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91章 臣在看一看作話。



    接下來的兩日, 塵書留下幾個任務後就沒再出現。

    奇怪的是,穆祀也沒有出現,一問, 說是臨近突破,在山腰處他自己的院子里待著。

    這下, 南柚也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一閑下來, 院子里就熱鬧起來。

    她拉著孚祗去山腳下找了流鈺,對這個頗有佛緣而且資質不錯的弟子,塵書還算是重視, 時常會私下指點,因而這千年來, 他的進步也十分明顯。

    “大忙人, 今日怎麼下山了?”流鈺正在跟雀河對弈,雀河生長在深淵, 沒接觸過這些, 磕磕絆絆,很不熟練,但流鈺十分耐心,和風細雨, 溫潤如玉。

    他下棋,明霏就抱著一把劍,倚在牆邊看著他。

    南柚一時之間,有些『摸』不清這是個什麼情況。

    “師尊和穆祀不在,剛好可以躲兩天懶。”南柚一邊回,一邊跟明霏見了個禮。

    流鈺听聞,笑著搖了搖頭,問︰“去看過你兄長了沒?他昨日才來我這里抱怨, 說十座主峰里,就塵書主峰管得嚴,都多少年了,連你人影都見不到。”

    這個兄長,一听,就是南允,流熙必定說不出這樣的話來。

    南柚自己搬了把藤椅坐到流鈺身邊,“才下山呢,先來你這坐坐,後日去秘境,明日還有一天閑暇,不急。”

    她看了眼一旁既不出聲也不離開的明霏,壓低了聲問︰“這是怎麼了?”

    流鈺回她一個有些無奈的笑。

    有事沒事,這位女君就來他院子里,不怎麼說話,就是喜歡看著他。

    又不能趕她走。

    久而久之,也就隨她去了。

    到了晚上,南柚和大家見了個面,除了穆祀,其余的人都到了。

    狻猊長大了很多,本體跟小山似的,金甲祥雲,威風凜凜,它很黏南柚,碩大的頭顱往南柚掌心里蹭,舒服得直眯眼楮。

    過了半晌,它有些不耐煩了,鋒利的爪子往地上一抓,朝外又望了一眼,“荼鼠那個小東西呢?怎麼還不來?”

    南柚捏了捏它的耳朵,道︰“外院和內院本就隔得遠,它想進來不容易,我讓長奎去接了。”

    半刻鐘之中,一道黑『色』的殘影疾馳而來,而後精準地停在院門口,一只小小的老鼠從黑『色』的巨狼身上躥下來,十分開心地跳到了南柚的掌心中,吱吱地叫了兩聲。

    “右右,我想死你了!”久別重逢,荼鼠格外的黏人。

    南柚用指腹輕觸它的額心,一抬眸,就見狻猊面『色』不善地盯著那只巨狼,身上的威壓一波接一波的發散出來。

    荼鼠見狀,攔在兩只巨獸中間,而後,朝著那只黑『色』巨狼道︰“濡廉,這是狻猊獸君。”

    那只巨狼口吐人語,道︰“見過獸君。”

    “右右,這是我在外院的好朋友,叫濡廉,是巨狼族,幫了我很多次,我們還經常一起去捉寶貝。”荼鼠抱著爪子,眯著眼楮,一點也看不出成長的跡象。

    看得出來,那只巨狼有些拘束,院子里的都是皇族血脈,每一個的實力都在它之上,這些人高高在上,最會擺架子。

    就算是荼鼠本身,對他們而言,也只怕是從侍一樣的存在,更別說能對從侍的朋友有什麼好臉『色』。

    巨狼有些警惕地掃了掃四周。

    南柚有些驚訝,旋即笑了一下,她笑起來很好看,溫溫柔柔的,沒有半分盛氣凌人的姿態,她推開院門,道︰“都進來說吧,站在外面堵著做什麼?”

    荼鼠太久沒見她了,半刻都不肯離身,它站在她的肩膀上,長長的尾巴像羽『毛』一樣貼在她雪白的脖頸上,來回的掃動,南柚覺得有些癢,伸手去捉,一松開,那條尾巴就又故態復萌,南柚最後沒辦法,捏了捏它小小的耳朵。

    荼鼠開心地啾了一聲。

    從頭到尾被忽視的狻猊長而有力的尾巴甩在空中,發出鞭子一樣的炸響聲,滿臉的暴躁就差化成字寫在臉上了。

    什麼巨狼族!什麼東西!

    外院的管教難道就那麼輕松嗎?不需要做功課完成任務?

    還有那只老鼠,從前跟著它的時候,就愛趴在它背上,哼哼唧唧,娘了吧唧,現在換了個人,換了個背,照趴不誤。

    原來,只要有『毛』的背,都是它的床!

    狻猊感覺到有一股火,在它的心里燒,它卻不屑于開口。

    它懶洋洋地趴回自己的窩里,把身體一卷,眼楮一閉,萬事不關心。

    沒過多久,一個小小的東西跳上了自己的背,狻猊睜開一只眼楮,將人抖了下去。

    “袞袞。”荼鼠挺開心,它確實很久沒見到狻猊了,再次見面,語氣還是千年前的親昵。

    “做什麼?”狻猊懶洋洋地問,態度十分不熱情。

    荼鼠一听,心里咯 一下,它的直覺一向精準且強烈,狻猊心情不好,肯定不會朝著右右撒氣,又干不過孚祗,遭殃的每次都是它。

    它眼珠子一轉,撒腿跑得飛快,連頭都不帶回一下的。

    末了,還跑到南柚那里委委屈屈告狀,說它脾氣差得能上天了。

    狻猊氣了個仰倒。

    ======

    每次試煉,內外兩院的人都會聚集在一起,共同進入。

    這一次也不例外。

    荼鼠因此能夠多留兩天,還有它那個叫濡廉的巨狼朋友。

    日子仿佛又回到了從前,在昭芙院里的時候。

    第三日,第九峰的秘境正式開啟。

    封印在每座主峰後山的秘境都不小,幾百個人進去,往往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會有收獲,有些運氣好的,還能得到某些上古坐化者的傳承,令人羨慕眼紅。自然,機緣和危險永遠是相伴的,每次秘境,都會有人重傷,甚至死亡。

    這是每個人都必須承擔的風險。

    每一次,南柚這個小團體都是最引人注目的——他們的陣容太強大了。

    以前,還帶著南柚這個小拖油瓶,但最近幾次試煉,她表現出來的實力也是一次比一次出人意料。

    九神使和二神使現身,宏大的聲音傳到每一個人耳里︰“九峰後山秘境,危險重重,切記顧好自身,安全為上。”

    秘境一開,每個人的身體都下意識繃緊了。

    這確實跟他們所經歷的每一個秘境都不一樣。

    目光所及,是被燒得焦黑的土,空氣中充斥著一股刺鼻難聞的味道,像是肉和骨頭被曝曬幾日後發出的那種令人作嘔的腐臭味。放眼望去,沒有山,沒有水,沒有樹木和花草,這就是一片看不到盡頭的死地。

    大家面面相覷。

    “這,去哪找東西?”流芫也傻眼了,她手指了指地面上,問︰“地下嗎?”

    南柚面『色』凝重,她蹲下身,手指才伸出去,手腕就被一只溫熱的手掌握住了。

    孚祗將她輕輕拉了起來。

    他蹙眉︰“姑娘,地里有什麼我們尚不知曉,貿然行動,太危險。”

    不知道為什麼,許是這一千年兩人並沒有和從前那樣朝夕相對,南柚現在看孚祗的時候,總覺得他身上蒙著一層若有若無的霧氣,給人清冷疏離,高不可攀的感覺。

    就如同現在,他的聲音依舊溫柔清潤,但在某一瞬,她卻不由自主想要听話的臣服。

    而且,他就像是被透明化了,除了她,沒有誰會特別去關注他,在意他。

    哪怕他萬分出『色』,力壓皇族,也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對,仿佛本該如此。

    手腕上的觸感很真實,南柚眨了下眼楮,他就已經不動聲『色』地松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有膽子大的人先一步動作,那是一名體修,力氣不小,他猛地跺了一下腳,卻像是踩在了無比堅硬的鋼筋鐵板上,甚至連塵土都沒有揚起來,這樣的結果,讓他愣了一下,旋即不信邪地再次抬起了腳。

    “別動!”站在南柚旁邊的一個小隊伍里領頭的男子低喝。

    進來的上百號人都看向他。

    “都慢慢往後退。”那名男子沒理會他們的目光,而是伸手,朝後壓了壓,示意他們都往後壓。

    “這是誰啊?”人群中有人開口。

    在秘境中,有些機緣稍縱即逝,誰先得到就是誰的,一眨眼的功夫,寶貝可能就成了別人的囊中之物。

    听信一個陌生人的話,在哪里都是愚蠢的。

    “退開。”穆祀沉沉開口,道︰“他是諦听。”

    他話音落下那一刻,大家都嘩啦退開了一個圈。

    它們這些天地異獸,按理說,都不喜歡化成人形,覺得相比于威武霸氣的本體,人形太秀氣瘦弱,而且戰斗力會相對減弱。

    但既然他是諦听,有些話,不听也得听。

    下一刻,諦听騰的抓起身邊的人躍到空中,大家又不傻,見到他如此,哪還不懂,不過一瞬間,紛紛騰空而上。

    有兩個動作稍慢的,沒來得及騰空,就在下一刻,被一張無聲無息的巨嘴吞入腹腔,生命垂危的瞬間,他們的身上,頓時覆蓋上一層金光,那道金光抵御住了巨嘴的吞噬,並及時將他們拋上了天。

    “是神使的護身符。”有人迅速意識到了什麼。

    “……這麼說,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

    之前那兩個人心都到了嗓子眼,此刻還覺得像夢一樣。

    南柚的心也沉了下來,神使的護身符,他們前幾次進秘境的時候,都是沒有的。

    這一次,這麼危險嗎?

    被識破了真面目,整片土地終于不再偽裝,大片大片的黑土往下塌陷,像是一片崩碎的分崩離析的鏡面,落入了沉沉不見底的深淵之中,無數糾結在一起成為各種形狀的黑『色』藤蔓纏繞,它們行動時像一片雲,不管做再大的動作,都能夠不發出丁點的聲響。

    望著這麼一個巨大的天坑,還有里面黑  『亂』舞著看不出種族的東西,南柚蹙眉,問︰“我們是要下去嗎?”

    “不下去能怎麼辦?總不能一直在天上懸幾天,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南允嬌貴公子的勁上來,簡直要被這樣的味道燻得眼淚水都要流出來。

    就在他們打量那個天坑中生靈的時候,里面的東西也在打量他們。

    新鮮的血肉啊。

    那些黑霧狂舞,而後聚攏,凝成了一個無比巨大的像是球一樣的圓體,它伸出一只手掌,跟它龐大的身體相比,那只手掌簡直小得可憐,但也因此,它手中托著的東西,則更加引人注目。

    一顆小小的嬰兒形狀的果實。

    南柚知道那是什麼。

    事實上,她的身邊已經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吸氣聲。

    關于領域的奧義和領悟。

    而領域,是只有星主那個程度才能接觸到的東西。

    得到這個東西,對後面的修行之路,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好處。

    看了第一眼,南柚就知道,這場試煉的勝利果實,就是它,而且必定出自十位神使的手。

    南柚深深吸了一口氣。

    “動心了?”穆祀垂眸,聲音里夾雜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悲愴意味。

    南柚點了點頭,毫不避諱自己的野心︰“我們公平競爭,誰得到算誰的。”

    “右右,我若是得到了,能用它向你許一個願望嗎?”穆祀沉默良久,突然道。

    自從他閉關出來,整個人都有些奇怪。

    南柚還沒說話,孚祗就先垂了眸,他像是一彎清月弦影,就連聲音,都透著淡淡的溫柔之意。

    話是對著南柚說的︰“姑娘,臣在呢。”

    穆祀驀的想到了接連兩個夢境中的幾個片段。

    她眾叛親離,所有大妖被星主遣散時,柳樹下的少年垂眸為她擦淚,說,姑娘別哭,臣在呢。

    她被清漾的手下追擊,臉頰眼尾被風吹得通紅時,面容清雋的男子撫了撫她的發頂,說的也正是這句。

    姑娘,臣在呢。

    可右右,我也一直在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