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08章 塵埃……



    第112章

    書房, 關于此事的討論尤為激烈。

    聚集于此的,都是一些老臣重臣。當年的事,雖然只有寥寥數人知曉, 事已至此,再結合面幾位波瀾不驚的『色』, 沒有一個提出對南柚血脈的質疑, 便也能猜出個大概來。

    因而,倒沒有誰拿著這個說事。

    “王君,縱覽四海八荒, 少君的選定,大多都會給嫡系弟相對公平的機會。王君春秋鼎盛, 少君的人選, 也實在不必著急。”有人出列,道。

    “不妥。”有人反駁︰“請帖早就出去了, 明日就是繼任典禮, 在這個時候取消,我星族的面子,存留不住。”

    “其實無妨。”烏甦身邊站著一白發白須的老者,他沉『吟』片刻, 道︰“不必取消,只是將繼任典禮改成我星界再添嫡系皇脈的慶賀宴,事突然,他們也都是望族名門,自然能夠理解。”

    “理解什麼?理解什麼?!”朱厭站在最方,位置甚至比烏甦和汕豚還更突出些。

    他突破了。

    修為與戰力,僅次于星主,是當之無愧的星界第一戰, 話語的分量也越來越重。

    “理解星界的星女因為弟弟妹妹的出世,地位一落千丈,既定的少君之位在第二日就被褫奪?”朱厭冷冷瞥了那些『亂』提建議的人一眼,朝著星主拱手,聲音宏大︰“請王君無需遲疑,少君的選立,看嫡出,看能力,右右身為皇長女,兩項兼具,繼任少君之位,天經地義。”

    “朱厭大人。”烏甦身邊的老者再一次出來說話,他搖頭,語氣平和︰“你莫激動。”

    “你說的,我等焉能不知,只是確實,還有一層顧慮。”那人道︰“如昨日所說,我們將天族聯姻的要求往後推挪的原因,是星女還未掌控星界內政,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她都要在神山修習,重心和精力不會過多放在星族本身,這般等下去,實在不是個好法。”

    “至于朱厭所說,此舉,會讓他族看輕星女,其實不然。明日,我們可以同時宣布,與天族聯姻,星女成為天族太子妃。屆時,大家只會覺得是星女將嫁去天族,無法同時兼顧星族與天族,我們才會如此,沒有誰會看輕她。”

    這是實話。

    星主坐在蟠龍琉璃黃梨椅上,一身莊重的明黃『色』,威嚴深重,听著下面的吵鬧聲,他眉頭越蹙越緊。

    此刻,外面的近侍突然通傳︰“夫人駕到!”

    星主站起了身,先那些險些吵起來的人現下也自動地排成兩隊,中間留出一條道來。

    流枘的臉『色』並不好看,透出一種虛弱的白,雲姑在身邊攙著她。

    看上去,是才醒來。

    星主握著她有些冰涼的手,問︰“怎麼不好好歇息?”

    “听說大家在這里吵起來了。”流枘在椅上坐下,聲音溫柔,端莊大氣,眉眼儂麗。

    她一來,那些大臣反而沉默起來了。

    流枘雖然身為星界的夫人,從未理過朝的事,這算是破天荒頭一回。

    一看,就是為南柚來撐腰的。

    朱厭再一次表『露』了自己的想法。

    烏甦和汕豚從開始到現在,一直沒有吭聲。

    “先王君定下規矩,凡遇大事,君臣商議,各抒己見。諸卿商議,已有一個時辰,就此事,心中的看法,想必也都已經說出來了。”流枘身為鸞雀皇族,往椅上一坐,氣質這一塊,從未輸于人過。

    “當初王君向我求親時,曾說,星界夫人,與王君同尊,此話,可還作數?”流枘側首,問星主。

    星主撫了撫鼻梁,平白受這麼一場被牽連的無妄之災,他自然知道流枘要說什麼,沉聲道︰“不論何時,此話都能作數。”

    “那我今日也表個態。”流枘目光從書房中站著的人臉上一一劃過,道︰“右右是我與王君的嫡長女,天資出眾,體恤臣民,是最合適的少君人選,我腹中的孩子,日後也會承擔他應擔的責任,輔佐長姐,保星界繁榮昌盛。”

    言畢,她問星主︰“王君的意見呢?”

    星主終于開口,一語定乾坤︰“右右是我第一個孩,自幼按照少君的要求來培養,是少君的不二人選。”

    他和流枘同時發話,下面沒人再敢有異議。

    “此事到此為止,日後誰也不必再提,明日的典禮繼續,務必辦得隆重,盛大。”他扶著流枘起身,如此吩咐。

    “跪安吧。”他道。

    ======

    昭芙院,南柚坐在妝奩台前,手指間把玩著樣式繁復的珠釵,流甦穗拂在指尖上,帶來些微的癢意。

    桌面上,一顆留音珠靜靜著光亮。

    流芫听她說完今日發生的事,聲音里的笑意都沒了,她問︰“你是怎麼想的?”

    “順其自然。”南柚早就從這件事里反應過來了,她道︰“萬事萬物,都非一成不變,變化既然已經發生了,我能做的,也只有放寬心態接受。”

    “怕被你一窩端,一直反對你繼任少君的那些老頭,現在有什麼動靜?”流芫認真起來,分析事情的速度十分快,她猜測︰“若我所料不錯,今夜,你父君的書房里,要吵起來了吧。”

    南柚笑了一下,道︰“是,你料事如。”

    “這樣的時刻,你居然還有心情尋我聊天。”流芫頓了下,旋即問︰“要不要我來陪你。”

    這樣的盛事,流芫自然也來了,就住在王宮外的驛站里。因為現在全城戒嚴,到處有人巡邏看管,她要來,並沒有從前那樣輕松。

    “不必了。”南柚反過來安慰她︰“不會出什麼岔的,方才鉤蛇來報,我母親過去了。”

    “你幫我盯著點花界那邊,清漾這次沒來,我依舊不太放心。”當日,星主下令,清漾此生,不準踏入王城半步,雖然現下她身份有所變化,也不會來自取其辱。

    “放心,盯得死死的。”流芫應得飛快。

    切斷了留音珠的靈力,南柚起身,走向門外,再一次被守著的嬤嬤告知︰“姑娘,夫人有令,在上星台受朝拜之,姑娘不得出昭芙院。”

    南柚伸手,摁了一下額角,半晌,回到了里屋。

    半個時辰,就是這樣了。

    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弟弟或妹妹,外面現在鬧成什麼樣,南柚哪怕不出門,都能想象到。

    南柚在屏風後的寬大躺椅上坐下,她點了點身側的椅,道︰“坐。”

    孚祗听話地坐下。

    他今日跟以往不大一樣,墨『色』長發被綢帶束著,一身勁裝,腰身被玉帶勾勒,顯得格外精瘦,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變化。

    就像是不染凡塵的謫仙,突然變成了長劍走天涯的溫潤俠客。

    孚祗看到,南柚他上下掃了一遍後,目光漸漸的亮了起來。

    “孚小祗,我有沒有說過,你長得十分好看?”南柚笑『吟』『吟』地問。

    孚祗是真的佩服她。

    他靜默片刻,道︰“有。”

    不少次。

    “你過來些。”南柚朝他招手,手一抬,寬大的衣袖就往下滑了一些,『露』出一小截凝脂般的肌膚,白得耀眼。

    孚祗睫『毛』顫了一下。

    挪開了目光。

    長奎這時掀珠簾來。

    孚祗走到南柚的身邊,垂下眼眸,在長奎繞過屏風之,默不作聲地將她的袖攏了上去,那抹雪『色』很快消散在視線中。

    而後,被一雙手握住了食指。

    南柚身上蓋著一層絨毯,小臉瑩白,不施粉黛,她抬眸,望向長奎,問︰“怎麼了?”

    “姑娘,夫人和王君往這邊來了。”這滿院子的大妖,只有孚祗在南柚心里,百般特殊,她從小就特別喜歡纏著他,因而舉動稍親密些,長奎並不往別處想。

    “好。”南柚朝外擺了擺手︰“下去吧。”

    屋里安靜下來。

    “右右。”孚祗喊了她一聲,目光落在兩人交纏的手指上,帶著不甚清晰的提醒意味。

    “嗯。”南柚懶洋洋地站起身,一件素『色』的長裙,曳地的長度,她的腰身襯得極細,她握著他的手指,輕輕地『蕩』一下,孩子似的任『性』。

    “王君和夫人馬上到。”孚祗的識悄無聲息散發,手指還是任她握著,沒有掙開,只是聲音,多少有些無奈。

    南柚像是沒听見似的。

    她帶著他的長指,落在自己的腰身上。

    “細不細?”她問。

    孚祗的身體僵住了。

    世今生,他好似總是被逗弄得手足無措的那一個。

    指下的觸感柔軟,像是滾燙的岩漿,灼得他指尖那一小塊皮膚幾乎失去了知覺。

    “問你話呢。”南柚帶著他的手,繞著她的腰身,從一側,到另一側。

    及至一半,孚祗的手不動了。他閉了下眼,從來溫柔的聲音帶著點點的啞︰“細。”

    南柚每次看他頂著那麼清冷的一張臉,『露』出委屈而局促的情,就十分的有成就感。

    “可我怎麼覺得,你的比我的細。”誠然,南柚此刻的聲音,有多無辜,她眼里的笑意,就有多璀璨。

    “要不要比一下?”她終于肯松開他的手,縴細得像青蔥一樣的手指尖,就這麼落到了他的小/腹上。

    孚祗臉上的情,頭一次現出裂縫。

    他伸手,捉住她的手指,道︰“姑娘的細。”

    這人,每次一害羞,右右就變成了姑娘,試圖讓氣氛變得嚴肅一點。

    “專揀好听的糊弄我。”南柚有些不滿意地嘟噥一聲。

    孚祗站在她身側,長睫覆下,遮蓋住了眼里濃烈的情緒。

    他沒有糊弄她。

    曾經。

    她也對這個問題產生過疑『惑』。

    並且最後,如願得到了答案。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