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12章 驚鴻……



    煙花一朵接一朵綻放在空中, 光焰燃燒殆盡之後,為流星一樣的光點,夜幕中下墜, 將黑暗中死一樣的寧靜炸得粉碎。

    王宮中,每一盞燈都亮了起來。

    星主自己這第二個孩子擬好了名字, 叫南胥。

    才出生的小孩, 不哭也不鬧,眼楮沒有睜開,皮膚皺巴巴, 小老頭一樣,談不上好。

    星主了幾眼, 也開始嫌棄, 連聲道︰“右右才出生的時候,白嫩嫩的, 『奶』香『奶』香, 皮膚上一絲褶皺都沒有。”

    罷,他還去數南胥頸上的小肉圈,還沒數完,自己就先笑了一下。

    南柚對新生的孩子充滿了好奇, 但也不敢伸手去逗弄,只能端著一副姐的架子,在一旁靜靜地,呼吸聲都輕了許多。

    之後,她又繞去屏風,了流枘。

    她還沒醒。

    女使已伺候著換了衣裳,點上了安神助眠的香,雲姑, 讓她好好睡一覺,精氣神能補回來一些。

    “我的私庫里,有些滋補的東西,等會讓奎送來,給母親這個小伙用。”南柚終于敢伸手去戳一戳他肉鼓鼓的小拳頭,道。

    星主頭也不抬,道︰“這些東西,你母親院子里堆了不少,你的那些,自己留著,關鍵時候,也能頂著用。”

    南柚堅持︰“我身邊有月勻,那些東西,留著也是留著。”

    星主便也沒什麼,道︰“行,等些日子,小伙大了,讓他好好謝謝姐姐。”

    南柚身邊的朋友,還有他這一輩的堂表兄妹,除了一個流芫,其余的都比她年,流芫又是個活脫的,叫她表姐的次數屈指數,平常都是右右右右地叫,第一次正兒八的做姐姐,里的滋味,有些奇妙。

    南柚回昭芙院之後,大都圍上來,小公子的狀況。

    南柚想了一會,眉頭一皺,道︰“我忘記他什麼樣了,小老頭一樣的,形容不出來。”

    狻猊巨大的腦袋一轉,哼的一聲,脊背上披著的金甲在黑夜中熠熠生光。

    “反正我是不會再去你母親的院子了。”狻猊兩只圓圓的大耳朵往下垂了垂,裝作滿不在乎地甩了甩脖子上濃密的鬃『毛』,把藏在里睡覺的荼鼠顛的滾了另一邊,它啾的一聲,尖尖的不滿意味,狻猊不耐煩地道︰“行了,睡吧你。”

    南柚默默地垂下眼睫。

    孚祗抬眸,了狻猊一眼。

    “做什麼,你我做什麼?!”狻猊委屈地哇哇大叫,若是為人形,簡直跳起來,“明明是右右母親不喜歡我,還把我的金甲給她弟弟玩,我沒給右右子嗎,我當時是一聲沒吭。”

    “還有你,她還在你本體上掛滿喜慶的紅燈籠呢,我整個院子里的人,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狻猊本來就是大凶之獸,脾氣一上來,本就不多的理智瞬間不翼而飛。

    白了,奎雲等人,是南柚的侍,亦是這王宮的一份,听夫人的話,無厚非。

    但狻猊孚祗,一個擁有著輪回者的身份,一個則是深淵獸君,留在院子里,留在星界王宮,不因為別的,只是因為南柚這個人。

    成起來的狻猊,身份足以與星主匹敵,哪怕是現在,它也儼然是王宮的小主人,來去如風,對星主,也是大搖大擺,不行禮。

    流枘日前的那番話,簡直將它拿侍使了。

    它這等地異獸,最是自傲,根本不能接受這樣頤指氣使的安排。

    孚祗脾氣好,覺得這沒什麼,但它不行,再憋著,它非得里外炸開來。

    因為流枘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況都不穩定,南柚在一個月前,就開始日日去瞧她。

    狻猊愛湊熱鬧,喜歡跟著她跑,又對星族的皇脈好奇,那日,就跟著去了。

    剛好,流枘就了那番話。

    次日,南柚帶著孚祗去,流枘又在昭芙院的兩棵巨柳上掛滿燈籠,顯得喜慶。

    接連兩次下來,別狻猊中微妙,就連南柚自己,都有一種被敲打的感覺。

    她便不去了。

    一直今日,對著狻猊敦實得像牆的背影,她才在冥冥之中,想通了一些事情。

    她行至高大威武的巨獸前,手掌撫上它的額頭,『毛』絨絨的觸感,帶著令人熨帖的溫度,她柔聲細語,叫了一聲袞袞。

    狻猊的脊背,差一點就彎了下去。

    “右右,我沒對你發脾氣。”它悶悶地道。

    南柚笑起來很好,兩輪彎彎的眼眸使原本大氣明艷的相貌變得溫柔婉轉,是烈日春風的轉變。

    “我知道。”南柚一彎身,裙擺落地上,她與狻猊那雙巨大的黃金瞳孔對視,笑意微斂,神情認真︰“袞袞,我母親不是頭一次見你,你想想,她何時如此話?”

    狻猊眼珠子轉了轉,沒話了。

    流枘一向是端莊得體,的任何話,都令人如沐春風,鸞雀皇族的大氣與明艷,在她身上體現得淋灕盡致。

    更別,南柚還是她最喜愛的孩子。

    她院子里的事,早在千年前,流枘就不『插』手了,哪怕是對修為最低的彩霞話,也是輕聲細語,給予了足夠的尊重的。

    更別狻猊,往日去青鸞院,簡直就是她另一個孩子。

    “你再想想,什麼人,會喜歡金甲紅燈籠。”

    狻猊黃金『色』的瞳孔中,像是躥起了一束小火苗。

    “你那個弟弟?”

    南柚『摸』了『摸』它順滑的『毛』發,順帶著撫了撫躲在鬃『毛』里睡覺的荼鼠,道︰“等他再大一些,我讓你教他修煉,成不成?”

    狻猊頓時又開了。

    南胥自然也不知道,他才出世,別的沒等,等來了兩頓打。

    夜深,窗外不知名的野雀啾啾地鳴叫,為了慶賀小公子的出世,整座王宮燈火通明,亮若白晝。

    孚祗私獄中回來,才踏進房門,一根紅『色』的綢帶便嗖的一聲,勾住了他的腰,將他推著入了珠簾之內,一抹縴細的紅,像是曳動的火苗,踏在半空中,與他對視。

    一個龐大而繁復的結界,原本的房間里開拓分離出來,里布著千萬根血線,交織在一起,像一張密密麻麻的蛛網。

    蛛網的中,少女躺在彩幔輕綢的圓床上,散著發,赤著足,眼尾描著紅,清月剪影一樣。

    孚祗足下的步子一頓。

    他算了算日子。

    覺得也是時候了。

    南柚捉弄他,前都是三五一回,但自流枘兩月前肚子吹氣一樣大起來之後,她時刻都吊著,日日去青鸞院,又因為修煉遇了瓶頸,捋了好久才捋順,很是消停了一段時間。

    料了會有這個一個時候,但沒料會來得這麼快。

    一時之間,孚祗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南柚坐起來,眼里笑意漸深。

    她像是猜了孚祗的想法,足尖點在半空中,她所之處,水紋一樣的漾開,明明很一段距離,她步子也不大,緩緩曳曳幾步,竟已了眼前。

    孚祗生了一副頂好相貌,下顎線流暢,被她用幾根手指挑起來的時候,眼眸尚是溫潤的,春水一樣。

    而南柚偏偏喜歡將這汪春水『逼』得咕嘟咕嘟冒出泡泡。

    她縴細的手指像一截青蔥,虛虛搭在他的下顎,明明是帶著點冰意的溫度,但一路滑下來,又帶上了星星點點的火花。

    是輕微的火灼一般的癢意。

    “今夜,外很熱鬧。”南柚的衣袖很,裙擺拖地上,她伸手去勾他的下巴,一截袖子就滑落下來,『露』出凝脂一樣的肌膚,白得耀眼,每一寸血肉都像是用珍珠填上的。

    “我給你跳支舞吧。”

    南柚尾音上挑,嬌嬌嬈嬈,配著她今日不同于往日的妝容,像是貓的爪子一樣,一下下地撓在別人上。

    孚祗自幼跟在她身邊,知道她會彈琴『吟』詩,練劍舞鞭,但唯獨一個舞,他未听人提起,更不曾見她跳。

    因而,當南柚在他耳邊吹著氣,他想不想的時候。

    孚祗睫『毛』很沒有出息地重重顫了一下。

    他听自己的聲音,認命一樣的誠實︰“想。”

    南柚笑著『逼』他︰“想什麼?”

    孚祗清聲道︰“想。”

    南柚抽身,退開一段距離,再抬眸時,眼神已然變了。

    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勾魂攝魄。

    她容貌盛極,跟披上少君錦袍的時候又不一樣,她由一桿挺拔的翠竹,一只不侵犯的高傲凰鳥,轉變成了人間的絕『色』花/魁,成了以『色』待人的花妖。

    觀舞的人一眼即沉淪,而後不斷下墜。

    想佔有,想疼愛。

    想圈起來,藏在金屋里。

    孚祗未想,她跳起舞來,會是這樣的情形。

    結束的時候,滿結界的紅綢都在一瞬間失去了顏『色』,而南柚身上的那件火紅羽衣,每一根線,都像是在血里染成的。

    開始結尾,孚祗未側一下首,眨一下眼。

    南柚伸手,點了點他一側臉頰,笑︰“回神啦。”

    如她所願。

    此刻,那兩汪春水,已有了別一般的溫度。

    “是不是還行?”南柚一張小臉『露』出盈盈笑意,道︰“很久沒跳了。”

    孚祗的聲音有些啞了,沙沙的悅耳︰“好。”

    小姑娘俏生生的,只他胸口的位置,小小的一個,好得不得了。

    孚祗伸手,將她攬懷里。

    他很輕地蹭她的發頂,帶著小翼翼的珍視味道。

    每當這個時候,南柚總有一種錯覺。

    他像是將她當做價值連城珍寶,踫一踫都怕碎掉。

    她活蹦『亂』跳,比誰都皮實。

    她當然不知道。

    她對于他來,是怎樣的渴求。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