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06章 從前……



    兩日, 雲舟抵達星界王宮。

    因為南柚君繼承典禮,可以說,現在除了昭芙院, 各個地方很忙碌。

    昭芙院里一切照舊,綠柳蒼天, 雲燕唧啾。

    夜里, 南柚被星主傳召,進了書房。

    這次,氣氛格外嚴肅。

    除了星主外, 還有好幾位星界重臣,一看就是召開內議架勢。

    書房門在背合上。

    南柚給星主問了個安, 目光精準地落到了手中那份『露』出一半眼楮信紙上。

    那是天族象征標志。

    結合之前穆祀所說, 南柚心里便突有了個底。

    “右右,來, 這是天君來信, 你看看。”

    南柚從手中見過那張輕飄飄信紙,一行接一行地看下去,看到最,無聲地將信紙放回桌面上。

    她余光, 瞥過站在前列烏魚和汕豚等人,心知們是為此事而來。

    “你如何看待此事。”星主站在案桌正前方,問南柚。

    “兒臣覺得,現在提起此事,尚早。”南柚並有很激烈反抗,而是理智地分析起了現下時局,道︰“雖然兩族聯姻,形成結盟, 能在戰火真正波及到六界時最大程度保全住族人和身,但現在神山態度不明,天族和星族不是勢力,若是聯姻,被有心之人大肆造謠,說戰爭未開始,我們就急著抱團,有唱衰之勢,在戰爭結束之,論功行賞,我們如何處。”

    “除此之外,兒臣還有一方面考量。”她接著道︰“穆祀繼承太之位已有時日,內政如何處理,有了己一套方,兒臣愚鈍,至今未學到父君萬一,若是此時聯姻,嫁入天族,星界日該如何。”

    “遇到事情還好,真內政動『蕩』,兒臣不能總是仰仗各位叔伯幫襯將事情平息吧?”

    像別種族也就算了,繼承人不說多,但也不。

    可星界只有一根獨苗啊。

    們總不能換個外人當君吧?

    “右右所言,前一條不足為慮,樹大招風,關于我們兩族閑言碎語何時停過。”汕豚思慮片刻,面上有所松動︰“這一條倒確實有些道理。”

    “是極。”朱厭出聲︰“者,右右年歲尚,一年時間,君繼任儀式安排得匆忙,加個定親,如何忙得過來。”

    “那此事,便听諸卿見,先壓一壓。”星主一言定下。

    南柚手指捏著裙邊,稍稍蜷縮了一下。

    她告訴己。

    慢慢來。

    =========

    神山,萬仞巨峰高高矗立,隱隱形成一個復雜得令人難以想象龐大陣,細細應,散發著令人心驚膽戰氣息。

    蒼藍將神識收回來,嘖一聲,身一躍,入了神宮。

    神官朝行禮,珠簾掀起,落下踫撞聲清脆,叮咚咚輕響。

    神主像是知道來,席地坐著,衣衫拂過桌邊,手旁是一盞熱茶,對面空座上,也放著一盞。茶盞很漂亮,外面杯壁上刻畫著某種遠古玄紋。

    “冕下。”蒼藍一見這架勢,眉頭往上抬了抬,不甚正經地躬身朝行了個禮,得應允,掛著一臉散漫笑,坐到了對面。

    “這幾日,我在神山中逛了逛,下面還好,但你這神宮,當真是半也變。”蒼藍話多,說時候目光還在殿內轉著,漸漸,就變了種味,顯然真正說,並不是這些毫無義廢話。

    見神主並不搭話,一心品茶樣,蒼藍身朝前傾了傾,壓低了聲音,道︰“我听塵書說起,現在星族,那位星女,是她?”

    神主臉上霧氣更濃了些,一雙眼眸藏著山河與萬物,偏偏看什麼顯得溫和,半分真實情緒也不顯『露』。

    “邪族那些東西眼看就卷土重來,我們這邊能跟邪祖抗衡只有你,你好歹給我提前透個底,保她至今代價是什麼。”

    神主抬眸看了一眼,半晌,嘴角微動,卻是答非所問︰“無甚影響。”

    多年老朋友了,蒼藍了解,當即道︰“就算有影響,神主也多是手段將戰力無限拉平,只是事付出些慘痛代價而已。”

    “你心里話總是藏著,惦念著眾生,惦念著月落,你始終不說,于是,眾生不知道,月落也不知道。”

    神主眼眸中,終于出現了些許裂痕。

    “就算你是神主,也有那樣逆天神通術將一個已經化成飛灰人拉回來,甚至月落修為,還在我之上。”

    蒼藍確實是這天底下唯一能跟神主閑聊上一陣人,身份使然,遠古時期,神宮不似現在這樣冷清,隨時過來找神主對弈,還喜歡去逗月落,經常被月落追著教訓,兩個人把神宮攪得翻天覆地,最總是鬧到跟前。

    跟孩打架似。

    有很長一段時間,神主看見們一起走進來,眉心發疼。

    “我次/身,在陪她。”在沉默蔓延開之前,神主目光落在茶盞上繁復花紋上,聲音跟孚祗又不太一樣,雖然依舊溫和,但更沉穩,蓄著八荒至上威嚴。

    蒼藍愣了一下,神『色』復雜地重復︰“次身?”

    “她若是入輪回,除非投胎到人間,一世一世循環,但這樣,就算是她回來了,修為和記憶也恢復不了。而若是投身到天族,到妖界,到星界,那一世,得等上多久。”

    一名星女,壽命有多長呢。

    她還那麼,未來成為君,成為王君,擁有屬于己一個時代,直至垂垂老矣,但饒是那個時候,距離羽化,還隔著一段漫長歲月。

    一些老怪物甚至把己封在棺材里,沉睡一個又一個時代。

    而若是中途早夭,那一世,便不能算是一個完整輪回。

    依照神主『性』情,不允許有一瑕疵出現在月落身上,那麼,可能中途還涉及轉生禁術。

    那種術,換施展一回,個三五年,下不了床。

    光是想想,蒼藍覺得背發虛。

    什麼次身能這麼厲害,陪著一個人,撐過幾世輪回。

    “我記得,你分化化身,只有一個。”蒼藍試探『性』地道。

    “是次身,不是分/身。”神主說這話時候,依舊平和,但卻像是一顆平地炸起驚雷,讓蒼藍甚至懵了一段時間。

    “什、什麼次身?”蒼藍臉『色』一下就變了,原本掛著懶散笑幾乎是在頃刻之間,褪得干干淨淨。起身,繞過桌椅,走到神主身邊,將左邊袖袍卷上去一截,在看到上面圖案一瞬間,瞳孔收縮了一瞬。

    “你瘋了。”聲音里帶著怒,咬牙切齒一樣︰“你絕對瘋了。”

    暴『露』在空氣中肌膚冷,象牙般『色』澤,臂內側,一棵像是由黃金澆灌而成樹十分惹眼,一眼看下去,受到,就是能將人壓迫至死絕對威嚴。它像是被刻在了肌膚上,又像是從骨血中生長出來,一棵,類似柳樹,抽出十數根枝條。

    令蒼藍震驚,是那十幾根枝條,有一大半,已經炸開了細細密密血絲一樣紋路,金黃『色』澤黯淡下來,像是開敗了花,生命已經到了盡頭。

    不于用修為分化出來分外化身,這是實打實次身。

    從本體上斬斷下來啊!

    那是生命一部分。

    那得多疼!

    神主將衣袖放下,神『色』並有很大波動。

    “你知不知道己在做什麼?”蒼藍手掌撐在桌面上,深深吸了一口氣,竭力使己語氣平和。

    “你又不欠她什麼。”

    神主抬眸,透過半敞窗,視線一直延伸,能夠看到西殿邊角亭。

    這麼多年,有時候看著,總有片刻恍惚。

    覺得下一刻,神官又進來稟報,無奈地告訴,西殿住著聖女殿下,又鬧出了什麼樣ど蛾。

    靜默片刻,而放下書中筆,摁上隱隱發痛眉心。

    到了面,只不是很嚴重事,大多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跟神官道︰隨她去。

    蒼藍在殿內轉了幾圈,接著道︰“你身為神主,不能干涉紅塵中任何事件,你這樣做,毫無義。”

    真情實到不理解。

    因為不能干涉六道運轉軌跡,就算斬下次身,陪在月落身邊,能做事,也局限在從侍這樣身份中。

    不能囚禁星主,讓星女上位。

    不能因為穆祀和南柚親近有婚約而傷害前者。

    甚至,只南柚不開口,們就算處神山,也不能用真身去見她。

    能做,只有將次身送到她身邊,陪著她,守著她。

    僅僅如此,神主卻付出如此大代價。

    “這樣事,你信不過別人,總信得過我吧。你明明可以告訴我,我那麼多條條框框束縛,我可以暗中給她照拂,盡量讓她安然輪回,你何至于如此?!”

    神主眼前像是起了一層霧,看著己手掌,突然眨了下眼。

    “蒼藍。”道︰“若不如此,我怎麼辦呢?”

    這是第一次,蒼藍听到說怎麼辦這三個字眼,是那種『迷』茫無助到了極壓抑語調,是從未在人前透『露』過脆弱語調。

    說,若不如此,我怎麼辦。

    那些日日夜夜反復出現在夢里,出現在腦海中,無處安放回憶,怎麼平息。

    那些沸騰翻涌思念,那份怎麼也無放心,怎樣覺得不妥,覺得無人能照看好她心思,又該如何。

    頭一次嘗情/愛滋味,懵懂而不知,還未來得及有所表『露』。

    就全部葬在了那場風雪中。

    蒼藍見過溫和若春風樣,亦見過在戰場上,輕飄飄一掌鎮萬魔氣概,見過慍怒,微喜,責怪,以及繃到了極致哀傷。

    獨獨有見過這樣。

    困獸一樣無助。

    仿佛連一絲期許湮滅了,整個人墮入無底深淵,只靠著所有克制強撐著等待。

    從未對她說過一句喜歡。

    可那麼喜歡她。

    蒼藍與對視片刻,諸多指責話到了嘴邊,又全部吞回了肚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