘的身體,問南胥的成長。

    問題總有問完的時候。

    而那彼沉默的瞬間,令人手足無措。

    說來用膳的,但南柚都沒等到膳食上齊,就身,對流枘和星主笑著道︰“我閉關一段時間,院子里堆積的事有些多,就先走了,明日再來看母親和父君。”

    現在長高了不,已經完大人的模樣,站來比流枘還高些。

    流枘想讓留來,一家人一吃飯,但正因為有太多的話要說,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以什樣子的方式頭。

    怕多想,又怕耽誤的事。

    相比于大人的顧慮重重,小孩子的話語,往往來得直率而熱烈。南胥一听要走,肉肉的小臉上頓時沒了笑,他嘟嘟嘟地跑到南柚身邊,伸出手,緊緊地抱著的腿,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不要不要。”

    “姐姐才來就要走,還沒有抱胥胥呢。”

    看著這小蘿卜丁,南柚半蹲身,『摸』了『摸』他頭上扎著的揪揪,耐道︰“胥胥陪父君和母親用膳好不好?”

    南胥聰明得很,他警惕地道︰“才不要,一用膳,姐姐就走了。”

    南柚覺得好笑,伸手捏了捏他臉上的肉,隨口一問︰“這喜歡我?你才第一次見我呢。”

    南胥仔細想了一會,口齒清晰地糾正︰“姐姐笨,已經第三次啦。”

    他掰著自己短短的手指頭,試圖讓憶來︰“第一次,姐姐說好了要給我閃閃的金甲和漂亮的燈籠,第二次,胥胥還握了姐姐的手。”

    他有些沮喪,『奶』聲『奶』氣的聲音一子蔫了來︰“都三次了,姐姐還不抱我。”

    南柚眸光微閃,有料想到當日流枘所言所行皆不本意,但從南胥嘴里听到,還有一種松了口氣的感覺。

    南柚將小小的人抱來,在懷里掂了掂重量,又點了他的鼻子,道︰“小胖子。”

    一向調皮得不像話,讓星主次忍不住想打人的南胥這會跟乖寶寶一樣,把小臉靠在南柚的肩頭,膩了好一會,才哼哼唧唧地來。

    從青鸞院到昭芙院,南柚換了身勁裝,站在院中,道︰“袞袞,設結界。”

    才跟荼鼠掏了一寶庫的狻猊情很好,南柚一說,它問都沒問,就設置了一龐大的結界。

    孚祗從巨柳的枝頭輕輕一步踏出,清雋出塵的五官,在某一瞬,仿佛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霧氣。

    “除孚祗外,所有人,退出昭芙院。”南柚道。

    狻猊看著宛若謫仙,安靜站立的男子,臉上的幸災樂禍簡直藏都藏不住,它連聲問︰“怎了怎了這,要打架嗎?”

    “你快出去,再不出去,被打的就我們了!”荼鼠簡直佩服它屢戰屢敗還要屢次挑釁的『性』格。

    狻猊挺遺憾地嘖了一聲,倒也沒再說什。

    空曠的結界中,南柚手往空中一握,清鳳就落在了的掌中,看著孚祗,聲音里藏著某種躍躍欲試︰“這次閉關,我將奧義珠和靈髓徹底吸收了,再加上清鳳,試一試能『逼』出你成實力。”

    孚祗還未說話,被近乎驕橫的語氣搶了先︰“不準放水,不準刻意抬高了夸我。”

    這樣一說,確定要認認真真地打一場。

    孚祗微微頷首,道︰“好。”

    南柚手中的清鳳在一瞬間爆發出了萬丈靈光,游魚一樣地靠近,身形縹緲不定,速度肉眼不可捉『摸』的快。

    比閉關前,進步不一點兩點。

    奧義珠和靈髓都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星族又本來厚積薄發的種族,再加上自身天賦出眾,領悟能力強,能有這樣的進步,在意料之中。

    接來的一刻鐘,南柚緊追不舍,孚祗游刃有余地避。

    直到的眉蹙來。

    孚祗才在里嘆了一口氣,頓了躲閃的步子,漫天的柳枝在這一刻迎風暴漲,像涌動的河流,又像萬仞絕壁上纏繞的綠『色』。

    那樣程度的攻擊,令人驚膽戰。

    南柚看了眼身後,退路也被封鎖了。

    一退,接來就將落入頹勢,孚祗對于整場戰斗的把控力,南柚清楚知道的。

    可若硬拼,接來,也就完跟著他的節奏走了。

    這一擊出來,基本上已經定了勝負,南柚不知道他用了成力道,但被一招擊敗,實在太丟人。

    攻擊到了眼前,南柚圓溜溜的眼瞳中映著泱泱綠『色』,不退反進,縴細的身影投進綠『色』的漩渦中。

    在兩即將相撞的前一刻,根綠瑩瑩的柳枝卷住了的腰身,將強行拖離了風暴中。

    南柚的唇,忍不住往上揚了揚。

    雙手背著,長長的馬尾落到腰際,隨著行走的動作輕輕地『蕩』,直到停在孚祗面前,熟悉的甜香味出現在鼻尖。

    “方才那一擊,你用了成力?”南柚問。

    孚祗的神情有一瞬的凝滯。

    南柚小臉也跟著垮了來,不死,試探『性』地伸出手指,問︰“七成,七成有沒有?”

    孚祗沒說話。

    南柚默默減了兩根手指頭,“那五成呢,五成總有吧?你現在修為哪有這高啊?!”

    孚祗沉默著,一副不知道該怎說,才能既給面子又讓相信的神情。

    見狀,南柚收了手指,道︰“行了你別說了,我大概知道了。”

    氣鼓鼓的樣子,看來格外可愛。

    孚祗伸手撫了撫的發頂,聲音溫潤,帶著淺淡的笑意︰“已經很厲害了。”

    “這樣。”南柚眼珠子一轉,突然道︰“我什時候贏了你,你什時候當我的王夫,如何?”

    王夫這詞,頭一次說。

    代表著什。

    孚祗自然知道。

    因而,饒以他這樣的定力,也有片刻的失神。

    南柚伸手捏了捏他的臉,看穿了他一樣,問︰“你可別說,要暫時壓住修為,在我超過你之前,都不再修煉了啊。”

    孚祗眸子微微垂著。

    他確實有這想法。

    他的神情太無辜,容貌又太好看,南柚抿著唇笑了一,湊上去逗他︰“好了,方才跟你說笑的。”

    孚祗眼里某種亮晶晶的光漸漸淡去。

    “吶。”點了點自己的唇,道︰“表現得好了,明日我去找穆祀和父君。”

    這動作,這句表現,簡直已經明示暗示到了家。

    同時找穆祀和星主,再結合方才那句王夫,除了解除兩族之間的口頭婚約,再沒有別的可能。

    他不一情緒化的人,絕大多數時候,往往能夠真正做到如止水,萬事不沾,唯獨和有關的事除外。

    比如時。

    明明知道現在誠布公,要面臨不小的阻力,也知道現在不最好的時機。

    但還將那兩詞,在里念了一遍又一遍。

    他傾身,溫熱的氣息蜻蜓點水一樣觸在柔軟得像雲朵一樣的唇上。

    他的聲音輕得像風中飄來的絮語。

    “右右,不著急,我們慢慢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