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94章 怨恨……



    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內, 不知是誰突然“他娘的”罵了一聲。

    每百年一次訓練,到這一次,已經是第十次。

    十位神使的手段, 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有點數了。

    別看這位大神使長得和善,對著誰都笑眯眯的, 不擺架子, 但狠起來基本屬于無人能及的那一類。

    這種後山試煉,大多都是由神使們出手布置,或是提升難度, 基本上,只要他們實力出『色』, 雖然中間多少會吃點苦頭, 但最後還是能順利拿到獎品。

    只有這位大神使,簡直是人間一朵盛放的大奇/葩。

    好幾次令人根本意想不到的轉折點和誘人深入的陷阱, 等他們掛著眼淚抬著重傷的人出去一問, 都出自這位大神使之手,說是稍微的潤『色』,其實十分凶險,過程的痛苦程度無法用言語形容。

    那還只是潤『色』。

    這一次, 終于輪到他『操』控設計整個秘境了嗎?

    穆祀感受著空氣中像是被吞噬了的靈氣,太陽『穴』突突地跳了兩下,他靠近南柚,低聲道︰“你最能理解師尊的意思,能不能看出來,這一次,他想考我們什麼?”

    他走殺伐君主之道,以血震懾一切, 跟大神使不是一條道上的,有些理念,他不懂,大神使也不會說給他听。

    相對而言,南柚才算得上是真正的關門弟子。

    照前幾次的經驗看,若是他們不明白大神使想要測他們什麼,就一直會留在原地,無頭蒼蠅一樣瞎轉。

    南柚抿了抿唇,手掌中托起一顆月明珠,月明珠皎潔的光照了一息不到,就被空氣中無形的領域力量吞噬了個干淨。但就在這一息不到的時間,她還是看清楚了現在身處的環境。

    一個巨大的封閉山洞,身側垂著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乳』石,環境『潮』濕,他們腳下踩著凹凸不平的岩面,與踩在平地上沒有什麼差別。

    “讓一下。”南柚皺著眉沉思片刻,道。

    穆祀眸光閃爍一下,道︰“不要沖動,這里不安全,小心傷了自己。”

    “沒事。”南柚擺了下手。

    大家退開了一段距離,只有孚祗,安靜地站在她身後,拿捏著精準的把控,那個距離,可以幫她抵御沖擊,也留給了她發揮的空間。

    南柚無聲默許了他的存在。

    清鳳感應到主人的心意,爆發出陣陣灼熱的靈焰,清輝冷月一樣的光芒將她整個人包裹在內,下一刻,她像是一道流光,又像是一朵炸開的煙火,逆著風向上,以一種快到極致的速度撞上頭頂的洞『穴』。

    流芫和流鈺的目光皆是一凝。

    “好強。”流芫感嘆︰“這進步的速度,太快了吧。”

    流鈺也有些意外,旋即,搖了下頭,心想,難怪平日最喜歡熱鬧的人,這麼多年,竟也學著安靜下來。

    如此動靜的對撞,依舊沒有聲音。

    南柚明明是撞向了山頂堅硬的岩石,但卻像是彈到了棉花堆里,手中的力被無形的柔勁瓦解卸下,她整個人倒退回來,然後落入一個溫熱的懷抱,還有好聞的草木清香。

    其實這樣的懷抱,對孚祗和她來說,再正常不過了。

    她小時候,還經常掛在他脖子上,讓他哄著唱歌睡覺。

    但此時,僅僅是一個這樣的擁抱,她居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孚祗抱著她,很快落地,又悄無聲息將她放下來,大家圍上去,七嘴八舌問她情況。

    南柚轉動著手腕,道︰“沒事,我剛剛想試一下,山頂是不是出口。”

    “但顯然不是。”她攤了下手,整理了下思緒,道︰“是師尊的手筆,我在山頂的禁制上感應到了他的氣息。”

    听到這一句話,後面跟進來的大多數人面『色』齊齊扭曲一下。

    “把法寶收起來吧。”南柚有些無奈地笑了笑,道︰“師尊的領域,名為吞噬,這一場試煉,我們估計得跟自己較勁了。”

    “跟自己較勁?”有人不解,著急發問︰“這是何意?方才的怪物呢?只為引/誘我們下來?”

    “你問我們,我們從哪里知道?”流芫似笑非笑懟了句,才慢悠悠地道︰“跟自己較勁的意思是,我們得沉下心來感應吞噬,什麼時候有人最先感受到了,取到了奧義,我們就可以出去了。”她停了一下,又接著說了後半句︰“但我們沒有太多時間耗在這。”

    有人縮了縮脖子,思及前幾次大神使近乎喪心病狂將人往死里『逼』的手筆,不寒而栗,“還會有別的危險嗎?”

    流芫翻了個白眼,顯然不想說話了。

    什麼都只知道問,自己不動腦子,又不是一個團隊的人,蒼蠅一樣黏著問,就很煩。

    南柚耐心好一點,她環視四周,掌心月明珠的光再一次黯了下去。

    “危險在吞噬二字,現在,它已經在吞我們的靈力了,時間久了,神志可能都守不住。”

    一語激起千層浪,大家下意識放出靈力,然後驚悚的發現,果真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他們身上撕扯,爭搶。

    南柚和穆祀等人率先盤坐在地,大家有樣學樣,紛紛效仿,一時之間,空曠的山洞里,風過無聲。

    一日之後,有不少人捂著胸口冷汗涔涔地睜開眼。

    這其中,就包括了清漾。

    拜入第九峰之後,九神使親自看過她的劍,說她心中雜念太多,不適合走無情劍路,她便換了種劍法,攻擊力稍弱,但有那顆劍心一路輔助,一下找到對的路,修煉終于沒有那麼艱難。

    今日之前,她一直以為南柚只是個被眾人寵著的拖油瓶。

    雖然十分不想承認,但日前,南柚迎天一擊,確實已經在她之上,雖然她手中清鳳的威力也佔了一部分。

    清漾不可抑制的覺得焦慮,心不靜氣不和,自然感悟不到那玄之又玄的“吞噬”,並且還險些被反噬。

    她深而重地喘了口氣,腦海里閃過許多事。

    花界的內『亂』,跟亭璃、I雲的交鋒,還有星界那邊。

    反正,沒有一件好事。

    現在這個鬼地方,布置成這樣,奧義是鐵定沒戲了,什麼時候能出去都不一定。

    越想,越煩。

    慢慢的,清漾覺得五髒六腑都在燃燒,而且後頸處泛起了癢意。

    她伸手去撓,摳下了一層皮,帶著細碎的血肉,她晶瑩的指甲像是堅硬的刀鋒,輕輕一刮,就刮下來一條肉絲。

    清漾在看到滿手血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不對了,她竭盡全力控制自己,不要動怒,不要焦慮,數次深呼吸之後,眼前的一切才慢慢變得模糊。

    她以為,這就算完了。

    但接下來,場景一次又一次的重復,翻轉,她一次次地看著自己滿手的血。

    從淡然自若,到不知所措。

    然後陷入極致的崩潰之中。

    理智的潰散,在第十次之後。

    她眼眸死死地盯著虛空之中,用上最後一絲清明,咬牙,一字一句道︰“我,放棄。”

    下一刻,後頸那股鑽心的癢意終于消失,清漾覺得自己終于活了過來,她像一團軟泥,癱在地上,滿頭滿身的汗。

    但放棄並不意味著危險不會追隨而來。

    那股吞噬之力沒有因此而對她網開一面。

    她身體里的靈力以流水一樣的速度被吞噬,而她幾乎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那是一種瀕臨死亡的感覺。

    一如千年前,孚祗出手,強抽她血脈時的痛苦。

    半日後,九成九的人都徹底清醒了,毫無疑問,這些人都放棄了奧義,才得以從一次又一次的幻境輪回中脫身。

    山洞里,歪七倒八癱了一片。

    幾個時辰之後,穆祀皺著眉醒過來。

    他跟大神使確實走的不是一條道,有的東西,理念不同,便無論如何也理解不了,能支撐這麼久,全靠非凡的忍耐力和意志力。

    孚祗則從頭到尾都是清醒的,他倚在山洞的岩石上,清雋絕倫,目下無塵。

    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南柚的身上。

    大神使設置的局,按理說,他的徒弟是有最大幾率破解的人。

    如果他們全軍覆沒在這,依照大神使的慣『性』,他們不死也得脫層皮。

    南允已經難受得想吐了,他面『色』蒼白,罵人的話卡在喉嚨里,最後深深吸一口氣,沙啞道︰“從未想過有一日,我會過上這樣水深火熱的生活。”

    這樣一想,從前被他老爹攆在屁/股後面追,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對比之下,堪稱神仙一樣的日子。

    他在地上艱難地滾了半圈,咬牙道︰“全靠右右大發神威了,不然我這條命,今天估計就交代在這了。”

    但被他給予厚望的南柚,此刻也處在令人崩潰的絕境之中。

    那本曾經被她讀過一遍的書,再一次懸浮在半空中,除此之外,別無異樣。

    南柚閉了下眼楮,做好心理準備之後,伸手接住了那本書。

    古樸泛黃的扉頁,像蟬翼一樣薄的紙張,每翻開一頁,都會發出清脆而細微的摩擦聲響。

    白紙黑字,一字一句,清晰無比。

    不同之處是,這本書,比南柚最初看見的那本厚一些。

    很快,南柚就知道這個厚,是厚在哪了。

    這本書,比她看的那一本,詳細了許多。

    比如,人物的心理,還有很多之前那本書沒有寫到的模稜兩可的東西。

    ——游廊曲亭後,宴會開始前,流j拂開南柚的手掌,他們這些人,在他身處黑暗的時候,不聞不問,現在他血脈恢復了,能夠修煉了,又來說恭喜和祝賀的話語了,虛偽的嘴臉令人作嘔。

    ——他隨手一推,用了不小的力道,南柚後背撞到紅漆柱子上,嘴角溢出點點血跡。

    ——他听人說,南柚的傍生獸狻猊死了,她的身體受到了牽連,現在很虛弱,剛剛那一推,會讓她傷上加傷。

    ——不過,這跟他有什麼關系呢。

    ——他毫不在意地收回手,臨去前,像是想到了什麼,聲音很冷地警告她︰你若再針對清漾,就等著承受妖界的怒火。

    看到這里,南柚很輕地閉了一下眼,情緒平緩之後,翻開了下一頁。

    ——穆祀在書房中走了兩圈,他一向果決,行事利落,很少有這樣遲疑的時候。此時,黎興走進來,輕聲道︰“殿下,我們若是再放權給清漾姑娘,星界王宮中的平衡將會打破,現在的局勢,對南柚姑娘很不利。”

    “黎興,孤在清漾和花界身上,耗費多少心力了?”穆祀摁了摁太陽『穴』,問。

    “殿下的意思是,再推清漾姑娘一把?”黎興很快領悟到了他話中的意思,跟他確認。

    穆祀嗯了一聲,沉聲說︰“這次的機會,對我們來說十分難得。”

    ——黎興出去之後,穆祀看著掛在腰間的流甦玉扣,伸手摩挲了一下,心道,右右身邊,還有幾位大妖撐著,只要清漾順利登上花界少君的位置,他就立刻與右右定親。

    ——屆時,他的榮耀,有她一半。

    南柚的手指抖了一下,翻到了後面。

    ——南柚死後,星主將自己關在屋中兩日,他很平靜,眼里時常閃過幾種截然不同的情緒。

    ——三日後,天君的消息送過來,他下旨,封清漾為少女君。

    ——清漾與穆祀成親的那日,六界沸騰,這是一場令神魔矚目的盛大婚禮,星主見到南柚尸身都沒紅過的眼眶,終于忍不住透出了一點水光,他撫了撫清漾的發頂,神情慈愛,聲音哽咽︰好孩子,日後一切順遂,平安喜樂。

    南柚沉默地看完了整本書,而後將它放在身旁的石墩上。

    她的耳邊,驀的傳來一道聲音。

    他問︰“你不怨嗎?”

    他再問︰“你不恨嗎?”

    他又一次問︰“你真的能原諒他們,心無芥蒂地接受他們嗎?”

    流j目光澄澈,有些緊張又期待地叫她阿姐的時候。

    穆祀听聞她下落不明,不惜以身涉險強入深淵的時候。

    星主看著她筋脈寸斷,咬著牙紅了眼,一邊日夜不分為她療傷一邊責怪她沒有自知之明的時候。

    這些,都是美好的,真實的。

    而這些溫馨的,令她珍藏心底的珍貴瞬間,是她一次又一次強迫自己重新接納他們,無數次告誡自己要做好一個姐姐,一個朋友,一個女兒,無數次自我反省改變之後換來的。

    良久,南柚用手捂著眼楮,聲音從指縫里流瀉出來。

    她道︰“不怨。”

    “不恨。”

    時光重流,南柚的跟前,再一次懸浮著那本書。

    她顫著手,再一次接住了它,翻開了它。

    如此反復。

    一次又一次回答,一次又一次說服自己。

    孚祗進來的時候,她已經抱著自己的膝蓋,唇『色』蒼白地蜷縮成了一團。

    從來若清風淺月的男子只一眼便蹙眉,隱現慍怒之『色』。

    “姑娘。”他將人抱起來,發覺她像小獸一樣顫抖。

    他垂下眸,鴉羽一樣的長睫形成一道陰影,溫熱的手掌輕輕撫著她的脊背,道︰“臣一直都在。”

    “臣永遠陪著姑娘。”

    南柚一口咬在他的下巴上,透『露』出一聲極短促的哽咽。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