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00章 爭位……



    第104章

    突如其來的援兵, 讓那三位長老目光凝了一瞬,他們在天族都是混得上臉的存在,自然認得南柚, 也一眼辨出了狻猊的身份。

    他們隱晦地對視一眼。

    時間不等人。他們眼下,顧忌不了那麼多。

    這一次, 是唯一的機會, 只要穆祀一死,他們就算獲罪,被天君當場擊斃, 都算是死得其所,無有遺憾。

    二皇子和三皇子之中, 必將有一人承襲太子之位。

    成大事者, 往往都是踩著白骨,踏著血路上位, 這是他們家族的榮耀, 也是他們的榮耀。

    那三人都是老油條,對南柚的身份多少有些顧慮,星族不像天族,有幾位成年的皇子。南D膝下, 就這麼一根獨苗,但凡出點意外,肯定發瘋,屆時,會真正影響到兩族關系。

    哪一系的人重創了她,哪一系的人就得給星界一個交代。

    也就意味著,出自那一系的皇子,注定跟太子之位無緣。

    這筆賬, 他們算得清楚。

    索『性』,南柚在他們眼里,也只是個小丫頭,頂多制造些小麻煩,隨手處理掉,不傷著她,刻意讓著就是了。

    最主要的,還是得讓穆祀死。

    但南柚和狻猊配合著出手時,他們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了。

    狻猊就不說了,這等天生地養的靈獸,因為天賦太可怕,已經到了被大道壓制,無法自己出世的地步,在神山中,又經過四神使的指點訓導,雖然平時一副懶洋洋的模樣,但動起真格來,戰力不可小覷。

    讓他們吃驚的,還有南柚。

    這個小丫頭,也算是他們親眼見證長到這等程度的。

    星族不比其他種族,血脈之力越純的人,幼年期就越長,在這段時間里,他們是不能修煉的,但一旦渡過蛻變期,那種進步的速度,只會讓別的種族望塵莫及。

    但即使如此,他們也沒想到,她執著清鳳,居然真能替穆祀擋掉三四成的攻擊。

    時間越拖越長,那三人的臉『色』也越來越凝重,他們心里十分清楚。

    今日籌劃種種,只要天君現身,一切都將失去意義。

    “不能再拖了。”其中一人短暫緩下攻擊力道,朝著另外兩人沉沉低吼了一聲,帶著警告的意味。

    “事已至此,不必再留手了,兩位,盡全力吧。”另一人說完,率先沖到半空中,手中的拂塵每一縷都無限拉長,拉成蛛絲一樣的銀線雪白,從天上向兩人罩下來的時候,像是下了一場鋪天蓋地的銀光雨。

    于此同時,另外兩人也紛紛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寶,刺目的靈光如煙花一樣炸開,蔓延,肆無忌憚,佔據了大半視線,威勢驚人,直『逼』他們而來。

    狻猊仰天怒吼,獸靈之主的威儀爆發,像是被打出了真火氣,它躍上高空,四蹄踏著的金雲和身上戰神一樣的金甲奇跡般的融入血肉之中,而在這一刻,它眼瞳中的黃金『色』澤達到了最濃郁的程度,靈力節節攀升!

    它硬抗了一道攻擊。

    而後在半空中   連退了十幾步,才勉強把那道攻擊接了下來。

    它畢竟年少,和這種活了無數年的老怪物比,吃了時間上的虧。

    南柚深深吸了一口氣,她眼神凝重到了極致,那兩道攻擊中蘊含的力道,她自然感應得出來,絕對是她現在這個程度接不下來的。

    穆祀已經受了不輕的傷,身邊那個叫黎興的從侍還靠在身後的樹墩子上,不知生死,狻猊再有爆發力,也只能牽制住一位長老。

    南柚反應迅速,她『摸』出一枚瑩潤光澤的鱗片,巴掌大小,藏在手心中。在下一瞬,縴細的手背用力繃緊,握著清鳳的那只手,虎口裂開一道又一道血紅的口子,鮮血沁潤刃身,這件威名鼎鼎的神兵飲血,像是開啟了某種不得了的陣法,濃郁到化不開的凶戾之氣將整個戰圈覆蓋。

    清鳳在她手中不安分地顫動,躍躍欲試,準備大展身手。

    南柚足尖一點,才要飛身迎上去,卻被穆祀拉住了。

    男子衣衫略有些不整,下擺和寬袖邊被劍光削去一截,是少見的狼狽樣子,但那張臉,卻依舊是俊逸好看的,沒有半分驚慌失措的神『色』。

    他手掌溫熱,很有力道,話語卻輕得過分,四個字,字字清晰︰“右右,我來。”

    那兩道攻勢已到了眼前,眼下根本不是推讓矯情的時候,南柚眼皮連著跳了好幾下,著急道︰“你快放開!你一個人,怎麼跟兩個人硬踫硬?!”

    她的手里,有星主真身的一枚鱗片,這相當于是一道保命符,至少這種程度的攻擊,奈何不了她。

    穆祀無聲笑了一下,十分短促,而後放開她的手,將人往自己身後藏了小半步。

    他輕輕一步踏出,這一片的天空都驀的陰沉下來。他面『色』平靜地看著已經到了面前的兩道颶風,伸出手掌。

    南柚的瞳孔狠狠一縮,她甚至能夠想象到,下一刻,將是怎樣慘烈的對撞,會不會有橫飛的殘影與鮮血交錯,又會不會有沉悶的肉/體踫撞聲。

    然而,想象中令人膽戰心驚的場景並沒有發生。

    那兩道饒是穆祀全盛巔峰時期也需全力以赴的攻勢,在那只修長似玉的手掌面前,定定止住了去勢。

    穆祀眼角旁,再一次淌出了血淚。

    男子輕輕吐字,一字一句,清晰可辨︰“秘術——重瞳血鏈。”

    這是重瞳一脈最高等的秘法,能在短時間內爆發出成倍的威力,但對身體損耗極大,對施展者的要求也高。

    他已經很久沒被『逼』到要使用這一招的地步了。

    而在南柚來之前,穆祀就已經用過一次了。

    “你瘋了啊?你會被抽干的!”南柚用清鳳抵了一下他的後腰,瞳孔里還殘留著震驚之『色』。

    穆祀神『色』淡漠地搽去臉頰兩側的血淚,聲音勉強維持著溫潤,但又不可避免的帶上了強硬的命令意味:“右右,退後。”

    話說到最後,他側目,望著那再次湊在一起的三人,語氣森然。

    事已至此,南柚饒是有再多的不放心,有再多的抱怨和責怪卡在喉嚨口,也知道不是時候,她點了下頭,將清鳳拋到他的手中,慢慢退出了主戰圈。

    帶著少女體溫的匕首落入手中,里面的器靈像是感應到主人的心意,乖順得很,半點沒有反抗,反而隱隱透出想要激烈戰斗的渴望之意。

    穆祀扯動了下嘴角,連日來積蓄的戾氣似『潮』水一樣鋪天蓋地席卷而上,他和狻猊一左一右,一個憑借著強橫的肉/身力量,一個憑借著妙到毫巔的技巧和實力,竟真的將對方三人的攻擊都抗了下來。

    跟使用了天賦秘術的穆祀相比,狻猊那邊,顯得格外慘一些。

    不過一刻鐘的時間,卻像是經歷了一整日,一整夜,久到南柚險些以為看不到黎明的曙光。

    天邊的盡頭,終于傳來了一聲炸響,有人以大神通,從極遠處橫渡而來。

    那股波動。

    是天君!

    直到這個時候,南柚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而那三位仙風道骨的長老,見到這一幕,臉上盡是灰敗之『色』,滿嘴的苦澀與不甘。

    這一刻,他們知道,計劃徹底失敗了。

    穆祀沒死,他們卻『插』翅難逃,接下來要完蛋的,還有他們的母族。

    幾個呼吸間,天君已經到了秘境之外。

    一切已成定局,甚至那三位長老,都沒有再出手了。

    就在這個時候,先前被穆祀打得受了傷同樣退出戰圈的二皇子猛的站起來,他眼里是破釜沉舟,是拉人下水的同歸于盡的狠絕。

    他手里握著一桿長/槍,身子瘦長,無聲無息燃燒血脈和神魂的時候,一點聲音和動靜都沒有發出,他的身體拉長,將長/槍擲出的時候,像是一輪滿弦的清月。

    長/槍與空氣接觸,發出爆炸般的響聲,南柚背對著他站著,眼里還是以雷霆狀態趕過來的天君和天後,一張漂亮而精致的小臉上,掛著如釋重負的一點點輕松笑意。

    “右右!”

    “——快退開!”

    穆祀和狻猊一前一後焦急的聲音在耳邊,又像是在天邊,南柚只來得及回身,就見到了已經刺到眼前的長/搶。

    二皇子的想法很簡單。

    他反正是逃不過一個囚與死的結局了,一番辛苦籌劃,皆為泡影,那樣的渴望和求而不得,仿佛就是一場舉世皆知的笑話。

    他得不到穆祀的位置。

    那就毀了他在意的姑娘。

    二皇子也是天族皇脈,這麼多年,就算修為稍遜穆祀,也絕不會是等閑之輩,平時韜光養晦低調行事,到了此時,這一刻,哪怕神魂燃燒的痛苦已經到了他能承受的極限,他卻恍若未覺,而是暢快地笑了兩聲,現出一兩分骨子里的偏執真『性』情。

    二皇子燃燒神魂之後爆發的靈力,已經無限接近穆祀,這一擊,凝聚了他的生命和全部靈力,強大得令人心神震顫,南柚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太遲。

    閃爍著寒芒的槍尖點上她額心,她甚至來不及丟出手掌中握著的鱗片,她只來得及閉上了眼。

    意料之中的疼痛並沒有落到她的身上。

    南柚睫『毛』狠狠顫動兩下,將眼楮睜開一條縫隙。

    她的眼前,是飛掠而至的穆祀,視線盡頭,是陡然暴漲的綠『色』神鏈,宛若一片汪洋大海。

    槍尖已經刺進了她的眉心,她卻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

    一絲一毫也沒有。

    穆祀將她緊緊擁到懷中,她听到他的心跳聲,一下接一下,擊鼓一樣的節奏,很快,也很『亂』。

    她听到男子干淨而沙啞的聲音,響在她的耳畔。

    “秘術——逆轉。”

    遠處圍觀的人群,陡然爆發出滔天的聲浪。

    一句一句鑽到南柚的耳邊。

    “是太子的天賦秘術。”有人驚嘆:“從未見他用過。”

    “居然是逆轉術,殿下用逆轉術,替星女受了一擊。”有人眼尖,感受著空間一瞬間『蕩』起的漣漪,語氣唏噓感慨:“殿下對星女,當真是沒話說。”

    所謂逆轉,是在戰斗中,使時光倒回一瞬之前,提前得知對手的動作和技能,從而采取相應的措施應對。

    這等涉及時間與空間的秘術,本就十分罕見,能夠使出來的,大多是已經掌控了領域之力的大能們。

    若今日站在這里的是他們,或許能讓時間逆轉回到一息之前,這樣,他們就能先發制人,先解決掉二皇子,從根源上解除南柚的危機。

    但穆祀不能。

    他能做的,只有讓時間長一點,真的只是一點,甚至沒有跟那銀/槍正面對撞的機會,他只有拼盡全力的往南柚身邊趕,抱住她,然後讓那可怕的力道,銳利的槍尖,狠狠刺進自己的胸膛。

    他的身體頓了一下。

    南柚的眼眶頓時憋不住的紅了,她也不敢『亂』動,呼吸都下意識放輕,她喊他,一聲聲的,帶著某種小心翼翼的確認意味。

    “右右。”他身體冷得像塊冰,但抱著她的力道卻大得不像話,像是要將她『揉』碎進骨血之中,他啞著聲音,道:“對不起。”

    這一聲對不起,像是耗盡了他全部的熱血和氣力。

    他用已經烏紫的唇,一點點蹭著她馨香的發頂,一遍遍地,斷斷續續地跟她說著對不起,哪怕天君帶著長老團,將作『亂』的那些人全部控制住,要過來帶他回天宮療傷的時候,他也沒有放開她。

    穆祀的聲音像是沁了血,抖著,顫著,問:“右右,你是不是,也這麼疼?”

    你死的時候,是不是也這麼疼。

    一定很疼吧。

    那麼小,那麼怕疼的一個人,是怎麼受過來的?

    怎麼受過來的?

    他不敢想象那個畫面,猛的閉了閉眼,一點點濕意蹭到南柚的發頂,他在數百個皇族和自己的父母面前,哽咽出聲:“我好疼。”

    我好心疼。

    “右右,可不可以,再給我個機會。”他話語說得艱難,臉『色』紙一樣的白,已是在強撐。

    他輕聲承諾:“我一定,對你好。”

    南柚能夠察覺到他極速消逝的生命力,她身體一動不動的僵著,讓他靠著,察覺到他在執拗地等著某一個字,某一個答案,她卻久久無法說出口。

    她睫『毛』顫了顫,稍稍往上抬,便看見了不遠處清透似月的少年,他不知是什麼時候到的,依舊是安靜而沉默的樣子。

    南柚的心,突然靜了下來。

    她伸手,繞過那根駭人的銀/槍,淺聲道:“穆小四,你得回東宮療傷。”

    穆祀被人攙著消失的時候,眸子緊閉著,淡淡的血痕掛在臉頰上,臉『色』雪一樣的白。

    她終于肯叫他一聲穆小四。

    他卻怎麼,如此難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