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96章 是誰……



    當夜, 神山的溫度迅速降下來,折膠墮指,天寒地凍。生出些靈識的花草大多都閉合了枝葉和花/苞, 月『色』皎潔如絲綢流水,星雲流轉, 交相輝映, 像是在一方巨大的黑幕中描了張山河天地的畫,絢爛美好。

    穆祀的院子里,靜寂無聲。

    隔間書屋的門緊緊地閉著, 流j坐在黃梨木椅上,手邊放著一盞新沏的熱茶, 散發著初春枝頭嫩葉吐『露』芬芳的清新香氣, 縈繞在鼻尖,屋里點著令人舒緩的燻香, 但對此刻幾近凝滯的氣氛毫無緩和作用。

    “你何時開始夢見這些的, 夢了幾次,夢到了些什麼。”穆祀神情嚴肅,他目光很沉,將流j憔悴陰鷙的神情盡收眼底, 半晌,重重摁了摁眉心,問。

    然而,流j從不是個容易輕易配合和相信他人的『性』格。

    就比如此時,他眼里很快浮現出一層陰霾,警惕和防備寫到了臉上。

    穆祀的臉『色』也很快沉了下去,他原本心情就不好,因為夢里所發生的一些事, 對流j此人的感官也降到了一個低谷。

    “你不肯信我,又來找我。”他身為九重天儲君,儒雅溫和的時候便也罷了,一旦聲音沉下去,臉『色』繃緊,就現出一種風雨欲來的壓迫感,此時,話語中又帶著一種輕微的譏嘲意味,“世上不可能有如此巧合之事,我翻遍典籍,也找不到能夠造夢的術法。如此,夢中的事,我且全當是真的。”

    “你不止一次傷害她。”

    流j驀的抬眸,瞳孔中細細密密的血絲糾纏著,襯得他臉『色』蒼白,像是久久不見天日的鬼魅,他胸膛起伏幾下,咬牙吐出三個字︰“我沒有。”

    他必然沒有。

    可瞧穆祀的神情,他這句否認,根本什麼也不是。

    兩兩對視,流j率先妥協,他抿緊了唇,干啞地回他︰“小半月之前。夢見了三回。”

    穆祀了然,眉頭緊蹙。

    若論時間,他顯然更久。千年以前,還未來神山修習的時候,他就已經夢到了南柚的死,只是當時,並沒有聯想那麼多。

    穆祀背影高大,他站在半開的窗前,指腹摩挲著座椅扶手邊緣,低瞰外面漫山遍野亮起的燈盞,想了很久,才終于道︰“這件事,我有一些頭緒。”

    流j猛的抬眸,他喉結上下滾動了兩下,聲音啞透了︰“什麼?”

    穆祀轉身,吐出兩個字眼︰”夢蝶。”

    指的是南夢。

    流j的瞳孔微縮,夢蝶這一族從來都只一人,神秘得很,來去無蹤,這次收了內院書帖的皇族都來了,只有南夢,一句話沒有,說不來就不來,而且從始至終,沒有人追究。

    也就是說,就連神使們也默認了,日後戰場,她可以不參加。

    這是身為天族太子的穆祀也沒有的待遇。

    他對這一族唯一的印象,知道當世的夢蝶是南柚的堂姐。

    穆祀像是知道他此刻心里想的是什麼,他眼眸低垂,拿起案桌上那本倒扣的古書,丟到流j的懷里,道︰“先看一遍。”

    流j看得很仔細,一字一句都不放過,統共一頁的字,他足足看了一刻鐘,翻來覆去,每個字眼都牢牢刻在心上,才將書放回原處。

    屋內的氣氛再一次凝結成了冰。

    穆祀對他的感官實在是不好,夢里的那些東西,他光是想想,都對流j沒什麼好臉『色』,但為了弄清事實真相,他強耐著『性』子,率先道︰“夢蝶,跟狻猊等異獸相似,當世僅存一只,掌管天上人間六界八荒所有夢境。”

    “這件事,是她所為?”流j問。

    穆祀閉了下眼,自然垂在衣側的手掌微微一握,聲音生硬︰“現在的問題,不在于是不是她所為。”他的目光停留在流j的臉上,“所有記載了夢蝶的古書上都有明確標注,夢蝶雖掌夢,在人間,也確實能夠自行編織夢境,可對我等大道之路上的人來說,是做不到這一點的,她沒有這個權利。”

    “但,若是她親眼見過,或是說,在別人的夢境中看到過,她可以將這段記憶復刻下來,存到我們的夢境之中。”

    “也就是說…”流j喉嚨里像是被什麼異物堵住了,說到一半,再也說不下去。

    穆祀替他將後面的話補齊了︰“世上無一人可以做出這樣連貫的夢境,夢蝶也沒有為我們編織夢境的能力,那麼,這就意味著,那幾場夢中的情形,是真實發生過的。”

    他聲音很輕,輕得令人不寒而栗。

    流j臉上最後一絲血『色』,也被抽干了。

    他看著自己的手掌,微不可見的顫抖。

    這事到底玄乎,穆祀說完,自己也輕嗤一聲,摁了摁額角,道︰“不論如何,在見到夢蝶之前,這些都只是我們的猜測,三日後歸家,距離再入神宮,還有一年的時間。這一年,我們必須找到夢蝶。”

    流j沉默著點了點頭。

    在他推開書房門,腳踏出門檻的那一瞬,穆祀喊住了他,他眉目深深,言辭頗含深意︰“流j,不管是夢里,還是現實,你姐姐都未曾做過半分傷害我們的事情。”

    “我不希望有一天,去傷害她的親人,令她難過。”

    無疑,這是一種提醒,也是一種警告。

    警告他,若是他敢將這段夢轉變為現實,哪怕只有一點苗頭和端倪,他都不會跟他客氣。

    流j呼吸一『亂』,近乎落荒而逃。

    ======

    神山之上,神宮的碧瓦琉璃在黑夜中暫斂光芒,屋檐廊下,掛著一盞盞宮燈,夜風拂過,它們便像沒有重量一樣隨著風的方向搖擺,透著一種比月光還皎潔的橘光。

    內殿,珠簾掀起又落下,大神使陪神主對弈,已有三局。

    他欲言又止,神主將最後一顆棋子放入棋盤中,他一看,才回神,笑道︰“公子棋藝精湛,臣甘拜下風。”

    神主一身白衫,風華無雙,渾身被包裹在霧氣之中,是比月光還清冷的存在,他見勝負已分,將棋子一顆顆撿回棋盒中,落在外面的一雙眼眸,比春雨還溫柔,他終于開口︰“有什麼話,直說即可。”

    大神使等的就是這一句。

    他醞釀了一晚上的話語,斟酌了再斟酌,方問︰“今日後山試煉,有人進入臣的領域,實力與氣息,都與公子十分相似。”

    就那種修為,說是次身,他都不帶信的。

    而且,能如此輕而易舉將他從自己領域扇出去的,除了眼前坐著的人,再也別的可能。

    老十都不行。

    神主頷首,眼皮微掀,道︰“是我。”

    兩個字,再輕巧不過,落在大神使耳里,像是平地兩聲炸雷。

    經歷過萬萬年風雨的人,因為這兩個字,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神主承認的姿態太過坦然,讓大神使堵在胸腔里的話都頓了一瞬,一時之間,不知再如何接第二句。

    “您…您怎麼,突然出神宮了。”

    “有何不可?”神主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和,好听得不得了,話語里並沒有半分責怪和慍怒的意思。

    大神使眼皮跳了跳,他緊接著問︰“南柚身邊的那名從侍,是…”

    是公子您嗎?

    但這話,他有點不敢問。

    他沒有老十那麼抗揍。

    所以他選了個相對折中的方式,將後面那半段省略了。

    神主再一次承認︰“是我。”

    兩句“是我”,讓大神使記起了極久遠的事,他臉『色』驟變,饒是心中有千萬句疑問,也不敢再多說些什麼。

    記憶中,那位女子,在漫天的風雪中,連著兩句是我,崩碎了虛空,封存了兩界,令神主久居神宮,再未涉入紅塵半步。

    那個人是整座神山不可言說的忌諱。

    她是神主心頭最溫柔的一抹月光。

    多少年了?

    數不清了。

    歲月太久遠,他們的生命太悠長,只記得是確實是很久了。

    神主的目光也閃爍了一下,他長指落在棋盤正中,不輕不重地點了一下,道︰“衡州戰場局勢稍穩,一月後,將守在那里的人退換下來。”

    大神使屏息,道了聲是。

    “公子,南柚那,臣該如何?”一想到今日所見的情形,塵書實在是沒有信心再教她。

    他不由得想,他曾經教育南柚時,讓她改掉的那些戰斗技巧,那些招式感悟,可能是傳自自家公子的,心就一顫一顫的縮緊。

    現在想想,他哪來的臉說那些東西不好的。

    他哪來的臉!

    听到南柚這個名字,神主眼前,似乎又是她扯著袖子眼眸彎彎的樣子,他罕見的頓了一下,方道︰“從前如何,之後便如何,好好教她。”

    事到如今,大神使又不蠢,自從他今日知曉了這件不得了的事,有些東西,就自然而然的在腦海中連成了線。

    為什麼同樣是教人修習,這千年里,就他三番五次被請來神宮喝茶。

    為什麼同樣是辛辛苦苦教徒弟,另外幾個被師尊師尊的叫喚,滿面春風洋洋得意,只有他,至今還沒喝過兩位關門弟子敬上的茶。

    又為什麼,他的修為在十人中不算頂尖,公子卻下了神令,指名道姓的讓他教人,根本不是因為他有什麼過人之處,而是因為他在幾個人中最和善!

    僅僅如此而已。

    大神使的臉『色』十分精彩,他在心里深深吸了一口氣,面上卻紋絲不顯,他稟報了一件事︰“公子,蒼藍聖子和九月聖女,不日即抵神山。”

    神主稍稍頷首,聲音依舊清和︰“到了之後,讓蒼藍來神宮見我。”

    大神使應聲。

    其實他最想問的問題,還沒問出口。

    也不太敢提。

    南柚到底是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