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98章 父母……



    雲舟開到半路, 金烏鑽了進來。

    他現在是徹底歇了將孚祗守為門生這個念頭了,照他的話來說,听人嘰嘰喳喳叫了千年的師尊, 他現在一听到這個詞,就覺得頭昏腦漲, 再不想多個徒弟了。

    “小娃娃進步很大。”金烏上下掃了南柚一圈, 撫著長長的胡須點頭,語氣是毫不掩飾的贊揚與欽佩︰“塵書大人果然不是我等能夠比擬的,不論自身修為, 還是教書育人,都有獨到之處。”

    流芫他們都在雲舟上, 听了這話, 紛紛想起某些不是很美好的回憶,面『色』精彩紛呈。

    其中, 南允反應是最大的, 他迅速擺了擺手,道︰“別提這個,別提這個,我想吐。”

    但凡跟這位大神使扯上關系的修煉日常, 十之八/九都以他們的鬼哭狼嚎收尾。

    大家吃吃喝喝,難得肆意,南柚拉著穆祀,去了甲板後方。

    雲浪翻滾,清風拂面,雲舟在白『色』連綿的雲群中急速穿梭,穆祀很高,已經完全褪去了千年前的那一絲少年稚氣, 沉穩內斂,威嚴深重,在某些方面,越來越像那位威震四海的天君陛下。

    但面對南柚時,依舊是老樣子。

    “你過來。”南柚將手掌攤開,上面放著那顆領域奧義,流光奕奕,哪有的手指在上面點一下,封存的結界散開,一股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恐怖靈力波動頓時在半空中逸開,穆祀袖袍一動,在兩人之間設了個結界,防止靈力外泄。

    他問︰“這是做什麼?”

    南柚將清鳳拿出來,道︰“說好的公平競爭,干嘛要讓著我。”

    “領域奧義你日後也需要,又不是大街上的爛白菜,你說不要就不要啊,也真是大方舍得。”南柚執著匕首,眼也不抬地道,手上的動作卻很穩,匕首的刃尖從中劃下,珠子一分為二,她將兩個黃豆大小的半圓攤在手心,朝著他喏的一聲,問︰“你要哪一塊?”

    穆祀垂眸,看著她白嫩掌心中躺著的珠子,沉默半晌後,並沒有伸手去拿,而是道︰“這奧義珠是你得到的,沒有分我一半的道理。”

    南柚一副“我都知道了你還不跟我說實話”的神情,開口道︰“你的實力我清楚,若是真想破開那道領域,不會連重瞳都不開。”

    穆祀扯了扯嘴角,有那麼一瞬間,像是在透過南柚看另一個人,他笑意苦澀︰“右右,你跟我,非得這麼客氣嗎?”

    南柚張口欲說什麼,穆祀卻先一步將手放到她的肩上,四目相對,她更能看清楚他眼底積壓的濃郁得不像話的情緒,他問︰“這顆珠子,若是孚祗讓給你的,你也會跟他撇得這麼干淨,分得明明白白嗎?”

    這顆珠子,還真就是孚祗為她拿到的。

    南柚很少見他這麼認真的時候,她有點愣住了,回神之後,狐疑地盯著他看了好幾眼,道︰“怎麼你這幾日都怪怪的,奧義分你一半,你不要就算了,還拿自己跟孚祗比。”他從來高高在上,根本不屑與從侍爭高論低。

    她什麼都不懂。

    她又什麼都懂。

    穆祀伸手摁了摁脹痛的太陽『穴』,手背上突出兩三根細細的青筋,他別過眼,像個鬧別扭的孩子,啞聲道︰“我不要。”

    他不要,南柚就自己收著。

    ======

    從神山回星界,以雲舟的速度,也需要三日。

    抵達星界王宮的時候,已經是深夜。自打進入星界地域,氣溫驟降,明明已經是初春,但星界大部分地區還是白雪皚皚,天寒地凍。

    王宮內,明珠千盞,燈火通明。

    雲舟穩穩當當停在王城外的郊野,一片大空地上,一息時間不到,許多道隱晦的氣息追隨著他們這邊的動靜而來。

    南柚才輕飄飄躍到地上,便被人從身後抱住了。

    好聞的馨香將她整個人包圍,味道熟悉而久違,南柚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了許多的片段,現在這個懷抱,是世上最溫暖的避風港。

    “右右。”流枘捧著她的臉仔細端詳了一瞬,眼尾有些紅,但還是高興地笑著,聲音溫柔︰“長高了,也瘦了。”

    “母親。”南柚聲音拖得長長的,帶著顯而易見的眷戀和撒嬌意味。

    星主站在流枘身邊,看著相擁的母女兩,心情也是顯而易見的好。等流枘起身,他上前,傾身抱了抱南柚,手掌『揉』『亂』了她的烏發。

    作為君主,作為父親,在見到南柚一切安好之後,關注的點就不可避免的,轉到了她的修為上。

    稍稍感應之後,他『露』出了與金烏一樣有些詫異的神『色』,詫異之後,便是驚喜。

    南柚進步太快了。

    毫不夸張的說,以這樣的速度,五千年後,她必定可以與穆祀一起,站在年輕一輩的最巔峰。

    星主滿意得不得了,他爽朗地笑了兩聲,拍了拍南柚的肩,高聲道︰“走,有什麼話,回宮去說。你母親今日特意下廚,做了幾樣從前你喜歡的菜,還有父君為你打的獵物。”

    南柚眼眸彎彎,笑起來依舊如小時候那樣招人疼愛,流枘看得心軟成一截,一路上沒松開過南柚的手。

    夜里,一家三口圍繞在桌邊,南柚講著神山的趣事,講南允三天一大抱怨兩天一小嘮叨,講凶險又不好通過的後山試煉,講他們看見就恨不得原地隱身的十神使,流枘耐心地听,時不時輕聲問她一些問題。

    南柚一一回答。

    相比于當母親的柔軟和心疼,星主的話語和表現就顯得沒那麼細膩。

    “修煉之途永無止境,我兒日後,也當時時堅守初心,砥礪前行。”流枘不說的話,只能他這個當父親的來說。

    南柚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遲疑片刻後,壓低了聲音問︰“父君,衡州戰場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

    入神山的第一課,她就被迫感受了一下那座古城池古戰場的殘酷,一眨眼的功夫,死去的人不知幾何,鮮血都流成了河,殘酷得令人難以想象。

    她一直在想,六界,乃至神山『插』手,如此急迫的培養年輕一輩,就連十大神使都開始收徒,盡心盡力教他們,是因為在不久的將來,他們得挑起六界的未來。

    而真到了那個時候,成名已久的父輩們呢,他們的歸屬在何方?

    必然是衡州。

    但那里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什麼人在那守著,南柚一概不知。

    星主和流枘對視一眼,後者伸手,輕輕拍了下她的手背,道︰“現下兩軍對峙,且在觀望,並未出手。然戰場瞬息萬變,局勢如何,不好預測,具體的情況,我們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只知現在在古城中守著的,是神主麾下的直屬將領,個個都是從遠古時期活下來的前輩,若是他們也守不住了,我們就得做最壞的打算了。”

    這一點,南柚是猜到了的。

    但真要接受起來,卻並不容易。

    “那些到底都是什麼。”南柚蹙著眉回憶,道︰“我從未見過那樣的種族。”

    “邪族。”星主凜聲回答她︰“是另一界的生靈,跟我們千百個種族不同,他們整個位面,只有邪族一個種族,分為低等,中等和高等。”

    “低等邪族尚沒有生出神志,嗜血凶殘,是他們那邊最次等的生靈。中等邪族生出了智慧,相當于我們這邊的世家望族,名門貴派,是那一界的中流砥柱。而高等邪族,都是一地主宰或是君王之類的存在,數量稀少,但戰力很強,我們日後赴戰場,要牽制的,也正是這類人。”

    “我們這邊,有十位神使,還有神主。”南柚手指無意識點在案桌上,捧著茶慢慢地抿了一口,想得出了神,她問︰“高等邪族如此強大嗎?”

    星主搖了搖頭︰“神主冕下戰力無雙,麾下神將無數,若僅僅只是如此,高等邪族不足以挑動兩界戰爭,造成大『亂』。”

    南柚一下子明白過來,她眸光微凜,脫口而出︰“高等邪族之上,還有什麼?皇族嗎?”

    她原本就十分聰慧,這一千年,生活在神山,雖然以修煉為主,但塵書對他們各方面各領域都有所訓練,捕捉訊息的速度遠非從前可比。

    她成長到這樣的程度,星主十分欣慰,有些事情,他們這些年輕人也該知道,提前做好心理準備,因此也不瞞著她,“能號令高等邪族的,有兩個人。”

    “一個,是他們的皇,修為極其可怕,是我所知曉唯一一個能與神主正面對抗的人,我們稱他為邪祖。”

    “他是邪族兩次發動大戰的底氣所在。”

    等了半晌,沒有等到下文,南柚抬眸,主動問︰“那另一個呢?”

    流枘起身,從書櫃後面隱秘的小抽屜里拿出一本泛黃的小冊子,輕輕放到南柚手上,接著星主的話道︰“上一次大戰在遠古,知情者現在基本都居住在神山,流傳下來的文獻和古籍只有寥寥幾本。”

    “那一戰,具體是個什麼情形,我們所知不多,但根據一代一代流傳下來的話語猜測,在邪族,皇之下,還有一位女子。”

    “女子?”南柚詫異,低聲呢喃︰“邪祖的妻子嗎?”

    流枘搖頭︰“關于這位女子,我們所知甚至比邪祖還要少些,只知邪祖與神主對峙,而那女子一人,便可牽制住至少五位神使。”

    南柚沉默。

    她知道,如此一來,巔峰戰力就拉開了距離。

    五位神使,至少用十五位星主這樣修為的人替換,可真當大戰來臨時,上哪去再找十五位君王級別的人呢?

    這一夜,南柚與星主夫妻談了許多事情,好的不好的,沉重的輕松的,最後,在南柚起身準備回昭芙院的時候,星主喊住了她。

    “右右,這次你回來,只有一年的時間。”他沉『吟』片刻,“將少君的繼任儀式辦了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