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01章 喜歡……



    第105章

    誰也沒想到, 為太子慶生而開啟的東雲秘境,以熱鬧開頭,唏噓結尾。在這場鬧劇中, 九節靈芝都成為了陪襯。

    天族太子穆祀連用兩重秘術,被攙扶著回東宮的時候, 奄奄一息, 現在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這對一向好面子的天族來說,無異于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臉上。

    天君震怒,萬萬年屹立不倒的神秘古族在這個時候向所有關注這件事的人展現出了強大的底蘊, 七十二重天宮,重重宮門都被重兵把守, 進出的路被堵死, 各處的氣氛頓時變得森嚴肅然。

    事後,所有的人都被半強迫地請回了自己的住處, 天族的人開始進行一輪一輪的搜查。

    南柚住的主殿, 離東宮十分近,伺候她的仙娥品階不低,談吐言語都顯得十分得體,她見南柚回來之後一直蹙著眉, 也不說話,盯著守在內外兩門的守衛們看,以為她對此心生不滿,上前解釋道︰“姑娘息怒,太子殿下遇刺一事,牽扯甚多,長老團已經開始拿人,此時天宮貴客眾多, 未免沖撞,才派出守衛保護。”

    南柚身為星族唯一的繼承人,如何不知道其中的流程與明暗。

    天族的事情,她不好『插』手,但這件事,她怎麼想都覺得蹊蹺。

    二皇子和三皇子,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蠢貨。

    能有一路隱忍到現在的『性』子,居然會鋌而走險干這樣的事?

    還當著四海八荒諸多皇族的面,就算是成功了,他們也不可能上位。

    天族丟不起這個人,天君就算是和天後再生一個,再花上萬年培養,也絕不可能成全他們的太子夢。

    顯而易見的事情。

    所以這期間,發生了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或者說,有什麼人去慫恿了他們。

    但這些,其實不是她應該考慮的事。

    南柚抬眸,問那名仙娥︰“我現在能夠出去嗎?”

    那名仙娥有些意外,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大家紛紛閉門,唯恐惹禍上身,現在出去,毫無疑問,會被無數雙眼楮盯著。

    她遲疑了一瞬,點頭,輕聲道︰“天族並不限制姑娘進出,但宮里宮外天兵走動,恐會沖撞姑娘。”

    南柚頷首,示意理解,伸手招來月勻就準備出去。

    臨行前,她見到身子頎長的少年背靠著院里的小樹,清雋無雙,一雙眼瞳深黑,泛著墨『色』,一眼看過去,依舊是溫柔干淨的模樣。

    他垂眸,聲音輕得如同一片柳絮︰“姑娘要去看殿下嗎?”

    南柚點了下頭,兩條細長的眉擰著,也不對他隱瞞︰“瞳術和逆轉術對身體損耗本就極大,穆小四又受了那麼重的傷,我有點擔心。”

    孚祗的手指微不可見地動了動。

    穆小四,這個稱呼,他其實是听過的。

    在他這具身體才出世的那幾千年中,穆小四是為數不多的能吸走南柚注意力的人,直到後來,他不常去星族了,南柚又是個不會自動上趕著找上門的『性』子,兩人之間的聯系淡了,這個稱呼出現的次數也跟著少了起來。

    而清漾出現之後,他就再也沒從南柚口中听過這幾個字眼了。

    現在,卻又自然而然的轉變回來了。

    穆祀在那麼多人的面前,訴說他的後悔,訴說他的情深。

    感動得流芫直掉眼淚,是不是也感動了她。

    孚祗很克制地皺了下眉,極淡的弧度,聲音一如既往的清潤︰“臣陪姑娘同去。”

    南柚搖了搖頭,聲音顯得分外嚴肅︰“你不必,你就待在院子里,等我回來,我有事問你。”

    孚祗靜默一息,而後點頭,如她所言。

    天族,東宮。

    南柚被攔了下來,通稟的人進去,半刻鐘之後,天後身邊伺候的女使親自出門,將她請了進去。

    內殿氣氛凝滯,安靜得不可思議,來往的仙娥屏氣息聲,一盆盆溫水進去,一盆盆血水換出來,空氣中燃著的香料味道早就壓不住蔓延開的血腥氣。

    天君和天後,還有數位白發白須的老者都站在榻前,面『色』凝重,神情壓抑。

    一扇臨時架起的玉扇屏風隔斷了南柚的視線。

    “右右來了?”天後眼尾尚帶著一點紅,聲音如常,她上前,握住南柚的手,在她手背上輕拍了下,道︰“好孩子,這次的事,本宮需謝你。”

    “娘娘言重了。”

    在她來之前,天後已經問過看了全過程的幾名皇族,也看過了琴家一名使者手中留影珠所記錄的影像,對當時的情況有所了解。

    若不是狻猊和南柚突然加入戰局,分擔了至少四成的壓力。

    穆祀可能根本撐不到他們到。

    在場那麼多的皇族,明知危險而依舊上前幫忙了的,也只有一個南柚。

    這一點有多難能可貴,天後比誰都清楚。

    一聲謝,南柚覺得沒什麼,她卻說得真情實感,發自內心。

    南柚問︰“殿下怎麼樣了?”她將有些拘束的月勻拉出來,道︰“我身邊的從侍已經渡了雷劫,仙參原『液』對殿下的傷可能會有些用。”

    天君和天後面前,南柚注意著分寸,跟穆祀保持著口頭上的距離。

    屏風後,半跪坐在床榻前的醫官听到有仙參原『液』,眼楮頓時亮了一瞬,他繞過屏風走出來,擦了擦額心細密的汗珠,連聲道︰“有用有用,殿下氣血逆涌,失血過多,胸膛上的貫穿傷臣不敢動,但一直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只會越來越嚴重。”

    “仙參原『液』可以在拔/槍尖時為殿下提供海量的靈力,護住心脈,除此之外,還需要芝蘭草,玉樣參等臣在單子上列下的靈物。”醫官接過月勻手中小巧的玉瓶,對天君和天後道。

    天族底蘊深厚,這些東西雖然珍貴,但都能拿出來,很快就有女使領命去庫房取。

    南柚見東西送出去了,也不好多留,她和穆祀關系再好,也沒到這種在長輩們的注視下表達關心的程度。

    她也本來不是喜歡做樣子的人。

    因此她跟天君和天後說了一聲,準備退出內殿。

    “右右。”屏風後,男子的聲音前所未有虛弱,南柚腳下的動作頓了一瞬。

    醫官看著南柚,就像是看見了救星。

    他道︰“臣方才給殿下上了『藥』,會產生暈眩與困倦之感,但接下來,臣為殿下拔/槍尖,殿下得自己控制靈力,以防靈氣暴動,筋脈寸斷,引發二次傷害,娘娘和星女最好能跟殿下說會話,讓殿下保持頭腦清醒。”

    南柚愣了一下,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也根本不知道說什麼。

    穆祀從來穩重內斂,老成果決,哪怕是在自己父母面前,也不怎麼說話。

    天後跟他說話,他也只是嗯的一聲,聲音里盡是疲憊,幾句下來,天後哽咽著止住了話頭。

    “兒臣醒著。”這是穆祀說的最長的一句話。

    醫官將那根貫穿他肩胛骨的銀槍□□的時候,他雙拳緊握,太陽『穴』上暴起青筋,除了呼吸聲重點,愣是一聲也沒吭。

    大股鮮血噴濺到屏風上,成了一只只形狀奇怪的剪影。

    南柚呼吸都下意識放輕了。

    半晌,穆祀傷口處理好之後的第一句話,聲音里還帶著未平息的疼痛顫意,他道︰“右右。”

    南柚低低地應他︰“我在。”

    穆祀于是很淺地扯動了下唇角,仿佛得了她一句承諾似的,輕輕地點了下頭。

    他側首,再也支撐不住一般昏睡過去。

    他想,她在就好。

    ========

    南柚回到自己的住處時,南允和流鈺已經在院子里等著了。

    除此之外,還站著神『色』冷淡的明霏。

    一貫溫和如水的流鈺難得現出一點點外『露』的怒意。

    先前在林中,南柚和狻猊上去幫忙,流鈺自然不可能坐視不管,他飛身『逼』近,還未徹底進入戰圈,就被不知從何處出現的明霏一個手刀砍在後頸強行劈暈了過去。

    南允自知自己這實力,上去只有拖後腿的份,在外面干看著急得干跳腳。

    明霏第一次見流鈺如此生氣,直到此時,她才皺著眉,說了第一句話︰“你上去,會受傷。”

    “天族的內部事,我不想『插』手。”

    流鈺生了一副好面貌,就連生氣的樣子也顯得清潤,透著書生的儒雅味道,只有從聲音中的生硬意味中,才能窺見他的真實情緒︰“還望女君下次,離我遠些。我的事情,我的想法,與女君無關。”

    這話算是極重了。

    明霏並不是那種會死纏爛打,多管閑事的人,幾次跟著流鈺,不過因為他長得太對自己胃口,然而這並不意味著自己能夠一而再再而三厚著臉皮接近,她冷冷蹙眉,紅唇微動,但一句話也未說,轉身便走了。

    方才的對弈中,狻猊受了些皮肉傷,這時候正享受著荼鼠的噓寒問暖,舒服得眼楮眯得只剩一條縫,恨不得再去找那幾個老頭干上一架,他圍觀了全程,對流鈺道︰“很好。這次之後,她不會再來了。”

    流鈺起身,將南柚上下看了一遍,問︰“可有受傷?”

    “我沒事。”

    南柚勉強笑了一下,又跟他們說了幾句話,在那名仙娥的注視下,三人心有靈犀,很快就各自回了各自的住處。

    夜里,繁星點綴在黑幕上,星星點點閃著熒光,皎潔的月『色』如水,如輕紗般籠罩在房檐下,琉璃瓦上,還有庭院月桂的每一片樹葉上。

    南柚沐浴完,換上了干淨的衣裙,頭發只用一根木簪松松地挽著,渾身都透著一股好聞的松香味。

    孚祗自柔和的橘光中無聲無息現出身形,在少女無聲的注視下,他手掌平伸,一棵被磅礡靈力封存了的靈芝輪廓就被月『色』勾勒出來。

    南柚用手指勾了勾靈芝的柄,它咕嚕一下滾動半圈,沒了動靜。

    她將手中的古籍放下,裙角蹭在石座邊緣,聲音帶著些微的笑意︰“清漾是不是嘴都氣歪了?可惜,我沒能看到。”

    孚祗目光停留在她瑩白的小臉上,半晌,輕輕頷首,道︰“是很氣。”

    南柚果然很開心,將放在一邊的書拍得嘩嘩響,孩童般的稚氣。

    鬧完之後,她湊過去,拉著他的衣袖,問︰“我一直針對她,是不是很壞?”

    孚祗聲音好听得像是叫人在眩暈邊緣沉淪的醇酒,他道︰“姑娘很善良。”

    南柚伸手,虛虛地捂了捂臉,道︰“你心偏得沒邊了,說的話一個字都不能信。”

    孚祗無聲沉默,不知該如何作答。

    南柚突然抬眸,眼楮亮晶晶的,她道︰“穆祀今日,跟我說對不起了。”

    孚祗听到了。

    穆祀還說,讓南柚再給他一次機會。

    再信他一回。

    “姑娘如何想的?”孚祗垂著眸,問。

    南柚搖頭,道︰“其實我早就不怪他了,他有自己的苦衷。”

    “姑娘想嫁給太子嗎?”

    涼夜,古燈下,月影正當空。

    南柚偷偷看了他一眼,長發在肩後晃了晃,她沉默許久,道︰“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跟他是會綁在一起的。從前,無所謂想與不想,但能接受。”

    從前的穆小四成了穆祀,現在的穆祀回到穆小四。

    她卻連接受也接受不了了。

    孚祗眼中的墨『色』有一瞬間的失控逸散,頭頂的月桂樹暴漲,但又在極短的瞬間恢復了平衡。

    未融合記憶前,他想,等她坐上少君之位,等她成親出嫁。

    他要看著她過得很好。

    融合記憶之後,成親這個字眼,格外能刺激他。

    那是他永遠也沒能對她說出的字眼。

    孚祗手掌微微握了握,眼楮閉了一下,聲音清潤理智,半分不『亂』︰“如此,在少君禮後,即可準備成親禮。”

    南柚騰的從石椅上站起來。

    她的手腕上,一根縴細的紅綢帶靈蛇一樣游曳,從她的手腕,系到他好看的食指上。

    兩相對視,小姑娘的眼楮里,星光格外的璀璨。

    她嘴角往上翹了翹,看著連接在兩人之間的綢帶,聲音提高了些︰“你再說。”

    相思綢。

    只會纏在心心相系的兩人身上。

    這是她原本準備送給星主和流枘的,但陰差陽錯之下,在空間戒中留了下來。

    “孚小祗,我怎麼從前就沒發現,你還有嘴硬這一項本事呢。”

    南柚湊近他,笑『吟』『吟』地問︰“是不是喜歡我很久了?”

    一句話,像是勾起了十分久遠的回憶。

    孚祗驀的閉了下眼,不敢讓她看見那些晦暗的,濃重得能將人壓垮的情緒。

    因為確實是。

    喜歡很久了。

    太久了。

    久到過了無數歲月,數個輪回,久到神宮的海變成了小湖泊,久到那棵不開花的鐵樹都有了伴侶。

    他才終于再次。

    等來她一句喜歡。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