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09章 心動……



    在星界, 少君繼任典禮,是除帝王登基,帝後婚之外最莊盛場合。

    雖然時間倉促, 但該注意地方,該準備細節, 一處不曾落下和怠慢。

    晨起, 天邊堆疊烏雲徐徐展開,像一朵朵顏『色』獨特,含苞待放綿柔花朵。在綻放過程中, 顏『色』開始蛻變,從悶紫, 到烏青, 到雪一樣堆白,而後, 一束晨光破開天穹, 照落在肅穆宮殿琉璃磚瓦上,撒在才抖著身軀破土嫩芽上。

    平素進不來內院嬤嬤和使在昭芙院中來回穿梭,或端著盆,或捧著錦緞和珠釵, 場面熱鬧,透著喜。

    流枘和星主都在房里坐著。

    端坐在銅鏡前少身段窈窕,徹底長開,眉眼精致,略施薄粉,像是從古畫中出,一顰一笑,麗無雙。

    星主看著使們來回忙碌, 眼神中,難掩感慨。

    流枘坐不住,上前接過雲姑活,用小巧銀梳一點點地順著發根梳到發尾,她聲音輕柔,有感慨︰“感覺一眨眼,我們右右就長。”

    南柚不能回頭,但對著鏡面揚揚唇角。

    “母親對右右疼愛,不會因為腹中這個孩子,減少半分。”流枘身為母親,心思細膩,雖然下令不準南柚出門,但她若真想知道,不說能夠隱匿息鉤蛇,就是她身邊那個修為比肩穆祀,越發測不出深淺孚祗,都能夠輕而易舉突破障礙,將她想知道一切,事無巨細地告訴她。

    南柚低頭,沉默片刻,而後輕聲道︰“我知道。”

    雲姑在此時,雙手捧著一根金黃雲綬上前,星主在使將為南柚佩戴上時,適時起身,揮退左右,道︰“我來。”

    南柚站起身,她今日著盛裝,莊紅與象征權勢少君冕服曳地,長長拖尾由兩名使捧著,朱唇殷紅,眼尾處描著水浪一樣波紋,一個字不說,不怒自威。

    父兩面對面站著,四目相對,星主開口︰“今日一過,就是人,之後道路,負而行,父君和母親,幫不什麼。”

    南柚小臉嚴肅,她輕輕頷首,頭上珠釵步搖跟著晃。

    星主低身,為她披上雲綬。

    “瞧瞧,好看。”他上下打量遍南柚妝容,欣慰道︰“等下父君牽上星台,受群臣禮拜。”

    星主伸手,牽流枘手,另一邊,牽住南柚,他道︰“方才官方話,不可盡信,日後受什麼委屈,只要父君還在,盡管回來,父君為撐腰。”

    他身為父親,身為君王,神粗,不如流枘觀察入微,很時候,不能向流枘一樣直白將自己袒護表『露』出來。

    就比如昨夜。

    分明心中已有決斷,斷不可能更改,卻還是要按捺著『性』子听那群人爭論言說。

    從前還好,南柚年齡小,他寵著縱著上天,別人不會說什麼,可隨著她長,漸漸嶄『露』頭角,甚至接管內政,父親對兒愛里,開始有顧慮,有期盼,有嚴苛,那是一種復雜轉變過程。

    那是一種責任交替,權力更迭,有時候,有場合,兩人身份,已不純粹是父,而是君臣。

    而其實,整座王宮里,人人都知道。

    最疼姑娘,不是夫人,而是王君。

    星主親自執筆,在南柚光潔額心,點一顆赤『色』紅。

    “願吾兒,四海歸順,萬民臣服。”

    南柚閉著眼,听到雲姑提醒時辰到聲音。

    她被星主牽著,穿過昭芙院,過門前柳,穿過曲亭回廊,身後是十二個使,排兩列。

    旭日東升,這是一個難得艷陽天,溫有所回轉。

    是金烏已到王宮緣故吧,南柚心想。

    之後三個時辰,她一直站著,各種繁瑣儀式一項接一項來,根本沒有歇時候。

    昭芙院,巨柳最高處,少年面目清雋,眉眼溫柔,身後是無數根柳枝涌起綠『色』浪『潮』。

    透過宮牆,蒼天巨木和無數禁制結界,他目光,始終隨著少身姿挪。

    直到她居高臨下,坐在少君琉璃蟠龍椅上。

    下面參拜聲直沖雲霄。

    孚祗嘴角往上提提,眼里現出溫潤清透笑意。

    ====

    整個儀式,結束時候,已是用晚膳時間,來自四海八荒來客,都已陸陸續續在殿內入座。

    南柚終于得到喘息機會,回到昭芙院換身衣裳。

    穿戴整齊後,還有時間,南柚揮退左右伺候使。

    南柚轉轉酸痛脖頸,道︰“孚祗,過來替我摁摁肩,我疼死。”

    命令字眼,撒嬌耍賴語。

    孚祗近,骨節分明長指才落在她肩上,就見她仰著一張巴掌小臉,轉過頭來,與他對視。

    就知道會是這樣。

    孚祗撐不住,最挪開視線。

    哪怕是這樣帶著逃避『性』一個作,在他身上,顯得格外溫潤惹眼。

    “皮膚真好。”南柚笑『吟』『吟』地湊近他,夸獎道。

    孚祗原本想說姑娘皮膚好。

    想想。

    沒敢說。

    怕她勝負欲出來,次要求比一比。

    他沉默樣子十分好看。

    南柚伸手,撫上他臉頰,突然很認真地︰“可以親一下嗎?”

    孚祗眼里山河崩塌,水流逆轉。

    他是真招架不住南柚。

    她總是能用一種十分順其自然口吻,說一引人遐想風月話。

    他不說話,南柚眼波流轉,里頭星光熠熠,她歪著頭,笑道︰“不說話,就是可以意思?”

    孚祗垂著眸,自然落在衣側手指微微握攏。

    這樣話,叫他怎麼回答。

    南柚踮起腳,裝模作樣地嚇唬他,兩人距離不斷拉近,她身上淡淡果香在鼻尖縈繞,眼看著就要湊到他頸側。

    孚祗突然伸手,很輕地將小姑娘擁入懷中。

    他低頭,唇瓣落在她烏黑發頂上,一觸即離,帶著顯而易見青/澀意味。

    南柚愣一下,而後將腦袋埋到他頸窩中,冰涼鼻尖胡『亂』地蹭蹭,一雙漂亮杏眼彎兩條小月牙。

    他睫『毛』垂下來,不說話時候顯得安靜而干淨。

    她埋在他頸窩里悶笑,肩頭顫著,一下接一下。

    “誰告訴是這麼親?”笑過之後,她故作嚴肅地鼓著一張小臉去鬧他,煞有其事樣子。

    她在他懷中趴著,沒有骨頭一樣,但並不老實,一抬手,觸到冰涼涼珠翠。

    她眨下眼,手指微,玉簪一落,青絲散落,帶著幽幽香,散落在兩人衣裳上,絲綢一樣質感,柔得像水。

    這是待會準備參加晚宴妝發。

    孚祗眉心突跳一下。

    她從他頸窩里抬眸,軟乎乎,眸中氤氳著水『色』和常常笑意。

    “低頭。”南柚拽下他袖子。

    孚祗身體僵住。

    方才那下主,已是他出世到現在,不知少萬年歲月中,最出格一回。

    南柚拽他第二下。

    而後。

    他認命般地垂眸,側首,身子稍稍低。

    南柚用指尖戳著他胸膛,很輕地笑一聲,道︰“瞧瞧,我們孚小祗,臉都紅。”

    “要不要閉眼?”她喜歡逗弄他,此刻,面不改『色』地。

    他睫『毛』急促地顫兩下,在這個時候,總是格外听話。

    她讓他閉上,他就真乖乖地閉上。

    南柚湊上去,帶著異香,蜻蜓點水一樣擦在他唇邊。

    生/澀,帶著小心翼翼味道,呼吸淺淺。

    孚祗眼,在她湊過來時候,就睜開。

    她很快地縮回他頸窩一側,乖乖地趴著,膩在他耳根邊。

    外面很熱鬧,喜慶煙花在夜幕中一朵接一朵地炸開,他們耳邊,卻靜得只剩下淺淺呼吸和心跳聲。

    樺在外面提醒︰“姑娘,時辰快到。”

    南柚嗯一聲,而後道︰“將雲姑喚進來,我妝發散,要新梳。”

    樺腳步聲遠去。

    她卻還不肯起身。

    孚祗伸出手掌,撫撫她後背,聲音里蘊著某種克制與提醒︰“姑娘,耽擱下去,殿內客人該等久。”

    “跟我一起去。”南柚仰著頭,耍賴一樣,身上下,每一處都是軟,沒骨頭似。

    “臣…”他說一個字後,便驀頓住。

    子柔弱無骨手,一路往下,落在他腰帶上。

    此情此景。

    仿佛在說,他若是說一個字,她就敢將他腰/帶抽出來。

    孚祗被『逼』著改口︰“我留在院中,還有事要做。”

    “那麼忙,還有時間站在樹頂偷看我?”

    孚祗不吭聲。

    誠然,以他如今修為,若是想悄無聲息注視她,根本不會被發現。

    他存私心。

    他既不想她為難,又想讓她知道,他存在。

    “去不去?”她威脅似吐字,小獸一樣,其實沒什麼力道。

    孚祗一個我字,才吐出半個音節,便是語不調。

    南柚『露』出兩顆尖尖小犬牙,咬上他耳垂。

    說是咬。

    不如說是餃著。

    她漸漸加力道。

    直到上面印著兩個清晰牙印。

    她才慢慢地松歇力道。

    “右右。”孚祗聲音透著沙沙啞,蠢蠢欲失控。

    南柚縴細手指尖『摸』上那兩個印子,得逞地笑,道︰“去吧,讓他們幾個看看,我孚祗。”

    “那個鮫魚族玉茹,這次來。”

    “我可小,記到現在呢。”她如此坦率地承認自己醋意,還現出許委屈來。

    萬千年沉寂和等待,心里那個巨豁口,在這一刻,像是終于填平。

    不可否認。

    他仍然為她每一句話,每一個字眼,狠狠心。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