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97章 端倪……



    自從流芫說了那一句話, 南柚的心情頓時,從雲端跌落谷底。

    什麼奧義啊,回家啊, 都比不過有人想跟她搶孚祗。

    院門前的小橋下,溪水化開了, 潺潺流動, 像一條水光剔透的綢帶,還帶著春日暖融融的氣息。

    南柚在上面站了很久。

    橋上的欄桿上都長了青苔,前幾日又是連綿的陰雨, 柔軟的指腹無意識蹭上去,沾上一層濕蔫蔫的綠絨。

    她毫無所覺, 直到孚祗手里拿著一塊干淨的帕子, 垂眸拉過她的手,耐心而細致地將被蹭髒的地方擦干淨, 才倏地回神, 目光落在他的側臉上。

    他不說話的時候,整個人顯得十分安靜,側臉清雋,臉龐輪廓每一條都是溫柔的, 不論何時,不論何種情境,他都是如水似月一樣的存在。

    “姑娘在想什麼?”孚祗迎上她的目光,問。

    南柚攤開掌心,『露』出一顆潔白的奧義珠子。

    “我不明白。吞噬領域之中,所看到的一切,為何意,又做何解?”南柚低垂著眸, 三根手指就著方才擦拭的姿勢,軟軟地搭在他的掌心中,直到他將手收回,她的手指才動了動,自然地落回到身側。

    最後這顆奧義珠子是孚祗拿到的,十分容易,只是眨眼間的功夫,跟南柚煎熬痛苦的過程完全不同,這便說明,之前,她的方法和理解都是錯誤的,或者說,跟大神使的道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她會問這個問題,在孚祗意料之中。

    “吞噬結界,會將人心中刻意壓制的,隱藏的東西展開,一次次重復,大神使想考驗的是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孚祗輕聲道︰“姑娘身上帶著他的氣息,結界中鎮守的靈身會生出感應,從而加深難度,算是對姑娘的一種考驗。”

    “可我沒能通過。”南柚有些失落。

    孚祗眉目深深,不知該如何告訴她,那個領域,只有兩種破解方式。

    一種,徹底不拘于眼前的人與事,目光長遠到只存山河,存社稷,存萬民。

    這一點,饒是心法修到極高深程度的神使們,都很難做到。

    另一種,是以絕對的武力破除。

    以南柚的實力,也做不到。

    等到進入的人全部挑戰失敗之後,這顆奧義珠會在他們出來的時候,自動落到在領域中堅持最久的人身上。

    可以說,從一開始,大神使就沒覺得有人能破了這個局。

    塵書的領域,在十位神使中不算攻擊力最強的,但絕對是最考驗道心,最難破除的。

    “大神使考慮到進去之人的實力,將領域的攻擊力壓制得只剩一成,今日若是太子重瞳之力全開,借助神兵,其實也可以破開領域。”孚祗長睫若鴉羽般垂落,恰到好處的遮掩住了眼里明滅起伏的光亮。

    南柚掂了掂手中的珠子,似懂非懂︰“所以這顆珠子,是他主動放棄的?”

    孚祗不知穆祀的想法,不會加以揣測,只是平靜地將事實陳述出來。

    南柚將奧義珠子收回空間戒里,道︰“他的生辰快到了,我到時候給他準備一份大禮,就當還今日的人情了。”

    這些事情,一向是她說了算,孚祗從不干預半分。

    憋了這麼半天,南柚也沒見他提到自己的事上去,她有點兒沉不住氣,拉了下他的衣袖。

    “那個玉茹,你喜不喜歡?”她一邊問,一邊偷偷看他。

    孚祗沉寂半晌,而後搖頭,深『色』的眼瞳里映著溫柔的淺光。

    “那我拒絕了?”南柚嘴角往上翹了翹,又很快壓住了,見孚祗無聲頷首,一副由她開心的樣子,不由得提高了聲音,再次重復︰“我真拒絕了啊!”

    孚祗伸手『揉』了『揉』她的發頂,還跟哄小孩一樣的︰“全憑姑娘心意。”

    南柚開心了,甚至眯著眼,主動往他手掌上湊了湊,被順了『毛』的貓一樣。

    涉及這個話題,南柚樂完之後,頓了一下,眼瞳睜得圓溜溜的,問:“那你喜歡怎樣的女子?”

    孚祗的目光在她巴掌大的臉上停留一會,又悄無聲息地挪到遠處形狀各異的雲層上。

    他喜歡的人,善良純真,會隨時出現在神宮的內殿或者某一個檐下,化成一根長長的綢帶睡懶覺,也喜歡纏在他的手腕上,寸步不離地跟著他。

    他喜歡的人,死在遠古最大的一場雪中。

    自此,只活在久遠的回憶之中。

    小姑娘的眼里閃著星星,孚祗卻突然什麼也說不出來。

    他慢慢記起從前的美好,她卻永遠的忘了。

    “臣不知道。”他道。

    南柚的笑臉再一次肉眼可見垮了下來,她哦了一聲以作回答,聲音拖得長長的,在走進院子前,她停下腳步,不輕不重地哼了一聲,道︰“那你現在想,什麼時候想到了,什麼時候進來。”

    孚祗听話地止住了腳步,落日余暉中,男子的清雋面容下,是一如既往包容與縱寵的姿態。

    ======

    三日後,神山的隨從如時抵達各處院子,將被拘在神山千年修習千年的各族皇脈和世家子弟引著,順著天梯往下,離開神山。

    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霧席卷了成片的山脈,大家的視線被遮蔽,腳下的一塊青石踏板就是他們所能看到的全部。

    南柚的前面,是狻猊和荼鼠。

    一千年的時間,狻猊體型大了很多,十分壯碩威風,金甲祥雲,曲線流暢,動作間,力量感炸開,四神使十分看重他,大力栽培,它本身天賦驚人,進步迅速。

    荼鼠還是老樣子,幾乎沒有什麼變化,小小的一只,巴掌大小,它的師尊十分喜歡它,這一千年里,幾乎沒受什麼苦。

    它的天賦是尋寶,本身不是戰斗類的異獸,精鑽一途,不需旁人太多的干涉與引導,也能一條道走到底。

    此刻,狻猊四蹄穩穩地踩在古老的青石階梯上,荼鼠跟它混久了,也不客氣,試煉結束之後的三天,就又自發自動換回了從前的相處模式。

    吃東西一定要拉上狻猊,去尋寶的時候,狻猊在旁邊,它就大搖大擺,狻猊不在旁邊,就立刻蔫了吧唧,將欺軟怕硬這個詞詮釋得淋灕盡致。

    而且睡覺,一定又要趴回狻猊的背上。

    狻猊不樂意。

    但小東西十分耐心,等它睡著了,悄無聲息一鑽,眯眯眼楮也跟著睡了,而且最令人叫絕的是,每次把它顛下去,下回醒來,它一定又在身上。

    狻猊的臉『色』很不好看。

    行嘛,小東西修煉打架樣樣不行,找大哥倒是很在行,個個都護寶一樣護著它,找就找吧,眼光還那樣差。

    就那麼頭蠢狼。

    那麼頭蠢狼啊!不過千年時間,在小東西的心里,居然就能跟它相提並論了。

    離譜。

    非常離譜。

    于是,狻猊開始擺獸君的譜。

    南柚早上起來,不知道第幾次听到它對著荼鼠自稱本君的時候,忍不住笑出了聲。

    一如此時,大霧席卷天地,一條小小的神階,萬丈之高,像一條懸在山巔的銀絲線,抖抖顫顫,岌岌可危。狻猊嫌它煩,嘴上也不留情,道︰“那頭蠢狼在前面,不下去找它了?留在本君這里干嘛?”

    荼鼠被它接連一早上的陰陽怪氣激到了,它噌的一下從它背上爬起來,但恰巧此時狻猊轉過頭來,那雙純正的黃金瞳像是要燃燒起來一樣,給人極深的壓迫之感。荼鼠心中的小火苗頓時熄滅了,它縮了縮脖子,把尖尖的小鼻頭埋進狻猊的『毛』發中,低聲嘀咕道︰“這一千年,除了修為,你長得最厲害的,就是脾氣了。”

    狻猊從鼻子里哼笑一聲,才要說話,就見荼鼠捂住了耳朵,抱怨似地道︰“袞袞你好 擄 !br />
    狻猊狠狠閉了下眼楮,忍了再忍,才沒有當場將它抖下去。

    大霧散去,他們也到了山腳下。最後一絲霧靄如蠶絲般抽身時,南柚的頭頂,突然被一只溫熱的手掌觸了下,她回眸,看到男子清雋的側臉,可再往上,他的面貌,在這一刻,像是被漫山匯聚的霧氣籠罩著,看不很真切。

    南柚眨了一下眼楮,將手掌覆上他之前觸『摸』的地方,樣子有些傻氣。

    孚祗很輕地笑了一下,眼眸稍彎,里面的墨『色』都化為了春水。

    他道︰“姑娘,走吧。”

    兩人並肩踏入結界,出了神山。

    南柚並不知道方才那一瞬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這在整座神山,掀起了怎樣的巨浪與波瀾。

    那些山精小怪或許看不明白,但十位神使卻看得一清二楚,神宮投出的巍峨虛影下,塵書主峰的山巔上,一抹白『色』的身影站得筆直,像清風淺月一樣柔和,面容被濃霧籠罩著,清雋出塵,潤澤似玉。

    除了塵書以外,其余九人感應到那股強到根本不容忽視的氣息,紛紛從不同的主峰中冒出來,他們面面相覷,互相打眼『色』詢問,但無人為他們解答。

    而唯一知道一些內幕的塵書,看到這一幕,原本在心里翻騰的那個猜測,幾乎篤定了一半。

    因為他清楚地看到,在那個瞬間,他家公子,主次身融合,伸出手,輕輕觸了一下南柚的發頂。

    清淺克制,一觸即離。

    塵書太了解神主了,他是那種低調溫柔到了骨子里的人,按行自抑,嚴于律己。

    那種舉動,明明是克制了千千萬萬年,一世又一世輪回之後,萬分之一的情難自控。

    神主並沒有在山巔停留許久,不過一刻的功夫,在神山結界徹底關閉的時候,他的身影就隱去了,山風一吹,原地空空『蕩』『蕩』,像是從未有人來過。

    留下來九個一臉懵的神使,以及一臉高深莫測,不可言說神情的塵書。

    事後,神主並沒有下封口令,今日更是當眾現身,對于這件事情的傳播,便是一種近乎默認的姿態。

    半個時辰之後,其他九位听完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與由此而生的猜測,齊齊沉默了。

    “又是這種時候。”十神使扯了下嘴角,意味不明地丟下一句話,轉著手中的玉笛離開了。

    四神使是體修,長得壯碩,聲音也似洪鐘一樣,他『摸』著自臉頰上方一路劃到下顎的一條猙獰傷疤,道︰“如果真是她,也好。至少我們這邊,又多了一位巔峰戰力。”

    八神使斜了他一眼,“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這句話都已經到了嘴邊,顧忌著他的拳頭,到底還是忍住了,他轉了轉手腕,嗤笑著道︰“你怎麼知道她會幫我們。”

    “因為遠古那一戰,她幫了我們一次,所以這回,就一定會再幫我們第二次?”

    八神使有些煩躁地將手中的玉珠撒開,陷入那場慘烈得令人不敢回顧的戰場回憶中,很久之後,才道︰“只是一次,大人就付出了那樣大的代價。”

    “他再受不起第二次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