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03章 親近……



    第107章

    天族雷厲風行, 不過三五日的時間,就已經將作『亂』的三位長老擊斃,二皇子和三皇子修為被封, 終身幽禁。

    流水一樣的珍品補品送進東宮,穆祀的恢復能力本就驚人, 一段時日之後, 已經能夠下榻走動,只是還不能過度使用靈力,其他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 隨著穆祀生辰的『逼』近,原本守衛七十二重天宮的護衛也都被撤去, 唯有花界三位繼承人的住所, 依舊被穿著森寒鎧甲的軍士圍得水泄不通。

    來參加生辰宴的人都是怎樣的人精,眼楮一瞥, 再聯想到先前傳出的花族繼承人接觸兩位皇子的傳言, 心里頓時有了數。

    花界原本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大族,是天族最強大的附屬國,後來花主逝世,他們舉族搬遷, 脫離天族,陷入長久的內『亂』和爭斗中,實力已經大不如前。

    天族與花族,聰明人知道該如何做出抉擇。

    天宮,一處主殿。

    I雲看了眼外面守著的人,無奈地扯了扯嘴角,道︰“真是無妄之災。”

    亭璃沒好氣地接︰“先前相處得還不錯的幾族,現在看到我們, 跟避什麼似的。我現在出門,臉面都丟盡。”

    “我覺著,她沒有這樣的膽子,那幾句交談,應該只是相遇後客氣的寒暄,誰能想之後會發生這樣的事。這守衛,是天後心疼太子,找個發泄出口罷了。”她往下分析︰“那兩位皇子要是和太子勢均力敵,不分上下還好說,主要問題是不管哪一方面都有不小的差距,他們之前能隱忍那麼久,沒道理在那日,上百位皇脈面前,干這樣上不得台面的事。”

    “怎麼想,都想不通,真是奇了怪了。”亭璃起身,在屋子里轉了兩圈。

    I雲手指點了點桌邊,突然道︰“亭璃。”

    他長相並不出眾,但氣質不凡,如蘭似菊,沉著聲音喚人的時候,顯得認真而誠懇︰“若是三系出結果了,你成為花界少君,會將我處死或囚禁嗎?”

    亭璃以一種怪異的目光看了他一瞬,認真思考了一會,道︰“按理來說,應該如此。但我不會。”

    他們從小就被互相比較,當了這麼多年的對手,什麼情況都經歷過,比對方還了解彼此的為人。

    I雲笑了一下,他道︰“我也不會。”

    “那你說,若是清漾上位,我們兩個,還有存活之路嗎?”提起清漾,兩人的眼眸中都現出陰郁的沉黑之『色』。

    亭璃緩緩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兩支暫時講和,一起對抗清漾?”

    =======

    南柚所住的主殿,前院格外的寬敞,假山上,奇峰突起,亭台下,溪流潺潺,因為靠近東宮,靈力也格外的濃郁,每一處細節都十分講究,就連掛在檐下的燈,也顯得精致古樸,燃著靈火和光焰,琉璃一樣的『色』澤。

    自從那日,紅『色』綢帶纏上兩人的手腕,南柚的心情就一直很好。

    除了日常的修煉,閑暇的時間,她格外喜歡逗弄孚祗。

    孚祗褪去了少年時的稚氣,變得更加溫和,清雋,沉穩,身上時不時散發一種令人心驚肉跳的氣息,對誰都是水一樣的禮貌與淡漠,已經很少有情緒外『露』的時候。

    面對南柚時除外。

    她好像總有辦法讓他『露』出或無奈,或動容的神情。

    “孚小祗。”火紅的長鞭纏在南柚縴細的腰身上,她朝著遠處收劍直立的男子招了下手,“過來一下。”

    南柚的個子不矮,但跟孚祗站在一起,還是顯得玲瓏小巧,她抬起頭,恰巧看到他流暢的下顎線條。

    她眯著眼,用發頂蹭了他一下,粘人得像只『奶』貓。

    一個細小的動作,將清雋從容的男子『逼』得脊背僵直,神情有短暫一瞬的破裂。

    “姑娘。”他嘆息般的出聲,無奈的意味格外濃烈。

    “沒什麼,就是想你了。”因為這樣帶著明顯調笑意味的話,她嘴角飛快往上提了提,又在他注意到之前恢復了嚴肅的神情。

    她似乎總是能用一種十分自然而無辜的口吻說出這樣的話。

    從前是,現在也是。

    孚祗垂眸,視線停在她烏黑的發頂,半晌,垂在衣襟旁的長指動了動,沒有言語。

    有些話,經過了萬千年的沉澱,仿佛已經積了一層灰,現在她將那層灰吹去了,他卻又憶起了從前。

    憶起那一場。

    星沉月落。

    “孚祗。”南柚伸手,去戳他白得接近透明的手背。

    “臣在。”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潤好听。

    南柚臉上的笑意有一瞬間的裂痕,半晌,她轉過身,退開些距離,踮著腳,將自己面無表情的臉湊到他眼前,聲音里透著涼颼颼的不滿意味︰“孚祗,你不覺得你這個人,十分無趣嗎?”

    “相思綢都系上了,你對我的稱呼,還是變也不帶變一下的?”

    孚祗沉默半晌。

    他原本就是個不太會說話的人,想的是天下事,關心的是六界安危,那些甜言蜜語,他听都未曾听過,也無法流暢自如地說出來。

    她以前,就總是說他是塊捂不熱的臭木頭。

    就比如此刻,他是真不知道該喚她什麼。

    “不能喚姑娘,別的,你再想想。”南柚大有一副今日你不讓我高興就別想脫身的架勢。

    孚祗垂眸,憋了好半晌,才慢慢的,從舌尖上滾出來兩個呢喃般的字眼︰“右右。”

    南柚眼眸彎了彎。

    她想,那麼多人叫她右右,這兩個她從小听到大的字眼,怎麼從他嘴里吐『露』出來,就那樣好听呢。

    南柚細長的眉往上挑了挑,她嗯了一聲,臉『色』好看了些,但又不是很滿意的樣子,她眼珠子轉了下,道︰“那麼多人都叫我右右呢,我們這麼好,你只叫個右右,是不是有些疏遠?”

    孚祗卡住了。

    南柚知道他是個什麼『性』子,一時之間,也不太勉強他,她伸手,勾了勾他的食指,他一頓,想往後縮,南柚便嚷著︰“你今日要是退一下,我明天就去找十個八個貼身從侍,長得好看聲音好听還會哄人的,你看我還理不理你。”

    孚祗動作頓了頓,她再次湊過來的時候,他呼吸極輕,淺得像柳絮,雖然一聲不吭,但那幾根手指安安分分的,南柚去牽,就任她去牽著。

    南柚滿意了,她抬眸,眼楮亮晶晶的,滿頭青絲跟著晃『蕩』出一個弧度,帶著一種舒服的果香味。

    “去那邊坐,我有話跟你說。”南柚抬了抬下巴,目光落在前院里,廊橋旁的九階亭台上。

    原本,狻猊跟著荼鼠是住在自己院子里的,但這次天族大擺宴席,它那位巨狼族的朋友也來了,它挺開心,一個勁的想往外跑,嚴重威脅到了狻猊大哥的位置。

    于是,狻猊這幾天拎著它住去了隔壁院子,整天揪著它對練,練完才能出去玩,說是為了日後的大戰做準備。

    南柚去看過一次,對練完之後,荼鼠已經徹底成了一張鼠餅,別說爬出去玩,就是說話都費力。

    因為鉤蛇有隱匿氣息的能力,南柚派他跟長奎出去調查三皇子和二皇子刺殺穆祀的事,這幾日忙得前後腳不沾地,因而整座主殿,現在只有南柚和孚祗兩個人。

    她的膽子,眼見著格外大。

    漆紅『色』的長凳,描著鎏金龍魚紋的橫梁上,垂下來漂亮的輕紗和靈燈,天一暗,柔和的光便散漫著充斥了整座亭子,似一幅夢幻般的巨畫。

    南柚站著,但示意孚祗坐下。

    對視幾秒後,孚祗落敗,他安靜地坐在長椅上,也不說話,整個人干淨美好得不可思議。

    南柚居高臨下望著他,故作嚴肅的樣子,然而漂亮的眼眸中藏著星星點點絢爛的笑意,遮都遮蓋不住。

    “我問你話,你如實回答,不準有隱瞞。”她壓低了聲音。

    孚祗頷首。

    “你是不是已經想起來封印自我前的事了?”南柚問。

    孚祗望進她那雙好看的眼眸中,沒過多久,坦然應承︰“想起來了。”

    南柚縴細的手指尖繞著一段紅『色』的綢帶,那顏『色』如血般鮮艷,她垂著眸,看著也在他手指尖上顯現出來的紅綢,聲音悶悶︰“那你還走嗎?”

    這樣孩子氣的舉動,想用這份喜歡,留住他。

    孚祗眸『色』深深,聲音在如水的夜『色』中溫酒一樣醇和︰“邪族或有異動,衡州戰場需要的時候,臣得上前線。”

    南柚知道,像他這樣修為的人,哪怕是在遠古,都該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他肩上擔著責任,心中守著抱負,去古戰場,是推脫不了的事情。

    她莫名松了一口氣,語氣輕快了些︰“那除了這個呢?你會不會哪天就突然不告而別了?”

    這話說得。

    孚祗罕見的被她逗得笑了一下,而後徐徐道︰“不會。”

    南柚撫了撫自己的鼻尖,低聲嘟囔︰“你們這些遠古大能,不都是來去如風,自在隨『性』的麼。”

    “那這樣也好,如果情況真差到那樣的情況了,我們一起去。”

    見他蹙眉,南柚一愣,音調高了些︰“干嘛,你不信我的實力?”

    “父君都說了,照我的修煉速度,假以時日,必定超過你和穆祀。”

    話雖如此說,得到了他的半個承諾,她眉梢眼尾都帶著璀璨的笑意。

    “走,陪我練劍去。”到了看了看天『色』,朝著孚祗道。

    她下了台階,等他行至跟前,伸手去拉他的無名指,在半空中小弧度地晃來晃去。

    “姑娘。”他喊了她一聲。

    “是右右。”南柚不厭其煩地糾正他。

    這一瞬,饒是見證了萬萬年風雨和波瀾的神主,也被噎了一下。

    他側首,在夜『色』的遮掩下,看著兩人牽在一起的手,眼尾往上悄無聲息彎了彎。

    “嗯?”南柚見他不說話了,有些疑『惑』地回頭看他。

    “臣陪著右右。”他還是有些不習慣喊她右右,但真出口了,也覺得自然。

    他垂眸,長長的睫『毛』遮蓋住了很多的情緒,他頓了下,說出了後半句話︰“不用去找別的從侍。”

    那些許多年前無法宣之于口的沖動,隱晦,經過了時間的沉澱,依舊熱烈,滾燙。

    今日她隨口一說,他卻憶起了從前。

    遠古時候的神宮,也是冷清的,但因為她的到來,跟著多了不少樹精,花妖,算是有了點人氣。

    他嫌太吵鬧。

    她據理力爭,最後被他不冷不淡的態度氣得不行,她將手中的棋子往他的棋盒中一丟,把當時在旁邊喝茶的幾位神使嚇得不輕。

    他皺眉,聲音溫柔又疏離︰“神宮住不慣,你可以回去。”

    她氣死了。

    “我偏不。”她將臉湊到他跟前,氣極而笑︰“我前天才夸你長得好看,你今日就施一層霧將自己臉蒙住,我前段時日才說神宮冷清,今日你就要將花草移出去,煩不煩吶你。”

    “你神主你威風你了不起,我換人喜歡,成不成?”她走出去的時候,居高臨下,姿態極其高傲,狠話放了不少。

    隔日,神宮進了幾只鮫人魚妖,長相萬里挑一,各有各的特『色』,對月『吟』唱時,聲音能酥醉人的耳朵。

    她是個會享受的,從不與自己為難,做事隨心所欲得很。

    蒼藍來找他的時候,被那等陣仗驚得一愣一愣,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奇跡一樣。

    “怎麼回事?這聖女又鬧脾氣了?”蒼藍將手中的酒往他那邊推了推,笑得很意味深長︰“還是終于意識到你是棵不會開花的鐵樹,下定決心放棄了?”

    “亦或者,知道你不喜喧鬧,揪著這一點故意跟你作對?”蒼藍隨口一提,很快話題就轉到了他處。

    神主搖了搖頭,也沒說什麼。只是那日與蒼藍的對弈,連丟三子,讓蒼藍有了種他被刻意放水了的錯覺,走的時候,小心翼翼,深怕他突然一句,有事煩勞你走一趟。

    她住的宮殿就在他的旁邊,因為設有強大的禁制,門一關,里面什麼情形,什麼聲音,他是听不見的。

    到了第三日,夜里。

    貼身伺候的神官在無意間提起,隔壁聖女宮殿傳了一次水。

    沒人知道,從來自持沉靜,氣度高華的神主冕下,拿出雲窺鏡查看她殿內情形時,臉上是怎樣復雜和晦澀的神情。

    幾日後。

    兩人終于達成共識。

    那幾位鮫人被送出神宮,他則再不管那邊的樹妖花妖們鬧得有多厲害。

    自那之後,他便明白了。

    她是真有令他生氣的本事。

    也真有說到做到的魄力。

    神主不會談情說愛,好在知道從過往的事件中總結經驗。

    他不是小氣的人。

    可他是真不喜歡有別的男子纏著她。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