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99章 生辰……



    一年的時間, 準備冊封少君的諸多事宜,其實有些倉促,但顯然星主並不是臨時起意, 而是早早就與眾臣商議過,許多該準備該注意的, 禮部都已經辦得差不多了。

    南柚一點頭, 星鴿連夜就叼著鎏金請帖發往六界諸多勢力。

    星主的口諭在頃刻之間,就傳遍了王宮,又像雪花一樣飛往宮外。

    今日她歸家, 星主和流枘都高興,南柚還喝了些星主珍藏了數千年的好酒。

    昭芙院依舊是千年前的模樣, 沒什麼變化, 西邊懸空的閣樓上,那架古琴依舊在, 迎春的米黃『色』小藤順著紅『色』的漆柱一路蜿蜒向上, 地面上還覆著一層蓬松潔白的雪,軟靴踩上去,發出嘎吱的細微脆響聲。

    院門前,兩棵柳樹糾纏成了一棵, 蔥蔥郁郁,像一把可遮日月的巨傘,將原本空曠的院子裝點得生意盎然,又與這融融白雪相襯,別有風趣,並不突兀。

    南柚一路走回昭芙院,風一吹,酒意慢慢的沁上來, 神思很清醒,但腳下的步子卻『亂』了。

    她的手搭在昭芙院的門欄上,長奎和彩霞他們都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著,臉上掛著笑,听見響動,他們齊齊站起來,朝她行了個禮,道︰“臣等恭喜姑娘,賀喜姑娘。”

    南柚身子歪在半人高的柵欄門上,嘴角往上提了提,半晌,才慢悠悠地笑著道︰“好,都有賞。”

    彩霞笑盈盈地過來扶她,手才搭到她的胳膊,便見到從柳樹枝頭輕飄飄落地的男子,她福了福身,喚了聲大人。

    “去煮碗醒酒湯。”孚祗聲音輕而緩,好听得像是月下的鮫人在『吟』唱,彩霞有一刻短暫的『迷』失,清醒之後,很快應了聲是。

    南柚以前就很喜歡喝果酒,很少有醉的時候,酒量還算是不錯,但今日嘗的是星主從金烏那換來的上好沉酒,埋在地底下許久,酒『液』都幾乎成了絲,南柚就著果茶喝了一小杯,還想再喝,就被流枘輕言制止了。

    “孚小祗。”南柚自發自動地將全身的重量倚到他身上,小臉紅紅的,眼里泛著熠熠的星光,像條沒骨頭的蛇一樣,站也站不直,又不肯好好的坐著。

    “臣在。”

    她喚一聲,孚祗就耐心地應一聲,聲聲溫潤,沒有絲毫不耐。

    如此反復幾次之後,南柚睫『毛』顫了顫,她道︰“我今天很開心。”

    是真的很開心。

    那本書的結尾,是清漾登上了少君的位置,但現在,少君的位置是她的了。

    這是不是說明,從今日開始,她的往後,她往後的路,跟清漾這個人,跟書里的那些東西,再也沒有牽連了。

    她的頭發散開,松松地披在肩頭,腰側,像是順柔的水流,能夠輕易從指縫間溜出去,孚祗撫了撫她的脊背,輕聲道︰“臣知道。”

    “你是不是也開心?”南柚眯著眼楮問他。

    孚祗沉默半晌,而後,在狻猊和荼鼠明目張膽看熱鬧的目光中,妥協般地垂眸,聲音淺淡︰“姑娘開心,臣也開心。”

    可他這樣的人,哪怕說著再繾/綣深情的字眼,只要不想表現出那種意味,便半分旖/旎的氛圍也不會流『露』。

    狻猊嗤的笑了一聲,在孚祗眉頭蹙起來之前,以一種極高傲的姿態拉走了荼鼠。

    彩霞將煮好的醒酒湯端過來,但南柚卻不配合。

    “我沒醉。”南柚有些不開心地捏著鼻尖,躲到孚祗的身後,只『露』出一張小小的臉。

    她已經很少有這樣不听話的時候,孚祗望著自己被她手指搭上的衣袖邊,半蹲下身,很自然地切換成了很久以前哄她的語調︰“臣知道姑娘沒醉。”

    “這湯,彩霞熬了許久,姑娘若是不喜歡,臣便倒了。”他語調不疾不徐,眸『色』沉黑,里頭像是散著墨,整個人顯得十分溫柔。

    十分好看。

    南柚默了默,沒抗到他說第三句話,磨磨蹭蹭上去將湯小口小口地喝了。

    “一月後,穆祀的生辰,天族大肆『操』辦,我收到了請帖,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南柚確實沒醉,該記得的東西都記得,她從口袋里拿出一張金燦燦的請帖,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感慨道︰“小時候我跟穆祀玩得好,經常在天宮小住,後來長大了,各自有各自的事要忙,我就很少再去了。”

    自從拿到那本書,而穆祀又真切幫扶清漾之後,她是半步也未踏足過天宮了。

    孚祗其實很忙。

    在神山中,他和留在昭芙院的幾名大妖時常靠留音珠聯系,鉤蛇和樺處理不了或者左右猶豫的一些事,都是經他手過的一些決定,千年下來,雖沒出什麼『亂』子,但現在人回來了,私獄和王軍指揮處那,他應該親自去鎮守一段時間的。

    他眉心稍蹙,南柚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她抬眸,小聲問他︰“你不想去嗎?”

    自從那次孚祗將穆祀擋在她的院門口,兩人之間的關系就不大好,雖然看在她的面子上,一直算是相安無事,但私下里,穆祀對他有多不滿,南柚是知道的。

    孚祗是個溫柔內斂的『性』子,不爭,不搶,情緒極淡,什麼事都能一笑置之,什麼都不放在心上。

    但並不代表就沒有情緒。

    南柚坐到秋千上,裙擺在風中漾動,小幅度地晃了幾下,而後腳尖點著地,停下來,聲音里帶著淡淡的酒氣︰“穆祀人就是那樣,對誰都沒個好臉『色』,是那個時候為了對付天族那群難纏的長老練出來的,實際上脾氣沒看上去那樣壞。”

    “臣知道。”孚祗淺聲回。

    南柚頓了一下,拿眼偷偷瞥他︰“真不去?”

    孚祗沉默了半晌。

    下一瞬,卷雲邊的衣袖上,搭上了三根白嫩的手指。

    “真的不去啊?”她又問了一次,每個字眼拖得長長的,原本清脆的聲音便帶上了一點點顯而易見的撒嬌央求意味。

    月『色』下,垂柳旁,霽月淺風的男子摁了摁眉心,無聲妥協。

    =======

    少君的繼任盛典,時間定在佔星使測出來的上吉之日,在三個月後。

    在此之前,天族還有個穆祀的生辰需要前往。

    好不容易脫離日夜不分的修煉生活,南柚也沒有給自己放假,根據孚祗的意見,她調整了修煉計劃,稍稍放緩了步子。

    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感悟奧義珠上。

    領域是只有到了星主這個階段才會隱約觸及到的東西,對現在的南柚來說,還是太晦澀難懂了,但即使只是磕磕盼盼的感悟完,半個月之後,她的修為依舊提升不少,靈力更加精純。

    恰巧龍主帶著南允提前來星族幫忙。

    龍主現在可謂是春風得意,走到哪都要夸幾句南允,南允從前巴不得听到他一句夸贊,現在一見到他跟人吹自己多長進就想溜。

    他熟門熟路地來南柚院子里串門。

    “提前幾天去吧?听說天宮挺好玩,是四海第一仙家福地,我長這樣大,還未去過。”南允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提起穆祀的生辰,興致勃勃。

    他作為龍族的少族長,天族的盛事也不少,但愣是沒去過一次,究其原因,不過是因為那時候頑劣,喜歡跟龍主對著干,每次龍主放話,只有背出了心法,修煉到了某個階段才可以去,他就偏偏不,每每氣得龍主跳腳,門一鎖,脖子一梗,說不帶他就不帶他。

    但現在,他修為飆升,龍主心里舒坦得不行,反而要主動帶著他出來,多結交一些朋友,多見見世面。

    『亂』世將至,饒是龍族這等隱世大族,也做不到偏安一隅。

    “明日便出發。”南柚看了他一眼,笑著道。

    穆祀到底是小輩,過個生辰熱鬧熱鬧,似星界這樣的勢力,前往天宮的也都是少君或者皇脈等年歲相仿的人,龍主和星主則留在星界,準備接下來的少君繼任典禮。

    孚祗最後還是跟著南柚上了雲舟。

    狻猊和荼鼠最喜歡玩鬧,這樣的場合說什麼也不肯缺席,其余的人,則都留在了昭芙院。

    同行的還有流鈺。

    穆祀在天族的聲望向來極高,年輕一輩對他心服口服,年長者對他贊不絕口,又身居高位,他的生辰,看得出來,天族是十分用心大肆『操』辦的。

    七十二重天宮在雲霧中若隱若現,肅穆宏大,沉重滄夷,極具氣勢,身著彩服的仙娥們身姿曼妙,玉手托盤,為他們端上上好的嫩葉仙茶。

    南柚在天宮有自己的一處院子。

    進來傳話的仙娥也面熟,很早以前伺候過南柚一段日子,她朝著幾人福了福身,聲音輕柔︰“煩請姑娘稍歇,殿下正在議政殿議事,午後方回。”

    南柚頷首,示意自己知道了。

    之後,她和流鈺,還有南允,去西宮見了天後。

    天後還是記憶中的老樣子,雍容華貴,明艷大方,待人隨和,但卻總讓人有種觸不到實處的距離感。

    待到半途,南允實在是受不住,拉著流鈺起身告退,說是要在周圍轉轉,觀賞天宮的盛景。

    天後也不留他們,笑眯眯地吩咐左右,讓人為兩位公子引路。

    這下,再糊涂的人都看明白了,天後擺明了要單獨留下南柚。

    “娘娘。”南柚坐得端正,是一種晚輩對長輩聆听的姿勢,小小的臉上也沒了笑意,挺嚴肅的樣子。

    天後笑著擺了擺手,道︰“本宮只是許久未見到右右,想單獨說會話罷了,右右不必緊張。”

    南柚明顯松了一口氣,她笑著,肩膀耷拉下去。

    天族的水,比什麼都深,她深刻的知道這一點,不繃著一根弦,隨時都有可能掉進某個坑里。

    閑聊幾句之後,天後往前傾了傾身,將手中的茶盞輕輕放在桌子上,聲音似和風細雨︰“本宮听聞,因為花界的一位皇脈,右右與老四鬧了許久的矛盾?”

    來了。

    南柚垂著眸,也沒有刻意回避,聲音有些軟,是那種與往常別無二樣的抱怨聲調︰“也不算是鬧矛盾。就是之前,穆祀總說我薄待了她,後來,深淵中出了那樣的事,穆祀也還是決意栽培她,我心里不愉快,覺得他不夠朋友,確實有一段日子不想搭理他。”

    天後已經很多年沒听到這樣誠懇而誠實的回答了,她眸光閃爍一下,就听南柚又說了一句︰“但之後,我听聞,天族有意與花界聯姻,依照穆祀那個護短的『性』子,就也好理解了。”

    “娘娘放心,我不同他生氣。”

    “聯姻?”天後的眉頭皺了起來,她不怒而威,問左右伺候的仙娥︰“有這種流言嗎?”

    左邊的那個仙娥仔細想了想,倒是點了下頭。

    主要是穆祀這塊肥肉,誰都想咬一口,除了南柚,就沒誰是往外推的。他接觸哪個女孩,就多一個版本的流言,而且當時,清漾還派人刻意放出了消息,倒是鬧得有些人知道。

    天後一想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但當著南柚的面,她又不好現出怒意,只是牽著她的手,拍了下她的手背,徐徐道︰“右右放心,天族東宮的門,不是誰都有資格踏進的。”

    南柚點到為止,不再多說。

    她不想管那麼多。

    只要進東宮門的不是她,是誰都無所謂。

    而且,今日她這麼幾句話,也夠清漾受的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