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05章 聯姻……



    因為接下來的少君繼任典禮有多事需籌備, 南柚在穆祀生辰日的第二天,就登上雲舟,準備告辭。

    天界不似星界, 四季如春,溫度宜人, 日光照在七十二重天宮上, 鋪開一層七彩琉璃光澤,像波光粼粼湖面,閃著亮片, 並不刺目,反倒顯得柔和。

    雲舟浮在半空, 小山一樣的大, 雲朵形狀,周身氤氳著柔霧和細弱的虛光, 星族跟來的長老袖袍一揮, 準備啟程。

    穆祀聲無息出現在你雲舟甲板上,底下雲嵐翻涌,衣角邊被風吹得卷起來,因為罕見穿了一身月牙白的銀勾線長衫, 臉龐稜角邊都被襯得柔和下來。

    不同于孚祗沉浸到了骨子里溫柔,穆祀是完全不同類型,身上,時時刻刻都透著高門王族的涵養和禮節,即使是笑著跟人說話,也在不經意間『露』出來高高在上壓迫感。

    這是大多數皇脈同有特『性』。

    偏偏南柚不是。

    明明是從蜜罐里養出來的姑娘,卻養得一副極好的『性』情,不用殘忍手段訓育身邊的從侍, 不輕賤身份低微之人,極偶爾任『性』和嬌縱,全部都沖著更好脾氣孚祗去了,少波及旁人。

    誰都喜歡跟她說話。

    穆祀也不例外。

    “原本打算與你同,前往星界,但私獄傳來消息,上次刺殺案有了新的線索,我這邊,恐怕還得拖一段時日。”穆祀眼眸垂著,著她手腕上瑩碧手鐲,聲音是自己都未察覺溫和。

    少時曾被排在上面的位皇各種陷害,各方爭斗層出不窮,但們一向警覺,這回穆祀雖然吃了身體上苦頭,但終于有機會徹底整頓長老團,向二皇和三皇母族發難,各處都需親自盯著,輕易離不開人。

    南柚自然理解,她點了下頭,道︰“九重天和星界離得不遠,日就到了,你專心處你事情,離我繼任少君典禮還有兩月,不著急。”

    她頓了一下,想起長奎和鉤蛇這天查到的東西,斟酌片刻,還是開了口︰“雖然我這樣說,听起來像是故意針對。”

    “但這件事,或許跟清漾有關,你可以著人往花界查。”

    提起清漾,穆祀脊背有一刻的僵直。

    不可否認,在這一瞬,所聯想到的,全部都是那一場場荒唐大夢中,所說的那些話。

    “——孤在清漾身上花費了諸多時間與精力。”

    “——只好暫時委屈右右。”

    “——她若是知道,解孤一番苦心布置。”

    可他等到的,不是她解,不是他們大婚時的喜慶熱鬧場面,而是天後的一聲嘆息,是一具蒼白的水晶冰棺。

    穆祀唇『色』變得有些蒼白。

    事實上,自從那日見過南夢,每每听到清漾這個名字,都不止一次的起過殺心。

    之所以一直沒有動,是因為神山的明確規定,也因為花界繼承者不能死在天族太子手里。

    平時也就算了,但在各族各界都聯手抗敵時候,山上住著那群人,論如何也不允許兩大族內戰。

    沉默時間有些久,臉上情也不大好。

    南柚低下頭,提了提裙角,聲音里帶著玩笑不經意味道︰“干嘛,覺得我冤枉好人?”

    穆祀驀的回,喉結上下滾動兩下,聲音微啞︰“我知道,你不是公私不分人。”

    她對清漾的討厭,擺在明面上,平時一些小事,或是逗弄或是針對,亦或者當眾給她沒臉,但在這樣的大事中,絕對不因為個人的恩怨而給出毫厘頭的線索,引平白去冤枉一個人。

    哪怕這個人是她宿敵。

    “你手中,是有什麼線索嗎?”問。

    南柚抬眸看了一眼,見確實沒有『露』出不相信懷疑情,才慢慢將千年前發生在烏甦身上事說了出來,最後道︰“橫鍍天賦技能就是引導。如果說,二皇和三皇本來籌謀刺殺你心有五分,經過這份引導,能提升到六七分。”

    可有時候,人的腦海中但凡有了鋌而走險,險中求富念頭,便像是潑出去水,再也收不回來了。這時候,外界力量一干擾,原本還遲疑不定,現在頭腦一熱,咬著牙就上了。

    “你覺得,們兩個,像是那種沖動行事人嗎?若是換位思考,就算是要奪位,你選擇用這種方式嗎?”南柚問他。

    穆祀尚未完全成長起來的時候,南柚常常跟著研究天族的人極其陣營,特別是這兩位皇各自的品『性』,御下方式,哪怕時間久遠,也依稀記得,這兩位就算被剔除神山之這件事『逼』急了,也不這樣理智全無。

    “說到底,就是沒有證據。”南柚攤了下手掌,道︰“清漾身邊的那兩個從侍,可以作為突破點,們興許知道不少東西。”

    但依照清漾對付鉤蛇和彩霞時狠心絕情程度,那兩人,只怕也輕易不吐『露』什麼。

    只是穆祀真發起狠來,那手段,也不是一般人能招架住。

    談完這些,南柚在圍欄上靠了一,半眯著眼楮天空,半晌,側首,不客氣地問︰“干嘛,還不走?”

    她那神情,那模樣,就差臉上沒寫上“你還有事嗎,沒事可以下船”這一字了。

    但這樣的不客氣和鮮活,又讓穆祀格外喜歡。

    扯著嘴角笑了一下,目光落在不遠處安靜站在雲海中,像古畫中走出來的男子身上,聲音幽幽的,听不出來什麼情緒︰“父君與我說,現在衡州戰場形勢不妙,兩界聯姻的事,可以提上日程了。”

    南柚悚然。

    她站直了身,情凝重下來,問︰“什麼時候事?”

    “怎麼如此突然?”

    其實不突然。

    們從小就知道事情,那麼多年的緩沖和接受時間,她若是真想過日後,想過和在一起的情形。

    怎會覺得突然。

    穆祀一顆滾熱的心,突然涼得結了冰。

    著遠處飄『蕩』的雲與霧,唇角微微往下壓出一道不甚明晰的弧度,“父君意思是,照如今形勢,兩界聯姻,齊心守內對外,是對雙方都有利的決定。”

    南柚心『亂』如麻,半晌,她用力地摁了下眉心,道︰“兩界合作,不一定非得用聯姻這種方式。”

    她話語中直白的拒絕意味讓穆祀太陽『穴』突突地疼起來,緩了緩,用一種陳述的語氣道︰“昨日,父君已經親自寫信寄往伯父手中,等你回去,估計也已經到了。”

    南柚突然問他︰“穆小四,你有喜歡的女子嗎?”

    穆祀目光落在她小巧精致的臉上,漸漸軟了下來,里面藏著多壓抑不可言說的情愫。

    到底不能很純粹地說出那份喜歡。

    愧對那份喜歡。

    卻又想再次將那顆月亮尋回來,珍而重之地懸在天空中。

    來參加穆祀生辰宴大多都是在神山修習同門,熟面孔一張接一張,現在辦完了正事,們趕著時間回去,千年一次的假實在太難得,這段時間里堆積的政務要處,辦事多得得一樣接一樣排著隊,們自然不在天宮多待。

    因而,雲舟邊,還懸浮著不同樣式穿行法器。

    南柚揮手設置了一層結界。

    穆祀沉默,讓南柚也跟著沉默起來。

    面對自己喜歡的人,不知該如何開口。

    她卻以為他這是無聲否認。

    “我不嫁給你。”她率先打破安靜氛圍,帶著這個年齡女子該有抱怨嘟囔意味︰“大人們做主,總是這樣,根本不提前知會一聲。這件事,我跟父君說明白,我們還當朋友,不扯著夫妻幌糊涂過往後那麼多年。”

    幌、糊涂。

    如此情形,這般話語。

    穆祀手掌緩緩攏緊,因為強自撐著某種蒼白的不確定,開口時,聲音啞而沉︰“你有喜歡的男子了?”

    一字一句問得艱難,惹來她亮晶晶的眼眸,以及坦然的頷首。

    被她偏愛承認喜歡,熱烈得像一團火,像高懸于蒼穹的那輪烈日。

    那一日。

    穆祀人生頭一次,體到落荒而逃滋味。

    日暮西山,夜幕垂下。

    雲舟飛速穿梭在高空中,平穩得像是在陸地上飛馳,不見一絲顛簸。

    南柚捧著一卷書,在里艙的搖椅上躺著,狻猊和荼鼠在外面玩鬧,孚祗坐在一邊,手里也拿著一本晦澀難懂古籍,安靜得就連翻動書頁的聲音也不曾發出。

    自從穆祀走後,南柚就一直處于游狀態,腦里七零八落的什麼念頭都有。

    怎麼跟星主說,怎麼委婉地拒絕天族的聯姻。

    以及。

    怎麼讓他們認同和接受孚祗。

    那麼多怎麼在她腦里打著轉,每一個都令人無比頭疼。

    她的異樣太過明顯,其他人尚能察覺,更遑論平日她稍蹙一下眉就能發現不對的孚祗。

    再一次出神後,南柚將手中的書丟到一邊的小桌上,不輕不重“啪”一聲,成功讓少年抬起了頭。

    此情此景。

    何其熟悉。

    孚祗起身,著她翻身拉被,將自己裹成一個拱起半圓,只『露』出一個『毛』絨絨黑『色』發頂,睫『毛』輕垂,拉了把藤椅,在寬大的躺椅邊坐下來。

    “姑娘。”淺聲喚。

    南柚掀開被子,坐起來,突然伸手捏了捏他臉,道︰“孚祗你煩死了,你到底是來安慰我還是氣我?“

    “天天姑娘姑娘,你再叫一聲,姑娘都要嫁人了。”

    如此近距離,南柚能夠在他黑『色』的眼眸中,尋到自己縮小了身影,張牙舞爪的,還帶著一種黏黏糊糊撒嬌意味。

    孚祗身上,常年帶著十分好聞的草木清香,是那種春日初雨後茉莉枝葉上安撫人心味道。

    小小的姑娘身子軟,頭發散開了,披在肩頭,後脊,黑發白裙,漂亮,令人挪不開眼。

    孚祗突然輕輕地扼住她的手腕,抱了她一下。

    “姑娘不必為臣覺得為難。”

    南柚笑,還未顯『露』出來,就被這麼一句話給擊碎了。

    她伸出兩顆尖尖牙齒,隔著一層衣物,咬在少年瘦削肩頭,含糊不清地道︰“做什麼做什麼,這麼快就開始推脫責任了?”

    “孚小祗,你還有沒有一點擔當,我都還沒說退縮二字,你就開始勸我了。”

    “你煩死了!”

    誠然,她的聲音是氣急敗壞的,但咬下來的力道卻不重,說是咬,其實就是隔著一層布料,餃著一層皮肉,不痛不癢。

    伸出手掌,在小姑娘縴細後背上輕撫了兩下。

    才嚷著說他煩得不人頓時歇了音,配合地往懷里靠了靠,小小的下巴嗑在他左邊肩骨上。

    像一只被順了『毛』貓。

    好哄得。

    孚祗沒忍住,唇往上提了提。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